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姘头
    两片龙鳞一大一小,嗤嗤旋转,即便是较小的龙鳞也有丈余方圆,锋利无比!

    突然,较小的龙鳞被一只盘羊粗糙的大手抓住,那盘羊刚刚抓住龙鳞,后方较大的龙鳞飞来,呼的一声将它的脑袋铲下!

    苏云催动龙鳞,激发应龙之鳞的威力,两片龙鳞呼啸旋转,四下切割!

    待到苏云这一击的法力穷绝,两片龙鳞崩溃,化作尘沙。

    就在龙鳞崩溃的一瞬间,苏云已经大跨步冲到较小的龙鳞下,探手抓住落下的尘沙,尘沙凝聚,在他手中一分为二,化作两口带着护手的圆月弯刀。

    圆月弯刀形成的同时,尘幕天空也自化作两口圆月弯刀,只是要比苏云手中的刀大了上百倍!

    莹莹的声音传来:“明胜烟在书中说,她来到这里,发现通天阁的成员留下的格物志。这个通天阁成员极为强大,应该是通天阁中的某个领袖,他此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魔神太岁从镇压中解救出来,而是为了格物太岁。”

    苏云身躯带着两口圆月弯刀飞速旋转,尘幕天空所化的圆月弯刀也自呼啸旋转,将一只只涌来的盘羊斩成两断!

    “此人用三寸不烂之色蛊惑了太岁,魔神太岁竟然屡次把自己的血肉提供给他,供他研究,他又屡屡将劫灰怪从劫灰城中挖出,格物劫灰怪,为自己所用。”

    莹莹继续翻阅,道:“此人精通劫灰怪的语言,明胜烟从他留下的格物志中,找到了他研究劫灰怪文明的所得。劫灰怪的文明中,有一种靠祭祀的力量成为神祇的法门。”

    苏云双刀飞起,化作一枚巨大的应龙天眼,而尘幕天空所化的应龙天眼更是巨大,天眼威能激发!

    嗤——

    雪亮的光芒从两枚天眼中射出,将一头头盘羊生生切开!

    “这让明圣女想到在盘羊之乱中出现的天庭,人们信仰天庭中法力强大的诸神,诸神帮助世人镇压了盘羊之乱。因此圣女知道这一点时,心中有些怀疑。”

    苏云散去天眼,尘沙化作天鹏之翼,鹏翼振动,乱羽飞出,如同一口口飞剑将那些受伤的盘羊斩杀!

    “但是明圣女却不敢肯定,那毕竟是拯救了世人的天庭啊。”

    莹莹继续翻阅,道:“她没有任何证据,那人留下的格物志中也只有研究记录,没有留下关于他身份的线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通天阁强者,借助太岁魔神血肉强大的再生能力,屡次试验,终于将劫火与盘羊融合,化作魔化的盘羊!而魔神太岁,也被他弃如敝履,遗弃在此。”

    苏云手中的尘沙变化莫测,化作各种武器、灵兵,大杀四方。

    另一边,天凤和邢江暮联手,终于,最后一头盘羊倒下。

    苏云气喘吁吁,法力消耗殆尽。

    催动尘幕天空化作各种灵兵,极为耗费真元,即便是他可以开启七十二洞天和骊渊,也无法补充这等消耗!

    天凤和邢江暮也累得够呛,天凤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而邢江暮则靠在它的羽毛上。

    “莹莹,你刚才说,魔神太岁拥有强大的再生能力?”苏云眨眨眼睛,看向地面。

    莹莹道:“书上是这么说,魔神太岁可以不断再生,哪怕是被砍成了无数块……”

    她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见刚才被苏云等人格杀的盘羊,此刻尸体在自动拼接起来!

    那些尸体的血肉中有细微的肉条如同蚯蚓在蠕动,相互连接,很快便黏合在一起。

    苏云心头一突,他的真元此刻还未曾恢复,现在想要控制尘幕天空和木头盒子,恐怕有些困难。

    眼看一头头盘羊即将恢复完整,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火光轰来,在盘羊群中炸开!

    那是一道道火雷,炸得那些盘羊支离破碎,滚动的雷火触碰到任何东西便会爆炸,随即化作圣火的汪洋!

    很快,苏云等人四周,便是一片火海!

    火海中传来一股股肉香味儿,赫然是那魔神太岁的血肉,竟然被圣火烤熟!

    “姘头!”

    火光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向苏云走来,声音中带着狂热:“我的……”

    “轰!”

    一座琉璃塔从天而降,塔中到处都是血肉,血肉表面赫然浮现出各种奇异的符文纹理,明灭不定!

    这座宝塔,赫然是一种灵兵!

    只是,这种灵兵是血肉形态的灵兵!

    那圣火中的高大身影措手不及,被宝塔镇压,宝塔的威能绽放,越发恐怖,一股又一股恐怖的波动不断传来,轰击镇压那高大身影!

