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网打尽
    苏云看了片刻,对此颇感疑惑。

    那黑暗中出现的钟山,是星系星辰组成的山,如同一口倒扣下来的钟,仿佛近在眼前。

    烛龙盘绕在钟山上,不知有多长,龙首搭在钟鼻上,龙爪扣住钟身,仿佛近在咫尺,只要他伸出手来,便可以抚摸到烛龙长长的须髯。

    然而根本不可能触碰到!

    钟山和烛龙距离他无比遥远,遥远得甚至无法估量距离。

    他更像是烛龙和钟山前的一粒微尘,甚至,他所在的世界对于烛龙和钟山来说,也是一粒微尘!

    他看得越细,便越是心惊。那烛龙的须髯也是有星带组成,一颗颗形成组成了星带,星带构成了烛龙的龙须龙髯。

    苏云还看到星云构成了他的龙鳞,幻明幻灭,透过星云,则可以看到五脏六腑,他的心肝脾肺肾,也都是由一个个星团组成。

    这烛龙的身体构造,仿佛是以一颗颗恒星为最基础的单位,以一个个星系为器官,共同构建了烛龙那无比伟岸的身姿!

    烛龙口中,是宛如银河般的星系核心,明亮无比,而烛龙的双眸似乎半睁半闭,不知是否刚刚入睡还是正待醒来。

    “烛龙和钟山,都是假的,他们是一种宇宙天象。”

    苏云观察良久,心中松了口气,喃喃道:“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生物,哪怕是神祇或者是仙人。烛龙和钟山,只是恰巧看起来像是烛龙和钟山。不过……”

    他突然怔住:“为何站在骊渊的九渊之下,可以恰巧看到烛龙和钟山?我也曾夜观天象,元朔,大秦,天空中根本没有这等天象!”

    他不仅没有见过这等天象,甚至连听说过也没有!

    “也就是说,我现在所处的观测点,不在我们的世界之中,而是在另一个世界!”

    苏云大惑不解:“那么骊渊的观测点到底在何处?”

    骊渊这个境界是第一代圣皇轩辕所确定,倘若不知道有骊渊这个地方,没有去过这个地方的话,怎么可能将这个境界开辟出来?

    “骊渊又叫天渊。”

    景召依旧浑浑噩噩,前言不搭后语,苏云询问他骊渊的观测点到底在何处,轩辕圣皇是如何前往骊渊观测的,景召则磕磕绊绊的背诵着自己所知的旧圣经典,很难贯通。

    “道格天渊,令行海岳,凛然名德尊崇。你要行德,以功德为真元之气,贯穿天渊!”

    “载怀姑射,尚想瑶池。濯龙乃饰,天渊在斯!天渊就在濯龙之处!”

    “举世沉迷大道,傍门小法求丹。咽津纳气等成仙……阴阳非类隔天渊,总是盲修瞎炼,道法要自然!”

    “天渊分理欲,内外一知行。内外知行合一,存天理灭人欲,可以贯通天渊。”

    “钩深探阃奥,养浩塞天渊。你得养浩然之气填塞天渊,方可见烛龙!”

    ……

    景召唠唠叨叨,苏云却听了出来,景召说的是儒道佛名理等各家对骊渊也即是天渊的阐述,但是他讲的都是修炼之法,却没有说天渊到底在何处。

    “天渊十星,一曰天池,一曰天泉,一曰天海……”景召又絮絮叨叨的背诵起来。

    苏云心头大震,急忙打开自己的灵界,观想出自己确定的周天星斗图,这周天星斗图以第七灵界为宇宙中心,重新确定周天星斗的方位!

    “老洞主,哪个是天渊十星?”两人身处在苏云的灵界之中,身边到处都是漂浮的星辰,苏云急忙问道。

    景召呆呆的看着这些星辰,突然露出恐惧之色,嚎啕大哭,苏云怎么安慰也停不下来。

    苏云无可奈何,也不知该如何劝止他,心道:“景召洞主入魔,这是心魔作祟,不知道董医师和小遥师姐有没有寻到能够医治心魔的医术高手……”

    “阁主,天渊在此。”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苏云循声看去,只见两三百个奇装异服的男女进入使节馆,走入璀璨群星之中,其中一人是苏云熟悉的燕轻舟。

    燕轻舟精通的上个世界的文字,能够听懂劫灰怪的语言,是通天阁中专门负责研究这一块的人才。

    不过对于天象,他便没有那么精通了。

    说话的是个女子,抬手指着一个星团,道:“阁主以第七灵界为宇宙中心,那么这十颗星辰便是天渊十星。天渊附近是鳖星,处在九坎之间,宛如九渊。”

    苏云询问道:“师姐是?”

    “不敢。”

    那女子微微欠身,道:“通天阁天象官,元朔伊朝华。”

    苏云兴致勃勃的问道:“伊师姐,我们应该怎么去天渊星?”

    伊朝华呆了呆,像是没有听清,试探道:“阁主,我不太明白?”

