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苏云授课,神魔乱舞
    左松岩的性灵怒哼一声:“好色是苏士子的本性,何须去学相柳?而且莹莹前辈,相柳好色这种习性便不用格了吧?”

    莹莹摇头道:“神魔之所以是神魔,是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性情,他们的性情决定了他们是神还是魔。而这种性情会反应在性灵上,在格物上叫做格其神,你不格物其神,便无法学会蕴灵、元动的功法。”

    左松岩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盯着苏云,心道:“苏小子对我真不错,担心我学不会,还展示给我看。不过这小子怎么看起来便这么欠揍的样子……”

    他心中又有些难过:“在朔方城中,他捅出天大的篓子我都替他兜着,把他当成晚辈一样照顾。这才几个月过去,他便替我兜着我捅出的篓子了。”

    江祖石看向月流溪,露出不解之色。

    月流溪是剑阁的阁主,有认命先生的权力,但是月流溪将苏云安排到他的武圣阁任教,让他有些疑惑。

    “老朋友,元朔人只配来我大秦做最低等的活儿,低三下四的求学,你却让元朔人来我武圣阁任教,这是羞辱我羞辱元朔吗?”

    江祖石面色沉下,目光落在苏云身上。

    武圣阁内一片平静,只有苏云身后的相柳异象在缓缓的延伸脖颈,在士子间游走。

    那相柳如龙如蟒,有着粗大无比的脖颈,像是龙蟒的身躯,水桶粗细,从苏云的身后延伸出来时,能够听到喋喋喋的撞击声,那是相柳在移动时鳞片的撞击声,像是银片相互敲击发出的声音。

    武圣阁中,一个个剑阁士子动也不敢动弹一下,那相柳的脑袋比他们还要庞大,长长的身躯在人群中穿梭,尽显凶威。

    阁中士子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片片龙鳞上自己的身形。

    苏云身后,阴影如山,那是相柳的身躯,而苏云正站在相柳的脚下,显得很是细小。

    有人握紧拳头,看了看站在相柳脚下的苏云,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月流溪和江祖石,他们有着各自的骄傲,但是如果没有江祖石允许的话,他们不敢出手。

    其他人,则回忆起兰陵街被苏云击碎一切骄傲时的恐惧。

    那种恐怖的肉身爆发力,直接碾碎他们一切神通,仅凭肉身力量,便摧毁他们的意志!

    当苏云的拳头轰来时,拳头的阴影充塞他们眼眸中的天地,将天地填满,这种恐惧,深植在他们的道心之中!

    突然,一个剑阁士子悄悄挪动一下屁股,立刻被其中一颗相柳头颅发现!

    那相柳头颅呼的一声扬起,脑后肉膜像是羽扇般炸开,哗啦啦震动,口中发出一声洪亮无比的龙吟,随时可能扑下!

    那剑阁士子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身躯发抖,脑中一片空白。

    “这位同学不用怕。”

    那相柳头颅突然合拢脑后的肉膜,脖颈在一个个士子之间穿梭,来到他的面前,狭长的龙吻开合,口吐人言:“上次兰陵街中我揍你们的时候,用的是肉身神通,现在我施展的是法术神通。”

    相柳一颗颗脑袋向回缩去,消失在苏云身后。

    苏云微笑道:“今天是我来到大秦云都的第三天,也是我教你们的第一课。没有同学打算上手吗?”

    一双双目光纷纷向月流溪和江祖石看去。

    江祖石面色漠然,看向月流溪。

    月流溪微微一笑,道:“元朔乃是文明古国,士子们见识一下元朔道法神通也是好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他话音未落,一位剑阁士子起身,不由分说元气爆发,高声道:“元朔蛮夷之地,有什么……”

    他刚刚跃起,洞天开启,骊渊浮现,话还未来得及说完,突然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来。

    “轰!”

    苏云身后,相柳再现,九颗龙首出击,在相柳九首弹出去的一瞬间,苏云身后的空气剧烈震动,竟然浮现出九个圆圆的气环,向四周袅袅散开!

    那剑阁士子神通还未来得及准备,便被第一颗相柳之首洞穿身躯,下一刻,相柳头颅从他身后穿出,咬住他的性灵的脑袋,将他的性灵生生从灵界中打飞出来!

    “嘭!”

    一声巨响传来,相柳咬着那士子的性灵,狠狠撞在武圣阁的墙壁上。

    第二颗相柳之首猛地咬住那士子的肉身,高高扬起,轰隆一声砸在地上。

    那剑阁士子瞪大眼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其他七颗相柳之首漂浮在他的身体四周,围绕他缓缓游动,似乎是在看他死没死。

    “诸位同学放心,我不在武圣阁杀人。”

    苏云面带微笑,相柳九首缓缓收回,把那士子的性灵塞回他的灵界之中。

    那士子猛地醒来,急忙摸自己的胸口后背,他明明看到相柳之首从自己体内穿过,然而他的胸口却没有破开一个大洞。

    显然,苏云并未痛下杀手,在神通及体时,收敛了威力。

    “你只不过是偷袭鲁师兄!”

    一个剑阁女士子一跃而起,突然身躯变化,从人体形态向天神形态转变,喝道:“元朔神通根本不堪一……”

    “击”字尚未出口,突然苏云身后巨大的阴影升起,赫然是一头无比庞大的饕餮,饕餮张开大口,甚至能够从这魔神的嘴巴一直看到他的肠胃,只见他的嘴巴到肠胃,竟然有着无数锋利无比的利齿在不断旋转切割!

