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背后九十六个男人
    飞廉又惊又怒,脑后双翼向外张开,竟然将神仙索撑得不断向外膨胀!

    神仙索乃是大圣灵兵,苏云在火云洞天中参悟岑夫子所留下的功法神通,总算将这件宝物祭炼完全,不必再担心被人夺了去。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神仙索竟然无法将飞廉锁住。

    而苏云的仙剑刺入飞廉的左眼眼瞳,将他的魔眼洞穿,但仙剑斩妖龙这一招还未施展出来,飞廉的眼帘垂下,便将仙剑夹住,让他这一招根本无法施展出来!

    飞廉尽管是魔神,却屡遭重创,而今更是只剩下脑袋,没想到却还是如此强横,苏云在两大重宝齐出的情况下,竟然只能伤到他的皮毛!

    飞廉一只眼睛睁开,一只眼睛闭合,怒笑道:“小子,你偷了我的身体,你还戳我眼睛……”

    苏云抽剑,施展出仙剑斩妖龙完整的招式:“飞廉老兄,你大概还不知道我通天阁的秘钥,是用来干什么的吧?”

    他的仙剑斩妖龙这一招根本没有触及飞廉分毫,而是在飞廉面前施展,剑尖距离飞廉的脑袋还有两尺左右。

    飞廉狞笑,双翼已经将神仙索完全撑开,嘿嘿笑道:“通天阁的秘钥是干什么的?”

    他刚刚说到这里,脸色剧变,头颅中一口巨大的神剑噗地一声膨胀开来!

    那是尘幕天空,楼班阁主的大圣灵兵,在木头盒子的催动下,化作一口巨剑,在飞廉的头颅中施展出仙剑斩妖龙这一招!

    木头盒子虽然是通天阁的圣物秘钥,但威力其实并不强,只是一把钥匙而已。

    但是这把钥匙却是打开历代通天阁主宝库的钥匙,也是掌控驾驭历代阁主灵兵的钥匙,苏云在蕴灵境界,便曾经以木头盒子来操控尘幕天空,一招将劫灰山斩断,让劫灰山坍塌!

    飞廉的神魔之躯厉害无比,需要月流溪那样的圣人动用仙术才能伤到他,苏云自然远远比不上月流溪。

    但尘幕天空是在飞廉的脑袋中形成,而且飞廉只剩下脑袋!

    苏云运剑,施展仙剑斩妖龙,尘幕天空在飞廉体内也在施展仙剑斩妖龙,只听嗤的一声,飞廉魔眼翻白,脑子几乎被搅成浆糊!

    “元气不灭,魔神不死!”

    突然,飞廉身后,虚空炸开,出现一条通达彼岸的通道,从中涌出汹涌澎湃的飞廉元气,飞速向飞廉头颅中涌去。

    飞廉面目狰狞:“小子,你这点小把戏……”

    他话音未落,苏云第二次施展仙剑斩妖龙,接着是第三次,第四次!

    短短片刻,苏云便连续施展十二次仙剑斩妖龙,只见飞廉的脑壳直接飞了起来,终于被尘幕天空所化的仙剑从内部切开!

    飞廉的脑髓脑浆,不是其他生灵那种脑浆,而是由天地灵气和符文印记构建而成的大脑状物,被十二次仙剑斩妖龙打成一片混沌状态。

    即便如此,飞廉的脑浆脑髓也在飞速重组之中。

    飞廉脑壳飞起来,犹自叫道:“小子,你支撑不住了吧?仙术,不是你这等凡夫俗子所能动用的绝学!你将与月流溪一样,肉身性灵统统瓦解!”

    苏云放开木剑,手中多出一根龙角,正是应龙之角,直接插入飞廉脑浆之中。

    飞廉大脑刚刚恢复了少许,立刻又被应龙之角中蕴藏的神威破坏,一时间无法思考。

    木剑飞起,又自化作木头盒子。

    苏云抖了抖手,右臂有些酸麻:“果然,我的肉身和性灵还有些不足,还须得继续提升。”

    他抖手之时,神仙索再度缩紧,将飞廉脑后翅膀缠住,

    只见一口大黄钟飞出,黄钟表面浮现出符文之墙上的封印符文,层叠变化,向下一扣,将飞廉的脑袋扣住。

    随着黄钟旋转,那封印符文一层又一层烙印在飞廉的脑袋上,让他无从汲取天地元气。

    飞廉双眸呆滞,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下一刻,他被苏云送到灵界之中。

    灵界中,莹莹接住这颗没有脑壳的大脑袋,口中呼唤青鱼镇,奔向缓缓浮现的符文之墙。

    苏云性灵一闪,将她拦下:“莹莹,你做什么?”

    “当然是将他扔到墙后,给墙后的神魔做口粮。”莹莹理直气壮。

    苏云摇头道:“飞廉是真正的魔神,天地间的飞廉元气不灭,他便不死,你就算将他丢进去,他也死不了。若是能够杀掉这些神魔,轩辕圣皇时期便动手了,也无需镇压他们了。”

    莹莹还要把飞廉丢到墙后,道:“那就把他镇压在里面!”

