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姑娘,我受伤了
    先前苏云动手的时候,玉霜云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苏云施为,直到苍九华躬身,她这才起身。

    “苍师兄,你的修为实力不弱于我。你为何不出手?”玉霜云不解道。

    苍九华道:“你我谁先谁后都没有关系,我也肯定会向他出手。”

    他深深看玉霜云一眼,低声道:“毕竟,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逼出他的真本事,让阁主格一格他。”

    玉霜云垂下眼帘,掩饰眼中的锋芒:“阁主……”

    她走上前去,武圣阁中的剑阁士子传来低低的骚动:“国师弟子……”

    对于玉霜云,剑阁士子并不陌生,这个女子在剑阁中极为有名,在同龄人中,有着剑阁第一人的美誉。

    她家学渊源,师承大秦国师。大秦国师姓玉,名叫道原,乃是新学的后起之秀,出身自大秦的另一个新学圣地,帝宫。

    江祖石瞥了一旁的月流溪一眼,自言自语道:“剑阁是第一圣地,帝宫也并不比剑阁逊色多少。玉道原的弟子,再加上我剑阁的绝学,玉霜云可以与通天阁主争锋。”

    他虽然是在自言自语,却是在对月流溪说话。

    自从裘水镜离开剑阁返回元朔,月流溪和江祖石便发现他们两人的理念相差越来越大,隔阂也越来越大,最终两人分道扬镳。

    他们都想说服对方,但最终发现,这是理念冲突,并非口齿伶俐便能说服。

    因此他们即便是见到彼此,也很少再开口,更别说主动向对方低头认错。

    月流溪目光落在玉霜云身上,道:“剑阁需要自我警醒,大秦也是如此。大秦的新学刚刚起步一两百年,远未达到完美的程度。旧学,也有其所长,不可全然否定。侵略元朔,歧视元朔人,鄙视甚至毁灭元朔学问,是不对的。苏阁主来任教,会让剑阁和大秦看到元朔学问的奥妙。”

    他话音刚落,玉霜云身后大渊裂开,洞天浮现,她的真元化作剑气,剑术神通爆发!

    玉霜云的剑气并非是直来直去,而是可以如流水般流转,剑光扰动,从一口口旋转的洞天中飞出,剑光犀利无匹,所过之处,空气被切得嗤嗤作响!

    武圣阁中有二百士子,有的端坐,有的被苏云击倒,此刻都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只见一道道剑光泛着犀利无比的剑芒从士子之间穿过,从四面八方向苏云攻去!

    苏云依旧站在讲台上,身躯岿然不动。

    第一道剑光接近,出现在他身前丈余位置,突然撞击在无形的壁垒上,发出当的一声钟鸣。

    随着这声钟响,剑光所刺的位置浮现出一片奇特的纹理,那是白猿和蛟龙的纹理,像是攀附在什么东西上。

    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剑光飞至,相继撞击在空中无形的壁垒上,只听当当当连续三声钟鸣传来,空中又浮现出三块弧形壁垒。

    那些弧形壁垒上也有奇特的神魔烙印,有毕方、日月、穷奇等烙印,这些神魔或者日月,呈现出不同的招法或者运行轨迹,相当瑰丽。

    “咻”“咻”“咻”!

    六十多道剑光从四周齐至,接着玉霜云身后七十二洞天中剑光扰动,飞跃如鱼,一时间武圣阁中剑芒大作,众人眼前雪亮一片,只见数以百计的剑光锋芒毕露,将苏云淹没!

    终于,伴随着“咣”的一声悠扬无比的钟声,苏云身前身后,所有的弧形壁垒连接在一起,赫然是一口巨大的黄钟!

    那黄钟不是金子的颜色,而是黄橙橙的,也没有任何青铜的痕迹,黄的纯粹。

    黄钟各个层次不断旋转,钟上最底下两层,各有神魔烙印。

    最底层有三百六十刻度,十种神魔或者事物,每种神魔或者事物,如毕方、白猿、蛟龙,日月等,各自呈现出三十六种姿态。

    而第二层也有三百六十刻度,有十二种神魔,每一种神魔,如应龙、饕餮、梼杌、穷奇等,各自呈现出三十种神通烙印。

    奇特的是,玉霜云攻向苏云的剑光,来到黄钟前,便被黄钟上的神魔烙印抵住,根本无法攻入钟内。

    玉霜云抬手一抓,数以百计的剑光剑芒咻咻作响,汇聚到一起,化作一口粗大无比的剑光,挺剑向前刺去!

    这一剑刺出,她的头顶一片神光洞照下来,光芒如炬,但见天庭浮现,天门中一尊尊天神从光芒中坠落,照耀在她这一剑中。

    “嗤——”

    粗大无匹的剑锋旋转,转动之时,只见嗤嗤作响的剑气形成一尊围绕剑光旋转的龙神异象,轰隆一声刺在黄钟上!

    “咣!”

    钟声响起,苏云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只见他的性灵神通大黄钟,头一次被人以神通直接刺穿!

    他的黄钟的确藏有破绽,只需要两次攻击的间隔小于一忽的时间,便可以突破他的黄钟防御。

    不过,这个破绽是陷阱。

    在莹莹的指点下,他早已将这个破绽修复。

    他的黄钟有外壁和内壁之分,外壁主防御,内壁主进攻。

    外壁上有着各种神魔的符文印记,内壁上也有着各种神魔的符文印记,数量上绝不比外壁少!

    但凡有人攻破他的外壁防御圈,进入钟下与他对决,必然会被黄钟神通一下击垮甚至击杀!

    与苏云对决的高手之中,的确有不少人都看出这个破绽,攻破黄钟防御圈。

    但是玉霜云不同。

    玉霜云根本没有攻击这个破绽,而是直接击穿了黄钟的防御!

