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庙中神祇
    苏云很快感觉到异样,拿自己的拳头与眉心竖眼比划了一下,默默的看了肩头的莹莹一眼,少年没有说话。

    莹莹看到他委屈的模样,不觉有些心疼,连忙道:“其实应龙天眼没有必要放在眉心,放在其他部位也可以。”

    苏云心中微动,应龙天眼是一种神通,应用到眉心可以,那么应用到其他身体部位是否也可以呢?

    他想到便做,眉心的应龙天眼消失,骨骼闭合,七十二洞天中的应龙元气退去,应龙元气中蕴藏的造化之力消散。

    苏云潜运精神,再度催动应龙天眼神通,只见七十二洞天中应龙元气涌出,造化之力充斥在应龙元气之中,改变他的肉身。

    这种造化之力是藏于天地元气之中,比如应龙元气,其中蕴藏的造化之力能够让修炼者的肉身变化为应龙。

    苏云这门应龙天眼神通,其实有着元朔旧学的底子,《应龙感应篇》是其神通的基础。

    《应龙感应篇》是观想应龙,以此感应天地元气中的应龙元气。感应二字,来自旧圣绝学。

    但旧圣绝学对格物重视程度不够,因此需要新学作为补充,新学格物应龙,越细致观想得越真实,配合应龙感应篇,便可以将造化之术施展到极致。

    因此苏云催动神通,可以快速让肢体向应龙演化,甚至在眉心中长出应龙天眼。

    但是天地间也没有苏云元气,倘若他自己受伤,便只能靠自己对造化之术的领悟,慢慢的生长出肢体,前后可能会花费十几二十天的时间。

    过了片刻,苏云缓缓摊开手掌,只见掌心中鼓囊囊的,接着掌纹裂开,一只应龙天眼钻出,横穿整个左手掌心。

    苏云沉默,盯着掌心中这个几乎占据整个巴掌的大眼睛,又看了看莹莹。

    莹莹迟疑道:“要不,长在手背上……”

    苏云愤懑的散去应龙天眼神通,再次催动,应龙天眼出现在他的手背上。

    莹莹挠了挠头,试探道:“那么,是否可以长在后脑勺上?”

    片刻之后,少女飞到苏云的身后,端详片刻,展颜笑道:“还不错……苏士子,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一件事,遛了遛了!”

    就在这时,苏云在愤懑之中催动气血,只听嘭的一声大响,凤辇小楼的楼顶被他狂暴的元气掀开,天凤惊叫一声,狂奔中回头看去,又是心疼不已,果、果的叫个不停。

    天凤身后的天空,一个个方圆丈余的洞天开启,其中一座洞天的元气化作应龙元气。

    然而苏云催动神通,将应龙元气细分,只感应应龙之眼。

    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七十二洞天中出现一道道天眼符文,烙印在天眼内壁,在应龙之眼天地元气的支撑下,洞天内壁元气滋生出一条条宛如神经网络。

    这些元气符文形成的纹理在空中生长,延伸,很快汇聚到一起。

    苏云心中微动,但见七十二洞天中央,一道巨大的眼帘徐徐向两旁裂开,让竖眼越来越广。

    天眼元气从七十二洞天中源源不断涌来,顺着他的天眼神通符文形成的神经网络,注入这只应龙天眼之中。

    那只应龙天眼越来越真实,骨碌滚动,四下张望。

    莹莹原本打算溜走,见状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过了良久,这才醒悟过来,喃喃道:“苏士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云也有些茫然和不解:“我刚才只是突然想到,洞天牵引来天地元气,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强化神通的威力。于是我便把应龙元气细分,只感应应龙之眼所需的元气……”

    莹莹仰望他这轮应龙天眼,感受到澎湃恐怖的力量。

    苏云说得很简单,但是操作起来极为困难,先不说开辟应龙天眼神通需要的学问有多少,单说从应龙元气中细分,抽出其中应龙之眼所需的天地元气,这一点,便足以淘汰掉天底下除苏云和莹莹之外的所有灵士!

    只有苏云和莹莹,把应龙从头到尾格物得干干净净,才能敏锐的觉察出应龙的眼睛所需要的天地元气。

    不过莹莹对元气的掌控力,远不如苏云精细。

    苏云对元气的掌控细致入微,得益于黄钟计时,敏锐到忽秒之间。

    也只有苏云才能从应龙元气中分离出应龙之眼所需要的元气!

