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有女夏梦觉
    “没事的,不要惊慌,不要惊慌!少史捏明玉妃的屁股,只是在验伤,是验伤,绝非调戏!”

    邢江暮额头冷汗如雨,匆忙来到苏云和明玉妃对面,正襟危坐,死死的盯着苏云。

    “昨晚那人被少史的剑刺中了屁股,少史纯粹是想看看玉妃是否是昨晚那人,绝对没有其他想法……可恶,圣皇的妃子,哪怕是验伤也不能捏屁股!”

    他心中天人交战:“明玉妃为何没有抽他?难道是少史大人长得太俊秀的缘故……长得好看便可以为所欲为?”

    苏云验伤过后,放下心来,突然心中一凛:“难道我摸错屁股了?其实受伤的是另外一边的屁股?”

    他蠢蠢欲动,只是邢江暮死死盯着他,让他没有机会下手。

    苏云只得放弃这个念头,专心与明玉妃继续研究书中内容,不再毛手毛脚。

    邢江暮依旧死死的盯着他,免得他一错再错。

    明玉妃也是松了口气。

    莹莹展示的内容,是通天阁早期捕获魔化盘羊,将其解剖格物,发现的特殊现象。

    早期的几例盘羊解剖,盘羊体内都有劫灰残留,而且这些劫灰是处于燃烧状态,产生了劫火!

    苏云不解,站起身走来走去,疑惑道:“劫灰有明火点燃与劫火点燃之分,明火点燃可以照明,可以用作冶炼。但劫火点燃,便极为危险了。我曾经见过有人被劫灰劫火点燃,一身元气修为直接烧得一干二净,根本无法存活下来。只有劫灰怪这类生物,才有可能在劫火中生存。”

    明玉妃也站起身来,学着他走来走去,突然停步侧头看着他,道:“但盘羊并非劫灰怪!这几个盘羊,出现在盘羊之乱的早期,说明盘羊之乱的早起的确有盘羊是因为吞吃劫灰,而变得魔化。”

    苏云转身,看着这个少女:“那么,盘羊为何会吞吃劫灰,又是怎么让自己体内的劫灰燃起劫火的呢?还有,后来的盘羊,为何没有在体内发现劫灰发现劫火?”

    明玉妃也看着他,思索道:“盘羊不可能吃这种东西,盘羊在大秦的地位极高,是被当成祖先的,想吃什么都可以,不可能吃劫灰,更不可能吃燃烧着的劫灰。这说明,盘羊之乱前期,有一批盘羊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甚至可能已经试验了不知多少次!”

    苏云从她身侧走过,停步道:“后来的盘羊体内没有了这些劫灰劫火,说明其人已经洞悉劫灰劫灰魔化盘羊的奥妙,盘羊魔化之术收发自如。因此在通天阁后来的盘羊格物志中,便没有检查出劫灰劫火。”

    明玉妃与他背道而行,走出两步停下,仰头道:“他的唯一马脚,只出现在盘羊之乱早期。但是这场盘羊之乱已经过去了一百七十年,即便是通天阁也没有记载盘羊之乱发源自哪里。”

    苏云转身,向莹莹道:“莹莹,这几例盘羊,都是从哪些地方擒到的?是否有这方面的记录?”

    “我找找!”

    莹莹快速检阅,道:“我这里共找到四例。其中有一例是发生在清平郡,另外三例都发生在伯山郡。清平郡这一例时间较晚,伯山郡则发生在早期。”

    大秦的州郡划分,用的都是元朔的制度,并未改过。

    苏云对大秦的地理并不十分了解,问道:“伯山郡是什么地方?”

    “是一座劫灰城,而今伯山郡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劫火吞没了。”

    莹莹道:“那里的劫火已经烧了两百年了,早就是人迹罕至的禁地了。二百年时间,什么都烧没了。”

    苏云和明玉妃对视一眼,两人各自目光闪动,邢江暮心中凛然,道:“玉妃,快到中午了,玉妃是否该回宫了?宫里的嬷嬷是否该点卯了……”

    “玉妃真聪明,不下于我。”苏云赞叹道。

    明玉妃笑道:“苏少史也很聪明。跟你说话很省力。我该回去了。”

    苏云客客气气道:“我送你下楼。”

    邢江暮一脸茫然,只见两人现在没有半点的暧昧气息,反而彼此都彬彬有礼,依足了礼数。

    而就在刚才,他们分明还是目光中有着古怪的火苗在跃动!

    邢江暮也是过来人,少男少女眼中的小火苗意味着什么,他自然很清楚!

