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零七章 又出来一位老哥哥
    玉霜云站在辟邪下,笑道:“张三作恶多端,但这一次却并非是张三犯案,而是与张三一起进入帝宫的董姓贼人和池姓贼人犯案。这二贼杀了方见秋和金天应,被大秦全国通缉,已经逃到国外。”

    那辟邪眼珠子转动,口唇不动,口中却传来声音,低声道:“那么,张三带来的那个老粽子哪里去了?”

    “老粽子暴起伤人,逃之夭夭。”玉霜云道。

    苏云松了口气,从石墩子上下来,不解道:“你为何也离开天庭,没有去参拜神帝?”

    “参拜他有什么用?他又不是真正的神帝,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

    玉霜云冷笑道:“所谓参拜,真是结结实实的参拜,与其他士子一起跪在那里,口中说着肉麻的话,我不肯!更何况,人家已经有了阁主了!”

    她依靠在辟邪的身上,一副很是亲昵的样子。

    苏云打个冷战,连忙把她抖开。

    玉霜云不以为意,笑道:“张三早已被全国通缉,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罢了。这时候帝宫内外,里三层外三层,都是高手,布下天罗地网,只等擒拿你归案。”

    苏云摇身一晃,恢复人身,淡淡道:“他们要抓的人是张三,与我苏云何干?”

    玉霜云冷笑道:“何干?我师父乃是大秦国师玉道原,他可是拥护圣皇的!若是抓到你,不管你是苏云还是张三,他肯定视你为张三,统统砍了!”

    苏云大惑不解:“照你说来,帝宫的宫主玉道原是你们大秦小圣皇的人,帝宫却是天庭的势力,小圣皇又与天庭明争暗斗。你们的关系为何这么乱?”

    玉霜云道:“修炼到原道境界的存在,谁不想摆脱神帝的控制?武圣江祖石,不也是走在了前面,甚至强夺天庭诸神的元气,炼为己用吗?大秦上层与天庭的矛盾,比你想象得还要深。”

    “竟有此事?”

    苏云若有所思,修炼到玉道原、江祖石那等境界,的确是不愿受人掌控,这也就形成了江祖石等人与小圣皇的联盟。

    “小圣皇这个人,很是厉害。倘若神帝没有骗我的话,那么小圣皇除了与大魔神联手之外,还与玉道原、江祖石等人勾结,甚至连通天阁七大元老也多有支持他的!”

    苏云面色凝重,这个大秦圣皇的确有两把刷子。

    最令人感觉到其人的可怕的是,神帝亲自加封他为圣皇,成全了他的名声!

    这才是集万千宠爱与一身!

    想到自己即将与这样的人争夺通天阁主之位,苏云不禁有些兴奋,又有些警醒。

    他倘若走错一步,都随时可能跌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苏云改变骨骼构造,增加几节脊梁骨,让自己长高了几寸,又改变面目肌肉,改变容貌,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三十许岁的年纪,道:“这么看来,神帝的处境比我想象的还要危险!他需要我,更胜我需要他。他必定会来求我。”

    玉霜云看着这个小男人,他太自信了,以至于虽然年纪很小,却有着许多成熟男子也不曾有的魅力。

    “你这样无法走出帝宫。帝宫内外都有高手镇守,你一个陌生人跑出去,肯定要被抓起来。”

    玉霜云忍不住提醒道:“而且星都官衙里有照骨镜,就是提防犯人善于变化,照骨镜对着你一照,便可以让你现出原形!”

    苏云脸色微变:“还有这等宝物?”

    玉霜云道:“据说是当年一个叫裘水镜的人发明的灵器。”

    苏云面色一黑,看向天空。

    天空中有许多士子在飞行,还有人正在催动一口大葫芦,葫芦中有丝线如同瀑布般飞出,又有人祭起蛊虫灵兵,却是一只只大蜘蛛,在空中当场编织罗网。

    玉霜云向外走去,目光闪烁,低低笑道:“你先去我的住所住两日,避避风头再说。”

    苏云不做他想,只好跟着她,低声道:“我是男子,住在你房里方便吗?若是被人看到,会不会有人说你闲话?”

    玉霜云回头笑道:“这有什么?我们大秦的男女若是看上眼,住在一起也是常有的事,没有人说闲话。若是相处不惯,那就分开便是。”

    苏云跟着她来到她的处所,玉霜云在帝宫中的地位颇高,毕竟是玉道原的弟子,而且又是帝宫的大师姐,住所可谓是富丽堂皇,上下楼,书房、丹房、寝室、客厅、厨房、静坐室一应俱全。

    玉霜云爱清静,一个人住着,只是有些精怪帮忙打理房间。苏云和她一起进来时,一个木桶正迈开腿脚向外走,处理厨余。

    “你先且住着,每日三餐,厨房里有精怪打理,直接送到你面前,碗碟也都是他们洗刷。”

    玉霜云道:“若是要洗漱,去那边,有浴池和换洗衣服。”

    苏云称谢,道:“我观大秦精怪很多,是何缘故?”

    “我们西土又没有天市垣,灵士死后,往往藏在器皿之中,化作精怪。他们便给灵士做活,可以度日。”

    玉霜云说到这里,笑吟吟的看着他,苏云纳闷。

    “阁主被人追杀这么久,不去洗一洗么?”玉霜云笑道。

    苏云也觉得身上有些脏兮兮的,于是便去洗澡,只见这浴池有青铜雕琢的青龙在池边,大口对着浴池,池子颇大,只是不见有水。

    苏云思索一下,尝试着以真元催动那青铜青龙,突然只见那青龙身体舒展,张口吐出热水来,很快将池子注满。

    “原来是灵器!”

