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上手练一练
    武圣阁中一片寂静,武圣江祖石目光锐利无比,从诸多白发苍苍的老者身上扫过,心中有些怒火难以压制。

    飞云谷异宝出世,肯定是凑热闹的年轻人多,哪里有这么多老头前去凑热闹的道理?

    此次冒出来这么多耄耋老人,绝不可能没有人操纵!

    “问清楚了吗?”

    江祖石招来世阀明家的领袖,低声道:“这些老头不在家里等死,为何会跑到飞云谷凑热闹?”

    明家也是云都的大世家,消息灵通,这次灵兵也被那飞云谷宝瓶收走,还有不少明家子弟被收走了灵器,扒走了衣物,损失惨重,因此明家对寻出罪魁祸首最是上心。

    明家领袖明卓阳低声道:“查出来了。起因是城里有人传说,飞云谷宝瓶中有异宝,补肾。”

    “补肾?”

    江祖石呆了呆,有些抓狂,压低嗓音吼道:“就因为这个,然后这些老头子便都跑过去了?”

    明卓阳迟疑一下,道:“还有传闻,说飞云谷中有灵药伴生,能恢复青春。有人据说真的找到了灵药,服用之后,即便是耄耋老人也精神百倍,甚至逛了青楼……”

    江祖石头晕目眩,扶住墙壁,声音沙哑道:“查……”

    他振奋精神,冷冷道:“把这些为老不尊的老东西给我拉下去,狠狠的查,将这些老东西的老底给我查出来!”

    他心中意难平,咬牙道:“他犯事时,我与诸君站在天上,他绝不可能逃出飞云谷,肯定就在这些人之中!敢在云都犯事,敢在圣皇的眼皮子底下犯事,无法无天,决不能容忍!”

    大秦昌盛,盛世非凡,正是建功立业开疆拓土的时机,却被人在太岁头上动土。尤其是江祖石亲自动手,还是被那人戏耍,让他更不能容忍。

    明卓阳犹豫道:“武圣,这些老头行将就木,禁不起折腾,若是死在牢中……”

    江祖石瞥他一眼。

    明卓阳打个冷战,躬身称是,挥了挥手,命人将这些耄耋老人押下去。

    只听一个苍老声音叫道:“我真不是老汉!我头发是天然灰,我是元朔使节,你们不能抓我!”

    江祖石目光扫去,看到一群行将就木的老汉旁边的邢江暮,目光微微转动,又落在苏云身上。

    苏云取出督外司少史的令牌,正在解释。

    江祖石走来,挥手道:“放开他吧。”

    众人放开邢江暮,邢江暮连忙向江祖石躬身称谢。

    江祖石对他视而不见,目光落在苏云身上。苏云报以微笑,恢复青春的左松岩则很是兴奋,一幅愣头青的样子,对什么都很好奇。

    “元朔少史是来看热闹的?”

    江祖石瞥了瞥左松岩这个少年,心生厌恶,不悦道:“武圣阁乃是剑阁圣地,不欢迎外人。出去!”

    苏云微微欠身,微笑道:“江先生,我是来上课的。”

    “上课的?”

    江祖石皱眉,不好驱赶他,心道:“这小子得到高人指点,进入剑阁求学,第一天便来到我武圣阁求学,看来是知道仅仅拥有裘水镜、月流溪的法门,做不到大一统。他还需要我武圣阁的学问!指点他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月流溪……”

    他心中一痛:“流溪啊流溪,你竟然偏向外人。不过你以为我会看在水镜的面子上教他?你错了,我绝不会教他任何东西!”

    对于苏云身边的左松岩,他倒不曾放在心上,只以为左松岩与苏云一样是元朔来求学的士子。

    因为飞云谷一事,武圣阁这剑阁圣地也被弄得乱七八糟,一群白发老人哭天抢地,来武圣阁上课的士子们也摸不清头脑,纷纷打听,众人吵吵嚷嚷,议论纷纷,乱作一团。

    苏云趁机打量武圣阁,邢江暮和左松岩跟在他身后。

    苏云仰头,只见武圣阁中央有一个庞然大物,被罩在白布下,不知是什么东西,四周还有锁链拴着。

    苏云咬牙,低声道:“你好大胆子!胆敢做出这等大事!”

    邢江暮不解其意,就在此时,他身边那个五短身材的矮小少年走上前来,老气横秋道:“苏上使变成苏少史,越活越回去了。你最好不要在大秦云都惹事,否则老子还要给你兜底。”

    邢江暮眨眨眼睛,没有说话。

    苏云打量白布,感应到魔神的魔气,心中凛然,低声道:“给我兜底?我给你兜底还差不多。”

    左松岩吹胡子瞪眼,然而现在他年纪轻轻,没有胡子可吹。

    苏云冷笑道:“我在朔方城传给你们的大一统功法,只有筑基境界的,你只靠筑基境界的大一统功法,再加上一面朝天阙上的八种神魔,维持少年形态,大概维持不了多长时间吧?”

    左松岩心中凛然,转身向江祖石看去,只见江祖石还在武圣阁中,目光锐利无比,四下扫视。

    现在他不敢直接离开,若是直接离开,必然会被怀疑。

    “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坚持不住的话,你便会恢复老人形态,那时候便会人赃并获!”

    苏云冷笑道:“我传授你蕴灵、元动境界的大一统功法……”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传来:“就是他!打我们的那个元朔少史!”

    苏云闻言转身,只见一个剑阁士子指着他,叫道:“就是这个元朔人,嚣张得很,在兰陵街打了我们,抢走了我们的灵器和衣物,大师姐的衣服都被他扒了,他还叫我们再来!”

