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若无其事
    突然,苏云心有所感,转身仰头,眉心的道门天眼往上看去,钟楼上还有一头巨大的盘羊,那头盘羊旁边,似乎还站着一人。

    只是他的道门天眼在目力上的确有所不足之处,无法看清钟楼上的人的面孔,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无法分辨出来。

    苏云心念微动,脚步踩在雾气中,不断向上走去,身形越来越高。

    楼上传来一声轻笑,那人向后退去,而那头盘羊却留在原地。

    苏云淡淡道:“阁下能够操控劫灰,控制盘羊,难道想就这样离开?”

    那人声音粗犷,呵呵笑道:“通天阁的钥匙,果然名不虚传。元朔通天阁不过是靠着钥匙勉强维持脸面而已,倘若没有了钥匙,这正统早就落入我大秦之手!”

    苏云步步高升,来到楼顶,脚下云雾缭绕,向那人追去,闻言不由心中微动:“难道他(她)便是海外选出的通天阁主?他(她)这次出手,是为了试探我的本事,逼我展露出钥匙?”

    “钥匙”这个词在通天阁中有着独特的含义,不仅仅指打开门户的钥匙那么简单,同样象征着通天阁主的身份。

    不仅如此,历代阁主留下的宝库,也都必须要有钥匙才能打开!

    钥匙还可以控制许多阁主的灵兵,比如说大圣灵兵尘幕天空,便可以被钥匙控制。

    甚至,传闻中通天阁所打造的“通天之桥”,这座传说中的桥梁,也需要钥匙来开启!

    木头盒子的重量,其实远远超过苏云的想象!

    钟楼上那头盘羊突然身形移动,挡在苏云身前,这头盘羊的实力更加强大,一身元气动荡不休,惊人无比!

    刚才,就是这头盘羊掷出圣钟,催发圣钟的威能,逼得左松岩一退再退!

    魔化的盘羊,并非苏云所能抗衡,哪怕他催动尘幕天空也只是自保而已。

    苏云正欲止步,突然身后一口巨大的铜钟飞来,当空撞在那头魔化盘羊身上,将那头盘羊撞得倒飞而去!

    左松岩紧随大钟之后,呼啸冲来,突然身后天星乱坠,一拳轰出,将那盘羊打得砸入地下!

    苏云松了口气,急忙向那人追去。

    他随手一挥,云气如同流沙,在雾气中潜行而去。

    那人身法诡异,在云雾中的楼宇间穿梭,即便是尘幕天空也一时间难以阻拦他(她)。

    然而那人四处躲避,却被苏云追上,突然停下脚步,身后一面明镜立起。

    苏云心中一惊,明镜尚未爆发出威能,便让他感应到一股可怕的圣威!

    “原道强者的灵兵!”

    苏云手中木盒不由分说化作一口木剑,与此同时,尘幕天空也自化作一口大剑。

    两件大圣灵兵的威力爆发!

    这一刻,两人似乎都知道留手便是死路一条,各自施展出毕生所学。

    苏云控剑,以手中木剑施展出仙剑斩妖龙,同一时间,尘幕天空所化的大剑也自施展出仙剑斩妖龙这一招!

    而他对面,那人催动身后明镜,镜中一片光明,只见一天门矗立,门中央是一颗眼睛,眼睛猛地张开,一道光芒激射而出!

    “轰!”

    两人神通碰撞,尘幕天空所化的大剑只来得及施展出前面半招,便被那镜中怪眼射出的神通打在剑上,大剑哗啦一声粉碎!

    苏云气血浮动,冲击肉身,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将他冲击得向后飞去。

    与此同时,他手中木头盒子所化的木剑飞出,将仙剑斩妖龙的后半招施展出来。

    那人没有料到他竟然还能将下半招施展出来,措不及防,立刻逃遁,绕到镜后。

    “嗤!”

    木剑还是扫中那人身后,苏云被冲飞的途中,立刻听到那人一声闷哼。这声闷哼不再是粗犷的声音,相反还带着些女人味儿。

    他还未来得及细想,又一道身影扑来,在他后心处托了托,苏云顿时感觉到一股绵柔法力涌来,将明镜的冲击力卸去。

    出手的人正是看起来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邢江暮,帮苏云化解冲击力之后,一道烟一般来到那面明镜前。

    苏云心中一惊,急忙冲上,调动尘幕天空,只见浓浓的雾气中,云气形成一口大钟。

    那人躲在镜后,见此情形,抬手把那面巨大的明镜往下一罩,罩在自己身上。

    黄钟轰击,落在镜面上,而那人已经身处镜中,并未被苏云的神通攻击到。

    邢江暮冲到跟前,也无可奈何,只见那面明镜飞起,消失在浓浓的雾气之中。

    苏云招手,木剑飞回,化作木头盒子。

    这时,城中传来警哨声,左松岩飞身冲来,低声道:“云都有高手来了,快走!”

