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剑斩神荼
    中央祭坛,苏云和哑巴石镇北站在祭坛的中心,但见四座仙宫突然有明亮的光芒射出,在天空中形成四种奇异的图案。

    那图案像是一块玉璧分成四块,但内部构造无比复杂,九十六神魔只是其基础的符文烙印!

    突然,那四块图案拼接到一起,在空中旋转半周,这幅景象让苏云和哑巴石镇北都瞠目结舌,因为那拼接而成的图案旋转之时,像极了钥匙插入钥匙孔慢慢转动!

    更为奇异的是,天空就这样裂开了!

    就像是天空是一座门户,激活四大仙宫前的祭坛,就是激活钥匙,就此开启了空间之门!

    苏云和石镇北感觉到空间似乎震动了一下,层层叠叠的时空在他们头顶就此打开,一边打开,一边沉降!

    另一片天地出现在他们的上方,天空中一颗炫目耀眼的太阳从他们眼前划过,然后出现一座矗立在星河中央的宏伟建筑。

    古朴的天地元气如同云光,漂浮在星河之上,托起这片古老而宏大的建筑。

    奇特的是,他们的视野不断推进,从朱墙青瓦上一晃而过,不断向前推进。

    这些建筑规模宏大,气势更是恢弘,如此壮观的建筑,石镇北这位土木建筑之术的大师也是头一次见到,更别说苏云了。

    不过,这宏大古老的建筑群落却残破不堪,变成了瓦砾,殿宇多数破损不堪,这里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钥匙”打开的空间还在往前推,但是“钥匙”却还在下降,即将来到他们的头顶。

    哑巴石镇北心中大急,比划一下,示意苏云赶紧逃走。

    苏云却仰头死死的盯着扑面而来的景象,突然,他们的视野推进到中央的那座大殿,大殿匾额一晃而过,苏云看到两个文字,精神大振,随即颓然。

    这两个字他不认识,类似仙箓上的文字。

    他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记下这两个字,具体含义,则要请教通天阁中的人才能知晓。

    他们的视野已经越过了大殿,进入殿内。

    这时,他们脚下的祭坛轻轻跳动一下,扎在地上的长矛细针渐渐抖动起来。

    与此同时,苏云和石镇北眼前一具具横七竖八的尸体一晃而过,他们像是身处在一片战场的遗迹之中!

    “罗大娘!”苏云失声道。

    刚才从他眼前一晃而过的尸体中,有一人便是天门镇的罗大娘。

    “罗大娘的尸体,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何处?”他心头大震。

    “唰!”

    “钥匙”落地,苏云脑中轰鸣,那些尸体中,的确有一具尸体是天门镇罗大娘的尸身!

    但是,罗大娘明明是死在天门镇剧变时期,就算她的尸体失踪,那也是应该与曲伯的尸体一样,出现在天门后的那个世界才对!

    为何罗大娘的尸身会出现在这里?

    突然,苏云脑中传来晴天霹雳般巨响,像是春日的第一声惊雷:“是啊,罗大娘的尸体出现在这里极为古怪,曲伯的尸体出现在天门后的那个世界,岂不是也很古怪?他们都应该死在天门镇附近才对!为何他们的性灵回来了肉身却死在不同的地方?”

    他从前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一想,突然疑窦丛生。

    更为古怪的是,曲伯是在盗取仙图归来的途中,被仙剑所杀!

    也就是说,他并非是死在天门镇剧变之时,而是死在剧变之后!

    “换而言之,曲伯他们可能偷渡成功,进入了那个世界,北冕长城背后的世界。也就是荧惑星四大仙宫祭坛所化作的钥匙,打开的这个世界!”

    苏云脑中电光火石般得出这个惊人的结论:“他们偷渡到这里,是来盗取宝物的!曲伯盗取了仙图,那么罗大娘打算盗取什么?”

    他的面前是一张供台,供台上立着一口明亮的剑光,如水一般静静的立在那里,剑尖朝下,剑柄朝上,微微转动。

    当这口剑转动之时,苏云立刻看到剑光中折射出一个又一个世界,那口剑悬在那里,每转动一刻度,便映照一个世界。

    它转动一周,不知多少刻度,映照不知多少个世界,像是在巡察一般!

    “天门后的仙剑……”

    苏云皮肤战栗,头皮发麻,几乎忍不住要逃走,那立在供台上的剑光,正是造成天门镇剧变的那口仙剑,也是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魇中的仙剑!

    而今,这口真正的仙剑就这样漂浮在苏云的面前,让他喉咙发干,四肢发软,战战兢兢,想要逃走,却没有一丝力量。

    “罗大娘打算盗取的,是这口仙剑!她便是死在仙剑的威力下!这座大殿中的这么多尸体,难道说都是死在仙剑之下的人们?等一下,这口仙剑为何没有杀我?”

    苏云突然醒悟过来:“这次是我打开古老的祭坛,祭祀仙剑,仙剑自然不会杀我!”

