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圣女明胜烟
    “莹莹,你先整理一下这些格物笔记,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苏云低声道。

    莹莹称是,急忙进入他的灵界,翻阅这些格物笔记。

    苏云定了定神。

    格物笔记上有着通天阁的印记,表明盘羊之乱这件事,极有可能与盘羊之乱有关。

    如果盘羊之乱,是通天阁中的某人弄出来的话,那么不仅这个通天阁主的处境很危险,其他元朔的通天阁成员恐怕也同样处境危险!

    “盘羊之乱引发新学和天庭崛起,新学和天庭崛起,引发了大秦入侵元朔。或许不仅仅是巧合。”他心中默默道。

    他们来到琉璃塔通往第二层的楼梯,只见那楼梯和墙壁上红彤彤的,落脚之处一片柔软,苏云停下脚步,低头细细查看,只见红色的是血肉,只是被覆盖在皮毛之下。

    这楼梯,上面竟然爬满了血肉!

    邢江暮也注意到这一幕,取出一口银针,轻轻刺破一点,抽出银针,只见银针上有血珠,惊讶道:“少史大人,这些血肉还是活着的!”

    苏云伸手触摸,那覆盖在楼梯上的血肉竟然还有温度。

    而覆盖在墙壁和楼梯上的血肉边缘,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甚至可以看到触手般的血管在墙壁上蔓延。

    “造化之术!”

    苏云低声道:“在这里格物盘羊的人,在这里施展了一种奇特的造化之术,让这些盘羊血肉还在不断生长。”

    他继续向上走去,只见第二层已经完全被血肉覆盖,这些血肉依旧在缓缓生长,血管中的血液还在流通。

    他们小心翼翼,这座高塔中有很多房间,各个房间都有着格物盘羊的残留。

    苏云越看越是心惊肉跳,格物盘羊的那人走的是魔道的路线,在这里进行了许多奇异的试验,试图改造盘羊,尝试着用劫灰蕴藏的力量,把盘羊魔化。

    他们还看到一些畸形的盘羊尸骨,像是盘羊与其他妖魔拼接起来的一般,还有些盘羊长出几颗脑袋,多条腿脚,如同魔神。

    终于,他们来到琉璃塔的顶层,苏云怔了怔,只见这里是套房间,像是女子的闺房一般,很是精致,有起居室,有书房,餐厅,也有洗漱的地方。

    而在房间外有一具盘羊的尸骨,靠着墙壁,书房里有一个人类少女,脚上带着镣铐,坐在书桌前,手掌按在桌子上,压着一本书,另一手还握着一支笔,一动不动。

    苏云心中一惊,瞥了瞥天凤和邢江暮,天凤会意,亮出自己为数不多的羽毛,小心戒备。

    邢江暮见状,顿时醒悟过来,急忙暗自戒备。

    那人类少女依旧坐在桌边,既没有气息,也感觉不到心跳。

    苏云没有上前,直接催动元气,将那少女压着的书抽出,就在此时,那少女的胸膛突然鼓了起来,接着心跳声从她体内传来,然后便是呼吸声!

    苏云心中一惊,却见少女的手按在书上,让他没有把书偷走。

    天凤立刻羽翼展开,保护着邢江暮后退,如同母鸡护小鸡一般,显然认为邢江暮风烛残年,无法自保,自己不得不保护他。

    “元朔苏阁主。”

    那少女按住书籍,转头向苏云看来,笑吟吟道:“莫非窃书之贼?”

    苏云散去元气,仔细打量那少女,只见瓜子脸少女的眉目,与明玉妃有些相似,一颦一笑,也与明玉妃有几分神似,只是明玉妃看起来是青春靓丽的懵懂少女,内心如火,充斥着野性。

    而这个被关押在此的少女,却有着一种知性的美,气质高雅独特。

    苏云慢慢后退一步,微笑道:“敢问姑娘姓谁名谁,为何会被关押在这里?”