    此言一出,武圣阁顿时又热闹了一些,诸多剑阁士子纷纷围上前来,义愤填膺。

    这武圣阁是剑阁三十六院中排名极高的学院,士子众多,士子们在这里学习肉身神通,格物神魔。

    苏云面带笑容,心念微动,把莹莹送出灵界,塞给左松岩,看向那个剑阁士子,果然很是熟悉,笑道:“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记得你没有报出名号,便被我打昏了。”

    那士子悲愤交加:“你听好了,我叫……”

    苏云转头看向其他士子,又惊又喜,笑道:“你等一下,我又看到几个我打过的士子。”

    苏云向人群招手,那些士子怒从心来,喝道:“元朔蛮夷,欺负到我们武圣阁来了!”

    “我是来上课的。”苏云笑着解释道。

    “今天你无法走出武圣阁!”

    有人怒不可遏,叫道:“要么爬着出去,要么被人抬着出去!”

    苏云不以为意。

    又有人叫道:“元朔蛮夷,还不是要来学我大秦绝学?”

    苏云打个哈哈。

    与此同时,莹莹飞入左松岩的灵界中,飞速道:“老瓢把子,我先传授你蕴灵、元动境界的大一统功法,你一定要努力修炼,不要露出马脚了!”

    左松岩也一收刚才的嬉皮笑脸,认真起来。

    众人愈发悲愤,正在吵嚷间,苍九华拨开人群,威严的扫视一番,人群中顿时鸦雀无声。

    苍九华走上前来,躬身道:“苏少史,东都一别,你我又见面了。”

    苏云还礼,笑道:“苍兄离开东都,丢下一堆烂摊子给我。我收拾干净之后,只好来远渡重洋来到云都,看看云都是否有烂摊子。如果没有的话……”

    苍九华微笑道:“那么?”

    苏云笑道:“那么,我只好弄出一堆烂摊子给苍兄收拾收拾。”

    苍九华哈哈大笑,苏云也哈哈大笑。

    突然,苍九华身体向一旁侧开,道:“我与苏兄介绍一下,这位是玉霜云玉师姐。”

    他身后走出一个妙龄少女,色目人,身材高挑,眼瞳很是迷人,似乎藏着一片蓝色琥珀。

    “玉霜云师姐来自云都玉家,平日里跟随我大秦国师修行。大秦国师已经是原道境界,苏少史此来经过海上,应该看到天空中的圣剑了吧?其中一口,便是大秦国师的佩剑。”

    苍九华介绍道:“玉霜云师姐精修剑术,又来武圣阁修行,去年选拔通天阁主,玉师姐也参与其中。”

    苏云哦了一声,微微点头,笑道:“那么她是否获胜?”

    玉霜云目光落在苏云身上,道:“两胜一败。不知道元朔通天阁,是如何选拔阁主的?倘若是长辈指认,我海外是不认这个通天阁主的。”

    苏云笑道:“所以我来海外了。是否只有打过你们这些伪阁主的手下败将,才有资格与伪阁主一分雌雄?”

    玉霜云瞳孔骤缩,淡淡道:“放学之后别走。”

    众多剑阁士子纷纷道:“你有种别走!”

    苏云哈哈大笑:“用不着放学,上课时也可以。”

    正在此时,只听上课钟声响起,诸多剑阁士子纷纷正襟危坐,月流溪从外面走来,一时间士子们哗然,不知道剑阁圣人为何来到武圣阁。

    近些年,剑阁圣人与武圣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难道说剑阁圣人月流溪此次打算来武圣阁授课不成?

    江祖石见状,也有些诧异,他已经有两年不曾与月流溪说过话了。月流溪主动前来,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月流溪上台,环视一周,武圣阁中顿时鸦雀无声。

    “今日,武圣阁来了一位新老师。”

    月流溪笑道:“今天第一堂课,便由新老师来上。大家有什么不懂之处,多多向他请教。”

    苏云正要起身,坐在他身后的左松岩面色焦急,抓住他的衣角,悄声道:“小书怪传授我的功法,有些地方我不懂得,无法炼出来……”

    苏云挣脱他,左松岩又连忙抓住他,压低嗓音道:“我快要破功了!”

    “那你就好好看着,我是如何施展的!”

    苏云用力挣脱他的手,站起身来,大步向讲台走去。

    左松岩神色呆滞。

    苏云站在台上,向月流溪施礼,月流溪还礼。

    苏云猛然转身,面对台下众多剑阁士子,朗声道:“今天,由我来给大家上一堂课!”

    “轰!”

    他气息震动,身后七十二洞天齐齐开启,扭曲了身后武圣阁的空间,七十二座洞天旋转,狂暴的天地元气滚滚而来!

    那七十二洞天内部,各种神魔围绕洞天旋转,有的狰狞凶恶,有的残暴阴险,有的神圣庄严。

    随即又是咔嚓一声巨响,他身后的空间裂开,一道天渊浮现,正是元动境界的灵士们所要开辟的骊渊。

    骊渊深不见底,两壁上,神魔如画,在峭壁上行走、变化。

    “正所谓言传身教,第一节课,我们来身教一下。”

    苏云身后,神魔乱舞,突然浮现出相柳九首,九颗脑袋从他身后探了出来,面目狰狞凶残,异口同声道:“来,上手练一练!”

    台下,左松岩看得神色呆滞,莹莹在他灵界中悄声道:“相柳还有些好色,你看苏士子学得多像,你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