    “这里面肯定有古怪!”他心中暗道。

    苏云将明玉妃送到使节馆门前,又亲自为她拦下一辆盘羊辇,嘱咐车夫送到皇宫,又提前付了车钱,这才挥手,与车上的少女作别。

    明玉妃也是挥手惜别。

    等到盘羊辇远去,苏云突然道:“昨晚的那个女子,不是她。”

    邢江暮怔了怔,他还在想着苏云为何会变得正经,没想到苏云的思维一下子跳跃到这件事上。

    “昨晚袭击我们的是个女子,动用盘羊魔化之术,如果明玉妃懂得这门法术的话,那么她无需去通天阁藏书界查阅这方面的内容。”

    苏云站在使节馆门前,目光直视前方,低声道:“但不是她,才显得可怕。海外的水,比朔方还要深……”

    邢江暮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邢江暮顺着苏云的目光看去,只见对面大夏使节馆的二楼,一个妙龄女子坐在阳台上向这边看来,正是大夏使节夏梦觉。

    夏梦觉与邢江暮是老对头了。

    邢江暮怔了怔:“夏梦觉一向衣着暴露,恨不得把所有地方都给别人看,为何今日却穿得这么整齐?”

    突然,街角出一只背负小木楼的大鸟迈开脚步跑过来,冲到使节馆前,亲昵的在苏云身上蹭了蹭头。

    几日不见,天凤的羽毛又扎出来几根,十分开心的把翅膀张开,向苏云展示她新长出来的羽毛。

    这只大鸟乃是异种,成长速度惊人,但距离成年恐怕还早。

    这些日子,天凤一直住在剑阁中,李竹仙养着她,这些日子课程多,李竹仙没有机会往外跑。天凤也被闷在剑阁中。

    刚才苏云在推测出伯山郡便是盘羊之乱的起源地之后,便立刻性灵催动天道令,性灵进入天道院,与李竹仙取得联系。

    他送明玉妃出门的同时,便向李竹仙借来了天凤宝辇,准备动身前往伯山郡。

    苏云唤来莹莹,登上凤辇。

    邢江暮迟疑一下,也爬了上去,心道:“这位少史大人的确手段极多,只是他不动声色调动车辇,恐怕明玉妃也是如此。我还是跟着他,免得两人弄出什么事,无法收拾……”

    苏云坐在凤辇中,目光向外看去,喃喃道:“海外的确是人才辈出,不能小觑了……将木,你看大夏使节的裙子,好像比以前穿的整齐了许多。以前她的裙子,开衩到屁股的……”

    邢江暮重重咳嗽两声,语重心长道:“少史大人,身为督外司少史,代表的元朔的脸面,大人不应该只盯着女人……”

    天凤宝辇从大夏使节馆前驶过,苏云收回目光,道:“大夏使节馆与元朔使节馆相对,我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对面收入眼底。昨晚的女人不是明玉妃,而且厦梦觉一向衣着风骚,现在却一点肉也不露。很是可疑……”

    邢江暮目瞪口呆。

    “如果昨晚是她,那么我这次出门之后,还会再遇到她。”

    苏云向后靠去,淡淡道:“到底昨晚是否是厦梦觉,恐怕到了伯山郡便可以见分晓了。我修炼一会儿,将木,你来掌握方向。”

    邢江暮称是,心中震惊不已:“这位新来的少史,真的只有十四岁么?”

    苏云静坐下来,取出天道令,进入天道院。

    文渊阁中,此次留学海外的天道院士子济济一堂,都在等候他。

    叶落白月楼等人已经将剑阁中关于盘羊之乱的内容整理出来。

    苏云查看一番,只见剑阁中的内容并不比通天阁更多,不过剑阁中有这样一个有趣的记载。

    “剑阁的史料中记载,大秦圣钟最后一任主人是圣女明胜烟。明胜烟率领云都人,掀起了对盘羊的反攻。”

    苏云细细翻阅,只见画中的女子模样儿与明玉妃有些相似。

    那时,人们认为他们根本不可能战胜魔化的盘羊,杀出去只是送死,但明胜烟还是率领一批士子杀出,屡战屡胜,西方各国受她鼓舞,也加入战局。

    战争持续两年,终于盘羊之乱就这样结束。

    “圣女明胜烟在盘羊之乱结束后,去探索盘羊之乱的起因,然后就神秘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苏云微微皱眉。

    这时,云都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有城卫盘查。邢江暮路上被拦下数次,打听之下,才知道是昨晚圣钟失窃。

    “昨晚圣钟失窃……”

    邢江暮面色如土,白发微微颤抖:“是了,盘羊魔怪催动那口钟来砸苏少史,元会老瓢把子出手,把那口钟挡住,然后,然后……钟就不见了!出城,出城!此地不宜久留!”

    他心中惶恐不安。

    自己为了维持元朔使节的名声,辛苦十多年,黑发熬成白发。

    但新使节来到之后,使节馆的风气便突然换了一个样,坑蒙拐骗偷摸抢砸。

    “不过,好像这位新使节来到之后,元朔的名声也渐渐响了起来,最低,元朔人受到的屈辱,少了很多……”邢江暮心中有些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