    三人匆匆离去,待回到兰陵街,只见云气散开,东方吐白。

    这一夜的经历,着实如梦似幻,让邢江暮大呼不可思议。

    “古代的神魔白泽,白泽的怪房子,通天阁的藏书界,书之树,还有明玉妃。”

    邢江暮回到使节馆,兴奋的走来走去,以拳击掌道:“还有重现二百年前的迷雾,盘羊魔化吃人,这些事情,我担任少史十几年都不曾遇到过!等我告老还乡后,我一定要把这段时间的经历写成书!”

    “别写书,写书死路一条。”

    莹莹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来,道:“连养活自己都难,而且未必有人爱看。就算有人爱看,也会有像我这样的书怪直接吃掉,那是就不是你写的书了,而是我的书了。”

    邢江暮行将就木,备受打击,似乎又苍老了几分。

    莹莹吸收了十多个书怪记录的内容,一时间难以消化,苏云性灵帮她整理这些内容,她慢慢的好了一些。

    不知不觉天色大亮,街道上陆陆续续多了许多盘羊辇,苏云、左松岩和邢江暮若非昨晚的经历,实在很难想象,就是这种生物在两百年前至一百七十年前造成了莫大的杀戮,无数人被它们吞吃。

    早饭过后,左松岩独自离开,道:“我须得尽快处理飞云谷所得,还有昨晚捉到一头魔化的盘羊,我先交给董医师格一格,看看是否与劫灰怪有联系。”

    苏云又惊又喜:“董医师也来了?”

    左松岩道:“董医师是你们通天阁的一员,海内海外阁主之争,他作为通天阁的一员,必须要来。对了,你当心明玉妃。昨晚我们去白泽家,明玉妃是知道的。”

    苏云心中凛然。

    左松岩匆匆离去。

    苏云与莹莹整理出来藏书界书怪们的记录,从中选出有用的信息。

    待到日上三竿,元朔使节馆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邢江暮出去开门,只见明玉妃只身一人前来,还是昨日的装束,青色秀?,青色发丝,两根凤簪银丝璎珞坠子,见到邢江暮,便笑了起来,两只眼睛弯成月牙:“谢谢老爷爷!你们苏少史在吗?”

    苏云坐在二楼阳台上与莹莹一起整理资料,闻言探出头来,向她招手,明玉妃见状,慌忙提着裙摆飞速上楼。

    邢江暮头大如斗,心道:“圣皇妃子大咧咧的,和苏少史同处一室,若是被人看到的话……不过好像明玉妃从来不在乎这个,否则也不会被人称作疯妃了。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终究不好……”

    他打个冷战,向楼上走去:“我也过去,便不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了。”

    到了二楼,只见明玉妃、苏云和莹莹坐在桌边,一些茶壶花瓶等小精怪忙前忙后,伺候三人。

    “在盘羊之乱前,曾经发生过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苏云偷眼瞥了瞥明玉妃的臀部,看不出她是否受伤,于是按下心头异样的心思,向明玉妃说起自己的发现,道:“盘羊之乱前,海外通天阁的成员发现了劫灰的妙用,用劫灰照明、冶炼,甚至修炼。我看到有一个通天阁成员的研究,他说大秦当年最疯狂的时候,甚至全国一天有十多起劫灰怪动乱。”

    明玉妃人如其名,肌肤被阳光照射,有如明玉一般白皙,她的目光纯净透彻,侧头道:“我也看到了一些研究,通天阁那时有些人怀疑盘羊便是被劫灰污染,因此变得暴戾吃人。不过通天阁后来做了些试验,并未发现盘羊在接触劫灰后有异常……”

    苏云仔细听她的声线,对比昨晚偷袭他们的那人,微微蹙眉:“声线不对。难道昨晚袭击我们的不是她?想要验证,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我刺了那人屁股一剑。只需要查看她屁股上是否有伤……”

    “有异常!”

    莹莹突然道:“我在一卷格物志中发现,发疯吃人的盘羊体内含有劫灰残留,表明这些盘羊应该都曾经吃过劫灰。”

    她寻到这些图文,展示给两人看。

    明玉妃凑到近前看去,苏云也凑过来,细细查看,左手悄无声息的在少女臀部摸了一把。

    明玉妃惊叫一声,侧头看着他,面色羞红,目如秋水,没有说话。

    苏云不动声色的收回左手,若无其事,心道:“不是她,她屁股上没有伤。我的那一剑犀利非常,当年我被仙剑刺中屁股时,也躺了好些天才痊愈。如果是她的话,我捏她的屁股她一定会疼得叫出声来,而不是刚才那样叫……”

    两人身后,邢江暮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面色如土。

    ————两章已更,没有看到第一章的,往上面翻一翻就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