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打人,是收钱的
    “利用精怪做探子,监视各国使节?”

    莹莹凛然,若非她喜欢吃书,吓到这些隐藏的精怪,让它们跑出来,只怕谁也难以发觉它们。

    毕竟,性灵依附在日常的器物上,这些器物都是平日里手边身边的东西,谁也不会怀疑自己的花瓶变成了精怪,为敌国窃听自己的秘密。

    若是没有发现使节馆的秘密,那么苏云的任何事情,巨细无漏,都会被大秦国所掌握!

    倘若苏云站得直行得正,没有什么把柄倒也罢了,但关键是苏云站得一点也不直,行得更是七倒八歪。

    苏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便打算布下杀局,干掉一大批大秦国的世阀子弟,洗劫他们的财物赚钱!

    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这位督外司少史的命运可想而知。

    莹莹目露凶光,瞥了环视一周,精怪们瑟瑟发抖,抱在一起惊恐的看着她。

    莹莹心中倒有些不忍,道:“使节馆中,还有你们同党吗?”

    几只精怪大着胆子又揪出来一个茶壶,几个茶杯。

    那茶壶茶杯乃是一套,噗通跪地,磕头如蒜,告饶道:“我拖家带口,养着四个孩子,求姑奶奶饶命!”

    “你们听好了,姑奶奶不吃你们,但这里的任何事情,都不许往外说。”

    莹莹瞥了它们一眼,冷冷道:“我会给你们编写记忆,让你们说什么,你们才能说什么。还有,平日里干活麻利些。”

    她拎起狻猊镇纸的脖子,拉到身前,恶狠狠道:“别吐纸了!”

    狻猊镇纸连忙闭嘴,却瑟瑟发抖,从鼻孔里喷出一条条碎纸条漫天飞舞。

    其他精怪见状,噤若寒蝉,花瓶怪脑袋上的花抖得跳来跳去,打得花瓶当当作响,连忙伸出双手扶住。

    莹莹施展神通,抹除它们适才的记忆,小脑瓜里一串串文字图案飞出,飞入这些精怪的脑瓜,给他们灌输其他记忆。

    她只是更改这些精怪性灵中的某些记忆,让他们变得忠诚于自己。

    这种手段看似神秘莫测,但并非不能办到。莹莹自己便曾经被薛青府篡改了记忆,记不起自己前世是士子滢。

    性灵本身就是精神,灵士修炼性灵,篡改他人记忆需要对道法神通有着精微的领悟,好在莹莹是元朔最博学的人,这点难不倒她。

    她把这些精怪记忆修改一番,便下令让这些精怪去打扫房间,扫帚怪与簸箕怪合作扫地,花瓶怪去打水,茶壶怪烧茶。

    铜鹤点燃香炉,扇子怪飞在空中,对着莹莹扇风,莹莹则站在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三两口吞了下去。

    很快,使节馆焕然一新,那茶壶怪也烧好了茶,带着几个茶杯当啷当啷的跑下楼,向正在修炼的苏云道:“老爷,请用茶!”

    苏云正在琢磨如何开辟肉身境界,被它们吓了一跳,便见那茶壶怪跳到桌子上,茶杯也跳了上来,茶壶怪自己斟茶,斟到六七分满。

    苏云啧啧称奇,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

    莹莹得意洋洋的从楼上飞下来,炫耀一番。

    苏云听她说完,赞道:“有莹莹把持使节馆的内政,我便放心了。”

    他这段时间已经开辟出骊渊,进入元动境界,元气时时刻刻都在不断的在骊渊中转化为真元,真元来催动神通,威力更强。

    而今苏云元气随着功法运行,自动显形于体外,形成若有若无的影子。

    只是,他还未将元动境界的功法完善。

    莹莹飞入他的灵界中,来到大渊上,只见苏云的骊渊内壁的两侧,隐约浮现出巨大的神魔烙印,那是洪炉嬗变的元动境界功法运行的轨迹。

    只是,裘水镜虽然传授给苏云元动境界的洪炉嬗变,但是这门功法连裘水镜自己也没有修炼,更别提炼成了。

    裘水镜的洪炉嬗变元动功法,空有框架,是否真的能够炼成,修炼途中是否会走火入魔,裘水镜一无所知,只能苏云独自摸索。

    随着真元运行,骊渊两壁显得幽深而恐怖。

    “莹莹,水镜先生的功法一直是往内走,他的洪炉嬗变与旧圣经典一样,都是不断往内开发。筑基境界开发肉身,然后向内开发灵界,再开发性灵,而今我修炼到元动境界,便开始开发骊渊。”

    苏云性灵悬于骊渊之上,催动洪炉嬗变,道:“不断向内开发,便忽视了肉身。灵士的肉身可能修炼到蕴灵境界,便不再增长了。”

    莹莹检查他的功法运行轨迹,看看是否有差错,闻言道:“的确如此。肉身承受不住更多的元气,因此需要灵界来承受。灵界承受不住,需要性灵来承受。性灵承受不足,便需要另外开辟骊渊,以骊渊来炼化元气为真元。”

    苏云思索道:“元气化作真元,质量提升,但元气总量减少,压力也就没有那么大了。那么修炼到骊渊境界呢?”

    “骊渊境界,便是真元的数量也承受不住,因此把真元和性灵炼为一体,炼成骊珠。骊珠被成熟之后,便会化作天象性灵。”

    莹莹道:“这时候便修炼到天象境界了。五千年来,灵士们都是这么修炼的。不过我刚才吃书,吃到一本邢江暮淘来的旧书,剑阁中的一个叫做月流溪的士子。这本书上说道,若是肉身可以开辟……”

    苏云心头微震,道:“若是肉身可以开辟境界,那便可以性命双修!”