    攻击力如此强大的神通,而且不是仙术,苏云还是头一次见到!

    “这个女人,很强!”他突然兴奋起来。

    苏云哈哈大笑,大一统功法催动,洪炉嬗变开启,顿时骊渊两壁应龙等神魔烙印浮现,他的肉身之中洪炉的肉身炉壁上,应龙等神魔变得无比清晰,两两相互感应,性灵肉身一体!

    “轰!”

    他身后灵界中七十二洞天突然齐齐变成同一种洞天,应龙洞天!

    从那些洞天中涌出的天地元气,赫然化作应龙元气!

    七十二洞天和骊渊之中涌出的应龙元气,源源不断化作他体内的应龙真元!

    玉霜云刺来的粗大剑光穿透黄钟,剑光四周龙神盘绕,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那是天神的嘶吼,向苏云刺去!

    一时间,武圣阁中众士子纷纷站起身来,看着这一剑,激动莫名。

    就在此时,苏云抬起右手,抓住剑光的剑锋。

    叮。

    脆响传来,玉霜云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刺在他的掌心中,只见苏云的手掌开始疯狂变化,化作一只龙爪。

    两人神通威力爆发,苏云掌心中传来啪啪啪的声响,玉霜云脸色微变,感应到自己化作剑光的真元被巨大的力量碾碎!

    突然,无数道破碎的剑光四面八方激射,武圣阁中央的白布顿时被无数道破碎的剑光穿过,切成碎片。

    白布纷纷扬扬,如同雪白的蝴蝶漫天飞舞。

    同一时间,玉霜云围绕这一剑绕动的龙神飞起,向苏云眉心刺来!

    这才是她这一招最精妙最阴狠的绝招!

    然而就在龙神飞起的一刹那,苏云身后,应龙双翼展开,向前斩去,万千金羽锋芒毕露,根根分明,嗤嗤两声,将龙神斩成三段。

    旋即,羽剑暴涨,万千道剑光直奔玉霜云面门而来!

    玉霜云握剑,头顶半空中的天庭愈发明亮清晰,一尊天神立在天门下,手中握剑,与玉霜云施展出同一招。

    苍九华脸色大变,急忙高声道:“趴下!”

    无数口卷动的细细剑光从上空压下来,将万千金羽斩落。

    武圣阁中,所有士子急忙趴下,只听头顶呼啸的剑啸滚滚而过,有人趴地慢了一步,头上一片冰凉,头发被剑芒卷过,切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头皮,铮亮无比。

    “帝宫,有着很多传说。”

    江祖石看着玉霜云头顶的天门,门中的那尊天神持剑,与玉霜云一起运剑,力破苏云的应龙真身,淡淡道:“圣地帝宫崛起于一百七十多年以前,与我们剑阁一样,都是黑暗年代盘羊之乱的产物。”

    玉霜云破开应龙双翼,一剑刺破苏云黄钟,刺在苏云胸口。

    “轰!”

    剑光爆发开来,宛如明亮无比的大伞向四面八方绽放剑芒,夺目无比。

    “人们饱受盘羊之乱的苦,民不聊生,于是有一批强大的海外通天阁成员建立了剑阁,传授道法神通,广收士子。”

    江祖石看着这一幕,露出笑容,道:“那个黑暗年代还有一批强大灵士建立帝宫,传授来自天庭的绝学,宣传天庭理念。因为天庭中有神帝,所以这个地方便叫做帝宫。现在,玉霜云动用的剑术是神王剑术,还不是神帝剑术。”

    “玉道原的剑术,的确是一绝。”

    月流溪没有看他,径自道:“他的神帝剑术,大秦中找不出第二个人。但玉道原并未被封圣。”

    江祖石哼了一声:“封圣?从前封圣,只有元朔的皇帝才能封圣人。我海外各国原道境界强者,想要封圣便只能到元朔去,被元朔皇帝封为蛮圣、夷圣!这不是封圣,这是羞辱!”

    剑芒散去,江祖石瞳孔微缩,只见苏云依旧站在讲台上,任由玉霜云这一剑刺在自己胸口。

    他的衣衫破去,胸口有着剑光真元炸开的痕迹,但是皮肤只被刺破了针尖大小。

    “好疼……我受伤了!”

    苏云嘴角动了动,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我流了一滴血!这是我远渡重洋来到海外以来,第一次受伤!玉姑娘,你很不凡你知道吗?”

    他言语中流露出难以压制的兴奋,突然抬手抓住剑光,恐怖的真元爆发,剑光中玉霜云的真元顿时噼里啪啦破裂。

    玉霜云的脸色微变,苏云身后的七十二洞天形态开始变化,化作一口口黄钟形态,钟身缓缓倾斜。

    玉霜云叱咤,变招,这女子头顶的天门中的那尊神王也同时变招,一人一神,剑气齐出。就在此时,苏云身后,浮现出黄钟虚影,钟口朝向玉霜云。

    苏云哈哈大笑,一拳轰出,黄钟震荡。

    “咣!”

    钟口内壁,二十四神魔飞舞,二十四神魔神通爆发,化作浩浩荡荡的威能碾压而来,玉霜云尚未成型的剑招顿时破灭,整个人飞起,倒贴在武圣阁的墙壁上!

    她头顶的天庭天门中,那神王虚影也倒飞而出,挂在天门中央。

    玉霜云努力挣扎,仰起头来,突然苏云这一拳的第二重力量爆发,少女身后墙壁凹陷,少女吐血。

    而她头顶天门中,那尊神王虚影突然也承受不住,倒飞而去,向天庭中撞去!

    玉霜云再难支撑,整个人与墙壁一起飞了出去。

    ————我受伤了,我才知道月底月票双倍,晕菜了,你们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