    而黄钟神通,则得益于苏云在旧圣绝学上的造诣。

    当初妙笔丹青杀了温关山之后,鸠占鹊巢,分出一性灵化身,寄生在野狐身上,化作野狐先生监视天市垣天门镇。

    他传授给苏云、花狐等人的绝学都是残缺不全的旧圣绝学,有法无功,有法无术。

    丹青的这些绝学得自火云洞天和佛、儒、道三大神话,苏云参悟了七年之久,学得滚瓜烂熟,却无法动用。

    但是他也因此打下了极为深厚的根基,倘若去学佛门道门儒门以及火云洞天的功和术,必然是无比简单。

    更为关键的是,丹青吊死了自己的老师,儒圣岑夫子,苏云便是被岑夫子的性灵从棺材里挖出,而黄钟也是岑夫子指点苏云去格物天门镇的黄钟。

    “苏士子,你要成为神魔了。”

    莹莹仰头,看着七十二洞天中的元气形成符文网络,连接应龙天眼,低声道:“你现在就像是一个神魔,倘若天地间有你的元气,那么你就是神魔。神魔不死的原因,正是因为天地间充斥着他们的元气,而你,已经开始掌握神魔的天地元气……”

    苏云怔了怔,不知她为何会这么说。

    突然,天凤放慢脚步,邢江暮的声音传来,道:“少史,前方便是伯山郡的地界!”

    苏云看去,远远看到一座被烧得漆黑的城市,大部分劫火已经熄灭,那里被灰蒙蒙的烟雾笼罩,变成了废墟,偶尔还有火光冲天而起。

    想来,那里便是大秦伯山城。

    除了伯山城之外,沿途中还有许多乡村,伯山城变成了废墟,而伯山郡的乡村却依旧有人们在此生活。

    沿途,苏云还看到许多督造厂,商贸很是兴旺。

    这时,苏云看到一个老旧乡村中,突然有人在灰雾中倒地,身躯扭曲,很快蜕变成劫灰怪,振翅而起,四处吃人!

    那老旧乡村的人们不多,哭喊连天,纷纷向乡村的神庙冲去,祈求他们供奉的神魔庇护,然而他们还未来到神庙,便被神出鬼没的劫灰怪吃的一干二净!

    苏云看到,除了这个村庄之外,还有几个村庄此刻也有人化作劫灰怪,四处吃人。

    有不少灵士正在狩猎那些劫灰怪,还有的乡村请神,让神庙里的神祇从石像状态活过来,守护村民。

    突然,苏云感觉到元气衰竭,视野开始缓缓缩小,不由怔了怔:“我怎么看得这么远?”

    伯山城看起来很近,只有三五十里,但这座城因为冒着浓烟,还有劫火,因此显得比较近。

    实际上发生劫灰怪动乱的那些村庄,距离他们还有百十里左右。

    此时,天凤还在向伯山城的方向赶去,未曾经过那些乡村。

    苏云刚才的视野,其实是应龙天眼的视野,他将百里之外一个个村庄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应龙天眼真是厉害。”

    苏云心中微动,散去天眼神通,天凤继续赶路。

    天色将晚,远处的伯山城散发出幽暗的红光,天凤放慢脚步,走入一个乡镇。

    那乡镇刚刚经历过一场劫灰怪动乱,村民正集中在一个神庙中,请他们供奉的神祇降临,守护村庄。

    邢江暮停下宝辇,打算在这里采购一些食物。

    苏云向那神庙看去,只见神庙富丽堂皇,美轮美奂,供奉的神魔雕塑也是镶金嵌银,奢华无比。

    乡镇的人们正在向庙宇中供奉的神献祭一位少女,少女被放在供台上,瑟瑟发抖。

    随着人们的祈祷声,只见那神像渐渐复活过来,身躯化作血肉之躯,眼眸燃起熊熊烈火,看着供台上的少女,便伸出手来。

    眼看那神魔便要将少女抓住,突然又收回手掌,抬手一指神庙外,呵呵笑道:“神不要你们纯洁的少女,神只要庙外的那个少年!只要你们献祭这个少年,神便帮你们驱除劫灰病!”

    神庙中,人们纷纷转头,向庙外看去。

    劫灰灯下,天凤低头,把苏云往前拱了拱,表示他们找的人是你。

    大秦的乡镇里灵士也有不少,几个灵士当即冲出,不由分说便向苏云攻去,叫道:“神看上你了,是你的荣幸,你不要反抗!”

    “好啊。”

    苏云没有还手,直接被那几个灵士擒下,众人喜气洋洋,把苏云放在供台上,运到神庙中,放在那复活的神像前,眼巴巴的看着复活的神像。

    神像已经完全化作血肉之躯,看着供台上的苏云,突然从神龛上走下,脑后光晕晃动,探手向苏云抓去,呵呵笑道:“元朔来的小鬼……”

    苏云被他攥在掌心,那神祇露出喜悦之色,张开大口,把他向口中送去。

    苏云身后,突然七十二洞天齐齐浮现,洞天前方,应龙天眼徐徐张开,眼中光芒汇聚,威力越来越强,威能蓄而不发。

    那神祇身躯僵住。

    苏云淡淡道:“难怪说诸神一体。看来被饕餮吃掉的那几尊神祇,也都是你。”

    那神祇面色阴狠,猛地向苏云咬下。

    就在此时,应龙天眼光芒大作,一道炫目的神光射出,那庙中神祇脑袋炸开,只剩下一具无头身躯!

    那神祇的手掌松开,苏云落地。

    那神祇的尸体噗通一声倒地,鲜血滋滋喷了庙中献祭的人们满身都是。

    邢江暮的声音传来,有些惶恐不安:“那个,我们是过路的,能否卖给我们一些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