    那少女放下笔,起身款款见礼,声音很是甜美,有一种安抚人心的效果:“通天阁圣女,明胜烟,参见阁主。”

    苏云毛骨悚然,哈哈笑道:“你是一百七十年前的圣女明胜烟?”

    天凤掩护邢江暮退出房间,邢江暮急忙拨开大鸟翅膀的羽毛看去,只见苏云后脑勺上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支棱起来,显然是紧张到了极点。

    不过,从那少女的角度去看,显然是看不到苏云支棱起的头发。

    邢江暮也是头皮发麻,心道:“圣女明胜烟?她已经消失了一百七十多年了?不可能活到现在,更不可能还保持着少女的容貌!”

    那少女笑道:“元朔苏阁主,莫非有疑问?”

    苏云眨眨眼睛,道:“圣女明胜烟的作为我有所听闻,很是钦佩,不过她老人家应该已经两百岁了吧?即便是原道圣人,也不能两百岁不死,我并不相信你便是明胜烟。你有何凭证?”

    这时,邢江暮看到苏云支棱起来的头发竟然在自动的旋转、折向,扭曲成一个文字的模样。

    他细细看去,那文字赫然是“跑”字!

    “少史让我们跑!”

    邢江暮立刻元气传音,向天凤道:“看来很不妙,我们快走!”

    “苏阁主未曾见过妾身的画像,但身边的人应该见过我的画像罢?”

    那少女肌肤如羊脂美玉,美貌竟似还在明玉妃之上,笑道:“何不问一问他?”

    大鸟天凤已经带着邢江暮飞速向塔下而去,来到了下一层。

    苏云身后渐渐有雾气弥漫,笑道:“让别人来做凭证?恐难让我心服口服,圣女明胜烟,身上应该还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宝物罢?”

    那少女侧头,晃了晃手腕上的手链,笑道:“我这玛瑙手链,上面有我的名字,还有我家族的传承,乃是我千辛万苦炼制而成的灵兵。可以作为凭证吗?”

    她摘下手链,递了过来。

    苏云谨慎万分,尘幕天空中飞出一点雾气,化作大手,接过手链。

    那少女含笑看着他,苏云先试探一番,发现手链没有被动手脚,这才接到手里,一边查看手链上的玛瑙,一边打量那少女的脸色。

    那少女笑道:“我之所以能长生,是因为我已经成了仙人……”

    她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一团雾气扑面而来,将她的视线挡住。

    苏云抓着手链转身撒腿就跑,呼啸间冲出这女子的闺房,下一刻便已经奔出房间冲到宝塔的楼梯处。

    他的身后,浓烟滚滚,赫然是尘幕天空跟在后面。

    那尘幕天空乃是无数细微无比的沙砾,看起来比迷雾还要纤细,此时那少女写的书赫然被迷雾卷着跟着苏云向下冲!

    少年纵身从宝塔楼梯跳下,迷雾也滚滚而来,向下钻去!

    宝塔最顶层,那少女脸上的笑容还未消散,苏云便已经奔到塔下第三层。

    少女面孔扭曲,迈开脚步向外冲去,厉声道:“臭小子,你以为你这样便能骗得了我的宝物?”

    她的声音刚开始时还清脆如同少女,但说到最后,已经变得粗重厚犷,像是沙哑的男声之中混杂着野兽和魔怪的嘶吼,滚滚声浪冲击而来!

    那少女冲出房间,突然被锁链绊倒在地,少女身体向前滚去,白骨却还留在原地。

    她的血肉没有了骨骼支撑,瘫在地上,蠕动不已,原本俏美的容颜也变得有几分古怪。

    这少女血肉蠕动,攀附在骨骼上,拆掉脚踝处关节,把两条腿从锁链中抽出,然后又把脚骨接回。

    血肉向她身上覆盖而去,少女的脸后血肉如同无数触手蠕动,攀附在颅骨上,美丽的面孔缓缓贴在颅骨上,冲着外面叫道:“你无法逃出我的手掌心!”

