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钟山衔烛之龙
    使节馆中,苏云看了看景召,又看了看神仙索,微微皱眉。

    这神仙索是岑伯离开天市垣时,留给他的宝物,先前神仙索中有“野狐先生”留下的封禁,让苏云无法发挥出神仙索的威力。

    后来这封禁被薛青府破去,薛青府又在神仙索中留下隐藏的封禁,用以监视苏云的动静。

    待到后来,莹莹召唤来岑伯的性灵,又将薛青府的封禁破去,直到那时,这神仙索才算是真正落入苏云的掌控。

    但是怎料,苏云祭炼这件大圣灵兵如此之久,反倒被景召这疯疯癫癫的老者给收了去。

    神仙索在景召手中,比在苏云手中还要利索,真可谓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神仙索先是吊死了岑伯,现在又来捆我,一定是这宝物噬主!倘若评选最没骨气的大圣灵兵,它当位列榜首!”

    苏云咳嗽一声,取出一些青虹金稻草,道:“江暮,这是火云洞主,是我的前辈,不可怠慢。你拿去换钱,补贴使节馆的用度。”说罢,眨了眨眼睛。

    邢江暮吃了一惊,这些金稻草又长又重,都是用青虹金炼制而成,纯度极高。

    只有盘羊之乱结束后的那段时间,没有开发新的炼器材料时,才有人舍得用如此大规模的青虹金炼制宝物。现在的人,是不舍得用如此精纯的青虹金炼宝的。

    而苏云取出来的竟是青虹金炼制的稻草,着实奢侈得令人说不出话来。

    “这次出门赚了一点儿钱,我这里还有一座稻草山。”

    苏云瞥了瞥景召,又向邢江暮眨了眨眼睛,道:“你去元朔楼,给老洞主置办些衣物,光鲜一些。等你办好,我便与老洞主一起去剑阁见青罗妹妹。”

    邢江暮会意,带着金稻草出门,驾驭盘羊辇离去,心道:“大人是让我去找救兵!只是,元会老瓢把子会是老疯子的对手吗?”

    他微微皱眉,景召上次被擒,是在伯山郡地底城先后被劫灰神王和魔神太岁重伤,这才被苏云捆个结实,后来又被董医师封了性灵,即便如此,还是被他逃了出来。

    “元会的老瓢把子恐怕打不过老疯子,但如今也只有去请他了。”

    盘羊辇向元朔楼而去,待来到元朔楼,邢江暮跳下宝辇,闯入楼中。

    “邢少史,老瓢把子不在此间。”

    元朔楼管事的认得他,道:“您来晚了,老瓢把子已经走了几日了。”

    “老瓢把子回元朔了?”邢江暮吃了一惊。

    那管事摇头,悄声道:“是随夏梦觉一起走的,咱也不敢问……”

    邢江暮也没有多想,忧心忡忡:“老瓢把子不在,这可如何是好?元朔在海外的高手,除了他便再无旁人……”

    突然,他猛地咬牙,向管事道:“借宝地悬挂一幅画。”

    那管事也是元会的重要人物,迟疑道:“少史要画什么?”

    邢江暮画了一个木头盒子,道:“劳烦管事的,用一口刀钉在墙上。”

    那管事眼角跳动,悄声道:“邢少史,道上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有些东西可不能乱碰啊。我元会可以为你挂这幅画,但加上刀兵,后果你须得自负。我元会绝不可能为你的事,得罪了通天阁!”

    邢江暮咬牙道:“你只管放心!出了事,我自己来担!”

    那管事见状,命人取来一口刀,穿过这幅画,钉在元朔楼的墙壁上。

    邢江暮惴惴不安的等待,始终没有人来揭下这幅画,不知不觉间太阳落山,华灯初照,开了夜市。

    他心急如焚,不知道苏云的遭遇如何,恨不得自己揭下这幅画返回元朔使节馆,就在这时,墙壁上的刀子被人拔下,只听一个温润的声音道:“这是谁人挂的图?”

    邢江暮急忙冲出,只见劫灰灯下,一个元朔青年披着斗篷,遮住上半边面孔,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图。

    邢江暮正欲说话,突然看到那元朔青年身后有一个蓬头垢面身穿青白衣袍工匠,约莫五十许岁,脸上岁月如刀,身后背着个书篓子,里面放着卷好的图纸,咧嘴看着他,像是在笑。

    邢江暮向那工匠身后看去,心头大震,只见那工匠身后站着二三百个各种装束的元朔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人衣着光鲜靓丽,有人的不修边幅,看起来像是正常人的人很少。

    “是阁下挂的图吗?”

    那斗篷青年摘下斗篷,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笑道:“通天阁没有这个在秘钥上插刀的规矩。秘钥上插刀,从字面意思来说是通天阁扛不住,召唤阁主保驾护航。倘若真的要到插刀这一步,阁主是要亲自上阵的。”

    邢江暮吃吃道:“阁、阁下是?”

