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帝剑术(建议改成:你就叫)
    苏云的这一拳蕴藏两重力量,第一重力量是这一拳中蕴藏的神通的威力,以雄浑真元催动黄钟,挟七十二洞天之威。

    这一重威力,碾压玉霜云的法力,直接将其真元击垮,让她不能动用神通。

    第二重力量,便是苏云肉身中爆发出的力量了。

    这是纯粹的力量,碾压在玉霜云身上,这一拳掀起的拳风可以犁开地面,可以撼动山崖,一拳轰出,半里外的墙壁上能够多出一个巨大的拳印!

    第一重力量碾碎了玉霜云的法力,击碎她的神通,第二重力量便是结结实实的重击,轰击玉霜云的肉身。

    武圣阁乃是按照灵兵的炼制方法打造而成,一砖一瓦,一门一墙,都是烙印了符文,别说神通,就算是灵器也难以轰破。

    而苏云这一击,直接连人带墙一起轰飞,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心头微震。

    “元朔的道法神通,并非不堪一击。”

    月流溪语重心长道:“元朔拥有水镜那样的人物,史上诞生的圣人、圣皇如天上繁星,若是能与元朔一起进步,我大秦士子势必能将道法神通推演到新的高度。若是强行侵略元朔,或许可以胜一时,但元朔反应过来之后呢?”

    他目光一直落在苏云身上,没有看江祖石,但话却是对江祖石说的。

    两人理念不合,早已到了水火难容的地步,倘若目光交锋,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大秦武圣和剑阁圣人之间的对决,因此他们尽量避免目光相遇。

    江祖石也没有去看月流溪,淡淡道:“我并未从他身上看到属于元朔的旧圣绝学。而且,就算他身上有元朔旧圣绝学,那又如何?五千年之腐朽,如癣疥之患,必须用刀子割除癣疥,彻底割除腐朽。水镜做不到,我这个大秦人帮他来做。”

    月流溪强忍着直视他的冲动,压低嗓音道:“大秦强攻元朔,多少人要因此而死?”

    “只要能将新学的荣光洒遍野蛮黑暗的土地,死多少元朔人都是值得。”

    江祖石冷笑道:“当年元朔的圣皇远征这里,我们正处在野蛮黑暗的时代,不也是死伤无数吗?”

    “我担心的是死更多的大秦将士!”月流溪咬牙,转身向他看来。

    两人的目光正要遭遇,突然只听武圣阁外传来诸神念诵的声音,飘飘渺渺,茫茫浩浩,仿佛从天外而来,声音洪亮且悠远。

    月流溪和江祖石心头一震,急忙向外看去。

    月流溪低声道:“玉霜云在争夺通天阁主之战中,可没有施展出神帝剑术啊!”

    江祖石笑道:“流溪,这正是新学精勇猛进的地方。她在争夺阁主之战时,未曾修炼成神帝剑术,但现在她已经修成!元朔的旧圣绝学,充满了晦涩,故弄玄虚与巫术,能做到这一步吗?”

    月流溪无从反驳。

    他虽然了解元朔的旧学,但并不精通,他只是从剑阁的典籍以及来到大秦留学的元朔士子那里了解一些元朔的旧学文化。

    自从大秦战胜元朔以来,大秦内部越来越有一种割舍元朔文化影响的冲动,力求将大秦文明中一切被元朔文明影响的痕迹抹去,给大秦人一种他们的文明是凭空发展而来的假象。

    月流溪是学者,深知这种假象固然会让大秦人自豪,但同时也会让大秦人妄自尊大,恨不得将他们的文明,推广到全世界去,哪怕是侵略杀戮,也在所不惜。

    苏云的到来,让月流溪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让大秦人转变意识的机会。

    虽然他很难转变所有大秦人的意识,但他觉得可以让自己的挚友江祖石改变对元朔的成见,让剑阁士子改变对元朔人的鄙夷。

    只是玉霜云修成神帝剑术,着实出乎他的预料。

    海外通天阁主正是凭借神帝剑术,一举扫平所有国家选拔出的竞争者,成为阁主!

    一道剑光从武圣阁消失的墙壁中飞来,堂堂正正,大气磅礴,剑光照亮武圣阁,甚至让所有阁中士子都有一种强烈的刺痛感,仿佛下一刻,自己的性灵便会被斩杀,自己的头颅便会被刺穿!

    “不要动!”

    苍九华急忙大喝:“所有人都不要动!”

    他见识过海外通天阁主的神帝剑术,那种剑术并非是针对你而来,但是会给你一种恐怖的压力,让你以为自己会被斩杀。

    然而当你忍不住躲避的话,便真的有可能性灵被斩,脑袋也有可能被刺穿!

    争夺通天阁主之战时,苍九华便见识到这种剑术,不过海外通天阁主已经能够掌控剑术的威力,不会伤到他人。

    但是苍九华对玉霜云没有这个信心。

    他能感应到玉霜云的气息不稳,还无法完全掌握神帝剑术。

    不过,就算他已经预警,但还是有些士子克制不住对玉霜云这一剑蕴藏的杀意的恐惧,忍不住腾空躲避!