    苏云冲到第二层宝塔时,终于追上天凤和邢江暮,两人一鸟向第一层冲去。

    就在这时,那楼梯口化作一张大嘴,嘴中有猩红长舌,叫道:“苏阁主,你们通天阁的圣女已经永远的留在这里,你也留下来罢!”

    邢江暮双手抓满银针,唰唰唰插在那舌头上,手掐剑诀,喝道:“祭!”

    一根根银针化作一口口银剑,将那长舌斩断,两人一鸟顶着血污冲出,只见他们身后血肉蠕动如潮,沿着墙壁飞一般涌来,覆盖在一头头盘羊的尸骨上!

    盘羊尸骨顷刻便复活过来,口喷浓烟迷雾,探手向他们抓去!

    苏云催动尘幕天空,化作一口大剑,四下劈砍,只见空中一只只利爪落下,两人一鸟冲出宝塔!

    后方,宝塔内传来轰隆的震动声,过了片刻,恢复平静。

    宝塔顶层的窗前,那少女趴在窗边,嘻嘻笑道:“苏阁主真是一个狡猾的坏胚子,可惜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云仰头,把手链塞入自己的灵界中,抓住雾气中的书,笑道:“好像阁下没有给我敬过酒吧?”

    那少女冷笑道:“没有直接杀掉你,便已经给你敬酒了。”

    宝塔之中,一只只复活的盘羊走出,手持锈迹斑斑的大刀,默不作声的向苏云等人走来。

    与此同时,锁链传来哗啦啦的声音,环绕在中央镇魔大殿四周的建筑,此刻也传来门户开启的声音,竟然也有一只只盘羊手持各种残破兵器,向这边走来。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云气化作一口大钟,悬在众人头顶,随手将那本书塞入灵界:“莹莹,先看看这本书里说了些什么!”

    天凤一脸严肃,双翼展开,单腿而立,另一只鸟爪悬起,做出防备姿态。

    邢江暮站在她脚下,抓着一把银针,如临大敌。

    一头头魔化的盘羊冲来!

    “苏士子,这本书里说的是圣女明胜烟的遭遇,她在盘羊之乱结束之后,搜寻盘羊之乱的源头,寻到这里。她在书中说,此地镇压的是魔神太岁。”

    莹莹的声音传入苏云的脑海中,同一时间,钟声响起,魔化的盘羊冲至,力大无穷,数十只盘羊一起攻击,轰隆一声,将苏云以尘幕天空所化的洪钟轰破!

    就在洪钟爆开的一瞬间,苏云手中的木头盒子化作一杆大枪,挺枪向前刺出,步踏流星,手中长枪旋转,嗤嗤作响!

    而他的头顶,尘幕天空化作巨大的长枪,长枪的枪头旋转,枪头最粗的地方粗达丈余,最细的枪尖,银光一点!

    大枪仿佛有无形的天象性灵握持着,向前旋转挺刺,连续刺穿三只盘羊。

    苏云用力一抖长枪,尘幕天空所化的长枪跟着抖动,那三只盘羊身上无数血肉粉碎!

    他用的招式,赫然是李竹仙的招式!

    李竹仙向他挑战了不知多少次,李家的枪法,苏云信手拈来。

    “圣女明胜烟说,魔神太岁与盘羊的魔化有关。她来到此地,被太岁擒拿,这尊魔神因为寂寞,与她聊天,谈了很多。”

    灵界中,莹莹翻阅那本书籍,道:“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美人迟暮,她被困在这里八十七年,快要衰老而死了。”

    苏云手中长枪突然哗啦变化,化作一面龙鳞,赫然是应龙之鳞,龙鳞上的符文亮起。

    同一时间,上空尘幕天空形成一片巨大的龙鳞,龙鳞表面也自浮现出应龙符文!

    咻!

    苏云用力掷出龙鳞,尘幕天空所化的龙鳞也跟着飞出!

    ————下午只睡了半个小时,还是失眠,头疼得要炸开了,码字效率特别差。第二更,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