    他的四肢顿时又充满了力量,头脑活跃开来。

    与此同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神荼冲破最后一栋大殿,杀出迷宫,来到祭坛附近。

    石镇北布下的迷宫顿时分崩离析,一个个小人儿含泪收拾残垣断壁,有的嚎啕大哭,有的跪在默默流泪。

    后方,飞廉震动大脑袋后面的翅膀,从这些小人儿上空飞过,叫道:“小兔崽子,这次你无路可逃了吧?你把我的头盖骨放在那里了?还有我的肉身,被你藏在何处……这是什么?”

    飞廉扑扇着翅膀,落在黑虎的脑袋上,只见前方的中央祭坛,星光粼粼,苏云和石镇北身前矗立着一张古老的供台,供台上悬着一口明晃晃的剑光。

    因为空间被拉得很近,所以并未显露出那座奇特大殿的全貌,他们只能看到是处在一个建筑的内部。

    神荼冷笑,黑虎踩着长桥一步一步走近。

    苏云哈哈大笑,突然探手抓住仙剑,淡淡道:“神荼,飞廉,你们还不逃走吗?你们现在逃走,却还来得及。”

    飞廉不假思索,振翅而起,转身便逃。

    神荼面色冷峻,抬手抓住这个大脑袋后的翅膀,飞廉叫道:“抓我作甚?他给了我们机会,我们赶紧逃跑才是!”

    神荼气道:“他让你跑你就跑?飞廉,你脑子坏掉了吗?”

    他低头看去,只见飞廉只剩下大脑袋,脑袋还没有脑壳,而且脑浆除了被应龙之角插过,还被自己射了几箭,荆棘长满了脑袋。

    神荼冷哼一声,心道:“飞廉果然脑子坏掉了。”

    黑虎向前走去,飞廉也醒悟过来,叫道:“原来如此!我差点比被他骗了!”

    苏云面带微笑,悠然道:“你们还不逃走?我怕我收不住手……”

    他话音刚落,突然地上的长矛细针嗡的一声飞起,从细针变成长矛,咔嚓咔嚓旋转,长矛周身浮现出各种玄妙纹理,威能大作!

    这杆长矛爆发出的神威当真是盖世无双,神荼和飞廉脸色剧变,这等性灵神兵的威力是他们前所未见!

    那长矛正是刺死了火德神君的长矛,像是感应到苏云等人的气机,便要杀人!

    苏云想也未想便是一剑挥去,手中剑光一动,顿时滔天的神威像是大潮般退去,消失无踪!

    “当!”“当!”

    那长矛断成两截,坠落在地。

    飞廉尖叫一声,急忙道:“神荼,我们可以跑了吧?”

    神荼不答,他的身后,一座仙宫突然上半边建筑斜斜滑落,轰然从祭坛上坠落,砸入下方不知有多厚的劫灰之中。

    飞廉看到更远处,约莫有百余里外,一道架在天空中的灰蒙蒙的云桥突然无声无息的裂开。

    他又看到,他们进来的地方,那座光门在湮灭,坍塌,像是被什么锋利至极的东西扫过一般,也是无声无息的裂开。

    飞廉毛骨悚然,晃了晃神荼,叫道:“我脑子是不好,但现在,我们真的要跑了!”

    神荼半张脸滑落下来,露出脸皮下的骨头和血肉。

    随即他的半个头骨也滑了下来。

    他的尸体从黑虎背上滑下,倒在祭坛边。

    飞廉心中一片冰凉:“死……死了?不可能!我们是魔神,元气不灭我不灭的魔神!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掉?”

    然而他的确感应到,神荼的天地元气消散了,神荼的性灵也湮灭了。

    苏云那一剑根本不曾斩在他身上,然而这一剑的威能在摧毁了长矛之后,斩杀了神荼,还削平了一座仙宫,斩断几道云桥,摧毁了返回荧惑的光门!

    苏云也是呆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剑的威力有这般恐怖,更应该说,仙剑的威力有这般恐怖!

    突然,飞廉大叫一声,振动脑后的翅膀,仓皇逃遁。

    那黑虎也惊叫一声,跟着飞廉远远逃去。

    苏云手中的仙剑渐渐暗淡,与他身后的那座神秘大殿一起渐渐隐去,消失。他献祭的力量,只容许仙剑出现这么短的时间。

    远处云桥和光门坍塌的声音这才传入苏云的耳中。

    “大师兄,你能修好那座光门吗?”苏云问道。

    石镇北摇头。

    苏云捡起两根断矛,脚踩厚重的劫灰,遥望光门,道:“倘若修不好的话,我们只能走另一条路了。大师兄,你知道这片灰烬之地是什么地方吗?”

    石镇北摇了摇头。

    “这里是天门鬼市,我来过这里的。”

    苏云目光深邃,面色平静道:“我进入符文之墙后,被尘封的记忆中,有一段道路就是走在这样的灰暗的天空下。一直往前走。我会带着你走出去的……”

    ————宅猪去参加省网协理事会,遇到几位作者朋友,有鹅是老五、月关和任怨,宅猪厚着脸皮蹭了顿饭,回来码字时已经迟到了,向大家说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