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案狂徒
    苏云在不动声色间,把自己缩短了几寸,让脸显得黑一些,不那么白净,又催动元气在左眼下长出一颗痣。

    虽然看起来还是与元朔的少史有些相似,但仅仅是相似而已,因为对于色目人来说,几乎所有的元朔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那位帝宫医神宫的先生带着苏云、池小遥二人去办入学手续,方见秋又命人安排董医师先且住下,等待金天应归来。

    方见秋虽然年迈,但却殷切,与董医师聊了许久,这才被人搀扶着颤巍巍的离开。

    “一百多年了,我都已经老成了这样,他却还与当年看起来差不多。”

    方见秋老态龙钟,眼睛也有些昏花,向扶着他的医神宫先生道:“你知道吗?他看起来最多比从前大了两三岁!可是,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啊!这世间,难道真有长生不死的仙人吗?”

    帝宫虽然大秦排名第二的学宫,新学上的造诣极高,更有天庭的支持作为底蕴,但是对于仙人,还是无人能够回答。

    对于大一统功法,帝宫和剑阁都有不菲的成就,帝宫虽然没有裘水镜、江祖石和月流溪那样的天才,但这些年研究神魔的肉身,成就斐然。

    只是像方见秋这样的人,肉身已经太衰老了,倘若再年轻击碎还可以在肉身上折腾,他现在只能无可奈何自己的老去。

    方见秋咧嘴,嘴里没有牙齿,嘿嘿笑道:“这一切,等到我那好徒弟金天应回来,便可以揭晓了。仙体,我也很想要一具,我也很想知道仙体的秘密!没想到我行将就木之时,老同学,你主动送上门来……”

    苏云与池小遥办好入学手续,各自领了一块帝宫令,代表他们帝宫士子的身份。

    苏云眼睛亮晶晶的,拿着那块令牌,殷切的看着那位带他们来办理入学手续的老师:“先生,我们现在是医神宫士子了?”

    那医神宫老师点头。

    苏云又问道:“那么我们现在,是否可以参加医神宫大考了?”

    那医神宫老师迟疑一下,又点了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但是你们刚刚入学,恐怕在实力上有些欠……”

    苏云更加兴奋:“那么我们若是考了第一,是否便可以进入天庭,觐见神帝了?”

    那老师点头,道:“医神宫大考很危险的,你们的实力有些欠缺,还是不要去凑热闹了!”

    苏云拉着池小遥兴冲冲的往医神宫跑去,笑道:“学姐,我们也去大考!”

    那老师不禁摇了摇头,冷笑道:“不知死活。我帝宫医神宫的大考,岂是你们两个元朔来的蛮夷所能应付的?吓也吓死你们了!”

    医神宫。

    苏云和池小遥去老师那里报了名,池小遥谨慎,觉得刚刚来到医神宫,本事可能不如人家,便没有报名,只有苏云把张三的名字报上去。

    两人站在人群中,场中是两个医神宫的士子在比斗,让苏云和池小遥大开眼界。

    那两个医神宫的士子修炼的功法未知,但是神通却是别开生面,其中一个士子走的是传统的医术神通,用刀和针作为灵器,刀如柳叶,纤薄且锋利,针细如牛毫,来去无踪。

    另一个士子医术神通则比较古怪了,他的灵器应该是蛊虫,但却与元朔的蛊虫有所不同。在元朔传统的医术中,巫和医不分家,蛊虫属于巫医范畴,常有医师修炼作为神通。

    然而这个士子的蛊虫却是一只飞行的白毛虫子,无数根雪白的触须在空中飞舞,每一根细小的触须的端头都有一只细微的眼睛!

    它在空中游动,姿态宛如水母,而那触须则可长可短,忽而暴涨,忽而收缩,一只虫子,便能将对面那士子的飞刀和银针攻势悉数挡下!

    这二人神通走的都是精巧精细路线,虽然是元动境界的高手,但是神通的威力看似没有修炼其他神通的高手那般壮观。

    他们的神通更注重省力,注重破力,也注重一击必杀。

    “蛊虫灵器!”

    池小遥低声道:“大秦的医术,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倘若是战场上用到这种灵器……”

    她露出忧色。

    苏云一边观看场中两人的对决,一边询问道:“学姐,何谓蛊虫灵器?”

    场中走传统路数的士子催动飞刀在空中飞舞,格挡那虫子古怪的触须,飞刀被刺得叮叮作响,竟然很快被那虫子触须压制下来。

    那士子的银针也是灵器,可大可小,变化多端,但也无法突破虫子的触手防御,甚至还被那虫子的触须卷走!

    一根根触须激射,来到那士子身前,那士子却也不弱,转身脱下衣裳,用力一抖,化作一片纱幕。

    那虫子的触须刺在云雾般的大幕上,短时间内无法突破衣裳所化的大幕。

    一只蛊虫,竟然将元动境界高手逼到这种程度,着实出乎苏云的意料。

    “师弟,蛊虫灵器可以自主攻击,是从元朔的炼蛊术中发展出来的。我早先听人说过,帝宫的灵士学习炼蛊术之后,突发奇想,结合了炼器之术,将蛊虫炼成新灵器。”

    池小遥道:“这种蛊虫要喂养青虹金,让蛊虫的壳与肌肉里生长出青虹金,如此经历十多代之后,蛊虫体内的青虹金越来越多,便可以烙印神通符文,便于操控。不过栽培蛊虫极为困难,因此数量还不多。不过从这只蛊虫来看,它吃的应该不是青虹金了,而是新的能够烙印符文的东西。”

    苏云凛然,他明白池小遥的意思。

    青虹金是炼器材料,喂养青虹金,需要喂十多代,才能培养出一代蛊虫,代价太大,因此这种蛊虫灵器并不流行。

    但倘若用其他廉价的材料替换掉青虹金,便可以大规模培养新蛊虫灵器了!

