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法外之徒
    苏云等人回到盘羊辇上,只见景召依旧被捆绑得很结实,董医师道:“阁主,帝宫路途颇远,盘羊赶路须得数日,不如五彩鸾辇,虽然价格贵了一些,但胜在赶路很快。”

    五彩鸾辇是另一种宝辇,楼阁放在鸟背上,鸾鸟背负楼阁飞行,赶路要比盘羊辇快了许多。

    只是鸾鸟珍稀,而且吃东西很是挑剔,每日要以专门的灵丹喂养,不像盘羊满地都是,就算是世家也未必能养得起。

    租五彩鸾辇出行,价格也是极为吓人,但对于通天阁主来说那就不贵了。

    过了不久,池小遥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光,只见高空之上,云海在他们脚下,碧空湛蓝,空中一只只大鸟翱翔。

    池小遥向后看去,只见五彩鸾鸟身后有两根长长的尾羽,泛着绚丽的五种色彩。

    这头鸾鸟很大,翼展三五亩,尾羽长达十四丈,在天空中飞行,极为震撼。

    租下五彩鸾辇出行,会配着车夫和厨子,车夫自己便是精通炼丹术的,负责鸾鸟的饮食,而厨子则是负责尊客的饮食,一路上的三餐绝不会重复。

    他们这辆鸾辇是三层小楼,楼上还有寝卧之地,楼宇华丽宽敞,有梳妆台,甚至还有书房。

    “有钱真好。”

    池小遥感慨,随即有些黯然:“回龙河池家,远没有人家有钱……”

    苏云倒是没有想过这么多,董医师正在给他抽血,尽管现在苏云是通天阁主,董医师只是通天阁的普通一员,但该抽血还是要抽。

    到了夜间,苏云登上三楼,往天外看去,但见西方大陆的上空,残破的星球碎片漂浮在那里,映照着太阳的余光,散发出微弱的亮光,与月亮争辉。

    这等景象,元朔少见。

    池小遥爬了上来,坐在他身旁,送过来一盒水果,仰头看去,问道:“那上面有人吗?”

    苏云催动应龙天眼,穷极目力看去,只是能勉强看到一座座天外大陆上有山川湖海,隐约间像是有什么东西移动,但再看过去,便看不清楚了。

    “大概有人吧。”

    他也不敢肯定:“听闻剑阁、帝宫等几个学校打算组织人前往那里探险,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便可以知道了。”

    池小遥双手抱着膝盖,恬静的笑道:“我学有所成之后,便要回无人区办学,给妖怪们建一座学校。”

    苏云想了想,自己还没有见过专门为妖怪建立的学校,笑道:“等我击败海外通天阁主,坐稳了阁主的位子,我便拨给你一笔钱,让你办学用。”

    池小遥眼睛顿时亮了,伸出小拇指:“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苏云与她勾了勾小拇指。

    池小遥勾着他的指头不放,竖起大拇指,要给他盖印,苏云笨拙的与她大拇指盖了个印。

    池小遥噗嗤笑了,回龙河的女孩在月色和星光下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美。

    池小遥被他看得心慌,连忙下楼:“你先吃水果,我去看看厨子还做了什么。”

    苏云目送她下楼,这时耳边传来莹莹伸懒腰的声音,小书怪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肩膀上,幽幽道:“浪子流连花丛,但事到头来,发现还是邻村的小芳才最合适自己。”

    苏云心思有些旖旎,笑道:“哪个是浪子?”

    他几口把果盒里的水果吃的一干二净,只觉甚是甜美。

    “是厨子做的。”莹莹提醒他道。

    苏云赧然,走下楼去,二楼景召被立在门边,谁也没有看到景召头顶,扎入他大脑之中的那根银针在慢慢旋转,向外退去。

    此刻这银针已经退去了大半。

    苏云从旁边走过去,哼着小曲儿,然后又退回来,打量景召两眼。

    景召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一动不动。

    苏云在火云洞的老洞主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又哼着小曲去了。

    景召猛地张开眼,双目喷火,压根咬得咯吱作响。

    五彩鸾辇长途跋涉,又在途中经停顿休息,待到第二天午后,终于来到星都,停在帝宫外。

    星都帝宫不设阁主,这座学宫的宫主玉道原乃是大秦国师,这些年给了帝宫不少好处,因此帝宫的发展很是迅猛。

    董医师取出一块令牌,镇守帝宫的卫士看来,不敢怠慢,连忙躬身相请。

    苏云惊讶不已。

    董医师淡淡道:“当年我躲避追杀,在剑阁停留过一段时间,后来担心有人看出我不老,所以每隔十多年我便会换一个地方。这块令牌,是我在帝宫求学时所得。”

    苏云试探道:“那么医师去过多少学宫圣地?”

    “十多个吧。”

    董医师风轻云淡道:“每座学宫圣地我的地位都不低。后来我流浪海外,被老瓢把子捡了回去,那时我想在这里我没有找到我的同类,我也该回去了。”

    苏云心头大震,董医师不但是这十多个西方学宫圣地的高层,而且还是朔北绿林中的瓢把子,又是通天阁的一员,恐怕也将是核心人物!

    这样长生不死的存在,真是可怕!

