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火德神君
    光门后,苏云等人行走在门后这条奇异的道路上。

    他们脚下是高高的孤桥,桥梁漂浮在高空之中,狂风呼啸,往他们脸上狠狠的拍着劫灰!

    光门后,竟是一个飘扬着劫灰的世界!

    很快,所有人身上都落着一层厚厚的灰烬。

    这条空中悬桥上也都是劫灰,须得用力向前趟,才能走动。

    天地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空中有灰色的云形成的云海,那些云彩也像是劫灰。

    云海中有浮岛的阴影,规则不一,不知道是怎么漂浮在空中的。

    而浮岛与浮岛之间有长桥相连,倘若空中没有飘荡着劫灰,这里一定美如仙境。

    苏云鼻子里肺里都是一股子劫灰的腐败气味儿,催动应龙天眼仔细打量,只见那些浮岛上还矗立着一座座宫殿,长桥如虹似龙,在灰云中穿梭。

    这整个世界,像是被埋在燃烧后的灰烬里!

    苏云仔细打量,脸色微变:“天门后的世界?这里是天门后的世界?不对,天门后的世界,怎么会变成废墟?”

    眼前的景象与天门后的世界景色有些相似,但仔细看去,又有很多不同之处。

    天门后的世界苏云曾经去过不知多少次,自从他被仙剑捅伤屁股之后,胆子小了,但也去过十多次。

    他对天门后的世界的布局极为了解,而这里与天门后的世界看起来有些相似,但确定到实际上的布局,便有些细微的差别。

    这里更像是陷入毁灭的世界,没有半点生机,整个世界都被劫灰所掩埋。

    “那么,这里是真正的仙界?”

    苏云有些茫然:“刚才燕轻舟说,曲伯他们设计的天门是错的,是召唤另一个世界,因此曲伯他们都死于非命。燕轻舟的意思,火德神君他们的天门才是真正的天门。但倘若曲伯设计的天门,才是真正的天门呢……”

    在他心中,仙界不应该是这样子。

    燕轻舟等人也有些失望,这是一条完整的通道,先前通天阁寻到的通道,都是断去的通道。但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完整通道,没想到来到的却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朝天阙上的文字说,火德神君在最接近仙界的地方祭天,以闻达天听!”

    燕轻舟失望道:“火德神君举行大祭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但是,为何这么如此破败?”

    苏云闻言怔了怔:“这里不是仙界,而是最接近仙界的地方?”

    他突然想起来,应龙曾经说过,飘扬的灰烬是仙界的气息,越是接近仙界,劫灰气息便越是浓烈。

    “可是,为何越接近仙界,劫灰便越浓烈?”

    苏云心中充满了不解,心道:“那么我眼中天门后的那个世界,没有任何劫灰,又是什么世界?”

    他们趟着灰烬,继续前行,空中的劫灰纷纷扬扬,向下看去,也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天地,看不到其他东西,甚至连山川也看不到。

    终于,他们来到云海中的仙宫,苏云打量四周的布置,心道:“这里果然是个祭坛之所。”

    仙宫有四座,环立四周,每座仙宫前都有祭坛,而四座仙宫的中央,也有一座祭坛,上面堆满了劫灰。

    众人来到第一座仙宫前的祭坛上,催动神通,用力将祭坛上的劫灰扫去,只见祭坛上符文凹槽。

    苏云辨认出饕餮梼杌等符文印记,共有二十四组印记。

    他们又将其他仙宫祭坛上的劫灰扫去,每座祭坛也各有二十四组印记。

    最后,他们来到中央的祭坛之上,哑巴石镇北长长吸气,一口气吹出,祭坛上的劫灰如同乌云被吹散!

    莹莹正在记录,待看到劫灰下的东西,不由惊叫一声,急忙躲到苏云身后。其他人的书怪笔怪也纷纷尖叫,四处躲藏。

    那劫灰中,赫然立着一尊高达十多丈的神王,被一杆金属长矛贯穿,钉死在祭坛上!

    这尊神祇被钉死在这里,但面目依旧栩栩如生,只见苏云已经飞身来到那神王的面前,打量这尊巨人的面目。

    莹莹大着胆子从苏云身后飞出,惊讶道:“苏士子,他的模样,与董医师的真面目倒有些相似。”

    苏云仔细打量,这尊神祇的眉眼的确与董医师有些像,不解道:“董医师一直在找他的族人,难道他的族人不是来自天市垣,而是来自这里?那么这神祇,与董医师是什么关系?”

    燕轻舟等人也纷纷打量,惊讶道:“的确与董杏林很像。”

    “他是……火德神君!”

