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九十章 地底魔神封印
    邢江暮小心翼翼跟着苏云,后面便是肥鸟天凤,因为担心被劫火点燃,所以不断往前挤,恨不得把他揉到绒毛里。

    “大鸟为何总是欺负我?”邢江暮悲愤。

    苏云尝试着催动神王权杖,逼退四周的劫火,跟上那尊劫灰神王。

    “苏士子,可能对于他们来说,我们世界的天地元气不一样,他们不能生活在我们世界的天地元气中。”

    莹莹打量劫灰怪的世外桃源,看着那些劳作的劫灰怪妇孺,低声道:“他们应该只能生活在他们世界的天地元气中。上一个世界毁灭,天地元气沉淀,化作劫灰,但上个世界的劫灰只有用劫火点燃的情况下,才能还原成上个世界的天地元气。只有充斥他们世界的天地元气,他们才能生存。”

    苏云打量四周,点头赞同,莹莹的猜测极为合理。

    劫灰神王为了维持这片世外桃源,以自身修为化作劫火,便是以自身为劫灰,用劫火点燃,把自身化作天地元气,保障最后的劫灰怪的生存繁衍。

    不过,伯山城是在两百年前的盘羊之乱中陷入劫火,变成燃烧的劫灰城。两百年时间,这里的劫灰燃烧殆尽,苏云怀疑自己路途中所见的劫灰怪尸骨,应该是他们牺牲自己,把自己当做劫灰引燃,为其他族人提供一片可以生存的天地。

    随着时间推移,自我献祭的劫灰怪越来越多,因此伯山城中的劫灰怪也越来越少。

    最终,轮到劫灰神王自我献祭,维持着最后的世外桃源。

    等到劫灰神王耗尽最后的力量,那个时候恐怕这片世外桃源中的劫灰怪便会灭绝。

    而他们的灭绝,是必然的事情!

    “上个世界,因为什么而灭绝?我们的世界,又是否会因此而陷入与他们相同的境地?”

    苏云想起弥漫海外的劫灰病,隐隐有些不安。劫灰病,会是让上个世界毁灭的缘由吗?

    前方的劫灰神王引领着他们来到巨大的神庙,苏云四处打量,劫火中,神庙墙壁上的壁画显得很是扭曲。

    那些壁画记载的是上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应该是属于劫灰怪世界的大事。

    苏云一边跟上劫灰神王,一边匆匆打量。

    劫灰怪的生活与现在的人们大相径庭,他们走的是一种祭祀神的道路,无论婚姻嫁娶生老病死,还是耕种牧畜养殖,事无大小,统统要祭祀神明。

    与而今的时代不同,劫灰怪的神明是选拔出来的,从劫灰怪的种族中,选拔出最优秀的族人,尊为神明。

    劫灰怪会献祭给神明信仰和充满灵性的少女以及野兽,让他们被选拔出来的族人变得日渐强大,从而庇护他们。

    “前面的那位劫灰神王,应该便是他们的族人选出来的,难怪会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也要守护族人。”苏云心道。

    最后一幅壁画则是末日般恐怖的景象,天上出现燃烧的长城,火焰从天而降,点燃了天地元气,劫灰怪众生在末日下的挣扎求存!

    苏云停下来,看着壁画。

    大鸟天凤和邢江暮也不觉停下,心神被那天穹中燃烧的长城冲击,只觉莫名震撼,甚至有一种无法喘息的感觉!

    这时,劫灰神王回头,吼了一句。

    苏云连忙拄着神王权杖跟上,莹莹好奇道:“苏士子,你能听懂他的话?”

    “不能。”

    苏云老老实实道:“不过他应该是说让我们快点。”

    他们跟着劫灰神王走入神殿,只见这神殿中有一条直通地下的通道。

    那劫灰神王在前方开路,一身劫火照亮四周,通道两旁,竟然有巨大的盘羊尸骨,像是卫士一般,站在通道两旁。

    因为时间太久远,这些盘羊已经没有了血肉,只剩下骨骼!

    天凤跟在后面,哆哆嗦嗦,猛地展开尚且稚嫩的翅膀,把邢江暮抱在怀里瑟瑟发抖。

    邢江暮挣扎一下,没有这大鸟的力气大,只得认命。

    苏云查看这些盘羊尸骨,只见盘羊的尸骨上已经有了魔化的痕迹,低声道:“盘羊之乱爆发时,这里便已经变成了燃烧劫火的劫灰城。劫灰神王与他的子民盘踞在此地,二百年未曾离开,说明通天阁没有调查过这里。”

    莹莹点头。

    从通天阁记录的关于盘羊之乱的典籍来看,他们对盘羊之乱的研究并不深,大概是因为新学崛起之后,新学与旧学的冲突日渐激烈。

    ——当时在西方大陆,统治着这里的,还是旧学。

    当新学占据主导后,西方对元朔的崇拜便渐渐消散,通天阁中西方各国的成员越来越多,开始要求更多的权力。

    元朔与西方争权夺利,导致他们并没有把盘羊之乱研究透彻。

    前方,劫灰神王突然脸色微变,大声说了两句不明意义的话,转身便走,风急火燎的离去,苏云等人不敢阻拦,只得任由他离去。

    “劫灰神王尽管已经极为衰弱,但依旧是极为强大存在。他这么匆忙离去,外面可能出事了。”

    苏云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手握权杖,分开劫火,继续沿着通道向下走去。

    通道中,盘羊尸骨越来越多,有些盘羊巨大的爪子抓住近乎垂直的地面,显然死之前还在努力往外爬!