    “这里之所以叫帝宫,是因为盘羊之乱时,大秦、大夏、大宛等国的皇储公主流亡到这里,都在这座学宫里求学,得到学宫的庇护。”

    五彩鸾辇向帝宫深处走去,莹莹坐在苏云肩头,翻着书向苏云道:“盘羊之乱愈演愈烈,这些皇储公主学得本事,返回各国,在动乱中立下赫赫战功,后来居然有七国皇帝都是出自这座学宫,因此便有了帝宫的威名。后来盘羊之乱结束后,各国还时不时把皇储派来求学,又走出了几个皇帝。”

    苏云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不曾想这里面居然还有这段典故,不禁赞叹,四处打量。

    帝宫的建筑格局中蕴藏的元朔风格便少了很多,建筑往往直来直去,学宫中还有许许多多神庙,供奉着天庭诸神,每一栋建筑前都立着天庭诸神的神像。

    甚至,每一层楼都有着不同神祇的神像!

    董医师微微皱眉,低声道:“我在这里时,可没有这么多的神像。天庭入侵学宫,非帝宫之福。”

    苏云心中微动,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元朔圣贤早有警惕,神怪乱朝政,是灭国之难,乱学堂,是灭族之乱。”

    董医师叹了口气。

    “这帝宫,每年都有一次大考,据说每个神宫考得好的,可以去天庭参见神王、神帝,得到诸神赐福。”

    莹莹翻看书籍,道:“今年大考,要在八月,就是这个月。看来帝宫应该已经在选拔士子了,不知道今年有哪些士子能够进入帝宫?”

    苏云心中微震:“天庭?天庭不是西方众生所念想的吗?难道天庭有了实体?不太可能吧……”

    他微微蹙眉,前两天的伯山郡地底之行,他看到了许多的资料,对天庭很是不利。

    格物志和圣女笔记中,都指出了天庭的那位神帝,可能是通天阁的某位来头极大的存在!

    当然,地底琉璃塔中的那些格物志和圣女笔记,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假的,但里面关于天庭的猜测,苏云并不能肯定其真假。

    “若是能进入天庭,亲自见一见这位神帝……”苏云目光闪动。

    莹莹继续翻阅,道:“帝宫二十神宫,每个神宫都可以选出一位士子,共计二十位士子,前往天庭觐见。”

    苏云挑了挑眉毛。

    这时,董医师道:“天底下有三个人,能够将大脑切成七千片,不是不能继续切下去,而是继续切下去的话,便会损伤大脑的最基础构造。这三个人中,我是其中之一,我的刀最稳。第二个人,便在这帝宫之中。他叫方见秋,是个好少年,他的刀,最快。他应该还活着。他比纪红棠小了十岁。”

    苏云定了定神,把神帝的事情放在脑后,笑道:“董医师,小了十岁,恐怕也有一百五十岁了吧?”

    董医师认认真真道:“一百五十,减去三十,一百二十岁,以他的资质,活到一百二十岁大一统功法成形,应该不难。”

    苏云明白他的意思,新学一直在发展,这位帝宫的方见秋前辈与董医师同代,其人精通医术,善于延续性命,活到一百二十岁不难。

    只要他能活过一百二十岁,新学便会迎来一次莫大的变革,那就是“江月当空裘锦暖,流溪祖石水镜寒”的江、月、裘剑阁新学三杰汇聚一堂,大一统功法成形!

    那时,大一统功法开始突飞猛进,直到裘水镜离开,回到元朔,大一统功法进入涩滞期,发展再度缓慢。

    不过有了江月裘三人的积累,再延续几年性命还是可以的。

    纪红棠因为那时已经一百三十岁,延续不下来而死掉,但方见秋因为小了十岁的缘故,应该能撑过裘水镜走后的那几年涩滞期。

    五彩鸾辇来到帝宫医神宫,只见医神宫正在选拔士子。这场选拔选出一人为医神宫大师兄,代表医神宫参与此次天庭觐见之行。

    苏云眨眨眼睛,跟随着董医师向医神宫深处走去,目光却在看正在比试的医神宫士子们,只见那些士子精修刀法、针法、毒术神通,手段很多,甚至还喂养蛊虫。

    董医师身边,一位医神宫的先生道:“老泰斗平日里是不见客的,今日听闻先生前来,立刻便让我前来相迎。”

    董医师欣喜万分,向苏云道:“方见秋不出我所料,果然还活着。他的刀最快,快到可以斩出性灵中的魔性!有他相助,景洞主的隐疾必然可以清除!”

    过了片刻,众人看到颤巍巍的干瘦老人,神刀方见秋两条胳膊抖来抖去,死死抓住董医师的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董医师看着他抖动的手,道:“方师弟,你的刀还能把大脑切成七千份吗?”

    “能——”

    方见秋耳朵有点背,勉强听懂他的话,乐得合不拢嘴,他的嘴里没有一颗牙齿,笑道:“能切成两份!”

    董医师叹了口气,正欲告辞,方见秋道:“你寻找神刀?我已经不是了,我八十岁的时候,刀就不快了,不过我有一个弟子,叫做金天应,他的刀比我的刀还快。”

    董医师心中微动,道:“可否请金天应帮忙,医治一人?”

    方见秋颤巍巍道:“天应在外地,要过几天才能回到帝宫。你且等待两日,咱们老友,许多年没有聚过了。”

    董医师也不推辞,道:“我有个弟子,已经考上你们帝宫,想来帝宫看看。”

    方见秋笑道:“你的弟子,还用得着考?直接报你名号便是。”

    苏云心中微动,连忙道:“我也是董医师弟子,可否成为帝宫医神宫的士子?”

    方见秋老眼昏花,瞥他两眼,吩咐左右道:“我故人弟子,不用考了,直接给他挂名。”

    那医神宫的先生称是,询问苏云道:“阁下是?”

    “张三。”苏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