    “糟了!”苍九华心中一沉。

    另一边,月流溪和江祖石见到不少剑阁士子四处躲避,有的剑阁士子已经准备好神通对抗这一剑,心中也是一惊,便要出手营救。

    左松岩也感应到玉霜云这一击的可怕,心中电石火光般闪过一个个念头:“要不要出手救这些士子?我出手的话,必然会被识破,那么我便糟糕了……但这是人命……这是外国人命……不管他,救了再说!”

    三大高手各自准备出手。

    只见那剑光煌煌而来,其他士子无法看到破墙后面的景象,而苏云却是直面玉霜云这一击。

    他的目光扫去,只能看到破墙外是一座天门,天门后有着鳞次栉比的建筑,神圣庄严,有如天庭。

    天庭的诸神站在天门后,躬身侍立,甚至连天庭中的神王也躬身侍立,齐声赞颂礼敬。

    诸神中央,无边无际的神光之中,苏云只能隐约看到一个高大伟岸的生灵坐在那里,诸神连同神王都显得极为渺小。

    那便是天庭的神帝。

    神帝持剑,隔着天门,向苏云施展出霸道绝伦的一击!

    而在天门下,正是衣衫不整的玉霜云,这女子几乎被苏云一拳重创,卷土重来,锐意取胜,所以施展出自己并未彻底炼成的神帝剑术。

    她剑术施展出来,与天庭中端坐的神帝施展的剑术一模一样,但剑术一出,她便感觉到不再是自己施展神帝剑术!

    是真正的神帝,借她之手,施展出这霸道绝伦的一击!

    她心中有些惶恐,感觉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这一剑,她并不想杀人,不想杀掉苏云,也不想杀掉其他剑阁士子。

    然而已经由不得她了。

    就在此时,苏云第二种神通从他的灵界中浮现。

    那是一口仙剑。

    悬于天门后,守护天门后的另一个世界的仙剑。

    仙剑飞出,迎上神帝剑术!

    苏云探手捉住飞出的仙剑剑柄,握剑在手,终于移动脚步,一步跨出讲台,踏在空中,脚下四周的空气被他的元气压成一个方圆丈余大小的脚印。

    这个透明的脚印下方,几个剑阁士子闷哼一声,只觉仿佛有一座山压在自己的肩膀上,沉重无比。

    空中,剑啸声变得无比锐利!

    神帝剑术威力爆发!

    那些飞身跃起的一个个剑阁士子,顿时看到一道道剑光向自己斩来!

    与此同时,苏云手中仙剑斩落,仙剑随着他的身形旋转而转动,仙剑第一击截中流,斩断神帝剑术!

    那些剑阁士子有的绝望等死,有的奋起反抗,下一刻便见攻向自己的剑光纷纷断去!

    月流溪、江祖石和左松岩正欲出手救人,见状纷纷停手。

    月流溪和江祖石心有所感,两人的目光同时越过人群,向左松岩看去。

    左松岩心中一惊:“我刚才一瞬间提起的修为太强,被这两个人察觉了!”

    苏云步踏虚空,第二步跨出,人在空中转身拧胯,第二剑便已经杀出武圣阁,踩得坐在最后面的几个士子趴在地上。

    他的第二剑斩在玉霜云头顶的天门上!

    天门中断,被他一剑劈开!

    苏云踩在玉霜云头顶,再进一步,仙剑斩入天门后的天庭中,直奔那神帝而去。

    “切。”他的耳边恍惚间仿佛听到一个轻蔑的声音。

    突然他手臂剧烈震动,仙剑斩入神光之中,随即破碎。

    苏云撤手,后退,人在空中连退三步,第一步又踩回玉霜云头上,第二步将武圣阁后排那些刚刚撑起身子正欲爬起的士子踩得趴回地面。

    第三步,他下方那些士子只觉如山般的压力袭来,各自闷哼。

    三步过后,苏云已经落在讲台上,身后衣衫猎猎,一身气血排荡不休,澎湃作响。

    玉霜云哇的吐血,噗通跪地,无法起身。

    苏云环视一周,淡淡道:“还有谁想要与老师较量两手的?”

    他的目光落在苍九华身上,苍九华微微一笑,没有回应。

    苏云平息气血,道:“没有的话,那么这一节课便上到这里。我下一次上课,是一个月之后的今天。下课!玉霜云同学,下课不要走,到我这边来一下。”

    武圣阁中,所有士子如释重负,均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玉霜云被两个女士子搀扶着,正欲离开,闻言停下脚步。

    苏云含笑招手,玉霜云推开两位女士子,低声道:“你们不用等我,他是老师,不敢拿我怎么样……”

    那两位女士子紧张道:“他若是欺负你,你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