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零三章 发飙
    “可惜莹莹不在这里,否则倒可以整理出一套天庭格物志传世。”苏云心中暗暗惋惜。

    勤劳的小书怪被他留在池小遥身边,没有了记录者,他仅靠记忆想要记下天庭诸神的招法神通,很是困难。

    不过见识到这么多匪夷所思的神通,令他也不禁暗暗钦佩。

    “这么多天神拥有的招法神通各不相同,各个天神的金身构造和性格也各不相同,动用的灵兵也不同,但这些天神却都是同一人。”

    苏云心中暗赞:“通天阁的这位前辈,才学犹胜领队学哥和韩君。韩君千人千面,学哥性灵化身,都是人杰。但打造天庭的通天阁前辈,却走在他们前面,而且已经做到了这一步。”

    一路走来,他与玉霜云终于来到神王宫,遇到这座天庭中的第一神王。

    玉霜云修炼的是剑术,她最为拿手的便是神王剑术,武圣阁中,她向苏云展示过这种剑术,天庭天门之中持剑之人,便是天庭的神王!

    苏云见过玉霜云和神王的剑术,论剑术,他自认拍马不及,但倘若论剑道,他觉得这两人不过如此。

    因为他一开始学的便是仙剑斩妖龙,日夜参悟,仙剑斩妖龙破了他学到的各种功法神通,以至于他梦中所想都是斩来的仙剑。

    久病成医,他的起点也因此变得高得可怕,虽然剑术一塌糊涂,却接近剑道,等闲剑术他根本打不过,但一出动仙剑斩妖龙,对方往往便束手无策,伏首待诛。

    因此他对等闲剑术也没有多少追求,唯一的指望,便是期待有人能破解仙剑斩妖龙。

    倘若有人能够破解,那么苏云非但不会伤心,不会惊惧,反而会因此而开心雀跃。

    可惜的是,天庭第一神王不是他期待的这个人。

    苏云端坐在神王宫前,一动不动,天庭第一神王在他面前持剑舞,剑术浑脱浏漓,刺剑如射日,云剑如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端的是好剑术!

    苏云身后俏立不动的玉霜云看得心神皆醉,她自认为已经在神王剑术上达到极致,但是这次亲自看神王舞剑,才知道自己相去甚远。

    “神王剑术,恐怕是我再下十年苦工也未必能够参悟透彻!得这一种剑术,足以称雄了!”

    她既是欣喜,又是失魂落魄:“神王剑术尚且如此之难,更何况更难的神帝剑术?我何时才能炼成神帝剑术?”

    玉霜云身后,其他十八位帝宫士子,见此剑术更是目瞪口呆,更有剑宫的大师兄因为这玄妙的剑术而感动得流下眼泪。

    他们都是各宫的大师兄大师姐,原本以为此行最多只是格物天庭诸神,最后面见神帝,得到几句勉励,没想到诸神在他们面前施展出最拿手的神通绝学,甚至连神王也施展出自己最为厉害的剑术!

    突然,漫天剑光猛地一收,众人既是心醉又是失落,心中空空荡荡。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就这?”

    众人勃然大怒,甚至连玉霜云也恨不得拔出剑来在背后捅他一个透心凉。

    那神王冷笑,剑芒一点,来到苏云面前,直指苏云眉心。

    苏云身后,帝宫士子们禁不住大声喝采,玉霜云也忍不住欢呼两声。

    “神王打死张三!”

    “攮他脑袋一个窟窿!”

    ……

    剑芒在苏云眉心处闪烁不定,神王只要稍微催动法力,剑芒暴涨,噗地一声便可以将苏云的脑袋刺穿!

    神王身躯伟岸,神剑绚丽无双,而剑下的苏云依旧坐在那里,岿然不动,相比神王来说,他显得极为渺小。

    苏云身后隐约浮现出灵界,朦朦胧胧,一只巨大的龙角浮现出来。

    神王盯着这只龙角,突然收剑,转身,走入神王宫。

    苏云身后,欢呼声戛然而止。

    苏云起身,收了椅子,瞥了刚才还欢呼雀跃的玉霜云一眼,玉霜云面色羞红,垂下头来,刚过门小媳妇一般跟在他的身后。

    苏云继续向前走去,前方便是神帝所居的凌霄宫,那是元朔风格的传统建筑,宏伟高大,需要人仰望,令人一看便心生敬畏。

    少年拾阶而上,心中七上八下,他并不能确定,神王那一剑刺下来,自己灵界中那面符文之墙后面被封印的神魔会不会出手。

    因为,自从应龙回到墙后疗伤至今,从未有过神魔突破封印,从墙后浮现出来!

    倘若有其他神魔的封印出现,这些耐不住寂寞的老哥哥们,早就嚷嚷着要占据少年的肉身来玩玩了!

    而没有出现这种情形,让苏云有个极为不妙的猜测。那就是,其他神魔应该都还在封印之中,而那些记忆封印都极为完整,没有任何破损!

    如果他的猜测属实的话,那么刚才天庭神王一剑捅下来的话,极有可能直接捅穿他的脑袋!

    “还好他看到了应龙老哥的龙角,犹豫了。”

    苏云面色不变,刚才是他的性灵举起应龙之角,让这根龙角一半在自己的灵界中,一半出现在天庭。

    应龙毕竟凶威还在,任谁见了应龙之角都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能够打得过这个满脑子都是肌肉的神魔!

    “但神帝会犹豫吗?他若是不犹豫,直接痛下杀手的话,我记忆封印中的神魔会跳出保护我吗?”

