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短暂的爱恋
    “一般来说,女孩子的确比男孩子发育得早一些。她怀春的确要比你早一些。”

    莹莹认认真真道:“不过苏士子,你已经十四岁了,也该怀春了。再不怀,我甚至怀疑你这颗小草长焉巴了。”

    苏云面带笑容的闷哼一声。

    就在此时,他身后祭坛中央,四面明镜映照的光芒形成的深井突然炸开!

    澎湃的力量从井中倾泻而出,霎时间横扫大殿,这座大殿内的烙印的符文印记纷纷变得无比明亮!

    苏云急忙腾空脚步踏在空中,向外冲去,天凤和邢江暮也在同时奔向殿外,躲避从后方传来的汹涌威能。

    大殿内传来洪亮的诵念声,像是圣皇复生,带着诸天神圣亲自降临,镇压为祸天下的魔神,整座大殿内充斥着肃穆庄严的氛围!

    然而他们却听到噼里啪啦的破碎声,他们视野两旁,一个个符文愈发明亮,符文中的威力威能被完全激发,下一刻便纷纷破碎!

    “你们……”井中传来愤怒的嘶吼,震耳欲聋。

    一只巨大的爪子从井中探出,伴随着这只大爪子一起涌出的还有令人恐惧的力量,祭坛在这股强大的力量的碾压下开始浮动、酥软,接着破碎!

    这股力量实在太强,先前有四面明镜时,还可以镇压井中被封印的神魔的力量,但是当明镜被苏云击破,仅凭剩下的符文,根本压制不住井中神魔的凶威!

    “井中被镇压的魔神,到底是不是太岁?”莹莹紧张万分的向后看去,喃喃道。

    突然,她看到白发苍苍的景召被恐怖的力量掀起,随着飓风飘摇,不由愕然,心中惴惴:“把他老人家忘了……”

    景召犹自处于重伤昏迷之中,而从井中出来的神魔实在太强,那神魔的力量甚至形成空间扭曲,因此让大殿中的空间形成了风暴漩涡,围绕破碎的祭坛疯狂旋转。

    景召便被这风暴所吸住,在漩涡中像是没有骨头的稻草人,翻来滚去。

    莹莹这匆忙一瞥,苏云已经带着她冲出大殿。

    邢江暮和天凤也冲了出来,众人脚步不停,向外狂奔。

    他们身后传来天崩地裂的巨响,大殿的殿顶被掀飞,雷霆四下倾泻,苏云等人身边的空间也在扭曲,旋转,让天凤立脚不住,被卷了起来。

    邢江暮连忙探手抓住这只大鸟的翅膀,用力拉着她撒腿狂奔。

    眼看他也支撑不住,便要被卷入空间漩涡,突然一条绳索飞来,拴在邢江暮的腰间,又如同灵蛇绕动,缠绕住天凤的一根翅膀。

    苏云催动神仙索救下一人一鸟,立刻背着绳索奋力奔行,只见前方琉璃塔下一条条血肉触手飞舞,也在向前方跑去!

    而其他异宝无论亭台楼阁,此刻也统统从下面长出许多条腿脚来,飞速向外逃遁。

    明玉妃此刻正站在宝塔之上,向这边遥遥看来。

    苏云身后,雷声滚滚,火光雷光映照,浓烟升腾,空间旋转,九层祭台和大殿也在破碎旋转之中,只听一个愤怒宏大的声音嘶吼:“你们竟然胆敢镇压我!把我镇压在我打造的囚笼之中!玛哈——”

    苏云呆了呆,狂奔之中转头看去,只见雷鸣电闪间,一头巨大的黄龙跃出破碎的大殿,身躯盘在空中,双翼张开,羽翼破破烂烂,身上多处负伤,露出骨骼!

    那可不正是应龙?

    莹莹也看到那头双翼黄龙,喃喃道:“苏士子,这世上有几个应龙?”

