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未过门的明玉妃
    通天阁的记录极为繁琐,是遍布在盘羊之乱中的各个成员记录下来的文字和图案。

    这些通天阁成员身边往往都带着一个书怪和一个笔怪,用以记录自己所见所闻,他们更像是游历在这个大陆之中,游离在这个大陆事务之外的观察者。

    盘羊之乱爆发时,通天阁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随后,他们便在各地详细记录盘羊之乱的过程,盘羊吃人的景象,和人们的反抗。

    不过作为学者,他们还是在动乱中抓到不少盘羊,格物致知,将这些盘羊解剖,试图探寻盘羊变得异常强大且暴戾嗜血的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关于盘羊之乱内幕的调查,以及当时劫火爆发原因的调查,还有盘羊之乱与劫火爆发之间的联系。

    通天阁也在盘羊之乱中死伤惨重,他们在调查的过程中,遭到神秘力量的侵袭,有很多通天阁成员死在奇诡的攻击之下。

    因此这些书籍中,还包含后来的通天阁成员调查这些死者的格物志,可以说是各种讯息驳杂繁琐!

    十二个小书怪,记录的关于盘羊之乱的内容可谓是浩如烟海,还有一个小书怪记录的则是关于盘羊的起源,以及天神化作公羊,与一女子**产下色目人祖先的传说。

    想要从中寻找出有用的线索,的确如白泽所言,必须要花几年的时间把这些书籍读一遍。

    更为可怕的是,这里面有着许多通天阁成员格物绘图,这些图案是用符文绘制而成,十分晦涩。

    符文是拍扁的神通,同一种神通,不同的角度拍扁,形成的符文便不一样,代表的意义也不一样。

    因此每一个符文,蕴藏的信息量都极为巨大。

    想要解开符文的内涵,需要对符文对应的神通有所了解,再以独特的角度,把符文还原成神通。而神通蕴含的信息量那就更为巨大了。

    倘若是符文组成的方程,想要解开,那绝对是一个让所有人都为之头疼的复杂工程!

    莹莹扑扇着翅膀在文字和图案的幕墙之中穿过,拼命记忆这些文字和图案,力求精确。苏云的记忆力虽然强大,但如此浩大的记忆量,对苏云来说便绝对无法办到了,因此只能请莹莹出手。

    莹莹也是书怪,只需看过一遍,便能将书中内容记下。

    只不过,她只是记下,讯息庞杂,但是并不会理解书中的内容,因此她只能帮苏云记忆,书中的内容还需要两人一起寻找、理解。

    苏云则在查阅这十多个小书怪所整理出的概略,查找是否有自己最为需要的内容。

    “白泽元老,对于这个化作公羊的天神,你是否有所了解?”苏云突然问道。

    白泽怔了怔,摇了摇头,道:“此地的收藏并无这方面的内容。这个传说多半是假的,通天阁曾经格物色目人,在他们身上并未发现有盘羊血统。”

    左松岩将苏云拉到一边,偷偷瞥了白泽一眼,低声道:“苏少史,这白泽也是一头羊,而且是古代的神圣,又常年居住在海外。莫非那化作公羊的天神,便是他?他化作公羊,勾引少女?”

    “矮子,我听到了!”白泽怒道。

    苏云狐疑,瞥了瞥白泽,低声道:“确有这种可能。少女多半喜欢这种羊,我看着也觉得蛮可爱……”

    白泽气急败坏道:“我说了,我没有!我们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便已经有了盘羊的传说!”

    这时,苏云看到果树的背面隐隐有文字漂浮在空中形成的光芒,仿佛有人在那里查阅东西,于是问道:“元老,这里还有其他人?”

    “这是自然。通天阁共计有六百八十八人,二百五十六元朔人,四百三十二异族人,再加上两个伪阁主,便是六百九十人。”

    白泽扑扇着翅膀飘了起来,在空中缓缓转圈,竭力稳住身体,道:“这片灵界,所有成员都可以进来,翻阅资料。只要是通天阁成员,无论在世界哪个地方,只要没有被屏蔽灵界,便能通过道法打开门户,我亲自接引进来。”

    苏云迷茫:“还可以这样进来?那么为何我不懂……”

    白泽狠狠瞪他一眼,还未来得及说话,苏云继续道:“是了,我不去见楼班摊友,楼班摊友于是在路上堵截我。但时间急迫,他没有来得及把事情交代完。是我的错。”

    白泽见他主动认错,没有责怪他,心道:“倒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少年,比历代阁主善良多了,就是有点蠢。当然,比他身边的矮子聪明多了!”

    他指的是变得年轻的左松岩。

    白泽记仇,还记得刚才左松岩猜测是他变成公羊勾搭少女。

    苏云向果树走了几步,只见果树后是个异族女子,看不出是元朔人或是色目人还是其他种族,身穿青色秀?华服,青色秀发,头顶凤钗,左右各有两个,有银线穿着璎珞从两鬓垂下。

    她一边细致阅读,鬓边的璎珞便微微颤动。

    她沉寂在阅读之中,没有注意到苏云等人接近。

    苏云走上前去,只见空中的文字也是关于盘羊的记载,旁边也有一个书怪小女孩,正在调动自己书中的内容。

    一旁还有几个小笔怪,已经现出真身,化作毛笔。

    那青衣少女以元气同时掌控几个笔怪,正在写写画画,很是认真。

    苏云回头悄声道:“白泽元老,你给我的并非是所有关于盘羊的史料。这里还有一份儿!”

