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左松岩的好兄弟
    苏云吓了一跳,只见大坑中冒着滚滚浓烟,黄衫少年在浓烟中挣扎起身,想要靠自己的力量爬上来,却双眼一黑,又栽回坑中。

    苏云急忙跳下坑,把他搭救上来,用力晃了晃:“老哥哥,你醒醒!你怎么了?你被太岁打败了吗?起来给他们看看咱们的胸大肌!起来,玛哈!玛哈哈哈哈——”

    黄衫少年悠悠转醒,气若游丝道:“太岁哪里是我的对手?但我先前伤势太重,这次将他重伤,我也支撑不住。我需要回到你的记忆封印中休养……我休养期间,必然会有魔神来杀我,你替我护法……”

    苏云想也不想便径自拒绝:“我怎么替你护法?那些魔神来杀你,必先杀我。我抵挡不住……”

    黄衫少年噗地一声,用力拔下自己额头一根龙角,塞入他的手中。

    苏云握着龙角有些不知所措:“龙哥你……”

    黄衫少年身躯扭曲,钻入他的眉心:“你带着我的龙角,进入你的记忆封印中,寻其他神圣,请他们出来帮忙。记住,寻找神圣,不要找魔神。在魔神那里我的名声不太好……”

    苏云急忙抓住他的两条后腿:“老哥,我怎么去?”

    应龙身躯龙化,轻轻摆尾,挣脱他的手掌,完全钻入他的眉心,进入他的灵界:“……但在神圣那里,我的面子很大,你报上我的名号,他们必然不会推辞,竭力相助!”

    苏云灵界中,符文之墙浮现出来,墙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缝,黄衫少年已经化作应龙,无法飞起,但却努力的往裂缝中爬去。

    苏云的性灵急忙抓住龙尾巴,高声道:“我怎么进入记忆封印?”

    “我给你留下这个裂缝!”

    应龙摆尾,将他甩开,钻入裂缝中,杳无踪迹,但见符文之墙只剩下那个裂缝,不知通往何处。

    苏云性灵来到符文之墙边缘,探头往里面瞥了瞥,只见里面一片黑暗,阴风阵阵,他不由打个冷战,心生恐惧,大声喊道:“进入封印,怎么出来?龙哥,你还在吗龙哥?玛哈?哈?”

    这时,黑暗中有魔怪在蠕动,几乎所有被封印的神魔都听到了这个声音,纷纷支棱起耳朵。

    “小鬼——”

    “封印我们的那个小鬼的声音——”

    “他要进来吗?”

    “嘘——,让他进来……”

    “他死定了!”

    ……

    苏云听到黑暗中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只是听不清这符文之墙后的声音到底在说什么,他越是想听清,便越是听不清,不由自主的便向黑暗中走去。

    突然,莹莹的声音在苏云身后响起,把他吓了一跳,也将他惊醒,只见他已经深入符文之墙,即将走入无垠的黑暗。

    “苏士子,性灵可以进去。不过性灵相当于你的记忆,你性灵进入记忆封印中,稍有不慎,也会被封印在里面。”

    莹莹取出一本书翻阅,道:“这本书是天道院的士子所著,叫做《性灵立道论》,书中说,当你性灵进入封印中时,你的身体里便没有任何记忆了,那时的你无知无觉,就是个傻子。”

    苏云闷哼,急忙退出符文之墙。

    莹莹继续道:“如果你的性灵陷落的时间太长,那么你的身体便会形成新的记忆,甚至说不定会形成其他性灵。等你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后,你就会发现有两个自己。”

    苏云脸色微变。

    “传说,有人能借此炼成身外化身,有人则是因此疯掉。”

    莹莹合上书本,道:“著书的那位士子在后面写了他修炼身外化身的法门,还说他已经炼成了身外化身。但据我所知,他已经疯了很多年了。倒是秦武陵有可能炼成了身外化身,不过他并未把这种法门留在天道院,因此具体是怎么修炼,我也无从得知。”

    苏云踟蹰,走来走去,突然停步,哈哈笑道:“太岁被重伤,其他魔神震慑于应龙老哥从前强大的武力,不至于现在就寻上门来。我们从长计议!”

    莹莹也是无计可施。

    性灵贸然进入记忆封印极为凶险,随时可能死掉不说,还有可能疯掉,更大的可能是,永远也走不出被封印的记忆!

    到那时,生活在苏云体内的可能就是另一个人了。

    “先给景召治疗伤势,再不医治,只怕他便要一命呜呼了。”

    苏云已经多次查看景召的伤,他的医术仅仅是止血包扎,仅止于此,着实无法治疗景召,思索道:“老瓢把子说过,董医师也来了,那么先去寻他。有他在,景召应该性命无碍。”

    左松岩离开使节馆,说是去处理赃物,购买更多的灵器灵兵。他离开时,曾经告诉过苏云若是有事,可以去天街元朔楼寻他。

    苏云当即拎起被绑得紧实的景召,登上邢江暮新买的盘羊辇,两人启程前往天街。

    天街元朔楼是漂泊在云都的元朔人为数不多的聚集地,居住在元朔楼清一色都是元朔人,这里的饮食、衣物、居家器物,也多是元朔传统。

    盘羊辇行驶在元朔楼外的街道中,看到元朔的诸多传统饮食,苏云顿时只觉亲切,忍不住从盘羊辇上下来,一路买过去,吃了一路。

    待来到元朔楼下,苏云看到一个熟悉的靓丽身影,心跳不由快了一拍,大声道:“小遥学姐!”

