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零六章 擒拿凶徒张三
    丹青起身,走来走去。

    五十八年前他跨过大海,前往大秦,因为那时他的老对头“薛青府”也在海外,他的目的便是追踪年轻时的薛青府。

    在大秦,他见到了一个蒸蒸日上的新的帝国,也见到了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现象。

    那时候的他已经原道境界的存在,所过之处,大秦上下自然是礼遇备至。毕竟那时的元朔还是天朝上国,大秦面对元朔有一种天生的自卑感。

    不过,丹青还是遇到了让他看不透的人物,这个人物便是西方天庭的神帝。

    在星都,他与神帝有一段时间的交流,彼此都获益匪浅。两人都在性灵的身外化身上有着非凡造诣,自然有很多话可说。

    丹青也是在那时意识到西方新学的巨大潜力,因此悄然在海外布局。

    “只是,老友,你晚了一步,我已经把注押在圣皇和新学身上。”

    丹青停步,微笑道:“你那一套,已经成为新学的绊脚石了。不过你想要对付苏士子,我还是乐意帮你一个小忙……”

    他潜运心神,用心观想,以真元化作一个符文烙印在一炷香上,命人拿下去,吩咐道:“前往西洋人的庙宇里,把这炷香点燃了。”

    仆人便手持这炷香,来到东海附近,寻到一个西洋人的神庙,上了香。

    丹青微笑道:“东西我给你了,不过是夹在万千愚民的诵念之中,能否从这些声音中寻到我给你的封印符文,便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两个月之后,神帝才从纷乱如麻的诵念中,寻到那炷香燃烧时散发出的观想烙印,不由沉默良久。

    “老狐狸,你藏得这么深,是不想让我发现吗?而且,你给我的还是个残缺的符文……”

    神帝冷笑:“不过你以为这就能难倒我了?我会将这符文完善!”

    ……

    且说苏云发出狠话,要独自应对大魔神,但当他天庭凌霄宫的那一刻,心中便已经在犯难。

    “牛皮我吹了,脸面我装了,现在该拿出真本事了!我该如何应对诸多魔神的追杀?这些魔神,连应龙老哥哥也打得重伤垂死,若是寻到我……”

    他苦苦思索,现在唯一的路,便是性灵走入符文之墙,进入记忆封印,寻找肯搭救应龙的神魔!

    当然,他更有可能是一去不复返,被困死在符文之墙后,或者寻错了对象,寻到应龙的仇家,直接被对方打死!

    “必须要搏一搏!”

    苏云随即下定决心:“当断不断,必遭其乱!我必须尽早决定,否则被魔神寻到门上,必死无疑!我现在便离开天庭,去寻莹莹。莹莹学识渊博,有她在,我活着回来的几率更大!”

    他来到天门前,向下看去,只见虚空茫茫,无穷无尽,天庭像是处在无穷高之处,看不到地面。

    而苏云却知道,这一切只是通天阁的那位前辈营造出的幻觉,其实天庭只是其灵界。

    “从这里跳下去,应该便会回到帝宫的光武宫门前的广场上。可惜,不知道神帝背后的那人究竟是通天阁中的那位高手,就算是我询问了他也不会说。但是,他迟早会露出马脚!”

    苏云不假思索,从天门中一跃而下。

    呼啸的风声传来,他的身形急剧下坠,眼前忽然出现璀璨群星,从他身边一晃而过,这幅景象着实吓人,但苏云却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幻象。

    “假的,吓我的。我用水镜先生送我的明镜去过月亮之上,看到过太空,星辰之间的距离,不知由多远,只有舍弃肉身的性灵才能飞得如此之快……”

    然而他还在下坠,下坠速度越来越快,这种情形即便是他也不禁犯了嘀咕:“难道说我真的在坠落?倘若不加以防备,岂不是要摔死……不,这绝对是假象!我若是理会了,必遭神帝嘲笑,说我不过如此!”

    苏云强忍着施展神通对抗下坠之势的冲动,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下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星球,自己从星球的上空坠落到大气之中,还在疯狂向下坠去!

    而在他的下方,大陆变得越来越大,山脉如同伏龙,绵延起伏,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苏云心中恐惧越来越大,眼睁睁看着自己以无比惊人的速度向地面砸去!