    莹莹说的也是这句话,好奇道:“苏士子,你也看过这本书?”

    苏云摇头,站起身走来走去。

    性,指的是性灵,命,指的是肉身。

    肉身坏了,命也就没了!

    妙笔丹青、韩君、童庆云等人之所以能够活到一百七十多岁,近两百岁高龄,主要是因为他们得到《真龙十六篇》,用《真龙十六篇》来壮大自己的肉身!

    他们的肉身,要比其他灵士更强,无形之中也就延长了他们的性命,让他们可以活得更久!

    “而神魔,如应龙等神祇,如饕餮、梧桐等魔头,为何可以长命?也是因为他们的肉身更强,因此性命更长!”

    苏云猛地停步,抬头道:“也就是说,倘若有肉身境界的话,那么随着境界提升,寿命也会日渐提升!”

    莹莹呆了呆,突然以元气显化出自己在书房中看到的那本旧书,哗啦啦翻动。

    果然,书上的内容,与苏云说的话几乎一样!

    “写下这本书的月流溪身在何处?”苏云询问道。

    莹莹已经将这册书翻看一遍,书中内容滚瓜烂熟,摇头道:“这上面只说他是剑阁的士子,这本旧书,只是他的笔记,记载的是一些凌乱的想法,书里并没有说他身在何处……”

    苏云飞速翻看一番,这本笔记中有着许多匪夷所思的想法,天马行空,让他也惊叹不已。

    比如,苏云设想中的洞天运用之妙,在这本笔记中便有着一些凌乱的洞天草稿!

    月流溪提到,元朔圣皇在开辟境界时,忽视了肉身的重要,因此缺少了对肉身境界的开辟。

    不过,可以从元动境界开始补上肉身的境界。

    笔记中,月流溪提到,元动境界中开辟骊渊,元动境界的功法,需要烙印在骊渊之上。因此他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倘若元动功法与筑基功法一样,那么便会形成一种奇异的现象。

    灵士的元动功法运行,骊渊上的烙印便会与肉身上的烙印相互映照,彼此相互唤醒!

    这样一来,便可以达到开辟出第二个肉身境界的目的!

    苏云脑海中突然乌云散开,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由哈哈大笑!

    笑声中,他催动洪炉嬗变,将筑基境界的十二神魔烙印在骊渊上!

    苏云催动体内筑基的天地洪炉,同时催动骊渊烙印,两种功法同时运转,顿时他感觉到肉身中应龙、饕餮等洪炉烙印纷纷加固!

    骊渊中的真元滚滚而来,涌入应龙、饕餮等烙印之中,提升他的肉身!

    他的肉身疯狂汲取元气,尤其是苏云将自己格物应龙、饕餮时的领悟融入到洪炉嬗变之中后,骊渊炼化的真元,甚至不足以满足肉身的需求!

    没过多久,灵界中,真元便被他消耗一空!

    苏云尽情催动七十二洞天,远远不断引来天地元气,涌入骊渊。

    “这个月流溪,我一定要见到他!”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元朔使节馆的大门呼的一声飞起,在空中四分五裂!

    茶桌上的茶壶怪连忙当啷一声把壶盖盖上,缩手缩脚,化作一个老老实实的茶壶。

    几个大秦士子走了进来,高声道:“哪个是元朔的使节?听闻来了个新少史,是打过元朔皇帝的,快点出来,让我们看看打败元朔皇帝的使节有多强!”

    苏云心中微动:“知道我打过弟平的人不多,大秦人知道这件事的,更是只有苍九华一人。苍九华是水镜先生的师侄,是剑阁的弟子。这么说来,他们是剑阁的士子……”

    他走上前去,心中有些跃跃欲试:“剑阁的士子到底有多强……坏了,我刚才修炼肉身境界,把真元用光了!”

    苏云心头微沉,却见那三个大秦色目人灵士的目光纷纷落在他的身上,其中一个灵士出动一记神通,笑道:“你便是击败元朔皇帝的使节?”

    他的神通极为精妙,走的是土木建筑一脉,层叠楼宇拔地而起,建筑中阵法森严,甚至给苏云一种看到楼班圣人的神通的错觉!

    苏云不假思索便是一拳轰出。

    “轰!”

    晴空霹雳般的巨响传来,那大秦灵士的神通突然被炸得粉碎,另外两个大秦灵士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只觉身边一股飓风吹过,中央的那个同伴便突然消失。

    两人回头看去,但见元朔使节馆的门户被摧毁,出现一个巨大的拳头缺口。

    而使节馆前方的长街上,街面被犁出一条长长的沟壑,深达四五尺,宽约一丈三四,长达半里。

    这条沟壑的另一端出现在半里外的大夏使节馆前。

    只见大夏使节馆的墙壁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拳印,而拳印中央,正是他们消失的那位同伴!

    那两位剑阁灵士心头剧烈跳动一下,额头冒出一滴滴冷汗。

    他们那位同伴,被嵌在墙壁中,隔着这么远,他们依旧能看到那位同伴脸上的惊骇和血污!

    “两位,有钱吗?”

    两人听到苏云的声音,不由得眼角跳动,各自收回目光,艰难的转过头来。

    苏云面带与人友善的笑容,彬彬有礼道:“我打人,是要收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