    苏云道:“骊渊九重,可以观烛龙和钟山,视角不是在咱们这个世界,应该是站在真正的天渊上。轩辕圣皇开辟境界,他应该是去过天渊,也就是骊渊,他既然可以去,那么我们自然也可以去……”

    他说着说着,便见伊朝华的面色越来越古怪,疑惑道:“伊师姐,难道我说错了。”

    伊朝华欲言又止,过了片刻,鼓足勇气道:“阁主,我们通天阁近些年有所发现,的确有这么一条道路,有可能通往宇宙中的天渊群星。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遗迹,只是……”

    燕轻舟咳嗽一声,道:“阁主,通天阁近些年的研究,开始集中在天上的那个破碎星辰上。在那里,我们有所发现,只是在那颗废星上的发现,有些惊世骇俗。”

    苏云心头微动,走出使节馆向外看去,只见已经到了深夜,天空中还有巨大的星辰碎片映照着太阳大的余光,很是明亮。

    “你说的废星,是那里?”苏云问道。

    燕轻舟等人点头,道:“只是近些年,海内与海外通天阁的矛盾,愈演愈烈,关于那些遗迹的研究,已经停顿下来了。这次若是能确立新阁主,一统通天阁,便可以重启这方面的研究。”

    苏云目光闪动,仰望天空中漂浮的星球碎片,道:“这颗星球是如何破碎的?”

    “天市垣砸碎的。”

    伊朝华道:“根据碎片残留的轨迹,和天市垣插在星球上的斜角,可以计算出天市垣是从宇宙中的什么星域飞来,将这颗星辰砸碎……”

    她越说越是复杂,最终声音也越来越小,渐渐声如蚊呐。

    他们都是一些怪人,拥有着世人所不能理解的知识,因此在说这些知识的时候也往往显得不太自信。

    苏云环视一周,看着这些怪人,心中莫名感动,突然笑道:“诸君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诸君和历代阁主期望!”

    燕轻舟和伊朝华等二百多人面对他一人,却显得有些局促,有人在不住地擦手,伊朝华则东张西望,不敢与他目光接触,即便是燕轻舟与他说话时,也是目光躲闪,显然,与这么多人呆在一起,让他们都有些不太习惯。

    倒是苏云熟悉的步秋容,有些八面玲珑,人前人后都可以处事周全。

    “阁主,景、景、景召洞主,怎么办?”

    一个通天阁成员站在景召身边,有些结巴,低声道:“要不?”

    他在自己脖子上悄悄抹了一下,道:“毕、毕竟,咱们……与火火云洞的关系不好,杀他们一个洞主,也也算不得什么……”

    其他通天阁成员眼睛亮晶晶的,纷纷点头,有人悄悄竖起根拇指,赞道:“结巴善于交际,说出了咱们的心里话!”

    一人兴奋道:“没错!火云洞经常骂我们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咱们杀了他们的洞主!”

    其他人也兴奋起来,摩拳擦掌。

    那结巴道:“做、做、做了他一个洞主,让他换个更、更好的!”

    众人纷纷点头,看着景召目露凶光。

    景召还是蹲在地上,痴痴傻傻,泪流满面,突然嘿了一声:“都是假的……”

    苏云大是头疼,他早在与景召第一次碰面时,便察觉到火云洞和通天阁的恩怨很深,双方之间大有成见。

    不过论气度来说,景召这位老洞主的气度还是要比通天阁的一众成员的气度高了很多,最低景召在面对苏云时,还可以以礼相待,而通天阁的成员则要直接落井下石,打死景召了。

    “他已经不是火云洞主了。”

    苏云摇头道:“现在的洞主是他徒弟,鱼青罗鱼洞主,与我关系很好。”

    “女、女的?”结巴问道。

    苏云点头。

    结巴竖起大拇指,笑道:“嘿、嘿嘿,阁、阁主有……”

    苏云抬手制止他的话,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结巴露出满足的笑容,向其他人连连点头,举起两个大拇指逗在一起,相互磕头,道:“咱、咱们通天阁的猪,会拱拱拱……”

    其他通天阁的高手们见状,也各自露出会心的笑容。

    苏云把脸别到一边,心道:“这个结巴,果然是他们中最擅长交际的!随他们怎么想吧!”

    “你们先把他捆起来。”

    苏云吩咐道:“只要景召洞主不惹是生非,那就随他。等到董医师寻到能治愈他的医师,将他治好,再放他自由。”

    结巴正要上前,突然景召不再说疯话,在场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紧,只听景召口中低低的诵念声响起。

    苏云脸色微变,急忙喝道:“不好!快跑!”

    使节馆中,儒圣岑夫子的诵念声响起,下一刻,神仙索化作长龙,在众人之间飞速穿梭!

    通天阁一众高手措手不及,纷纷被捆绑结实!

    苏云已经腾空而起,化作天鹏振翅而去,刚刚飞出百丈,后方一道绳索捆住双脚,唰唰唰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噗通!”

    少年栽在兰陵街上,景召老洞主双手抓着神仙索,一点一点收绳,将他拖了回来。

    苏云被拉回使节馆,只见邢江暮正在使节馆旁停盘羊辇,白发苍苍的邢江暮瑟瑟发抖。

    苏云向他丢个眼色,邢江暮颤巍巍的转身便溜,然而下一刻便被一根绳索缠住双脚倒掉起来!

    盘羊受惊,撒腿就跑,只听轰隆一声,盘羊栽倒在地,四个蹄子被捆在一起,倒吊在半空中!

    “娘蛋的神仙索!”

    苏云恨得咬牙,被撤回使节馆中,只见通天阁共计二百一十五位成员,再加上他这位阁主,都被神仙索一网打尽,没有一个逃脱!

    众人都被吊挂在使节馆中,动弹不得。

    景召毕竟是原道境界的存在,又催动神仙索这等吊死过岑夫子的大圣灵兵,突然暴起偷袭,竟然让众人全军覆没!

    “姘头!”

    景召像是清醒了一些,恶狠狠道:“烧了火云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