    而地面上,星都也自出现,一栋栋建筑直插云霄,他的身影从建筑之间穿过,砸向帝宫!

    下方,便是帝宫光武宫门前的广场!

    苏云终于压制不住恐惧,怒吼连连,催动造化之术,身躯猛然变化,化作一只天鹏努力振翅对抗下坠之势!

    然而下坠之势还是无法阻止,他即将摔得粉身碎骨。

    “啊啊啊——”

    苏云忍不住恐惧而发出惊叫,双翼挡在身前,就在此时,他双脚落地,没有一点点冲击之势。

    苏云呆了呆,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切,不过如此。”

    这声音,正是神帝的声音,尤其是“切”字的吐音,与苏云大战玉霜云,仙剑斩妖龙斩入天庭时那一声“切”字一模一样!

    苏云双翼挡住脸,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汗水,少年所化的天鹏四下看去,只见他此刻好端端的站在广场上,身后便是立在广场上的那座天门。

    先前,他们便是从这座天门中进入天庭。

    也就是说,苏云是从这座天门中跳出来,从门框到落地,最多半尺的高度!

    苏云羽翼猛地一收,现出张三之身,面色阴沉,突然又展颜笑道:“五寸距离,整得像是跨越了宇宙虚空,神帝你的确本事不凡。算你耍到我了!我大闹天庭,将你痛打一顿,你若是不报复我,我还要担心你是否是打算干掉我。你报复了,我反倒放心了,说明你不会下死手。”

    他刚才一声惊叫,声音颇大,但好在帝宫此时正值上课时期,各宫都在授课,广场上没有什么人。

    苏云径自向医神宫方向走去,心道:“现在便去找董医师和小遥学姐,话说回来,神刀金天应应该到了吧?”

    对于这位当今大秦的第一神刀,苏云也很想拜访一二。

    “方见秋称金天应为天下第一神刀,天下第一肯定是吹嘘了,但大秦第一应该不差。”

    苏云边走边想,心道:“董医师的刀,则是无比的沉稳,他若是能够与董医师联手,切除景召老洞主性灵中的魔化部分,老洞主便可以复原了。”

    他尽管对医术不甚了解,但是也知道,直接切除性灵中的魔化部分,必然对性灵和修为有所损伤,甚至可能会影响到记忆和性格。

    只是景召入魔已深,倘若有梧桐在,还可以压制他的魔性,但梧桐来到大秦之后,便消失无踪,无处可寻。

    因此为了自己和鱼青罗的安全起见,苏云只能任由董医师和金天应治疗景召。

    此时,帝宫正值开课,路上无人,只有几个扫地的僧侣,苏云从一旁经过,那些僧侣并未抬头看他,不知修的是什么禅。

    就这样,苏云一路平安的来到医神宫,远远便见医神宫挂着白素,摆着花圈,像是死人了。

    苏云走近前去,却见医神宫中央设了一个灵堂,灵堂上还有袅袅的香烟,应该有人刚刚上过香,而香炉后面则停着一口棺椁,显然死者身份非同小可。

    苏云停步看挽联,却是说医神宫泰斗方见秋千古。

    “医神宫的泰斗方见秋故了?”

    苏云吃了一惊,上前为方见秋上了几炷香,恭恭敬敬的拜了拜。

    他走出灵堂,没走出几步,又遇到另一座灵堂,也是停着一口棺椁,棺前是香炉,炉中香烟袅袅,灵堂前则摆着花圈。

    苏云路过看去,上面写着医神宫神刀金天应千古的字样。

    苏云从旁边走过,心道:“医神宫一下子死了两个人,都是了不得的大高手,神刀金天应……神刀金天应!他怎么死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便听得下课钟声响起,医神宫的士子们纷纷往外走,远远与他照面。

    双方都是呆了呆。

    “张三,你这士子,为何这么早从天庭回来?你没有把握到这次大好机……”

    一位医神宫先生说着说着,便突然醒悟过来,厉声叫道:“张三!是张三!不要放走了张三!”