    苏云猛地停步,转过身来,奋力拽住神仙索,喃喃道:“当然只有一个,但是应龙老哥哥怎么会被镇压在这里?他不是去寻找那个被他和圣皇镇压的神魔……”

    他说到这里,恍然大悟。

    莹莹也醒悟过来,失声道:“我知道了!应龙老哥哥肯定是寻到了那些被他镇压的神魔,他以为这些老东西即将要被他的封印炼死了,却没想到,他老人家阴沟里翻船,人家早就跑了出来!”

    苏云用力将空中的邢江暮和天凤拉下来,道:“人家非但跑出来,而且这些年修为实力都大大增加,比他还强,把他抓住了。”

    莹莹眨眨眼睛道:“应龙却厉害的很,他们杀不死他,于是便把他镇压在他从前弄得封印中。他们知道有人可以杀死他,于是便布下这个局,引你前来。”

    苏云点头,他这里拥有完整的封印符文,倘若给那四面明镜补上最后的符文印记,恐怕应龙便会彻底栽了,被炼化致死。

    “幸好。”

    苏云淡淡道:“他遇到的是我,他的弟弟苏云。”

    “臭小子!”

    应龙展开破破烂烂的羽翼,从他们头顶振翅飞过,怒道:“就你们多嘴!”

    只听嘭的一声,景召栽了下来,倒地一动不动。

    邢江暮连忙把景召抱起来,放在天凤背上,道:“大人,倘若你的猜测正确的话,此地不宜久留!”

    苏云目光闪动,看向远处,那里应龙正在与太岁恶战,太岁以肉身催动各种异宝,轰击应龙。

    应龙与太岁在地底搏杀,大地震动,这片地底空间随时可能坍塌。

    苏云的目光始终落在明玉妃身上,闻言道:“好!我们上去之后再说。”

    他纵身跳到天凤背上,天凤立刻原路返回。地底空间晃动愈发剧烈,不断有山川大小巨石从地底穹顶砸落下来,倘若被这些石头砸到,肯定粉身碎骨!

    天凤一路狂奔,冲向通道,苏云的目光紧随那个少女的身影,只见明玉妃也在躲避坍塌的巨石,眼看躲不开,突然那少女取出画笔,在空中飞速画出一道门户,闪身冲入门户之中。

    随即巨石砸下,将那里淹没。

    苏云收回目光,天凤奔入通道中,沿着通道奋力向上奔去,一路上到处都是盘羊尸骨,通道也在剧烈抖动,天凤惊叫连连。

    他们身后,通道更是不断坍塌,甚至有巨大的力量左右涌来,将通道生生夹扁!

    这一路惊险无比,甚至前方的通道也开始坍塌,苏云站在鸟背上,催动尘幕天空,不断阻挡砸落的巨石,突然尘幕天空又在他的催动下化作长桥,连接前方断去的通道。

    天凤闭上眼睛,踩在尘幕天空上向前狂奔,苏云远远看到通道上空巨石坠落,急忙催动神仙索。

    神仙索咻的一声向前射出,绳索旋转,膨胀,化作无数瑰丽文字,围绕圆心旋转,形成一条粗大的通道。

    那是儒圣岑夫子的文字,天凤闭着眼睛冲入通道中,只听通道内圣人吟诵之声大作。

    天凤睁开眼睛,四下看去,只见那些文字不断流转,金光灿灿。而在文字外,巨大的山石坠落下来,砸在通道上,神仙索所化的通道依旧纹丝不动。

    这一路有惊无险,天凤终于载着他们冲出地表,苏云一手抓出劫灰神王权杖,一手抓起神仙索,神仙索被收起来,通道顿时坍塌。

    “少史大人,没有劫火了!”邢江暮高声道。

    苏云回头看去,不由呆住,只见世外桃源般的劫火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死亡的劫灰怪,四处还有圣火燃烧留下的痕迹。

    显然,景召来到这里时,硬闯这片地方,与此地的劫灰怪大打出手,将这里的劫灰怪屠杀一空。

    毕竟,景召是原道境界的存在,而那镇守此地的劫灰神王已近油尽灯枯。

    后方,突然传来天崩地裂的巨响,邢江暮连忙道:“大人,这里要塌陷了!”

