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飞云谷剧变(第三更!)
    邢江暮一宿未睡,偷偷溜出使节馆,四处打听飞云谷的消息,飞云谷有宝物出世,自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惊动了整个云都几乎所有世家。

    当然,对于有的世家来说,灵兵也不过如此,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此族中强者并不出手,只任由族中子弟前去碰碰运气。

    苏云将剑阁各院的高手打了一遍,剑阁的士子有伤在身,此次没有多少人前往飞云谷。

    即便如此,飞云谷中的士子实在太多,简直是人山人海,遍地都是前来寻宝的人。

    到了下半夜时,邢江暮打探到消息,据说飞云谷中的异宝,那口宝瓶震动,突然将谷中数百士子的灵器收走,那些士子非但没有寻到宝贝儿,反而丢了数百灵器,哭天抢地。

    邢江暮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呆住了。

    他继续打探消息,据说是有些世家的天象境界高手出手,试图收服宝瓶,也被那宝瓶整个人收了进去。

    待到那些天象高手千辛万苦冲出宝瓶时,众人骇然发现,那些高手一身清洁溜溜,便是连个小裤头也没有留下,不知道那瓶中有何凶险!

    这件事传到云都诸多世家的耳中,终于引起了大秦这些世家的注意。

    “此宝非同小可,等闲大士难以降服,须得有征圣境界的强者出马,以灵兵镇压,方可收服此宝!”

    是夜,那宝瓶屡次威能爆发,瓶中有神光扫过,所过之处,无论修为如何,谷中灵士的灵器和衣物,统统被一扫而空。

    到了下半夜,终于有世阀福家的征圣强者带着福家灵兵前往飞云谷镇压。

    飞云谷中的灵士们见状,只得舍弃夺宝的心思,纷纷退让,退出飞云谷,远远观望。

    不料,那宝瓶中霞光氤氲,吞吐光芒,竟然将福家的灵兵托住,不让灵兵威能落下。

    福家征圣强者连连催动灵兵,始终不能镇压那口宝瓶。

    观望的世家羊家见状,也派来羊家的征圣高手,打算趁着对手被宝瓶绊住前来摘桃子,怎料羊家的灵兵还未祭起,便见宝瓶中突然一道光芒洒下,把那羊家的征圣高手连同灵兵一起收入宝瓶中。

    飞云谷内外,一时间哗然。

    又有世家伯家高手前来,也带来了灵兵,还未进谷,灵兵便被宝瓶收走。

    这下半夜热闹非凡,邢江暮原本打算到了天亮便睡,谁料飞云谷的变故精彩纷呈,他愣是没睡。

    到了天亮时分,已经有十多个世家遭了殃,被连人带灵兵收入宝瓶中。

    太阳升起,苏云醒来,洗漱一番,去街上买些吃的,看到街边店铺里有买书的,于是称了两斤书准备带回去给莹莹当做早饭。

    使节馆中只有他和莹莹、邢江暮等人,鱼青罗、叶落也进入剑阁求学,没有住在使节馆。而棺中的小精怪们做的饭苏云又不爱吃,只好去街上买些元朔的食物。

    ——好在有些元朔人来到大秦这边务工,有人专门开了几家饭店。

    苏云从街上回来,只见邢江暮也匆匆返回。

    “将木,你还未睡觉?”苏云吓了一跳。

    邢江暮摇头,道:“昨夜着实精彩,我一宿未睡。”

    两人边走边谈,邢江暮将昨晚打探到的消息说了一遍,道:“飞云谷的确有些古怪,已经有十多口灵兵失陷在里面了,连同那十几个世家的征圣强者也陷落在瓶中。那些征圣强者,多半是世家的领袖!”

    苏云对大秦世家不怎么了解,细细询问。邢江暮道:“大秦世家多是新贵,从盘羊之乱中起家的,距今最多一百七十年。随着新学发展,这些世家的领袖也一代比一代强。一百年前,这些世家领袖多半是天象境界的高手,但时至今日,便多是征圣境界了。大秦征圣境界强者,不比元朔的原道境界逊色多少。”

    苏云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邢江暮继续道:“征圣境界的强者失陷在瓶中,至今没有人出来,这就古怪了。这宝瓶就算是圣人灵兵,恐怕也镇压不了十多个征圣强者吧?”

    苏云道:“所以,已经有人看出了猫腻?”

    邢江暮点头,道:“少史猜得没错。我回来时,飞云谷外已经有灵士议论纷纷,怀疑这是一个局。”

    苏云突然道:“你打探到飞云谷的消息,也就意味着消息已经传到了云都。那么也就意味着,云都的强者已经开始准备将布下这个局的人一网打尽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天空变得无比明亮,苏云和邢江暮仰头看去,只见云都上空,一口口巨大的灵兵托着长长的光尾,从云都飞起,向飞云谷落去!

    天空被这些灵兵散发的威能压得扭曲,苏云和邢江暮甚至看到蔚蓝色的天空向那些灵兵塌陷的异象!

    “好厉害!”

    苏云心头沉重,知道元朔为何会败。元朔有着深厚的底蕴,长达五千年的积累,无数灵兵藏于元朔的土地上,但是大秦的灵兵威力,超越了元朔灵兵数倍之多。

    在战场上相遇,这就是一场屠杀!

