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三百章 我杀人了(大章求票)
    台上台下的师生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纭,黄巾士子付清连在医神宫士子之中排名很高,不知何故竟像是怕了这个张三,直接弃权认输。

    “付清连,你这一战是从八人中选拔出四人。”

    一位医神宫老师提醒道:“倘若放弃了,张……那个张三,便会成为医神宫四强之一。”

    那黄巾士子付清连迟疑一下,又看了看苏云,台上苏云露出善意的微笑,点头鼓励他重新登台。

    付清连打个冷战,连忙摇头:“老师,我放弃!”

    医神宫的几位老师也是无奈,只得宣布“张三”获胜。

    “这个元朔人运气真好,一上来什么也没做,便进了四强。”

    有士子心生嫉妒,道:“若是台上的人是我该多好!付师兄的胆子,未免太小了,连元朔人都怕!元朔是出了名的弱!”

    也有人诧异:“付师兄的毒功是出了名的狠毒,上一场在刀上和针上都淬了毒,神通中更是藏着毒气,几招之间便让对方中毒,被抬下擂台时整个人都黑了。为何这次大发善心,让给张三?”

    付清连把众人的议论听在耳中,心中冷笑不已:“你们这些没有见识的,根本不知道我主动放弃是何等明智!张三这种人我见过,我平日里在星都的官衙当差做仵作,帮衙门验尸,见到一些天生热爱犯罪的人,便是张三眼中那种疯狂的神态!这厮,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无比危险的气息!”

    那几个医神宫老师相互商议一番,其中一人道:“那么医神宫四强便定了,现在四人决胜,选出医神宫最强者。张三,崔寒长,决胜;殷重芳,罗照川,准备。”

    一人走上台来,苏云凝眸看去,崔寒长正是那个动用蛊虫灵器的人。

    崔寒长胜过对手时,动用了三只蛊虫灵器,但这肯定不是他的上限。

    此时崔寒长对这一战极为重视,上一战时清清爽爽,而这一次身上则背着一个紫色大葫芦。

    “元朔蛮夷,今日让你见识一下医神宫真正的绝学!”

    崔寒长微微一笑,紫色大葫芦开启,只见一只只长满了白色触须的蛊虫从葫芦嘴处用力一跃,跳到空中,触须展开漂浮起来。

    很快,大葫芦中便飞出十八只蛊虫,而在葫芦中还有一只虫母,从葫芦嘴中钻出,白毛之中露出四瓣嘴巴,吱吱怪叫。

    苏云面带微笑,道:“格物,穷究物理,需要无双的目力,目之所及,才能审视事物细微之处,寻找到道之所在。医术也是如此,没有好的目力,无法看透人体本相。”

    “嗡!”

    他的身后,突然一口口洞天旋转开启,万千道真元汇聚,天空中每一口洞天皆浮现出一只龙眼,七十二应龙天眼骨碌滚动,只听嗤嗤之声作响,那十八只蛊虫被当场射杀!

    接着七十二应龙天眼一起向那紫色大葫芦看去,下一刻葫芦中的虫母化作一道青烟。

    崔寒长悲痛欲绝,奋力杀来,叫道:“蛮夷,坏我灵器,又杀我虫母,我与你拼……”

    “嗤——”

    七十二道光芒洞照下来,崔寒长倒地,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血洞。

    苏云面带微笑,心中默默道:“倘若真的杀掉他,多半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几个医神宫先生急忙上前,帮崔寒长止血,将他抬了下去。

    台上几位老师对视一眼,年长的老师咳嗽一声,道:“张三获胜,下一场”

    苏云微笑道:“老师,不用这么麻烦。我张三远渡重洋来帝宫求学,是来做帝宫大师兄的。殷重芳、罗照川两位师兄,你们应该准备好了吧?准备好了的话,请上来。”

    殷重芳是个女子,闻言向台上看去。

    台上那几位老师也是皱眉,这个张三太狂妄,给他们一种很不舒适的感觉。

    年长的老师道:“既然如此,殷重芳,张三决胜!罗照川,准备。”

    殷重芳登上擂台,抬头看去,只见苏云七十二洞天所化的七十二只天眼还未散去,依旧挂在医神宫的上空。

    “元朔来求学的师兄,帝宫医术虽然是传自元朔,但早已超过元朔。尤其是格物之学大行其道,我们大秦之术,更近于道!”