    他们顺着这些尸骨一路向下,如此前行四五里,终于来到一座处于地底的劫灰城。

    这座劫灰城已经被掏空,里面的劫灰不剩下半点,只保留着一些上个世界时期的古老建筑。

    这些建筑,其实是一个个封印,上个世界的强者把天地元气连同他们庇护的生灵一起封印在这些建筑中,以期能够躲避灾劫。

    “少史大人,那座建筑,与劫灰怪的建筑风格不同!”

    邢江暮因为被天凤抱在怀里,站得比较高,有所发现,连忙道:“那片建筑,是元朔古时期的建筑风格!”

    苏云闻言连忙眺望,只是被其他建筑挡住视线,于是催动应龙天眼看去,果然看到了邢江暮说的那片建筑。

    那片建筑极为宏伟,布局方正,有庭院廊桥,有宫阙大殿。

    还有一些盘羊尸骨出现在那里,苏云以应龙天眼一路巡视,从第一只盘羊尸骨追寻源头,只见最后一具盘羊尸骨出现在一座大殿前!

    那座大殿由纯粹的青虹所铸,四周有巨大的锁链从檐下一根根柱子中穿过,而大殿前后左右,各有一片平台,平台下又有一层平台,共有九层之多,上面烙印着各种符文印记!

    而那些锁链也是由纯粹的青虹所铸,不知多少年过去,没有半点锈痕。

    这些锁链的另一端,插入大殿四周的各种古老建筑中!

    莹莹借助他的应龙天眼细细查看,低声道:“苏士子,不太妙啊,这种规格,好像是封印魔神的。你看祭坛上的那些符文印记,与你的符文之墙的符文印记,是否有些相似……”

    苏云心中微动,他的确也看出了这一点。

    那座青虹大殿坐落在九重祭坛之上,祭坛上雕刻的符文印记,的确与他的符文之墙有些相似之处,不过更为原始。

    应该是由于封印时的道法神通,没有达到而今的地步,因此显得有些粗糙。

    “魔化的盘羊,莫非就是出自这里?”

    苏云定了定神,向那座大殿走去,心中默默道:“别的不说,这么多青虹之金,足以炼成三四件灵兵了!”

    他们来到那座古老的建筑群落,苏云没有急于向那座封印的大殿走去,而是来到正对大殿的一座建筑。

    那是一座琉璃塔,塔门关闭,而粗大的锁链从两扇门之间掏出的洞中穿过。

    苏云运足力气,咯吱一声,将一扇推开,突然他惊叫一声,被吓得头发根根竖起。坐在他肩膀上的莹莹也被吓得尖叫起来,嘭的一声化作一本书,死死的闭上书页,不敢动弹。

    天凤则抱着邢江暮,直挺挺倒下,昏死过去。

    苏云惊魂甫定,却见前方门后迎面便是一具已经完全腐烂的盘羊尸骨,着实狰狞恐怖。

    “这里的盘羊从何而来?”他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低声道。

    肩膀上,那本书的封面突然露出两只眼睛,骨碌骨碌转动,察觉到没有危险,又嘭的一声化作少女莹莹跳在空中,缓缓落下,气呼呼道:“谁把这盘羊尸体放在门后的!”

    天凤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向盘羊尸骨瞥了瞥,连忙爬起来,邢江暮已经被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苏云从盘羊尸骨下走过,身体还没有盘羊的脚背高,而天凤尽管很是庞大,但也只到盘羊的大腿骨。

    他们走入塔中,不由头皮发麻,只见塔中到处都是盘羊的尸骨!

    除了尸骨之外,还有巨大的琉璃缸,密封极佳,里面放着盘羊的脑子,眼睛,心肝脾肺肾等物,被泡在古怪的液体中!

    他们还看到有一个琉璃缸中盘羊的脑袋居然还活着,睁着眼睛幽幽的看着他们,随着他们的移动而移动。

    饶是苏云的胆子很大,此刻也有些毛骨悚然,查看一番,硬着头皮往第二层走去。

    第二层则是一些堆积的格物笔记。

    苏云看到其中一册笔记上有着木头盒子的符号,眼角跳了跳,急忙将所有的格物笔记统统扫入自己的灵界之中。

    “这些魔化的盘羊,与通天阁有关!”他心头怦怦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