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风起云涌
    苏云想询问,但又担心蜃龙与应龙的关系不好,自己会因此得罪蜃龙,只好将这个疑问按下。

    蜃龙记载的事情更值得研究的是各种细节,诸如上个世界的毁灭时的景象,天市垣撞击时的情形,以及大洋彼岸的西土上被镇压的各类神魔的方位。

    大体事件,苏云已经弄清楚,但是细节还需要通天阁的人仔细研究。

    伊朝华对蜃龙展现出的星图十分感兴趣,尤其是三圣皇手指的方向,他们指的地点有可能是所谓的仙界。

    燕轻舟感兴趣的则是上个世界毁灭的末期与这个世界诞生早期居然重叠,这段历史恰恰是通天阁没有研究过的历史,对于他发现发掘上古的秘密很有帮助。

    通天阁成立的时间较晚,对开荒时代之前没有记录。他们研究那段时间的历史,很多都是揣测。

    其他通天阁的人也多有受益之处,尤其是轩辕圣皇开辟境界的那段记录,对所有人都大有启迪。

    蜃龙记载中的轩辕圣皇开辟境界,是没有筑基这个境界的,一开始便是蕴灵,用那个时代的术数和星辰文化来确定洞天的方位,来开辟洞天。

    之后修炼到头之后,又借助火云洞天来确定天渊,以此开辟出元动和骊渊两大境界。

    这两大境界之后的天象境界,轩辕圣皇则集合了那个时代的神魔,参悟出天象的奥秘。

    蕴灵、元动、骊渊和天象,这四个境界都是有迹可循的,无非是道法自然与神魔,都是对自然和神魔的模仿。

    但是到了征圣境界和原道境界,便展现出轩辕圣皇非凡的资质和智慧了!

    这两个境界,纯粹是让自己的道法神通,达到近道的层次,达到近乎神魔的层次!

    人的力量,可以与诸神媲美,甚至超越诸神!

    “第一圣皇的一生,真是精彩绝伦……”

    苏云赞叹不已,第一圣皇结束之后,还有其他几代圣皇,也各有不凡之处,但是蜃龙记载的画面中,关于神魔便越来越少。

    到了禹皇这一代圣皇,神魔数量便已经很少了,蜃龙记载下来的有鲲、鹏、无支祁、九尾狐、相柳等。

    待到圣皇的时代结束,圣人时代开启,还有神魔,但数量就更少了。想来那时候的神魔大部分都已经躲入天市垣鬼市。

    “还有筑基这个境界,是圣人时代第一代儒家夫子加上去的。”

    苏云查看蜃龙记载的历史,心道:“上个世界毁灭的末期,这个世界诞生的早期,天地元气十分浓郁纯净,那时候的人是不需要筑基的。人一出生,便元气充沛,便可以直接进入蕴灵境界。后来元气渐渐稀薄,等到成长到五六岁,体内的元气才能成长到满足蕴灵的层次。到了圣人时代,人不修炼已经无法进入蕴灵了。”

    夫子就是看出元气的稀薄,所以创造了筑基功法。

    苏云查看更多的画面,蜃龙对圣皇所处的时代记载的最是详备,圣人时代,则是一代代洞主的角度记录下的元朔发生的大事。

    这些记载也极为珍贵,通天阁有海外记载,而且研究天市垣和天外星辰的异象,恰恰可以与火云洞天的记载相互补充。

    “青罗,他们可能需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苏云向鱼青罗道:“要打扰你一段时间。”

    鱼青罗道:“阁主不打算参研火云洞天的旧圣绝学吗?我观你是修炼旧圣学问起家,造诣极高,只是没有学会旧圣的神通道法,何不趁此机会补全不足?”

    她说的比较含蓄,实际上苏云可以说是半个火云洞天的弟子。

    苏云的旧圣学问得自野狐先生,野狐先生则是妙笔丹青的化身,妙笔丹青那时已经杀了温关山,以温关山的面目掌控朝政。

    而温关山则是火云洞天的长老,修行百圣学问。

    丹青为了模仿温关山,也潜入火云洞天偷学了百圣学问,只是学得匆忙,学而不精,传授苏云时也藏私严重,只教诸圣的经意,不教法门。

    苏云欣然,笑道:“青罗,你白天还要去剑阁上课求学,我白天也要履行职责,不如我们晚上相聚,一起研究旧圣绝学。我有许多东西,要向你请教呢!”

    鱼青罗也是欣然,两人约定好,苏云带着大半通天阁的成员与鱼青罗一起走出火云洞,剩下的通天阁成员则留在这里研究。

    之后几日,鱼青罗傍晚前来,留在使节馆过夜,两人进入火云洞天探讨旧圣绝学,苏云因为有着野狐先生所传的功底,进步飞快。

    百圣杂学,他无论学什么都可以很快上手,不管儒学、道学、佛学的神通,皆是信手拈来。

    鱼青罗啧啧称奇,又觉得理所当然。

    当年丹青虽然没有教苏云真本事,但他毕竟是大宗师,对于百圣经学的理解已经达到极为精微的程度。

    他甚至比温关山更强,领悟得更深!

