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零二章 凶徒张三
    玉霜云的面色愈发苍白,倘若这里是灵界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诸神都不是真实的,天庭也不是真实的!

    对于苏云来说,无所谓天庭与诸神是不是真实的,但是对于玉霜云这等修炼了天庭神照的士子来说,那就是道心与信仰近乎崩塌的打击了!

    玉霜云作为通天阁的年轻成员,其实知道天庭诸神都是神帝的身外之身,所有神都是神帝一人的不同相。

    众生祭祀的神不同,西方的神庙中供奉的神祇各不相同,但每一个神庙供奉的神祇都只是神帝一种相。

    神帝拥有的外表不计其数,包括天庭的诸神和神王也是神帝的相,只是比较强大的相而已。

    不过,有一样是真实的,那就是神帝本身是真实的,这是所有士子所有信仰的本源!

    而现在,苏云的实验表明天庭只是灵界,那么也就意味着神帝也并非是“神”的本体,神帝也是假的!

    这对玉霜云的打击,可想而知。

    “哈哈哈哈!假的……”

    玉霜云突然惨笑起来,笑容如哭,越笑越是凄厉,不断道:“假的,都是假的……”

    苏云扬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给了这个女孩几个狠狠的耳光,喝道:“畜生,你笑什么?”

    玉霜云险些入魔,被他几个巴掌甩得清醒过来,脸上火辣辣的,哇的一声吐了几口鲜血,这才好过一些。

    其他士子纷纷向这边看来,大威天龙神目光也径自扫来,那些帝宫士子见状,不禁骇然,心道:“这个张三真是无法无天,连我帝宫大师姐也敢打!还把大师姐打吐血了!”

    好在苏云扇了玉霜云几巴掌之后,玉霜云便不再痴笑,只是还有些呆滞。

    苏云皱眉,又扬起手还要再打,巴掌落下,却被玉霜云抬手抓住:“不要打了,我已经清醒了。”

    苏云收手,道:“我有个前辈便是因为道心衰败,疯疯癫癫,现在问题很大。我是担心你也会步……”

    玉霜云沉默片刻,低声道:“谢谢。”

    苏云摇头道:“不客气。”

    玉霜云心乱如麻,六神无主。

    大部分士子争夺各宫大师兄大师姐的原因,都是想趁此机会进入天庭,观摩诸神,参悟出更加高深的功法或者神通。而她发现诸神和天庭只是一场骗局之后,心中便没有了这种想法。

    相反,她看到很多帝宫士子此刻居然跪伏在天庭诸神之中的大威天龙神面前时,心中只觉无比的荒诞可笑和可怜。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她心中暗道。

    两百年来并非没有人怀疑天庭是假的,但就算是怀疑也无从验证,谁像苏云一样神通是一口计时的黄钟?谁又能像苏云一样,将黄钟炼得如此精妙?

    谁又能像苏云一样,别出机杼,在忽之上又分为三百六十刻度,加上微的刻度,从而计算出灵界与灵界易物时的时间差?

    只有这样,才能揭破所谓天庭只是灵界的真相!

    突然,大威天龙神越众走来,径自站在苏云的面前,他高约十丈,俯身下来,巨大的头颅俯在苏云面前,脸上三只眼睛骨碌骨碌展动,上下打量苏云。

    他的身后,飘带如同红色的火,活跃而飘扬,而他身上缠绕的龙也是鬃髯飘飞,龙眼死死盯着苏云。

    苏云在大威天龙神面前昂然而立,仿佛这次不是他来观摩学习天庭诸神的,而是天庭诸神来观摩他学习他。

    “你的样子……”

    大威天龙神冷哼,面色不善:“很像大逆不道的元朔罪人!”

    苏云仰头,淡然道:“龙神认错人了。我是张三,前来观摩学习龙神。”

    那大威天龙神突然哈哈大笑,身上缠绕的神龙也自哈哈大笑,声音在浩瀚天庭中回荡:“你前来学习我,那么我便让你学习学习!大威天龙!”

    他身形立起,一招招毁天灭地般的神通在苏云身边施展,身上缠绕的神龙飞舞,端的是精妙万分,那神龙栩栩如生,有血有肉,宛如真实存在一般。

    “大罗法咒!”

    “飞龙在天!”

    他身躯伟岸,围绕苏云和玉霜云施展各种大威天龙神通,一举一动充斥着洪荒巨兽般狂野霸道的力量,神通险之又险的从苏云身旁飞出,似乎只要稍稍打偏一点,便能让苏云粉身碎骨!

    其他十八位帝宫士子见状,不禁又惊又喜,他们对天庭的景象早有耳闻,但从未听说天庭的天神们亲自施展招法神通!