    苏云虽然看起来依旧淡定从容,但心中却有些犹豫。

    此次天庭之行,他的目的是探索天庭的奥秘,与这位天庭的创始者会面,再者便是期望能够狐假虎威,借应龙等九十六神魔的名头,与天庭创始者达成某种协议。

    而他的依仗便是,苍九华出使元朔时,借天庭来压制元朔,却被苏云记忆封印中的神魔吃掉了一口气吃掉了七尊天庭天神!

    就是因为这个举动,让天庭的创造者投鼠忌器,因为此刻苏云身处在他的灵界之中!

    倘若苏云记忆中的那些神魔跑出来,九十六神魔绝对可以将这里吃得一干二净!

    这是苏云前来谈判的本钱!

    然而这个本钱根本没用,因为苏云不能肯定是否有神魔的封印出现裂缝!

    前方凌霄宫越来越近,神帝的威压令人有一种匍匐在地的冲动,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士子匍匐在地了,一边叩拜,亲吻台阶,一边往上爬。

    “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装作怂一些?”

    苏云额头冒出一滴冷汗:“神帝的威压越来越强,我没必要与他硬刚,我怂一点的话,说不定待会也会死得好看一点……”

    过了片刻,苏云决定还是硬挺下去。

    他的身后,即便是玉霜云也匍匐下来,向神帝的凌霄宫中叩拜,虔诚无比。

    神帝坐在空荡荡的凌霄宫中,遍体生光,毫光万道。——之所以,是因为那光芒肉眼可以看到,长短约有尺许。

    这等毫光,是大修为大功德的象征,等闲人,就算是被封圣的圣人,也看不到这等毫光!

    只有那些万民念诵的圣贤,被民心封圣封神的存在,才可以看到这种毫光。

    神帝危坐不动,目光所及,只见台阶下缓缓出现苏云的面孔,慢慢走来,越升越高,最终来到凌霄宫前。

    苏云不做任何停留,从柱子间长长的宫殿步道走过,脚下的步道,玉石铺就,那玉石通透得像是琉璃一样,中央烙印山河景象,白云飘渺,山脉起伏,行于脚下。

    苏云来到殿下,仰望神帝,微微欠身,表示见礼,随即取出椅子,当朝坐下,直面神帝。

    “你有何招法神通?”

    苏云做得端正,道:“耍来。”

    大殿宝座上,被神光笼罩的神帝哈哈大笑,笑声像是雷霆在凌霄宫中来回激荡,涌动,却不曾传出去。

    “元朔通天阁主,只是一个只会狐假虎威的毛头小子吗?”

    那神光下的神帝声音厚重,伴随着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他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笑道:“你一路走来,我让你看我的神通,让你看我的招法,也算是礼敬你。但是到了这一步,你若是拿不出真东西,那么我便不是礼敬了。”

    苏云坐在座椅上哈哈大笑,讥讽道:“阁下身为通天阁的一员,却装神弄鬼,说是给我这个阁主看你的真本事,却连面目也不敢露一下。谈何礼敬?”

    那毫光中的神帝笑道:“你休要拿通天阁主的身份来压我,你的阁主之位名不正言不顺,何况就算是你名正言顺的阁主,我也不在乎。我不是你们元朔人,也不在乎阁主是谁。你们元朔选的上一代阁主,便是死在我的手中。我敬的是你身后的神魔!”

    苏云心中微沉。

    在他与楼班之间,的确存在着一位寿命短暂的阁主。楼班和其他阁主的灵千辛万苦选拔出来这位阁主,准备让他继承通天阁。但是在一次海外入侵的战役中,这位年轻阁主却战死沙场。

    “现在看来,他的死,另有隐情。”

    苏云心道:“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毫光中的神帝道:“请出你背后的存在,你还没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

    苏云背后灵界模模糊糊,缓缓露出一只应龙之角。

    突然,毫光中,神帝震怒的声音传来:“你只有区区一只应龙之角吗?你一路上用这根角糊弄到现在,已经够了吧?”

    那声音震得苏云耳膜嗡嗡作响,气血翻滚,体内血液温度越来越高,像是沸腾了一般!

    “我现在认怂的话,会死得好看一点吗?恐怕不会……”

    苏云电光火石间想到自己的结局:“所以,干嘛认怂?”

    一只大手从毫光中穿出,向他抓来,遮天蔽日,遮挡住他一切视线,神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入他的耳中:“你只是一个运气好的小鬼……”

    “轰!”

    苏云身后重重空间突然炸开,一只只神魔的利爪或者狰狞大手纷纷从黑暗中探出,迎上神帝的手掌,双方相互碰撞的短短一瞬,神帝便感不敌。

    “放肆——”

    苏云身后的异时空之中,传来一个个重叠的声音,像是一尊尊神魔在同时震怒,嘶吼。

    毫光中的神帝倒飞而起,被定在身后的凌霄宫墙壁上。

    “你算是什么?”

    苏云站起身来,漂浮在空中,身后黑暗深邃无比,一只只大手探出,将那神帝死死压在墙壁上。

    神帝四周,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传来,那是墙壁被碾压得龟裂!

    苏云身后的黑暗中,神魔的元气熊熊,黑暗中浮现出一只只巨大的眼睛:“你有何资格,与我们讨价还价?”

    “轰!”

    那面墙壁终于难以承受恐怖的力量,四分五裂,毫光中的神帝连同破碎的墙壁一起,向后飞出,口中金血喷洒!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