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外剧变
    虽然有些士子很想捕捉同天帆船,但是外面没有空气,而且两艘船的速度都很快,飞出天船很有可能便回不来,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失控的同天帆船驶向远处。

    裘水镜的同天帆船并非是一次性的建造成功,然后送到同天索道,而是把帆船拆分为一个个部件,单个部件送到同天索道之后,拼接到一起,因此就算是没有剑阁这么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也可以打造天外灵兵。

    这给了鱼青罗和苏云极大的信心。

    月流溪目送同天帆船的远去,目光闪动,他已经认出了这艘船是出自谁的手笔。

    “水镜,你在元朔,只有自己,也能做到这一步吗?”他低声道。

    天船平缓的驶向一座天外大陆,荧惑星遭到天市垣的撞击,被撞得碎成了不知多少块,荧惑大部分星体还在,只有少部分随着天市垣一起坠入大气层。

    他们这次去的地方,便是其中较大的一块荧惑碎片。

    剑阁的士子们曾经以天眼神通观察过,这座大陆,是最有可能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山川湖泊甚至还有一片海洋!

    他们长久观察,还可以看到大气流动形成的云雨,修为更强的存在,凭借天眼可以看到上面的建筑。

    因此在大秦,流传着不少关于天外世界的美丽故事,往往说的都是天外大陆有仙女下凡,来到大秦,与士子相爱,又因为地位不同,被迫分开。

    无非是士子的意淫罢了。

    船上所有人望着越来越近的天外大陆,心中激动万分,他们将会成为踏上天外土地的第一批灵士,铭记在青史之中!

    终于,天船驶入这座天外大陆的元磁范围,被荧惑星残存的元磁捕获。

    天船剧烈颠簸,剑阁的士子们立刻忙碌起来,调动八角幡面,逆向催动符文,同时又有士子催动天船的凤凰翼,给天船减速。

    “快点计算这片大陆的同天索道!”剑阁的几个老师纷纷叫道。

    诸多士子飞速计算,还有士子放出一面面镜子状的灵器,让灵器向地面坠去,根据镜子反光来计算天船的地面高度。

    苏云的灵界中,莹莹飞速记录下来这些细节。

    终于,剑阁士子计算出荧惑碎片的同天索道高度,立刻调整天船的高度和速度,让天船处在同天索道上。

    这座大陆的同天索道不高,只有几百里。

    天船渐渐平缓,不再颠簸,羽翼张开在这片陌生的大陆上空行驶。

    天船的尾舱打开,一艘小型天船从尾舱中滑出,船上站着十多个士子,催动小船,小船震动羽翼,向这片大陆驶去。

    苏云催动天眼凝望,只见那艘小船来到大陆中,缓缓降落,有士子带着一些笼子走上甲板,打开笼子,从里面飞出一些鸽子。

    鸽子在空中飞行,诸多士子纷纷催动天眼,追踪记录鸽子的状态,还有些士子打开另一些笼子,里面有蜥蜴老鼠以及一些昆虫跑出来,逃到新大陆上。

    又过不久,有士子推出来几个奴隶,驱赶到新大陆上。

    那些奴隶得到自由,立刻欢天喜地的狂奔而去。

    士子们观察良久,只见那些奴隶跑了数里,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撤去小船四周无形的元气屏障。

    小船四周有元气屏障,容纳空气,让船上的人可以自由呼吸。

    小船上的士子举起镜子,对高空中的天船照耀。

    天船上的士子们看到镜光,立刻开启尾舱,一艘又一艘小天船从船尾驶出,漂浮在空中。

    “各院士子,跟随着各院的老师探险,一定不要四处乱闯!”

    月流溪高声道:“诸君一定要切记:第一,若是遇到危险,用明镜照耀天船,船上有高手留守,第一时间支援你们。第二,保护好你们的船,你们要乘坐小船自己返回天船!”

