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零四章 诸神受难
    玉霜云等十九位各宫大师姐大师兄此刻还在台阶上匍匐叩拜,一点一点上前,突然间台阶尽头的凌霄宫传来无比恐怖的悸动!

    “张三犯事了!”

    一个个帝宫士子心中一惊,即便是在这里他们也能清晰的感应到来自神帝的忿怒:“这个元朔人,先前惹怒了诸多天神倒也罢了,竟然敢惹怒神帝,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此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另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升腾而起,随即凌霄宫炸开的巨响传来,凌霄宫后墙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烟花,四面八方绽放!

    接着,撞击声从远处传来,像是有重物砸在一座座宫殿上,将那些宫殿砸穿。

    帝宫士子纷纷起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看到被砸穿的宫殿不断有毫光散发出来,将那些宫殿切开!

    “这……”

    他们还未回过神来,远远便见天庭之中一尊尊天神腾空而起,向凌霄宫飞来,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便是神王,不由分说便是无双的剑术施展开来!

    他人尚未接近,便见一道道神剑长达百丈,刺入凌霄宫!

    凌霄宫中传来剧烈动荡,帝宫诸多士子仰头,看到崩碎的剑光翻滚着四面八方倾泻,心中不禁骇然。

    有些剑光还落在长长的台阶上,迫使他们不得不避开,只见那些剑光如同真实的神剑碎片一般,竟然在台阶上留下深深的剑痕,甚至有几道刺入台阶,尾端嗡嗡颤动。

    一个士子大着胆子想要收取一段剑光,手指还未接近,突然惊叫一声,几根指头被那剑光溢出的光芒斩落下来!

    玉霜云急忙喝道:“那是神王的剑术神通的残留,不能碰!”

    那士子眼中噙着泪,忍住痛,用元气将自己的断指卷起,叫道:“谁是医神宫的大师兄?快来救命,帮我接上断指!”

    其他士子面面相觑,一个士子道:“医神宫的大师兄,是张三……”

    有人低声道:“那厮,懂个屁的医术。”

    上方,神王手握千百道剑光杀入凌霄宫,凌霄宫中,苏云感觉到自己没有动用任何力量便漂浮在空中。神王从他身后杀来,他也没有往后看,便看到了神王的剑招。

    他只觉自己仿佛拥有无数个眼睛,天庭第一神王的各种招法历历在目,全无半点秘密可言!

    他身不由己在空中转身,身后一条条粗壮无比的臂膀或者前肢探出,有的胳膊上是跳动的肌肉,有的是臂膀上爬满了鳞片,甚至还有的干脆是一条绚丽翅膀,或者是充满毁灭性力量的利爪!

    这些神魔从他身后的黑暗中出手,以最干脆的手段截断神王的招式,神王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郁!

    咔嚓!

    一声巨响传来,凌霄宫金光灿灿的殿顶飞起,台阶上,玉霜云等人仰头看去,只见天庭第一神王那巨大的身躯紧紧贴在殿顶下,身上插满了断剑!

    那些断剑赫然是他自己的剑术神通,他竟被自己的剑术神通被钉满全身!

    玉霜云脑海中传来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只觉自己好不容易才恢复的道心,又将要崩碎瓦解。

    她自己心中也有些纳闷:“我不是刚刚才道心崩溃了一次吗?为何第二次来的这么快?上天为何要如此待我这样一个可怜女子……”

    凌霄宫殿顶如云般飞去,但见一道道虹光杀来,赫然是天庭诸天神纷纷杀至!

    苏云漂浮在没有屋顶的凌霄宫中,上方,诸多天神从四壁降临,杀气腾腾!

    “妖孽,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人!”

    台阶上的士子们听到大威天龙神的洪亮的声音:“大威天龙!大罗法咒!”

    “轰!”

    大威天龙神撞破墙壁,连翻带滚从台阶上空飞出,身姿依旧保持着施展神通时的姿态。

    下方的玉霜云等人目瞪口呆,惶恐不安。

    凌霄宫内传来一声声诸神的呼喝,各种神通道法一起向苏云碾压而去,苏云看到自己身后各种手臂施展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神通,硬撼天庭诸神,将诸神的神通碾碎,让那些的余波四面八方飞去,将凌霄宫打得千疮百孔!

    甚至,他还看到有的手臂竟然擒拿住一尊天神,向他身后的黑暗中缩去,不由凛然:“糟糕,我记忆中封印的老怪物都不是省油的灯,竟然趁此机会打算擒住这些神魔,吃掉他们恢复修为!”

    与应龙相处这段时间,苏云也得到不少关于自己记忆中被封印的神魔的秘密。

    曲进曲太常等人催动八面朝天阙,打开天门,召唤来另一个世界,天门镇异变,仙剑降临,斩杀天门镇一切生灵,在即将斩杀苏云时,被镇压在苏云记忆中的那些神魔知道死亡将至,于是同时出手对抗仙剑。

    九十六神魔,包括应龙,都被仙剑所伤,有的伤势重有的伤势轻,不得不沉寂下来。

    上次有神魔脱困险些占据苏云的身躯,便是因为这几个神魔吞噬了天庭的七尊天神,伤势痊愈,恢复到巅峰!

    而现在,被镇压在苏云记忆中的神魔老哥哥们,摆明了打算将所有天庭诸神一网打尽,悉数侵入封印中吞噬!

    “倘若诸神和神帝神王被他们吞噬,我的记忆封印是否还能镇压得住他们?”

    苏云额头冒出冷汗,又看到一尊天神被擒:“必须制止这场争斗,否则神帝被干掉,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恐怕到时候有九十多个老哥哥,轮流等待上我身玩耍!”

