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七十章 魔神气息
    当年貔貅还未在圣皇麾下做坐骑时,真是逍遥快活,但是自从遇到应龙那满脑子肌肉的神魔,境遇便变得有些凄惨了。

    他屡次被应龙折辱,每次反抗都会被打得凄惨,终于被打得服软,不得不臣服圣皇,坐了圣皇的坐骑。

    海内没有了战事,圣皇远征海外,他趁机溜了,恰逢一批元朔灵士们为了探索这个世界的真相而成立通天阁,貔貅于是便混入通天阁,掌管通天阁的财富。

    他无法回到仙界,在之后的岁月里日渐绝了回归仙界的念想,老老实实给通天阁守住财富。

    这么些年过去,神魔逐渐消失,最终沉寂,貔貅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其他神魔的消息。

    没想到,他居然从苏云身上看到应龙的影子!

    “这混球,不会还活着吧?”

    神魔貔貅挠了挠屁股,屁股上下弹动,心中警觉道:“老崽种下手狠得狠,不过我躲在这里,他肯定寻不到……”

    “我不吃,谢谢。”神魔貔貅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根嫩竹笋,送到苏云嘴边,苏云连忙拒绝。

    那貔貅神魔一边啃掉竹笋外壳,一边故作漫不经心道:“崽……阁主,是否认识一个长着翅膀的鸟龙?便是那个动不动便摆出各种姿势,向人炫耀肌肉,然后把你揍趴下还要炫肌肉的鸟龙。”

    苏云惊讶道:“老哥哥认识应龙老哥?”

    “不认识。”貔貅把整根竹笋捅入自己嘴里,飞速否认道。

    他内心之中,已经把苏云划入不可得罪的范畴之中。

    “阁主不可妄自尊大。元朔朝廷妄自尊大,已经连续败给海外诸国多场战役。”

    步秋容劝诫苏云,道:“海外通天阁为了夺取正统,从海外各国中选拔最出色的少年才俊,经过重重筛选,这才定下阁主人选。各国首脑为了瓜分通天阁财富,占据正统之位,必然会全力栽培,大秦大夏等国最顶级最新奇的绝学,都会倾囊相授,其人实力,可想而知。”

    苏云正色道:“你放心,我不会小觑了他。我此次来海外游历,一是让天道院士子在这里求学,二也是为了解决通天阁正统之争的问题,第三也是寻找我的道路。”

    步秋容原本担心他有些自满,听他如此说这才放心。

    根据他的观察,现在的苏云与年前在朔方劫灰城时有些不同。

    那时的苏云很是谦虚,行为处事极为谨慎,可以说胆大心细,言行举止中充满了智慧。

    现在的苏云不知为何,好像变得有些骄傲自大,让他有些不安。

    他却不知,苏云与他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先后被饕餮、相柳和应龙这三尊神魔上身,无形之中被这三尊神魔影响了个人的性格。

    饕餮穷凶极恶,残暴好杀,相柳阴险狡诈,歹毒好斗,应龙骄傲自大,好勇斗狠。

    这三尊神魔在上身苏云时,都是性灵上身。

    性灵便是精神,苏云性灵发生形态上的改变,也即是苏云的精神发生了改变,将这三尊神魔的残暴歹毒和狂妄也学去一部分。

    再加上苏云格物三尊神魔,试图探寻三尊神魔的肉身奥妙,因此影响更深。

    幸好苏云自幼修行旧圣绝学,道心稳固,性灵纯粹,倘若换做性灵、道心不如他的灵士,恐怕早就迷失了神智、精神。

    即便如此,苏云偶尔还是会被性灵中应龙、饕餮、相柳的残留精神所影响,会做出张狂的举动。

    步秋容向貔貅请辞,引领苏云走出貔貅之门,收了两个貔貅锁环,道:“阁主,貔貅之门是通天阁的财富总坛,阁主若是缺钱用的话,无需动用总坛财富,可以直接寻我通天阁在海外各地的钱庄。”

    他又瞥了瞥苏云大张旗鼓这才弄来的各种灵器和衣物,摇了摇头,道:“即便是钱庄里的小钱,也足以把整个剑阁买下来了。”

    苏云有些惭愧。

    “通天阁的钱庄,无论名称如何,都会有一个貔貅图腾。”

    步秋容继续道:“阁主只需取出钥匙,便可以调动钱庄的财富。属下告退。”

    他向外走去,突然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躬身道:“阁主,我元朔通天阁许多兄弟姐妹,都在赶往海外,为的便是海内海外的正统之争。阁主若是保不住元朔的正统,那是阁主之位落入外国之手,恐怕对元朔是一场灭顶之灾。”

    苏云微微欠身,语气凝重:“你尽管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通天阁主之位,落入外国之手!”

    步秋容迟疑一下,鼓足勇气道:“适才阁主出手时,我也远观一番,阁主的修为实力,比元朔时又有精进。但海外能够与阁主并驾齐驱的同龄人,恐怕还有十多人。”

    苏云眉角动了动,道:“十多人?”

    步秋容点头,道:“阁中元老会商议,若是……若是阁主输了这一战,那么阁主便分裂通天阁,再起门户,元朔的元老会鼎力支持阁主。只是那样的话,我们便是通天阁的叛徒……”

    苏云扬了扬眉角。

    步秋容转身离去。

    苏云心中沉甸甸的,低声道:“海外的道法神通,到底到了哪一步?这位海外阁主的道法神通,又到了哪一步……”

    今日,他迎战了百十位剑阁灵士的挑战。

    剑阁士子在大秦的地位,与天道院士子在元朔的地位等同,是大秦年轻一辈的翘楚,少年天才,士子中的精英。

    从这些剑阁士子身上,苏云的确看到了超越元朔的功法和神通,甚至连灵器也比元朔更强。

    更为可怕的是,苏云遇到了几个极为强横的狠角色!