    “元朔通天阁,燕轻舟。”

    那斗篷青年笑道:“这位是元朔通天阁的大师兄。”

    他身后的工匠咧嘴,露出憨厚笑容,向邢江暮轻轻点头。

    “大师兄后面,是元朔通天阁二百一十三道友,还有一些道友因为有官职在身,无法离开元朔。”

    燕轻舟道:“我们远渡重洋,是为阁主之战而来。那么,阁下悬挂这幅图的原因是……”

    邢江暮定了定神,沉声道:“请诸位搭救通天阁主!”

    元朔使节馆,苏云催动洪炉嬗变大一统功法,调动七十二洞天和骊渊,牵引天地元气,提升修为法力。

    这次他经历了天庭之行,也是获益匪浅,尤其是天庭诸神亲自施展各种神通,指点他神通道法,更是让他参悟出许多修炼上的诀窍。

    随着他功法运转,肉身性灵双修,齐头并进。

    火云洞主景召在他身边走来走去,不住张望,焦躁不安。

    “你炼错了!”

    景召停步,冷笑道:“骊渊有九渊,你炼的只是第一渊,性灵奥府你只修炼到第一重!”

    苏云闻言,睁开眼睛,虚心请教道:“我没上过学,不知道这里面的缘故。何谓九渊?”

    “西风一夕惊龙睡,撼取明珠出九渊。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

    景召不耐烦道:“听到没有?惊龙睡,明珠,九渊!骊龙!你现在的修为,只打磨第一渊,继续修炼下去,永远炼不出明珠,更不可能让明珠出骊渊!”

    苏云若有所思。

    他的确没上过几天学,而且就算上学,能够教他的人也太少了。他现在走的道路是月流溪、江祖石和裘水镜开创出的性灵双修大一统功法的道路。然而就算是这三人,也没有一个人修成,甚至连完整的功法都没有创造出来。

    苏云修炼到元动境界之后,境界如何修炼,只能靠自己摸索,前方的道路是否是正确的,自己是否走了岔路,他都一无所知。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忽略了前人的经验。

    对境界阐述最为完备的,当属旧圣绝学,而对旧圣绝学研究最深的,火云洞绝对是第一!

    景召疯疯癫癫,口中说着胡话,一会儿背诵轩辕圣皇的绝学,一会儿背诵禹皇的绝学,各种对九渊的阐述纷沓而来,杂乱不堪。

    苏云用心记忆,只是景召疯得太狠,前言不搭后语。

    苏云只好从他的话中摘取各位圣人或者圣皇的关键词句,加以询问。

    不久之后,苏云将火云洞中所有圣人关于元动境界的阐述统统询问一遍,陷入沉思之中。

    景召还在他身边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苏云却充耳不闻。

    根据火云洞天关于诸圣绝学的记载,元动境界并非是仅仅一座大渊,烙印符文便算是完了。元动境界,其实是为了下一境界骊渊境界做准备。

    这一境界,需要真元和性灵下潜到骊渊九重,第九重叫做真龙之口,在那里,真元和性灵会融合一体,蕴养骊珠!

    不过,九渊对性灵和真元的要求极高,倘若修为不够,性灵有可能会被压得粉碎。

    而性灵到了第九渊,会有奇妙的事情发生,旧圣称之为见烛龙。

    到了第九渊,骊珠将成未成之时,会看到黑暗的宇宙间盘着一条难以估量的烛龙,盘绕着一座大山,张口含珠,烛火洞照,宛如将星系核心含在口中!

    那烛龙可不是陆地烛龙!

    旧圣对于九渊中所见的烛龙有着许多猜测,有的认为那座山便是钟山,有人认为烛龙是元气所化的异象,不可能存在,还有的说烛龙山顶便是仙界。

    各种说法,没有定数。

    苏云将诸神对元动境界的阐述参透,当即催动真元,护送性灵下骊渊,他的性灵早已无比强大,元气更是雄浑无比,此次下骊渊没有感觉到多少压力,只能感觉到真元开始在性灵表面游动。

    他的性灵表面浮现出淡淡的光芒,各种神通所形成的烙印浮现在性灵表面,不断游动,照耀骊渊。

    “这应该便是鲵旋之渊,神通如鱼,游于表面。”

    下骊渊不知有多深,突然,苏云只觉真元渗透,与性灵相容,神通化作符文,不断往性灵深处烙印。

    “这应该是第二渊吧?叫做止水之渊。”

    又过不久,苏云看到自己的神通烙印在性灵体内流动,心道:“这便是旧圣所说的流水之渊。”

    再下一层,到了滥水之渊,神通在性灵体内泛滥,真元与神通融合。

    又下一层,到沃水之渊,神通真元壮大,不断滋长。

    ……

    等到苏云的性灵下到第九渊时,只有性灵一片光明,四周尽皆是黑暗。

    苏云四下看去,并不见有烛龙,也别提钟山了。

    他心中正在失望,突然一点亮光从遥远的黑暗中传来,他终于看到了无数星辰星系组成的钟山和烛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