    苏云跟他学了六七年,打下了无比坚实的根基,来到火云洞天见识到真正的旧圣绝学,自然是如鱼得水。

    他的修为日渐深厚,和鱼青罗一起的夜里,时时刻刻都可以学到新知识,心中很是满足。

    伊朝华、燕轻舟等人的研究也是越来越深,伊朝华计算三圣皇和第一圣皇的最终目的地,燕轻舟则从记录中寻找劫灰怪对那场毁灭灾劫的描述,还有些通天阁成员则在探寻关于天市垣和另一颗星辰荧惑星的记载。

    只是在火云洞天,他们无法开启通天阁的藏书界,每次想要查资料只能离开火云洞天,回到使节馆。

    他们将通天阁的资料和火云洞天的资料整合在一起,发现的东西越来越惊心动魄。燕轻舟等人也陷入疯狂的研究之中,废寝忘食。

    苏云对他们钦佩不已,心道:“正是有这些人,道法神通才能进步。”

    这几日,景召没有再出现,反而是董医师把莹莹送了回来,道:“我在大秦寻到故人,活的,让小遥在她门下学医。”

    董医师又打听景召的事,得知景召魔性全无,董医师不禁叹惋,道:“早知道我便动刀了。可惜没能格一格原道强者的性灵。”

    董医师离开后的第二日,景召和左松岩一起来到使节馆,向他道别。

    左松岩买下了灵器灵兵,准备返回元朔,造皇帝的反,景召也准备与他同去。

    苏云诧异,询问之下,景召道:“火云洞太平盛世时隐居,乱世时便要出世,拨乱反正。而今老瓢把子举事,我自当共举义旗,这是圣人绝学中的理念。”

    苏云来到大秦的码头,送他们离开,道:“仆射尽管放心,只要我还掌握着通天阁的财力,灵器灵兵,便会源源不断供应朔方朔北!”

    左松岩向他长揖到地。

    苏云还礼。

    再起身时,左松岩和景召已经登船远去。

    “五千年来元朔总有仁人志士,为家国拼搏。”

    苏云登上盘羊辇返回云都,心潮澎湃起伏,左松岩和景召这一去,便是风起云涌,不知要涌现出多少英雄豪杰,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老瓢把子印证他的道路,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都将无怨无悔。那么我路又在何方?”

    苏云握紧拳头,裘水镜变法失败,左松岩继而举起义旗,倘若左松岩也失败了呢?谁来接替他?

    倘若无人接替左松岩,元朔是不是就这样腐朽沉沦下去,连一个清醒的人发出一声呐喊都没有,寂静得可怕?

    他拳头越捏越紧:“必须不能让元朔陷入寂静,必须不能让元朔继续沉睡,必须得做点事!”

    他猛地抬头,眼中闪烁着充满斗志的光彩:“我必须在老瓢把子失败之前,成为通天阁主,只有这样,我才有力量让元朔不会再度陷入沉睡!”

    终于,又到了苏云前往剑阁授课的日子,这一日也是剑阁启动天船,前往天外的荧惑星碎片探险的日子。

    剑阁的各个学宫的士子们联手设计了一艘天船,天船长有神魔的翅膀,内部藏有灵界,灵界中储存饮水食物和空气。

    这艘天船仿照神魔的躯体来架构,乘坐此船,可以进入高空,甚至短时间行驶到天外。

    剑阁耗费了不知多少钱财,用了几年时间,才将这艘天船灵兵打造出来。

    作为武圣阁的老师,苏云须得随行,保护武圣阁士子的安危。

    鱼青罗和玉霜云也在前往荧惑星碎片士子之中,两个女子远远看到苏云,便兴冲冲的走来。

    苏云也注意到两个女子,心中不禁有些七上八下。

    莹莹则在他的灵界中,趴在他的性灵前方的空中,敲着两条小腿,托着腮帮,好奇的打量他性灵惊慌失措的表现。

    “莹莹,我一定是道心出了问题。”

    苏云忧心忡忡,道:“我不久前发现,我可能喜欢上了玉霜云。然后前几天又发现,我可能喜欢鱼青罗!然而就在玉霜云和鱼青罗两个姑娘之前,我以为我爱上了圣皇的女人明玉妃!而今看到鱼青罗和玉霜云一起走过来,我还有些惊慌,担心她们碰面,我的道心一定是出问题了!”

    莹莹托着腮帮打量他,眯着眼睛,眉毛却在眼睛上方跳来跳去:“苏士子,你不是爱上女孩们,也不是道心出了什么问题。你只是单纯的好色而已。”

    苏云听她这么说,总算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好色而已……那么,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莹莹翻过身来,像是在水中仰泳,两条小腿蹬来蹬去,努力蹬到苏云腮边,笑道:“你在发育身体,所以变得好色起来。等到你停止发育的时候,你就会发现……”

    苏云眼睛亮晶晶的,期待道:“就会结束了?”

    “就会更好色了。”莹莹嘻嘻笑道。

    苏云闷哼一声,突然瞥见士子中有另一个熟人,通天阁的伊朝华也在其中,心道:“她怎么混到剑阁士子中了?”

    除了伊朝华之外,苏云又看到了燕轻舟以及其他几个通天阁的高手!

    “他们怎么也来了?”

    苏云惊讶,突然想了起来,心道:“通天阁有剑阁十分之一的产业,想要在此行中安插几个通天阁的人,再简单不过。”

    这时,玉霜云率先来到他身边,悄声道:“阁主,这次前往荧惑,混进来不少通天阁的高手,阁主小心。”

    苏云低声道:“不用担心,那几个是我元朔通天阁的人。”

    “不,我指的是海外通天阁的高手,也在士子中。”

    玉霜云低声道:“其中还有一人,是与我、苍九华等人一起争夺阁主之位的少年高手。而且,这次苍九华也来了。此行,不那么单纯。”

    苏云心中微动,笑道:“小圣皇还是不放心我的实力吗?”

    玉霜云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微变,从苏云身边匆匆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