    那少女正在端晒好的药材返回药圃,闻言转过头来,扎好的头发散落下来,长发顺着衣肩甩到身后,惊喜道:“苏学弟!我听仆射说你到了云都,还在想着何时去使节馆,没想到你先来了!”

    她放下药材,苏云张开双臂快步走过去,笑道:“小遥学姐,好久不见了!”

    “是啊,有半年了呢。”

    池小遥迟疑一下,正儿八经的行士子礼,苏云只得也行士子礼,问道:“学姐,这次是跟董医师过来的?”

    池小遥点头:“董先生说我的医术虽然已经很高明了,但是仅凭元朔所传,修不到医道巅峰,因此想让我来大秦深造一番。”

    苏云笑道:“你想去哪个学宫深造?我现在是元朔的督外司少史,或许可以帮上忙。”

    池小遥弯腰端起药材,银色的裙摆在前晃动,回头笑道:“不用了。董先生带着我在一个秘界中见过几位医术大家,他们考过我医术。这几天帝宫、剑阁和圣心阁,这三个大秦医术最高明的学宫都发来信函,说我考上了。还有大夏、大宛的几个有名的医术圣地也都来了信。董先生说,让我去各个学宫游历考察一番,哪个学宫好便在哪个学宫求学。而且,他也要顺带会一会故友。”

    苏云由衷钦佩,笑道:“小遥学姐实乃我辈楷模。”

    他跟着池小遥进入元朔楼,邢江暮则捧着被绑成麻花的景召跟在后面。

    “仆射请先生去镇住场子,先生此刻还在仆射那里喝茶。”

    池小遥放下药材,看了看邢江暮和景召,诧异道:“这是……”

    “两个病人。”

    苏云笑道:“一个早衰的三十二岁老者,一个则是失心疯了,性灵中充斥着魔性,而且又受了重伤,不知道董医师能否医治?”

    池小遥查看一番,道:“都是比较困难的病症。我也能治,但除根有点困难。”

    邢江暮笑道:“我也是病人?”

    池小遥道:“你因为吃得比较差,劳心劳力,三十岁年纪,一百岁身体,你已经亏空了,折损了本源。就算是转去修炼大一统功法,恐怕也活不了多少年。”

    “姑娘是开玩笑的吧?”邢江暮哈哈大笑,白发抖动,慢慢的便笑不出声了,心里七上八下。

    池小遥引领着他们穿过重重长廊,来到楼中一处宅邸,敲了敲门,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苏云和邢江暮跟上她,只见这里颇为雅静,左松岩此刻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握紧拳头,冷笑道:“让你让利,便这么困难?当年咱们可是一起挨过刀的好兄弟!”

    左松岩对面是个貌美女子,拍案怒道:“好兄弟?有睡自己好兄弟的吗?有睡过自己好兄弟,撒腿就跑的吗?”

    池小遥闻言,吓了一跳,连忙做出悄声的动作,低声道:“咱们先避一避……”

    苏云来了兴致,低声道:“不用避,又不是外人,何况董医师也在。”

    池小遥也对左松岩的过往颇为好奇,一颗心被勾了起来,于是便侧耳倾听。

    左松岩哈哈笑道:“睡过吗?我怎么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们不是喝醉了,那啥不是第二天我就要回元朔的……”

    “嘭!”

    案几破碎的声音传来,苏云翘首望去,只见左松岩对面的女子背对着他们,身材曼妙,衣着得体,看得出是个妙龄女子,只是看不到面容。

    “奇怪,这声音有些耳熟……”

    苏云迟疑,他越听这女子声音,便越是觉得耳熟,有点像是他们的邻居,兰陵街正对着元朔使节馆的大夏使节馆的少史,夏梦觉夏少史的声音!

    “梦觉,你送我的香帕,我还一直带着。”

    左松岩声音传来,有些讷讷:“我抢劫的时候,一直戴在脸上,每当戴着我便想起和你一起抢劫的日子。”

    “呸!”

    夏梦觉的声音传来,冷笑道:“这是姑奶奶扭鼻涕的,不稀罕你戴着!”

    话虽如此,她的声音还是放低了许多,道:“这次你弄出来飞云谷大洗劫,搞到手不少宝物,整个大秦没有人能帮你销这个赃,只有我,只有老娘,能帮你这个忙!这钱,我已经给到位了,不可能再多一分一毫!”

    “给到胃不行,还可以给到肾……”

    “啪!”耳光声传来。

    苏云、池小遥和邢江暮听得又是尴尬,又是刺激,邢江暮也兴奋得发抖:“老刺激了,夏梦觉与我对门,看着人揍我,看着我被人揍了十多年,而今我总算可以看她笑话了!”

    这时,只听董医师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诧异道:“阁主,小遥,你们怎么在这里偷听?”

    苏云、池小遥错愕,急忙转过身来,这时只听夏梦觉和左松岩的吵闹声停止。

    池小遥吃吃道:“先、先生,你、你没有在里面坐镇?”

    董医师依旧是大腹便便的胖子模样,一手提着一个木头箱子,摇头道:“仆射说要与夏少史谈一些私事,让我先避一避,于是我便出去走走。你们……”

    苏云连忙大声道:“我们刚到!”

    左松岩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瞥了他们一眼,池小遥低头躲在苏云身后,苏云哈哈大笑,躬身道:“通天阁主前来拜会元会老瓢把子!”

    ————不等八点了,现在更了吧~猪猪去吃饭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