    场中这个灵士的蛊虫通体雪白,浑身白毛,大如笆斗,倘若用青虹金培养,恐怕千金万金才能培育出来。培育出的蛊虫也不可能是纯白色,应该是青白色。

    但元动境界的灵士,不可能积累下如此雄厚的财力,所以他用的肯定是新材料。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倘若新材料很廉价的话,大规模培育这种蛊虫,放在战场上,简直是所向披靡!

    “那些触手虽然纤细,触手中蕴藏的威力却是不小,真如灵器一般,的确很难对付!”

    苏云皱眉,向那个操控蛊虫的医神宫士子看去,只见那士子很是年轻,应该十六七岁,心道:“这么年轻便有如此造诣,真是不凡。这正是元朔缺少的东西,让士子在年轻时发挥出最大的创造力!”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那士子释放出第二只蛊虫,两只蛊虫围攻,很快对面的士子便陷入防守之中,完全没有反击之力。

    那士子又放出第三只蛊虫,对面士子的衣裳所化的纱幕顿时被攻破,三只蛊虫扑到跟前,嗤嗤嗤,一根根触须穿破对面士子的肌肉,触须缠绕在那士子的骨骼上!

    那士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短短片刻一身气血便被三只蛊虫吸收了大半!

    更为可怕的是那三只蛊虫纷纷张开大嘴,嘴分为四瓣,向四个方向裂开,每一瓣嘴里都长满了倒钩般的牙齿,便要将那士子咬碎。

    就在此时,锣声响起。

    获胜的士子立刻收回三只蛊虫,转身向台上躬身施礼。

    而那落败的士子被吸成人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倒了下去。立刻有医师上来,喂服灵药吊命,将他抬下去。

    苏云和池小遥看得心惊肉跳。

    医神宫老师又念了两人名字,第二场对决开始。

    第二场比斗也是蛊虫一脉和传统的针刀一脉,但这次针刀一脉却出来个厉害至极的士子,手持两口细长柳叶刀,刀光如雨倾泻,刀芒遍体萦绕,步履如龙踞龙行!

    这刀法通神,犀利无比,银光洒满擂台,只听一声惨叫传来,对面那士子被砍杀蛊虫,斩断一条腿,血洒当场!

    又是锣声响起。

    那士子收了双刀,躬身而立。被砍断腿的士子则被两个医师上前,以灵药敷在创面,那灵药神奇,伤口处竟然有血肉蠕动,与断腿相连。

    池小遥蹙眉,低声道:“刚才那一场落败的士子,被废掉了大半修为,恐怕五六年的修行都打了水漂。就算抢救回来,恐怕也要耽搁几年时间才能恢复修为。这个士子的腿被砍断,接回来也须得半年不能动弹,医神宫的比试,下手都这么狠吗?”

    一旁有个头戴黄巾的士子笑道:“这次大考,是要决出医神宫第一人,前往天庭拜见神帝的!当然要拿出真本事!有所损伤,在所难免。”

    苏云虚心求教,道:“师兄,我和师姐是刚刚走关系入学的新人,还不了解这次大考。我想问师兄,倘若咱们医神宫有一个叫张三的士子,在大考中砍断了对决士子的一条腿,影响大考资格吗?”

    那黄巾士子却也与人为善,道:“当然不影响,比斗之中,受伤在所难免。况且医神宫的医术高明,有老师在一旁看着,能用造化之术把腿接回来,只是要躺几个月。”

    苏云又道:“好比说张三下毒,把对方毒得目不能视耳不能听,没有了触觉味觉嗅觉,丧失五感,也是可以的吗?”

    那黄巾士子微微皱眉,道:“也是可以的。有老师救治,损伤不大。”

    苏云踟蹰道:“倘若张三把对方的性灵砍伤了,会被取消资格吗?”

    黄巾士子眉头慢慢皱紧,也有些踟蹰,道:“擂台上自然难保有所损伤,性灵受损,也是可以治愈的,只是花费时间更久。”

    苏云又道:“倘若张三没有用医术神通呢?会不会取消资格?”

    黄巾士子眉头紧锁,勉强道:“这次大考,考验的是实力,不用医术神通的话也可以……”

    “倘若张三把人打死了呢?”

    苏云面色紧张的问道:“会不会被取消资格?”

    那黄巾士子吓了一跳。

    “倘若把对方性灵也给斩杀了呢?”苏云追问道。

    那黄巾士子大怒,瞪眼道:“你口中这个张三,是来大考的还是来犯案的?动不动便要伤人杀人!”

    苏云唯唯诺诺:“张三也有可能不小心……”

    就在此时,台上的医神宫老师念名字,道:“下一场,张三,付清连准备。”

    苏云身边那黄巾士子惊讶道:“叫我了!兄弟,你没有说错,竟然还真有人叫张三!”

    他急忙上台,这时,只见苏云慢吞吞的走上台去。

    那黄巾士子吓了一跳,转身跳下台去,叫道:“老师,我弃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