    苏云、邢江暮等人看得呆滞,莹莹连忙翻书,飞速道:“这书里记载了,魔神太岁有一种独特的本事,可以将自身血肉化作各种灵兵,依附在各种建筑或者器皿上,将血肉化作符文形态,便可以催发灵兵的威能。这种炼器的手法,叫做血肉灵兵!”

    宝塔下传来怒吼声,无穷火光从宝塔下涌出,但见一尊无比伟岸的性灵如神如魔,将宝塔缓缓托起。

    那人,竟然以自身精绝的圣火修为,硬生生将宝塔中的血肉烤熟,直接破解魔神太岁的血肉灵兵!

    而塔上的少女则又惊又怒,厉喝道:“小鬼,你敢反抗我!”

    另一座长桥飞起,长桥上赫然也都是血肉,向火海中的那人镇下!

    同时,大殿四周,一座座建筑中血肉遍布,各种符文自建筑中亮起,建筑中血柱盘龙,雕梁画栋,形成各种血肉符文。

    一件件血肉灵兵飞起,向火海中的那人轰去!

    “是火云洞主景召!”

    苏云心中一动,如此精纯的旧圣绝学,只能是景召这位前火云洞主,苏云曾经见过他的道法神通!

    火海中,白发苍苍的景召各种神通迸发,大开大合,竟然与那一座座血肉灵兵杀得不相上下!

    “少史大人吉人自有天助!”

    邢江暮赞叹,话锋一转,问道:“这位前辈说的姘头,是怎么回事?”

    苏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这时,那宝塔上少女“明胜烟”飞跃而下,飞身落在苏云等人不远处,悍然杀来,冷笑道:“几个小鬼,本座已经玩腻了,不陪你们玩了!今天,你们都要死,都要成为我的祭品!”

    她话音刚落,突然只听一个声音道:“太祖圣姑?”

    少女“明胜烟”回头,明玉妃行走在火海中,火光中,两位少女的模样仿佛,都是如此明媚动人。

    少女“明胜烟”露出笑容,正欲说话,突然明玉妃身后一道剑光刺穿火海,带着一朵圣火,咻的一声刺入她的眉心!

    圣火将少女“明胜烟”点燃,“明胜烟”吱吱怪叫,身上的血肉脱落,蠕动,向外爬去。

    而圣女明胜烟的白骨则在火焰中化作灰烬,过了片刻,那蠕动的血肉也被烧成了灰烬。

    苏云松了口气,向明玉妃笑道:“你来了。我知道聪明人肯定能寻到这里来。”

    “你也来了。”明玉妃笑道。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景召吐血,从火海中飞出,砸在苏云脚下。

    景召翻身跃起,瞥了苏云一眼,露出笑容:“姘头!”

    他说完这句话,又直挺挺倒下,昏死过去。

    苏云心中一惊,急忙向火海中看去,只见血肉覆盖在那一座座古老的建筑上,形成血肉灵兵,竟然镇压住火海,让火势小了许多!

    “愚蠢的人类!”

    那一座座血肉灵兵浮空,散发出滔天威能,里面传来扭曲的声音:“你们以为你们能困住我?”

    “快走!”

    明玉妃取笔,随手画出一扇门,推门而入,苏云连忙跟上,把天凤塞入门中,邢江暮抱起昏迷的景召,走在最后,转身关门,只见天空中巨大的灵兵镇压下来!

    邢江暮急忙关上门户。

    “轰!”

    剧烈的震荡传来,众人耳膜嗡嗡作响,邢江暮放下景召,感受到那一股股惊心动魄的悸动,惊讶道:“我们没有逃出去吗?我们现在何处?”

    他四下打量,只见他们身在一座古老的大殿之中,而波动是从外面传来的。

    苏云道:“我们此刻身在镇压着太岁本体的那座宝殿之中,这座宝殿向下有着九重祭坛,镇压着太岁的本体。连太岁本体也可以镇压,自然是这附近最安全的地方。对不对,玉妃?”

    明玉妃点头,少女明媚动人,笑道:“十四岁年纪,有这等智慧,能够看出我的打算,非同凡响。”

    “你也是啊。”

    苏云递过去一件手链,笑道:“太岁魔神说,这手链是你家的。你看看是明圣女的遗物吗?”

    明玉妃接过收敛,仔细查看一番,点了点头,又把手链递了回来:“你捡的,便是你的。”

    苏云摇头道:“我骗来的,但是你家的,物归原主。”

    明玉妃怔了怔,把手链戴在手腕上,苏云赞道:“你戴着真好看。”

    明玉妃眼睛变得明亮,随即又黯淡下来。

    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冷笑:“愚蠢的人类,别以为你们躲在殿内,我便拿你们没有办法!”

    殿外,有巨大的眼球堵住殿门努力的往里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