    “好在元朔还有时间,现在大秦内忧外患,无暇对元朔用兵。”

    尘幕天空飞来,载着苏云和邢江暮遥遥看去,只见那些灵兵在即将到达飞云谷时,镇压飞云谷的那口灵兵突然被宝瓶中一道光芒收入瓶中。

    接着那口宝瓶向外喷涌霞光,向空中飞来的百十口灵兵迎去!

    “霞光中有人!”

    苏云坐在云上吃着早饭,催动道门天眼远远看去,心头微震,只见那一道道霞光中正是各大世阀的征圣境界强者。

    这些人很是狼狈,身上多处受伤,有人叫道:“瓶中有敌人!”

    宝瓶将他们释放,让他们迎上各大世家的灵兵,显然是包藏祸心!

    “果然有人布局,想借此洗劫我大秦财富!”

    苏云耳畔突然传来雷霆般的声响,急忙回头看去,但见一道虹光从剑阁方向升腾而起,破开天空而去,如同一口利剑瞬息间消失不见!

    “不是月流溪的声音!”

    苏云脸色微变:“那么一定是武圣江祖石了!他速度好快!”

    江祖石的速度惊人无比,苏云即便是催动道门天眼,也只是能勉强跟上他的踪影。

    只见江祖石在空中腾挪,几乎是瞬息出现在一个征圣强者身边,伸手一拨,便将其拨到一旁,避开上方轰来的灵兵!

    下一刻,苏云只能看到虚影一闪而过,江祖石的身形便已经出现在第二个征圣强者身边!

    他的速度实在惊人,竟然在短短一瞬间便将那十几个征圣强者救下,人在空中微微停顿,随即彗星般向飞云谷中坠落!

    苏云遥遥看去,只见江祖石人在半空,手掌向下拍出,他的身后,天庭浮现,诸神林立,江祖石宛如神王,施展出惊天动地一击!

    这一击,他只怕能将那宝瓶连同布局者一起击杀!

    武圣出手,非同凡响,苏云远远看到飞云谷上空的云气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开,江祖石的手掌还未落地,飞云谷的地面便已经咔嚓咔嚓裂开,露出一道道大峡谷!

    苏云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看得心惊肉跳:“老瓢把子,不会还在瓶中吧?”

    那宝瓶外的星河让他怀疑布局的人是左松岩,此刻见到江祖石出手,心中不禁为布局者担心。

    “江祖石这一击,能将宝瓶打碎。宝瓶困住那些征圣强者,多半老瓢把子也在瓶中……”苏云忧心忡忡。

    飞云谷处肉眼可见的波动四面八方飞去,过了片刻,劲风呼啸,冲击尘幕天空所化的白云。

    站在云上的苏云和邢江暮衣衫猎猎作响,久久方才平息。

    苏云远远看去,只见江祖石腾空而起,四下搜寻。

    “难道布局者已经收了宝瓶逃走了吧?看来不是头一次犯案,能做得如此利索的,必然是大盗。”苏云愈发笃定,布局的人必然是左松岩!

    天空中,各大世家的征圣强者也纷纷四处搜寻。

    突然有人叫道:“贼人是个白发老翁!在瓶中偷袭我!”

    “没错,那人是个白发老翁,猖狂得很!”

    “擒拿飞云谷附近所有白发老翁,一个也不能放过!”

    “将这些白发老翁送到剑阁武圣阁中,请武圣审查!”

    飞云谷中一片鸡飞狗跳,过了不久,苏云远远看到诸多征圣强者押着一个个白发老头从飞云谷升起,向云都而来。

    苏云和邢江暮也恰恰吃完早饭,两人收拾一番,苏云降下云头,道:“将木,你先且休息,我今日要去武圣阁给士子们讲课。”

    邢江暮连忙道:“他们将白发老翁押到武圣阁,我若是不去看看,肯定睡不着!”

    苏云只得由他。

    待两人来到剑阁,月流溪命人等候苏云,送来剑阁先生的玉牌,道:“苏先生的课快要开始了。”

    苏云和邢江暮登上一头盘羊辇,来到武圣阁,只见还有人抓来一个个白发老者送到阁中。令人纳闷的是,这飞云谷里里外外士子上千位,但白发老翁竟也有一两百位!

    苏云和邢江暮进入阁中,只见武圣阁的灵士如临大敌,守着这些老者,一个灵士走来,抓住邢江暮,叫道:“这里还有一个!”

    邢江暮连忙道:“我没有!我是元朔使节,我才三十二岁,一点也不老!”

    苏云目光落在那灵士的脸上,低声道:“老瓢把子别来无恙?”

    那灵士极为年轻,与其他剑阁士子衣着一样,松开邢江暮,目光闪动:“苏上使别来无恙?”

    这灵士,正是催动洪炉嬗变大一统功法,使自己肉身便年轻的左松岩!

    就在这时,武圣江祖石率领诸多世家征圣强者大步走进武圣阁。

    ————三章一万字了,肝不动了,年纪大了,求个票就去睡觉,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