    台阶上,玉霜云等士子只见一尊尊天神倒飞而去,甚至还有神魔的脑袋滚落下来,眼睛瞪得滚圆,似乎死不瞑目!

    “今天是诸神受难日吗?”有士子嚎啕大哭。

    其他人心中惶恐不安,天庭的神帝带领着人们,从盘羊之乱的黑暗中走出来,之后才有了新学的盛世,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吗?

    难道今日便是天庭的毁灭日,西土又将陷入黑暗了?

    那个张三,是魔化的盘羊老祖吗?

    突然,一尊尊天神飞来,在空中与遍体毫光的神帝合体,甚至连神王也自飞来,与神帝融为一体,化作一尊神祇。

    这幅景象让苏云也心中凛然:“天庭诸神果然都是性灵化身,包括这个神帝也是!”

    神帝融合了其他天神和神王,正欲杀来,而苏云身后黑暗愈来愈广大,已经有多达十尊天神被那些神魔擒拿,葬身在黑暗之中。

    黑暗中的力量,愈发强大,愈发恐怖!

    神帝的身躯高大万丈,而苏云身后的黑暗也是无边无际,苏云屹立在空中,则显得渺小无比。

    就在此时,苏云抬起右臂,沉声道:“住手。”

    神帝正要出击,闻言微微一怔,停手不发,而苏云身后的黑暗也自动荡不休,却无法让苏云去扑向神帝。

    苏云仰头,看着顶天立地的神帝,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神帝的耳中,道:“前辈,我的真本事,你已经看到了吧?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吗?”

    神帝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突然摇动身躯,一尊尊天神、神王从他体内飞出,降落在台阶上,垂头看着站在台阶上的玉霜云等人。

    “诸位是前辈,是晚辈无礼。”神帝体型恢复如初,向苏云身后的黑暗躬身赔罪。

    苏云身后,黑暗涌动缓缓退去。

    “可惜……”

    黑暗中传来窃窃私语声:“若是能多拿住几个小鬼打打牙祭,那就舒爽了。”

    “臭小子太精明了,而且他对面的那个小鬼也是个小机灵鬼。”

    “他的本体真实实力不弱呢,比应龙那个死脑壳似乎还要强一些。一介凡人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吗?”

    “听说死脑壳受伤了!”

    “活该!”

    ……

    黑暗消失,那窃窃私语声也径自消失。

    苏云身躯从空中缓缓落下,脚踏实地。他四处看去,只见这凌霄宫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微笑道:“前辈,你看我们在何处相商?”

    “就在此地。”

    神帝衣袖挥拂,但见残垣断壁飞来,宫殿重组,很快这凌霄宫便焕然一新,仿佛刚才的狼藉从未出现过。

    苏云轻轻点头,向殿外看去,只见诸神将玉霜云等人抓起,眼中神光四射,照耀玉霜云等人的眼睛。

    “前辈打算如何处置他们?”苏云问道。

    “苏阁主请坐。”

    神帝挥手,凌霄宫中多出座位,苏云落座,神帝与他对面而坐,道:“洗去他们刚才的记忆而已。帝宫的士子对我来说,但凡进入过天庭,都是我的嫡系,对我虔诚无比。我不会因为今日之事而损失一批精锐的支持者。”

    苏云轻轻点头,收回目光,道:“前辈留在伯山郡地底城的格物志,我已经见过了,格物盘羊和太岁,研究魔化盘羊,发起盘羊之乱。前辈再趁着乱世,宣扬天庭,让海外西土众生信仰前辈。前辈借众生之所念完善金身,修为通天,这等心机手段,我佩服得很。”

    神帝突然哈哈大笑:“苏阁主,是有人故意引诱你前往伯山郡地底城的罢?没错,地底城琉璃塔盘羊格物志,的确是我所留,将盘羊与魔物结合,也是我所留。但是,魔化盘羊,并且发动盘羊之乱,却并非是我。”

    苏云怔了怔,微微皱眉:“不是你?”

    神帝微笑道:“而且,当年我也并非是格物太岁。我根本不用格物太岁,也无法格物他。因为太岁是通天阁七大元老之一,我岂能把他解剖格物?”

    苏云眉头紧锁,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太岁竟然是通天阁的七大元老,这岂不是说,太岁当年也是随着圣皇远征海外西土的神魔之一?

    “太岁当年是圣皇的军饷,后来圣皇班师,他溜了出来。”

    神帝道:“通天阁成立,他便做了通天阁的元老。他的地位比我高,我岂能格物他?我当时在伯山郡地底城所格的,是一尊被圣皇镇压在那里的魔神!”

    苏云脑海中掀起滔天大浪,一浪赛过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神帝吐露的消息,着实惊人无比!

    “我当时四处搜寻上古遗迹,想要从上一个世界的遗迹中探寻长生之妙,寻到了伯山郡地底城。在那里,我发现了上个世界的功法奥妙,正欣喜若狂,不料因为太开心,心神失守,被一只盘羊所化的妙龄女子诱惑。我跟随着少女,走入了镇压那魔神的大殿。”

    神帝淡淡道:“等到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不知何时我已经来到大殿外的一座琉璃塔中,我身边放满了盘羊的尸体,到处都是我凌乱的手稿。我发疯似的跑到其他建筑中,在那里我看到了更多的盘羊和稀奇古怪的尸体,这些都是我造成的,我被那魔神蛊惑造成的……”

    苏云怔然,脑海中不由出现这样一副画面,地底劫灰城,少年正在研究上古的奥妙,正在欣喜时,看到了一只盘羊化作美丽的少女,衣衫轻薄,美妙的肉体若隐若现。

    ————嗯,票票,票票化作美丽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