    苏云啧啧称奇,低声道:“灵器居然可以这么用,将来可以带到元朔,推广出去,每家每户都可以用到。灵士也不必打打杀杀,炼制些日用灵器赚钱……”

    他脱得干净,泡进浴池里,舒坦的舒了口气。

    突然,玉霜云偷偷推开门,探头进来,却见苏云已经泡了进去,失望的收回目光,道:“柜子里有替换衣裳,是我的衣裳。我个头高,平日里穿的比较男人一些,你也能穿。”

    苏云称是,趴在池边笑道:“霜云姑娘还不走,莫非要陪本阁主洗一洗?”

    玉霜云呸了一口,关门离去,过了片刻又敲门道:“你喜欢吃些什么?我让厨房的精怪做。”

    “盘羊,我喜欢吃整羊。”

    “呸!撑死你!”

    又过了不久,苏云又听到外面传来陌生人的声音,只听一个男子道:“霜云,我听说你房里有男人!拉出来让我看看,我倒要看看哪个士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睡我女儿!”

    苏云脸色微变,急忙四处看去,只见这浴室只有一个门,还有一扇小窗户,恐怕不好逃出去。

    玉霜云的声音传来,气苦道:“爹,我带个士子回来怎么了?那是我同学,我又不会做什么。”

    “不会做什么便好。那臭小子藏在哪里?”

    “在浴室洗澡。”

    “……不要阻拦我,我去阉了他!”

    ……

    苏云面色如土,等到玉霜云寻来时,只见通天阁的少年阁主抱着衣裳躲在衣柜里瑟瑟发抖,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没事了,我爹被我轰走了。”

    玉霜云笑道:“就算抓到你也没什么,我爹剑很快,一剑下去,保管你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苏云哼了一声,挥手道:“你先出去,我穿好衣裳。”

    玉霜云走出浴池,过了片刻,只见苏云穿上自己平日里的衣裳,光着脚走了出来,一身白衣,襟边锦绣,极为飒爽,着实英俊。

    玉霜云暗赞一声,这时外面传来玉父的声音,道:“霜云,帝宫来了个恶徒张三,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你须得小心些!”

    玉霜云称是,看着苏云笑道:“爹,你放心就是了,若是张三敢逃到我这里,我捅他一个窟窿!”

    玉父突然恶狠狠道:“房里的小子,敢动我女儿一根手指……不,一根头发,老子玉道原阉了你!”

    玉霜云怒气冲冲跑了出去,将玉父呵斥一通,撵了出去。

    苏云脸色大变:“玉、玉道原?大秦的国师玉道原?”

    玉霜云轰走了玉道原,折返回来,气苦道:“这么凶神恶煞,还想不想我嫁人?”

    苏云咳嗽一声,试探道:“霜云姑娘,令尊是小圣皇派系的……”

    “他是他,我是我。”

    玉霜云明白他的意思,断然道:“你放心,我现在是苏阁主派系的,绝不可能再投靠他人!”

    苏云深深看她一眼,笑道:“我信你。”

    是夜,一夜无事。

    第二天,玉霜云起来去上早课,苏云休息了一晚,倍感精神,心道:“不能再拖延了,必须要寻出一尊神圣!”

    他来到静坐室静坐下来,灵界开启。

    “青鱼镇!青鱼镇!青鱼镇!”

    苏云的性灵不断诵念,符文之墙缓缓浮现,墙后是无边黑暗,随着他对封印符文的理解越来越深,而今诵念青鱼镇已经不能影响到他分毫。

    苏云的性灵看着那符文之墙的裂缝和裂缝后的黑暗空间,心中有些迟疑,但还是握住应龙之角,毅然决然的沿着符文之墙的裂缝,大步走了进去!

    “无论如何,我都要需要一尊或者几尊神圣,保护好应龙老哥!”

    他步履走入黑暗,越来越深入黑暗之中,手中的龙角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向未知而去。

    “哈哈哈!”一个儿童欢快的笑声传来,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苏云呆了呆,那是他自己。

    童年时的自己!

    他急忙举着龙角追上前去,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看到黑暗中有一线亮光传来,随着他的走近,那片亮光越来越大,却是一座青鱼镇孤零零的出现在黑暗中,仿佛无尽黑暗中的阳光孤岛!

    苏云回头看去,只见到处都是黑暗,他已经找不到来时的那堵墙和墙壁上的裂缝了。

    苏云定了定神,向青鱼镇走去。

    然而,就在他的性灵消失在符文之墙后没多久,符文之墙的裂缝后,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眼睛,偷偷打量墙外的灵界。

    “嘻嘻,没人……”

    “那些家伙都在等着臭小子进去,好弄死他,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现在是溜出来玩耍的最佳时间!”

    苏云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在静坐室中走了两步,皱了皱眉头:“两条腿?两条腿怎么走路!”

    只听衣裳破开的声音传来,苏云缓缓长出第三条腿,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而在门外,一个中年男子身负长剑,背对着他,冷笑道:“臭小子,还是被老子堵住你了。你敢睡在我女儿的房间里,早上还敢旷课,你果、果、果……”

    他转过身来,看到长着三条腿的“苏云”,吃吃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