    “这堵墙后面,只有九十六个牢房,没有多余的。”

    苏云道:“而且,这些牢房是切出我的一段记忆,化作青鱼镇牢笼,将他们困在其中。若是在加上一尊魔神,多半便镇压不住。”

    莹莹不由犯难,思索道:“那么我们拿他怎么办?”

    “当然是做研究了。”

    苏云笑道:“我好歹也是格物院的大师兄,既然擒到了魔神,当然要好生切片格物一番!李牧歌、叶落、白月楼他们都是格物院的士子,也该让他们上上手了。”

    他心念微动,将尘幕天空化作一面明镜,镜中是封印符文,漂浮在飞廉脑袋的上空,镜中不断有光芒照耀,封印符文恰恰照在飞廉的脑浆上。

    飞廉脑浆中又插了一根应龙之角,动弹不得。

    苏云布置妥当,立刻远离此地,心道:“飞廉没有了身体,又受了重伤,容易对付,但是另外两尊神魔便难对付了。但愿这两尊神魔得到月阁主的死讯后,便离开此地……”

    他继续搜寻,又遇到了几拨士子,这些剑阁士子也在自相残杀,争夺小天船。

    他们不是夺船,而是抢夺活命的机会。

    “梧桐说对了,这西方的新学不修道心,家国蒸蒸日上时,还可以保全体面,但在这种生死存亡的灾难面前,便丑态百出,被心魔控制。”

    苏云心道:“倘若梧桐在这里,她一定会一边尽情享用人心中诞生的魔气魔性,一边嘲笑我太天真,然后便要与我打赌。”

    过了不久,苏云突然面色有些凝重,觉察到不对劲。

    天空中,居然开始下雪了。

    现在是大秦的八月份,天气酷热,这片荧惑大陆虽然天气不同,但也算是春夏之交的季节,不知为何,居然就这样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莹莹,当年葬龙陵一案中,是否也有大雪?”苏云喃喃道。

    莹莹从他的灵界中飞出,四下看去,只见鹅毛大雪从天而降,那雪并非是白色,雪中带着灰烬,因此灰茫茫的。

    “有人魔来了。”她低声道。

    苏云脸色变了变:“但愿是梧桐。”

    雪花落在莹莹的肩膀上,小书妖取出一套毛绒绒的衣裳穿了起来,缩在苏云的肩膀上,嘀咕道:“梧桐头一次变得如此可爱,但愿这次来的人是她……”

    血色苍茫,远处的山峦上,黑龙游动,龙角之间站着位红衣少女。

    “梧桐。”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

    “老师。”梧桐躬身。

    “这里多么美妙啊。”

    梧桐身后一个白发少年走来,笑道:“这些看似高高在上的人们,被自己的恐惧所支配,他们自命不凡,自视极高,但是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面前,统统没有了气节。这是为师赠予你的礼物,尽情享用它。这些天才诞生的魔性魔气,才是最美味的。”

    梧桐跟着他向前走去,道:“老师为何要亲自来一趟这里?处理月圣人,老师无需亲自出手,交给飞廉、神荼他们便是。”

    “不可小觑。”

    白发少年笑道:“你只看到了月流溪这位剑阁圣人,但是没有看到其他可怕的存在。小圣皇不足为虑,小圣皇背后的通天阁元老,才是值得重视。天庭与神帝不足为虑,天庭与神帝背后的那人才是最可怕的。元朔通天阁的苏阁主也不足为虑……”

    梧桐接口道:“苏阁主背后的九十六个老哥哥,才是最可怕的。”

    白发少年回头看她一眼,含笑道:“你学得很快。不过,我此来并非是为了对付他们,也无心对付他们。我此次来,是为了寻找天市垣中丢失的一件东西。”

    “天市垣丢失的东西?”

    梧桐心头一跳:“老师要寻找的是?”

    “应龙也在找的那样东西。一样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跨过武仙镇守的北冕长城的东西。”

    白发少年道:“应龙可以凭借一己之力飞到这里,但我却不成。我只能借助新学的力量,让剑阁为我炼制一艘可以来到荧惑的天船。”

    他叹了口气:“月流溪是个不错的人,可惜,几乎所有人都想他死。我也无可奈何,否则……”

    梧桐笑道:“否则玩弄这种圣人,让他圣心堕落,坠入魔道,一定极为有趣。”

    白发少年哈哈大笑。

    “梧桐!”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梧桐脸上的笑容敛去,循声看向苏云,苏云站在远处,向她招手。

    梧桐脸色微变,瞥了瞥白发少年,有些迟疑。

    “不用担心。”

    白发少年似乎明白她的心思,悠然道:“我不会对他出手,他背后毕竟站着九十六位精壮的男人。我杀他虽然简单,但是一想到杀了他便会放出九十六个恶棍,就让我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