    燕轻舟身边,一个小书怪翻开一本书,道:“我先前记录下来的资料中,有一幅神君图。”

    众人凑头看去,果然看到有一幅图,与这个被钉死的神祇很像。

    就在这时,哑巴大师兄石镇北脸色大变,举起一个木牌,木牌上有字,写道:“封禁被人破了!”

    “连这里的封禁都可以如此轻易破去?”

    燕轻舟等人也不禁变了脸色,失声道:“神荼魔神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吗?”

    苏云不由想起罗余烬,也是变了脸色,沉声道:“把火德神君的尸身收走,我们立刻离开此地!”

    罗余烬身后,神荼骑着黑虎,面色凶恶的看着梧桐,又看了看焦叔傲。

    焦叔傲不动声色。

    前方,则是通天阁的几位高手在一路破禁,层层深入其中。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光门处,罗余烬打量光门,脸色大变:“错了,不是这里!”

    那几个通天阁的高手闻言皆是呆住,面色不解,其中一人精通劫灰语,道:“太上圣皇,这里就是祭祀之地,那个海外阁主也是直奔这里!”

    罗余烬打量这座光门,面色阴晴不定:“这里通往的是北冕长城,天市垣撞击的时候,撞不到这里来。我要找的东西,是天市垣撞击荧惑时,掉落下来的东西。这件东西,自然不可能在北冕长城!”

    他猛地转身,盯着身后众人:“除了你们,以及元朔通天阁的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通天阁的高手也跟着天船来到荧惑?”

    那几个通天阁高手面面相觑。

    那个以魔眼观察地底动向的通天阁高手躬身,道:“回太上圣皇,的确还有几位通天阁的好手也来到这里。只是他们追随的人是……”

    他额头冒出冷汗,不敢再说下去。

    罗余烬转身便走,哈哈笑道:“他们追随的人是咱们海外的通天阁主对不对?”

    那几个通天阁高手不敢说话,低着头跟上他。

    “好!真好!我以为海内的通天阁主是个老奸巨猾老谋深算之辈,没想到却忽略了自己眼皮子地下,被那小丫头摆了一道!”

    罗余烬哈哈大笑,飞速向外走去,道:“这小丫头,连我和海内阁主也被他瞒了过去,此刻她一定是已经得手了!好!真好!不愧是我教的!”

    神荼迟疑一下,没有跟上前去,而是看了看光门,钻入光门之中,嘿嘿笑道:“他们家私事,咱们不去管,咱们抓住这几个美味的性灵打打牙祭……”

    他取下背上的桃木弓,抓住一根桃木箭。

    而在此时,苏云等人正吃力的将插在火德神君胸口的那根金属长矛拔下来,那金属长矛沉重无比,从火德神君胸口脱落后,便发出铮铮的响声,不断收缩,缩小成一根绣花针大小。

    绣花针叮的一声插在祭坛上,众人纷纷试图将这根针拔起,谁也拔不起来。

    就在这时,莹莹有所发现,惊声道:“这个火德神君手里抓着东西!”

    苏云飞上前去,只见火德神君手中的确有东西,像是一块玉环。

    苏云将这块玉环取下,只见玉环比他还要高,厚约半尺,上面雕琢蝌蚪文,比劫灰文还要复杂许多。

    “像是仙箓。”

    燕轻舟打量,道:“传说仙箓是神圣记载仙人的话语,形成中的一种符箓。只是仙箓中记载的是什么,需要时间来研究。”

    “不用研究了。”

    神荼骑着黑虎走来,笑道:“你们很快便会死在这里,何必再去研究这些有用没用的东西?”

    他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落在仙箓上,笑道:“余烬去寻找劳什子天市垣坠宝,那个坠宝也是一面仙箓,嘿嘿,他却不知,真正的好东西在这里!”

    “咻!”

    他一道箭光射来,下一刻便来到苏云面前,苏云不假思索丢掉仙箓,取出魔神飞廉的脑袋挡在自己面前。

    同一时间,另一处地宫中,罗绾衣毕恭毕敬的从祭坛上摘下另一面仙箓,放入自己的灵界中,转身与一众通天阁高手飞速离去。

    众人飞速登上小天船,罗绾衣向苍九华道:“月阁主令我们搭救更多士子,便劳烦九华师兄了。”

    “不敢。”

    苍九华躬身:“臣定不负所托。”

    天船破空而去。

    罗绾衣看着越来越远的荧惑大陆,心道:“父亲,你虽然退位,但追随你的神魔还是太多了。朕,心中不安啊……但有了此宝,追随你的神魔,便会追随朕了。”

    她的脸上露出笑容,走入船舱,换上一身男子衣裳,心道:“海内阁主,希望你能活着出来,朕还等待着与你一决高下。不过,你恐怕是再也无法离开这片土地了。”

    她轻轻仰头:“击败你,就是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