    天凤立刻向前奔去,风驰电掣,苏云匆忙中看到了那劫灰神王的尸体,单膝跪在地上,拄着权杖,浑身焦黑。

    他被景召以圣火活活炼死。

    苏云收回目光,心中默默道:“我不会这一界的生灵,不会重演上个世界的覆灭……一定不会!”

    他的身后,伯山城中残存的建筑成片成片坍塌,坠入地底数十里。

    等到天凤奔出伯山城,后方整个城市已经完全沉入地底!

    天色将明,天凤狂奔,过了许久,等到太阳升起三竿高,他们来到了遭遇劫灰病的那个村庄。

    苏云放眼看去,只见那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到处都是盘羊破坏后的惨状,没有了任何活物。

    苏云腾空,从天凤背上离开,沉声道:“将木,你和天凤去下一个村庄等我。我留在这里,要等一个人。”

    邢江暮怔了怔,欠身道:“大人小心!”

    苏云轻轻点头,身形缓缓降落,站在被烧焦的神庙屋顶。

    过了良久,一只浑身漆黑的盘羊出现在苏云的视野中,那盘羊背上捆绑着一座平整的祭台,一个明媚少女坐在祭台中央,裙子均匀的铺在祭台上。

    明玉妃远远看到苏云,站起身来。

    盘羊停下。

    苏云肩头,莹莹悄声道:“苏士子,你想做什么?”

    一股旋风苏云眼前吹过,卷着村庄的灰烬,旋风被尚在燃烧的房屋的黑烟污染,变成黑色,有如魔物在横行。

    “玉妃,你是海外通天阁主?”

    苏云露出笑容,道:“你聪明,狠辣,智谋智慧只比我弱了那么一点。我远渡重洋,来到海外,第一要务是为了求道。我有一个梦想,击败你们西土所有年轻高手,听闻海外通天阁主雄才伟略,手段通天,云,倾慕已久。”

    “让苏阁主失望了。”

    明玉妃摇了摇头,道:“妾身并非是我海外的通天阁主。妾身争夺阁主之位,但也败落下来,我只是帮助真正的阁主考验阁下,试探阁下。”

    她在祭台上翩翩起舞,姿态曼妙妖娆,有一种狂野奔放之美,一尊魔神虚影缓缓自她身后浮现。

    明玉妃叱咤一声,魔神上身,她洁白无瑕的肌肤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黑色纹理。

    “我海外阁主,强我百倍。”

    明玉妃摘下玛瑙手链,轻轻放在祭台上,喝道:“苏阁主,你想挑战海外阁主,先证明你的实力!请!”

    苏云目光黯然,莹莹紧张道:“苏士子,你是否对她动过心?”

    苏云不答,身躯扶摇而起,化作天鹏,扑向祭台上的少女。

    灰烬一般的荒原上,一头巨大的盘羊奔行,盘羊背上是方方正正的祭台,祭台很是宽广,约有二亩方圆。

    祭坛之上,两个身影兔起鹘落,其中少女是魔神附体,另一人则化作各种形态神魔,千变万化,各种神通层出不穷。

    突然,苏云回归人身,一指点去,顿时封印符文形成一堵封印之墙,从那少女身上一晃而过。

    那少女体内的魔神尖叫,被封印之墙镇压。

    明玉妃心中一惊,顿时虚弱感袭来,就在此时,苏云的指尖点在她的眉心。

    “嘭!”

    明玉妃后脑迸出一团血雾,目光黯淡下来,低声道:“你活用了你在地底学到封印之术,那只是用来骗你入局的,你却能化腐朽为神奇,用来杀我。你的确很强……”

    她向后倒去,尸体坠入荒原。

    “没有。”苏云向莹莹道。

    他弯下腰,捡起那串玛瑙手链,目光有些浑浊:“我并没有对她动过心。”

    他将手链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