    殷重芳叱咤一声,突然身后洞天开启,洞天之中漂浮着一口口柳叶刀,那是她的神通。

    而在她身后,突然地面裂开,浮现出一道骊渊,骊渊之中一片黑暗,黑暗中有亮光升起,那赫然一口灵器,柳叶弯刀!

    她平日里将自己的灵器放在骊渊中蕴养,这种养灵器苏云倒未曾学过。

    “我帝宫的刀术,能够将大脑切成七千等份薄片,而我的刀法正是传自帝宫一脉的神刀!”

    殷重芳娇喝,洞天中一口口柳叶刀向苏云斩去,就在此时,一只只天眼中光芒激射,只听叮叮叮的暴击声不断传来,殷重芳的洞天中飞出的柳叶刀齐齐破碎,被打成真元!

    “他的真元为何这么强?”

    殷重芳心头大震,察觉到两人差距,苏云的真元纯粹无比,而且比她更加深厚,恐怕是她的真元的数倍,因此才能形成碾压之势!

    “但胜负靠的不是谁的法力强谁便能获胜,神通技巧更为重要!”

    殷重芳催动功法,那些柳叶刀破碎后形成的真元立刻又被洞天吸去,即将再度化作柳叶刀,不料下一刻,苏云那七十二应龙天眼中一道道光芒洞照而来,将她所有洞天一起轰穿!

    殷重芳气血浮动,立刻催动骊渊中的灵器,却见那应龙天眼中一道道光芒射来,殷重芳催动灵器施展刀术,各种刀术神通施展开来,端的是刀术精湛无比,堪称庖丁解牛,深得刀术神通三昧!

    七十二应龙天眼不断轰下,殷重芳以刀术神通破解天眼神通,刀光如水般铺开,像是月光下的水潭,随着风而掀起银色的波光。

    台下顿时传来阵阵喝彩声,就在此时,七十二应龙天眼重叠,化作一只天眼。

    “轰!”

    一道粗大无比的光芒轰落,殷重芳手中的柳叶刀灵器顿时被轰成两段,整个人仰面倒下,心中一片绝望:“神通技巧,还是扛不住他的蛮力一击吗?”

    台下鸦雀无声,却见天空中应龙天眼一分为七十二,七十二天眼嗤嗤作响,一道道光芒轰在殷重芳身上。

    殷重芳刚开始还能反抗,但很快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便动弹不得,只有天眼神通击中她的身体,这才象征性的弹跳两下。

    又有医神宫先生登台,将殷重芳抬下。

    苏云目光热切,看向台下的罗照川:“罗师兄,准备好了吗?”

    罗照川迟疑,走上擂台,却见苏云脚下突然咔嚓一声,裂开一道天渊,那是苏云的骊渊,比他见到过的任何一人的骊渊都要长,都要宽,都要深!

    突然,那道骊渊中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眼眸,如同恐怖无比的魔神之眼,将骊渊塞满!

    罗照川一言不发,转身便走,跳下擂台。

    医神宫的几位先生无奈,对视一眼,年长的老师站起身来,宣布道:“今年的医神宫大师兄,便是张三士子!张三士子代表我医神宫,前往天庭觐见诸神,觐见神王、神帝!”

    帝宫医神宫上下如丧考妣,垂头丧气。

    他们不知这个“张三”的来历,倘若知道这个“张三”曾经在剑阁武圣阁,凭一己之力,以道法神通群殴武圣阁所有士子,将武圣阁士子打垮,他们便不会如此沮丧了。

    倘若知道“张三”连帝宫公认的大师姐玉霜云也一起打了,说不定他们还会开心起来,暗道医神宫输得不冤。

    毕竟,连排名更高的剑阁也被苏云打得落花流水,他们虽败犹荣。

    苏云跳下擂台,向池小遥走去,池小遥微微蹙眉,低声道:“师弟,帝宫医神宫好像并不怎么强的样子,而且空有医术却无医德,歧视元朔,我担心我在这里学不到什么,反倒受气。”

    “小遥学姐先在这里求学,倘若学得不开心,那么我们再换一个学宫。”

    苏云笑道:“我现在是医神宫的大师兄,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池小遥白他一眼,笑道:“倘若能学到真本事,被人欺负也无妨,只是我看帝宫的老师似乎也歧视元朔成了风气,我担心他们不教真本领。”

    她叹了口气:“我听老瓢把子说,大秦近些年担忧元朔会把新学学了去,因此元朔来求学的士子,他们往往都安排到儒学院道学院中去,让元朔士子去研究儒学道学历史,要么便安排元朔士子去学习其他没有用的东西。倘若要学这个,我们又何必远渡重洋来海外求学?”