    其中有几个灵士,开辟了七十二洞天!

    更有甚者,动用了极致的神魔神通!

    苏云拥有《真龙十六篇》,借《真龙十六篇》来格物应龙,又格物了饕餮、相柳等魔神,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说一定能胜过这几个剑阁士子。

    他是靠莹莹寻到的那本月流溪笔记中对肉身境界的推演,豁然贯通,实力大增,这才稳稳胜过剑阁士子!

    苏云甚至深信,而今的自己倘若再与帝平同境界相争,恐怕根本不用凭借仙术来让帝平的肉身承受不住。

    他此时的肉身力量,足以让仙剑斩妖龙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威力,足以碾压帝平!

    他甚至认为,第一招便可以分出胜负!

    然而,步秋容告诉他,海外能够与他并驾齐驱的同龄人,还有十多人!

    “我最大的本钱,便是我的记忆中封印了九十五位老哥哥。”

    苏云长长吸一口气,稳住心神,继续催动洪炉嬗变,壮大肉身,心道:“月流溪是海外剑阁的士子,不知道他的肉身境界开辟到哪一步了。步秋容所说的那十多位同龄人,是否有他……”

    这时,叶落、邢江暮等人返回使节馆,见到堆积如山的衣物和灵器,不由得对视一眼,印证了各自的猜测。

    白月楼等士子却没有回来,而是吃住都在剑阁中。

    “剑阁圣人乃是当今大秦圣皇的老师,这位圣人有个要求,他想见一见大师兄。”

    叶落目光闪动,道:“而且,作为天道院士子在剑阁学习的条件,他还想请大师兄在剑阁任教,教授剑阁弟子。”

    苏云转眼间便明白剑阁圣人的意思,笑道:“多半是我战胜了这么多士子,惊动了他。不过剑阁任教还是算了,我的才学未必有这个资格。至于剑阁收不收天道院士子,恐怕决定权不在他身上,大不了买下整个剑阁便是……”

    他刚刚说到这里,二楼传来邢江暮的惨叫声:“我收藏的书哪里去了?剑阁圣人的亲笔笔记,怎么就不见了?”

    苏云怔了怔:“亲笔笔记?什么笔记?”

    “就算是那本月流溪笔记!”

    邢江暮从二楼探出头来,哭诉道:“那是我做少史十几年来,积攒下的最大的财富!那么好的书,怎么就一下子不见了?”

    莹莹眨眨眼睛,有些心虚,没有说话。

    “剑阁圣人月流溪?”

    苏云心神大震,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明天,我去见一见这位海外圣人!”

    次日清晨,苏云跟随邢江暮出门,往剑阁方向而去,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云都中朵朵云气漂浮在街道上空,行云如流水,很是好看。

    云都建立在荧惑星的碎片上,大有异域风情,城中有些树木甚至不是这个星球的植物,长得怪异,同时拥有动物和植物特征。

    有些树木下面是树根树身,到了树冠处却长出了血肉,诸多枝条和树叶组成了复杂的兽头,有鼻子有眼。

    苏云他们经过时,这些半树半兽的奇异树木还缓缓转头向他们看来,极为古怪。

    到了剑阁之后,这种植物便越多。

    苏云仰头看去,只见剑阁有些楼宇竟然漂浮在天空中,始终不曾坠下。

    邢江暮解释道:“荧惑星的元磁异常,有些山岳的元磁,与我们所在的星球元磁相对,因此能漂浮在空中不坠落下去。大秦有些才学极高之人,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在一些荧惑星碎片上建造楼宇,让楼宇可以漂浮在空中。”

    苏云若有所思,道:“大秦的灵士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才开辟出元磁神通?”

    这时,他性灵敏锐的察觉到剑阁中的元气有一丝异状,急忙停下脚步,向剑阁一座悬空的楼宇看去。

    邢江暮疑惑道:“少史,怎么了?”

    “魔神气息!”

    苏云抬头仰望,心中惊疑不定。他先后被饕餮、相柳上身,对魔神气息的感应极为敏锐,甚至他自己的性灵也带有一分魔神气息,因此绝对不会感应错。

    剑阁的那栋楼宇中,的确隐藏着魔神气息,而且内敛而深邃!

    “剑阁中,怎么会有魔神?若是这样的话……”

    他心中一沉,若是这样的话,他的优势,好像便没有那么大了。因为剑阁中有魔神,海外通天阁主也可以格物魔神。

    他顺着一条云桥,登上剑阁的圣人阁。

    邢江暮上前通报,过了片刻,圣人阁中一位年轻圣人迎上前来,躬身见礼,笑道:“剑阁月流溪,见过通天阁主!阁主想来是见过月某的笔记了?”

    苏云躬身还礼:“苏某获益匪浅!”

    月流溪激动起来,上前近身,眼眸中难掩兴奋之色:“你炼成了?真的炼成了吗?”

    他抓住苏云的手,几乎贴在苏云身上,苏云微微皱眉。

    月流溪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退一步,微笑道:“那么,苏阁主炼成了吗?”

    苏云诧异道:“我只是小有收获,至于炼成尚不敢说。月阁主没有炼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