    众人连忙用心记忆,心道:“果然还是玉霜云大师姐的脸面够大,大威天龙神竟然亲自施展神通给她揣摩。那个张三却也走了狗屎运……”

    那大威天龙神一套招法神通施展完毕,玉霜云早已经面色惨淡,衣裳被汗水湿透,而苏云却依旧面不改色,仰头看着那尊无比高大伟岸的神祇。

    “就这?”他询问道。

    大威天龙神握拳,似乎忍耐不住想要一拳轰杀他,却似乎有忌惮着什么,哈哈大笑,抬手一指:“少年,去那边,神帝在等着你!”

    苏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玉霜云迟疑一下,迈步赶上他。

    苏云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笑道:“霜云姑娘,你为何总是跟着我?”

    玉霜云道:“你是通天阁主,我是通天阁一员,我现在觉得自己身处危险之中,自然只能祈求阁主庇佑。”

    苏云哑然,通天阁主的确有这个职责,这也是自己当初不愿意成为阁主的原因。

    当初步秋容、董医师等人堵住他,近乎祈求他成为通天阁主,向他说明了阁主的职责。他推辞不得,又碍于鬼市摊友们的面子,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没想到,今日居然被玉霜云这个色目人以阁主的职责来要求自己必须保护她。

    苏云回头,笑道:“玉霜云,你可知道你这句话一出口,便是承认我是通天阁主?”

    玉霜云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苏云道:“你可知道,你这句话出口便表明你在阁主之争中,当全力以赴支持我为正统?”

    玉霜云用力点头,贝齿咬了一下烈焰般的下唇,她的下唇弹起,露出白色的齿痕,随即又被烈焰般的颜色填满。

    “我知道。在今后的争斗中,我必然全力支持阁主,绝不背弃!”

    玉霜云正色道:“海外通天阁主没有看出天庭真相,而你看出来了,这已经证明你作为阁主比他更加优秀!”

    苏云叹了口气,眼前浮现出另一个少女的身影,黯然道:“倘若明玉妃也像你这样想,她便不用死了。”

    玉霜云心头微震,声音嘶哑道:“明玉妃死了?”

    “我杀了她。”

    苏云向前走去,不咸不淡道:“她为了杀我,视他人性命为粪土。对她认识越深,便越发现她的歹毒,为了维持我心中的美好印象,我只有杀了她。”

    少年的心突然莫名的揪了起来,隐隐作疼,那个果树下看书的少女,还是给他的道心上留下了伤痕。

    “至于你说海外通天阁主没有看出天庭真相,可能未必准确。”

    苏云手中出现一串手链,轻轻拨动,露出笑容,仿佛道心上的伤痕根本不存在,继续道:“他可能看出来了,也或者仅仅是怀疑,所以他在试探我的实力之余,很想借我的手打击天庭。他想把我扶持起来,让我去对抗你们西方的天庭。当我打垮天庭,我的威望和名声便会达到极点。”

    他微笑道:“那时,他再击败我,我的威望名声便统统成全了他。而那时,阁主是他的,天庭也无法对他形成掣肘,他将收编整个通天阁和所有民心。”

    玉霜云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你已经知道他是谁,对不对?”

    苏云笑道:“猜得出来。能够调动尚未过门的明玉妃,能够调动当朝玉国师的弟子,还能够调动剑阁圣人月流溪与武圣江祖石的弟子苍九华的人,其人身份,岂不是呼之欲出?”

    他走到天庭第二座宫殿前,从灵界中取出一个椅子,大马金刀坐下,淡淡道:“想借我之手打垮天庭,那么必然与天庭的权势有着极大的冲突,整个西土各国,有这种无法调和的冲突的人,必然是威权盖世,屈指可数!我倘若还猜不出,岂不是蠢材,有何颜面争夺阁主之位?”

    这座宝殿中的天神乃是大威德金刚,手持降魔杵,从宝殿中走出,降魔杵运转,分为十八层环,环是中空,环内烙印十八层地狱景象!

    大威德金刚催动降魔杵,十八层地狱便在降魔杵中运转起来,凶恶至极!

    帝宫其他十八位弟子跟了过来,远远便见“张三”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他们帝宫的大师姐玉霜云则坐在“张三”身后,不由惊疑不定。

    “难道天神施展招法神通不是给大师姐看的?”

    大威德金刚各种神通像是针对苏云而发,招招夺命,然而每一击都恰恰错开苏云,并未真的痛下杀手。

    他招式使完,顿下降魔杵,抬手一指天庭中央:“去那边!”

    苏云收了椅子,一座又一座宫殿走过去,每到一座宫殿,便有一尊天神走出,施展出最为精妙的神通,像是给苏云看,又像是威胁苏云,表示自己轻易可以弄死苏云,着实矛盾。

    突然,玉霜云明白过来:“神帝一半是在威胁阁主,一半则是在表明,他不想与阁主彻底撕破脸。奇怪,阁主真有这个实力,让神帝也投鼠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