    苏云思索片刻,道:“这不是正是因为恐惧元朔的力量,才出阴招吗?我看海外列国恐惧元朔,犹胜元朔恐惧海外列国。”

    天庭觐见是在三日之后,苏云和池小遥便先在医神宫住下,闲暇时苏云大师兄也会与去听课,只是医神宫讲的东西,他大半听不懂,只得作罢。

    景召的外伤已经渐渐痊愈,每当看到苏云,便要中气十足的痛骂姘头,又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想要偷偷逼出董医师的银针逃走。

    苏云无可奈何,也不能时时刻刻都看着他,只好把他的头也用神仙索缠了起来,只露出鼻子通气。

    有神仙索压着银针,景召便无法逼出银针了,安分了几日。

    苏云把他立在墙角,心中暗暗犯愁:“倘若这个金天应归来,还是无法切除景召性灵中的魔性,那么我该拿他怎么办?”

    终于,三日之期已至,苏云压下心头的激动,把莹莹请出来,让她先跟着池小遥,自己则跟随医神宫的先生,与其他各个学宫的士子汇合。

    就在苏云离开之后没多久,方见秋命人来请董医师,道:“神刀金天应,已经回来了。方泰斗请董先生前往泰斗居一晤。”

    董医师提着箱子跟随来人前往泰斗居,待来到泰斗居,只见方见秋坐在躺椅里,面带笑容看着他,没有起身相迎。

    这几天,方见秋与他叙旧,老朋友长老朋友短的,很是亲昵,而现在却有着几分倨傲,眼神中也藏着些戏谑。

    董医师侧头,只见另一个中年男子气息伟岸,深不可测,堵在自己身后。

    “老同学!”

    方见秋剧烈咳嗽,嘿嘿笑道:“你的到来着实让我惊讶,你的身体,更让我惊讶!你一点都没老!”

    他颤抖着站起身来,浑浊的目光变得热切起来:“为了医术,为了医道,你当献出你的身体!我想要你的身体!”

    董医师淡然,道:“你让我失望了。”

    方见秋抬手指着他,癫狂般哈哈大笑:“失望?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金天应是我的弟子,被誉为刀法成神的人物!他的刀,比我还快!他可以斩杀你的性灵却不伤及你的肉身!他的刀,甚至快到将你分解之后,再将你拼回来,你都不会有任何不妥的感应!”

    董医师打开箱子,箱子中一口飞刀跃出,落入他的手中。

    “当年你回到元朔,现在几十年过去,你所学的东西,都已经落伍了!”

    方见秋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刀上,露出讥讽之色,突然喝道:“金天应,好徒儿,斩了我老同学的性灵!”

    董医师身后,金天应出刀,光芒霎时间映照董医师的真身,刀光要照进其身体,其灵界,寻找出其性灵,将性灵斩杀!

    就在此时,董医师转身,手中刀光亮起!

    宛如虚空生光,璀璨光芒霎时间映照泰斗居,让这座宅邸找不到任何阴影,因为所有的阴影,都被刀光所照耀,消失!

    董医师收刀,持刀的右臂裂开,出现一道道血痕。

    他将刀放回木头盒子里,他的身后,金天应手中的神刀断开,眉心一道血线延伸刀咽喉处。

    “我还会几招仙术,完整的仙术。”董医师向方见秋道。

    方见秋噗通一声倒在摇椅上,眉心也有一道血痕,延伸到咽喉处。

    董医师提着箱子走出泰斗居,前往课堂上去寻池小遥,道:“小遥,我杀人了,此地不宜久留。”

    池小遥吃了一惊:“苏师弟还在去天庭的路上!”

    董医师道:“不用管他,我们先走。”

    ————四千字大章,好长时间没有求票了,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