    苏云满面笑容,心中纳闷:“张三怎么了?我这次很乖巧的,老实的很呢……”

    其他士子和先生纷纷向这边冲来,纷纷叫道:“不要放走了张三!”

    苏云见到他们杀气腾腾的杀来,不禁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眼睛余光瞥见身后密密麻麻的飞刀和银针飞起,甚至还有一口巨大的炼丹炉被催动,轰隆一声撞穿医神宫的大殿,赫然是一件威能奇大的灵兵!

    苏云头皮发麻,一边转身狂奔,一边身躯飞速变化,从体内钻出密密麻麻的龙鳞,头顶生出龙角,尾骨疯狂生长,向应龙转变!

    他的脚下已经开始生出风雷云雾,即将驾驭风雷腾空而起!

    “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大闹天庭的?难道神帝出卖了我?不可能!”

    苏云窜出数十丈,身躯已经化作应龙,身后金翅生长,脚下云雾缭绕,雷霆大作!

    呼——

    他腾空而起,速度大增,将一众灵器纷纷抛在身后!

    就在此时,那口巨大的炼丹炉在空中旋转,炉中有丹火熊熊燃烧,逆向旋转,形成太极图案,而几个医神宫的先生漂浮在炼丹炉后,合力催动此宝!

    苏云所化的应龙振翅间飞出百丈,突然间丹炉中光芒照出,将应龙定住,向丹炉中拉去。

    苏云抖动龙鳞,炼丹炉中照出的神光被龙鳞折射,四面八方照去,一个个士子惨叫,纷纷跌落下来,有人被光芒洞穿,前后透亮,有人则被光芒闪住了眼睛!

    而那些被祭起飞来的灵器,被这些光芒照耀,则纷纷坠落在地!

    “疾!”丹炉后,那几个先生齐齐爆喝,手掌印在丹炉上!

    炼丹炉的速度顿时加快,呼的一声将苏云所化的应龙收入丹炉中!

    “先不要炼死他!抓住张三,逼出董姓贼人和池姓贼人!”一位先生叫道。

    苏云落入丹炉之中,到处都是熊熊丹火,这是医神宫的炼丹炉,乃是灵兵,就算他化作应龙也会被轻易炼死。

    好在丹火的威能突然减轻了一些,显然那些医神宫高手打算抓住他逼问“董姓贼人”和“池姓贼人”的下落!

    苏云趁机身躯变化,化作毕方,驾驭熊熊丹火振翅间从丹炉中飞出。

    那几个医神宫先生杀到跟前,却见苏云脱困,心中一惊,正欲出手,只见苏云贴地振翅而去,身后一串丹火。

    那几个先生急忙站在炼丹炉上,合力催动炼丹炉从后方杀来,那几人招手,只见丹炉中一口口被烧得赤红的飞刀与银针呼啸飞出,直奔苏云所化的毕方而去!

    前方便是帝宫中的一片大湖,苏云贴着湖面飞行,突然坠入湖中化作一条幼鲲潜水而游,在水中掀起一阵滔天大浪,挡住后方!

    “唰!”

    飞刀与银针没入大浪中,威力衰减,那几个医神宫先生冷笑:“下毒!”说罢便将各自炼的毒倾倒入湖。

    但见大湖很快到处漂白,都是被毒死的鱼虾鳖虫,不乏有庞然大物。苏云所化的大鲲突然破水而出,化作一只朱厌落在岸上,急速奔行中飞身纵入一座学宫之内,掀起一片混乱。

    众人追过去,却见那朱厌穿墙而过,在墙后化作肥遗,飞檐走壁,四处喷毒,掀起更大的混乱。

    众人追将过去,只见肥遗不见了踪影。

    突然有人叫道:“在这里,他变成了狰狞!”

    众人追杀过去,又有叫道:“跑到这里了!那厮金犼,打倒了几人,跳过大殿去了!”

    四周一片混乱,帝宫中越来越热闹,到处都是追捕张三的士子和先生。

    这时,玉霜云走到格物宫前,手扶着石头雕刻而成的辟邪,道:“我看到格物宫前的辟邪,被人丢到了阴沟里。”

    那辟邪突然睁开眼睛,骨碌碌四下看了一眼。

    ————四千字大章,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