    剑阁有三十六个学院,各个学院的士子纷纷登上各自的小船,一艘艘小船向这座天外大陆的各处驶去。

    苏云是武圣阁的老师,这次武圣阁前来探险历练的士子不多,只有十人,加上苏云和另一个老师,也不过十二人而已。

    不过武圣阁的士子中却多是陌生面孔,除了玉霜云、苍九华之外,其他人苏云都不认识。

    “武圣阁的士子,我都打过,来了几个我没打过的,这就离奇了。”苏云心中默默道。

    武圣阁中有士子负责驾驭小型天船,天船最低需要有六人维护,一人负责船体符文,一人负责船体平衡,一人掌管羽翼,一人掌管船帆,一人瞭望,一人平衡法力调度。

    苏云观察这六位士子,心中默默道:“除去玉霜云和苍九华,也即是说,其他二人都是不明来历的士子。”

    他的目光落在那两个士子身上,这两个士子都是男子,苏云以应龙天眼看去,只见这二人的性灵神通一个呈现出长河异象,一个呈现出神刀异象,各不相同。

    那二人察觉到苏云在观察他们的性灵神通,各自收敛气息,将神通隐去。

    苏云看向另一位武圣阁的老师,那个老师却是个美丽的女子,看起来十六七岁年纪,比苏云大两三岁,叫做罗绾衣。

    苍九华和玉霜云与她很相熟,只是玉霜云对那女子很是畏惧。

    罗绾衣察觉到他的目光,向他微微一笑,两个小指卷起,双手四指相连,比划了一个木头盒子的形态。

    苏云惊讶:“罗绾衣也是通天阁的人?”

    一艘艘小船分开,苏云所在的小船向一处宏大的建筑驶去,路途中只见这异域的景致美如画,只可惜却没有看到有智慧生灵的踪影。

    苏云站在船头向下凝望,这里除了花草树木,别无他物。

    罗绾衣走上前来,轻声道:“天市垣的撞击太剧烈了,导致这颗星球碎片上,根本不可能有生灵幸存。人的肉身,太脆弱了。苏阁主,幸会。”

    她款款见礼,落落大方。

    苏云还礼,笑道:“我看未必。这颗星球碎片上还有树木花草,建筑遗迹,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存活下来。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是五千年来第一批来到这里的人类!”

    小船从两座大山之间驶过,那山峰上有人用歪歪扭扭的字写道:“应龙到此一游!”

    苏云脸上的笑容不减,装作没有看到那些文字。

    他们驶过这两座大山,来到拿出宏大的建筑外,但见地面上有着巨大的龙爪印,城中有巨龙踩过的痕迹。

    苏云脸上的笑容僵住,道:“停在这里罢。”

    士子们停下小船,苏云下船,笑道:“我们就探索此地,看看是否有所收获……你们稍等一下,我需要入定片刻。”

    灵界中,苏云黑着脸,念诵青鱼镇,符文之墙缓缓浮现。

    “莹莹,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寻应龙老哥问个明白!”他向符文之墙的裂缝走去。

    莹莹连忙道:“你多久回来?”

    苏云迟疑一下,进入封印,一来一回,多半要三五天时间,耽搁太久。

    他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去见应龙,正在此时,突然天空变得明亮起来,苏云急忙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悬浮在这片大陆几百里之外的天船,突然炸开。

    苏云脸上的笑容僵住,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那巨大的天船,在爆炸中一分为二,天船倾斜,托着长长的尾焰,向大陆中坠落!

    这场面,不仅苏云看得呆了,剑阁所有士子、老师,也统统看得呆了!

    所有人心中都是猛地一沉,不知道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船被毁,我们怎么回去?”

    小船上,一个士子突然惊恐道:“我们要被困在这里了!”

    其他操控小船的士子惊慌起来,当即便要催动小船往天上坠落的天船驶去。与此同时,苏云看到这片天外大陆有一艘艘小船腾空,驶向天空。

    那些小船有的迎向天空中坠落的天船,有的则干脆向天外驶去,试图返回大秦。

    “大家不要惊慌!”

    苍九华突然催动法力,镇压住他们脚下即将腾空的小船,高声喝道:“圣人还在船上,一定可以化险为夷……”

    他说到这里,突然怔住,剑阁圣人月流溪还在天船上,有这位圣人坐镇,天船怎么还会炸开?

    苏云眼角跳了跳,沉声道:“苍九华,天船上有人要杀月流溪。”

    他一直觉得这次天外之行,混进来许多陌生人,有可能是为了对付他,但是却没有想到,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是剑阁圣人月流溪!

    苍九华心头剧烈跳动,向苏云看去,沉声道:“苏兄,你觉得是谁对月阁主下手?”

    苏云还未来得及说话,罗绾衣已经道:“月阁主一直反对对外动兵,侵略他国,想要杀他的人,自然是鼓动对外动兵侵略他国的人。”

    苏云目光落在天空中正在坠落的天船上,他的身后,突然浮现出七十二洞天,一道道粗大的真元神经元从洞天中飞速生长,在他身后化作一轮数丈方圆的巨型龙眼。

    应龙天眼骨碌滚动一下,将天船上的景象看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