    饕餮张嘴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嗅到了无比浓烈的腥臭和浓酸味儿!

    唰——

    饕餮长舌甩出,那剑阁女士子尚未变化完成,便被饕餮长舌锁住,拖入口中。

    “啊——”

    饕餮腹中传来那女子的尖叫,片刻之后,不闻声息。

    武圣阁中诸多士子心惊肉跳,却在此时,只见那饕餮张口,那剑阁女士子从其肠胃中滑落下来,衣衫不整,到处都是破洞,而且全身湿漉漉的,黏糊糊的,双目痴痴傻傻,不知遭遇了什么。

    “天庭神照!”

    一位剑阁士子暴起大喝,头顶天庭浮现,诸神林立,神光照耀而下。

    那士子催动神通,天庭降神,刚刚入住其身体,与其性灵相容,突然一条鱼尾甩出,扇在那士子身上,将那士子狠狠拍在武圣阁的墙壁上!

    剑阁之中,诸多士子又惊又怒,纷纷腾空而起,向苏云大大出手!

    苏云面带微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后七十二洞天之中突然一只只神魔呼啸飞出,霎时间整个武圣阁中神魔乱舞,应龙,开明,梼杌,饕餮,穷奇,玄武,天鹏,大鲲,九凤,狰,狞等等神魔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中赶来,大开杀戒一般!

    同一时间,他身后裂开的那道深不见底的骊渊之中,一尊尊狰狞可怕的神魔纷纷探出利爪,从深渊中向外爬出!

    “嘭!”

    一个剑阁士子被应龙踩在脚下,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应龙振翅,翅膀羽翼化作无数道剑光从天而降,插满那士子全身。

    那士子双眼瞪圆,以为自己已经投胎去了,却见那些羽剑并未真的贯穿他的身体,而是虚虚种在外面,这才松了口气。

    那应龙击倒他,站在他身上翘首,展翅,摆尾,摆出各种姿态,看得那士子一脸茫然。

    “轰!”

    另一个士子从应龙身边倒飞而出,被魔神肥遗掼在墙上,随即那肥遗双头的另一个头颅所在的躯体延伸过来,抓住那士子,掰开上牙壳下牙壳,张口一团真火喷出!

    那剑阁士子的肚子越来越大,身躯被真火装满,眼中泪水夺眶长飚。

    “我死定了!”

    这时,另一个女士子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被魔神鬼车钉在墙上,那鬼车是个母的,如同大鸟,羽翼展开,翅膀下挂满了婴孩,倒吊着,纷纷转过脸来一起对着那女孩叫妈妈。

    这魔神鬼车又叫百子鬼母,双爪抓住那女孩,猛地双翼抖动,顿时一个个婴孩脱落,呼啸向那女孩口中钻去!

    那剑阁女士子大叫,肚子越来越涨。

    突然又是一声惨叫传来,一个剑阁士子被狰和狞抓住,两尊魔神一个抓住他的头,一个抓住他的脚,用力撕扯。

    那剑阁士子哭喊连天。

    还有一个剑阁士子被魔神朱厌抓着脚,一下又一下狠狠往地上砸去。

    还要士子被神祇夔龙抓住,攥在手心里,脑袋当成棒槌,咚咚的敲打自己的肚皮。

    又有一个剑阁士子被魔神穷奇吞入腹中,那士子的脸出现在穷奇的后背上,与其他被穷奇吃掉的人脸挤在一起。

    那百十张不同的面孔都长在穷奇背上,瞥见彼此,便一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一时间,武圣阁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突然,武圣阁中的所有神魔纷纷消散,化作一团团气血向苏云身后涌去。

    阁中诸多士子还在惨叫不绝,其他士子因为没有动手,还坐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过了良久,最后一声惨叫声越来越小,那个被鬼车的百子钻入体内的少女终于不再尖叫,但依旧有些浑浑噩噩,一时间无法回过神来。

    台下的诸多剑阁士子纷纷向台上看去,只见苏云依旧站在那里,面带微笑,自始至终没有动过手。

    刚才那一幕幕并非幻觉,而是他的神通。

    他仅凭神通,便让这些士子统统打倒,让他们一败涂地!

    “他好像比两天前打我们时,更强了!”那些没有动手的士子额头冷汗津津。

    他们却不知道,两天前的兰陵街一战,苏云刚刚参悟出肉身境界,为了壮大肉身,他的真元几乎都被用来提升肉身。

    当时的苏云,无法动用任何法力,只能凭借肉身的强大与他们一战。

    而现在两天时间过去,苏云勤修苦练,一身真元被重新炼回巅峰,而肉身也比从前强大了许多。

    再加上他突破到元动境界,修为更加深厚雄浑,这一次武圣阁之战,可以说是小试牛刀。

    台下,左松岩趁机参悟,对照苏云以神通显化出的一尊尊神魔,先前他对洪炉嬗变中所不能领悟的地方,顿时豁然开朗。

    等到苏云散去这些神魔,他也终于将蕴灵境界的大一统功法参悟出来,暗暗松了口气:“虽然没有完全参透,但是勉强可以维持在年轻状态……”

    苏云环视一周,没有剑阁士子胆敢与他对视,他的目光落在苍九华身上,微笑道:“九华士子,你不想也来挑战老师吗?”

    “苏先生,我们有的是机会。”

    苍九华微微一笑,向玉霜云道:“玉师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