    白泽震动小翅膀跟在他身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翅膀有些多余,怎么也飞不快,愤愤道:“你只是伪阁主,不能给你搞特殊!人家也是通天阁的,又是先来的!”

    那少女被惊动,连忙起身,向白泽见礼,道:“玉妃见过前辈。贸然前来,打扰了。”

    白泽被苏云左松岩等人被气个半死,见到她便没有了怒气,笑道:“明玉妃不必客气。你也在看盘羊之乱?”

    那少女称是,道:“剑阁和帝宫中都有关于盘羊之乱的记载,我看了,发现有许多不全的地方。所以来这里找一找。”

    白泽叹道:“其实我通天阁的记载也有不全,盘羊之乱发生的时候实在太突然,让我们都来不及准备,就这么席卷所有国度。等到盘羊之乱平息,想要再找到盘羊之乱的源头,却已经过去三十年了。”

    左松岩悄声道:“苏少史,白泽是公的吧?看到这女孩便走不动路了。”

    白泽气得险些从空中跌落下来。

    邢江暮悄声道:“别乱说话,这女子是大秦皇帝还未过门的妃子。”

    “皇帝未过门的妃子?”

    苏云有些纳闷,悄声问道:“皇帝不是挑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吗?为何大秦的皇帝还有未过门的妃子?”

    “据说大秦皇帝被封为圣皇之后,便广选秀女,有些姿色极佳的便封为妃子。只是大秦皇帝修炼一种奇特的功法,尚不能圆房,故而便将妃子们在后宫里养着。”

    邢江暮俨然是云都的百事通,道:“这位明玉妃便是其中之一,被封为玉妃,还未成年。只是她不爱在宫里呆着,经常跑出来,或者去剑阁,或者径自离开云都去帝宫。据说,有人还见到她四处去历练,闯到劫灰城中去呢。她背后被人称作疯妃,没想到她竟是通天阁的人,难怪喜欢四处跑……”

    明玉妃好奇的打量苏云,苏云赞道:“明姑娘的裙子真好看。我叫苏云,我十四岁了。”

    明玉妃眼睛一亮,笑道:“我知道你,你是剑阁新来的老师,把玉姑娘打了一顿!玉姑娘在背后骂你呢!”

    她口中的玉姑娘,多半便是玉霜云。

    “哎呀,天色已经很晚了,嬷嬷肯定开始查宫,我该回去了,要不然又被抓到!”

    明玉妃连忙收拾自己抄录的书籍,探头往苏云背后瞅了瞅,远远看到莹莹正在记录关于盘羊之乱的内容,惊讶道:“你也在研究这个?我也是呢!明天我去找你,咱们一起研究研究,交流所得!”

    她飞速收拾妥当,摘下一根凤簪,在空中催动神通,画出一道门户,随即拉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又探头进来,笑道:“咱们在哪里见面?”

    邢江暮连忙捅了捅苏云,低声道:“少史,那是皇帝的妃子,招惹不得!”

    苏云恍若无觉,笑道:“就在元朔使节馆罢。”

    “好!”

    明玉妃明眸皓齿,脆生生道:“明天上午,我去找你!”说罢,把门关上,那扇门随着她神通中元气的耗尽而缓缓消失。

    左松岩感慨道:“这门后是大秦皇帝的后宫吗?若是能进去参观参观……”

    约莫两个时辰,莹莹终于将所有的文字和图案扫了一遍,累得气息委顿,飞不起来。

    “她是吃撑了。”

    白泽检查一番,道:“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苏云很是心疼,连忙把莹莹送到自己的灵界中修养,白泽不知从何处取来一个茶碗,淡淡道:“苏阁主已经看完了吧?看完那就送客吧。”

    “等一下,我想查阅历代阁主的事……”

    苏云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见云气涌来,遮挡住自己的视线,将自己卷起,下一刻,云气消散,化作白烟袅袅。

    苏云、左松岩、邢江暮醒来,只见自己依旧坐在木桌前,手中各自捧着一个茶碗,碗中茶已经凉了。

    他们对面的白羊放下茶碗,淡淡道:“天快亮了,几位该回去了。”

    苏云连忙道:“白泽元老可否传授我进入藏书地的神通?”

    白泽摇头道:“我也不会。我又不用学这个。”

    苏云想了想:“明天要见明玉妃,向她请教便是。大秦圣皇的女人……”

    灵界中,莹莹靠在苏云性灵的肩头,很是虚弱,听到他的心声,嘻嘻笑道:“苏士子,你的想法很危险啊!不过你长大了,我很欣慰!”

    苏云脸色微红,讷讷道:“哪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