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穷胸极饿
    “难道真是左仆射的手笔?”

    使节馆,苏云按下云头,压下心头疑惑,向邢江暮道:“将木兄,你熟知云都地理,劳烦将木兄与我师弟叶落一起,带着这些士子去一趟剑阁,办理士子的入学事宜。”

    邢江暮见他不再布局暗算大秦云都的世阀,心中一阵惋惜。

    苏云又唤来叶落,道:“师弟,你准备元朔的公文和钱财,戴上水镜先生的书信。水镜先生在剑阁中有几位师兄弟,都是剑阁的高人,若是有人刁难你们,便用水镜先生的书信打通关系,务必让士子们入学。”

    叶落公子称是,唤来诸多士子,准备前往剑阁。

    邢江暮迟疑一下,道:“少史大人,你初来乍到有些事情还不了解,我须得叮嘱两句。我们出门在外,少史留在使节馆里,若是听到有人叫门,你先别答应。你先听他骂不骂,若是开口便骂,那便是来讨债的。你尽管闭紧门户,不用出声,他往院子里泼粪泼尿,丢毒蛇,都不用理会。”

    苏云瞠目。

    “若是来人不骂,而是一脚踢飞了咱们使节馆的大门,那就是大秦的无良士子来挑衅打架的,会折辱你,说我们元朔人都是蛮夷,禽兽。”

    邢江暮又道:“少史大人能忍则忍,只需等一段时间,便会有大秦的差役过来,把这些人撵走。若是忍不了动手,只需熬过一段时间,大秦的差役便会过来撵走他们。他们见你被打得可怜,还会给你一些医药钱治伤。少史不要把钱都花了,身上的伤养一养就好,留下钱买些饭菜,不至于饿着肚子。”

    苏云既是好笑,又是怜悯,心中又生出一些酸楚和钦佩。

    他觉得邢江暮这些话好笑,但这却是邢江暮少史所经历过的事情,因此怜悯邢江暮的遭遇。

    邢江暮代表的是元朔的脸面,折辱他,便是折辱元朔,因此苏云感觉到酸楚。

    但即便如此,邢江暮在没有元朔支撑支持的情况下,依旧守在这里,守住元朔最后的尊严,三十二岁,苍老如斯,又让他钦佩。

    “将木兄一定要返回元朔吗?”

    苏云笑道:“而今元朔朝廷内斗正紧,党同伐异,同室操戈,恐怕没有你用武之地。不如留下来,帮我经营使节馆。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许多地方都需要将木兄指点。”

    邢江暮迟疑一下,道:“少史大人,容我考虑一二。”

    使节馆中只剩下苏云和莹莹,莹莹楼上楼下飞来飞去,寻找大秦的书籍,苏云则在整理自己这些时日所得,准备突破蕴灵境界,进入元动境界。

    他的性灵已经足够强大,早就可以进入元动境界,但是因为对于洞天的领悟还是有些模糊,所以迟迟没有突破。

    其实对他来说,他在蕴灵境界已经罕逢敌手,就算是帝平在蕴灵境界也不如他良多,可能只有大秦某些天才能够在蕴灵境界与他相提并论,他没有必要在蕴灵境界苦苦修炼。

    只是,元朔五千年历史,最难得的就是精益求精。

    即便是旧圣,往往也是只注重心境,对格物对细节不甚了了。

    苏云不算是修炼蕴灵境界,而是格物蕴灵境界,他更像是一个学究,研究蕴灵境界的方方面面,力图将这个境界的所有角落都研究透彻,可以给后来的士子们留下一个标杆。

    他最近研究的是洞天,已经很有成就。

    除了七十二洞天之外,还有利用洞天来施展造化真身之术,比如施展应龙真身,除了需要观想应龙以及熟知造化之术外,还可以通过让洞天感应应龙元气,助自己的身躯变化。

    这样做,可以让自己的性灵化作应龙形态的性灵,从而让肉身随之变化,变为应龙真身!

    除此之外,苏云还发现,不同神通可以通过洞天来施展,威力可以提升一倍乃至十倍。

    比如说他的黄钟神通和仙剑神通,黄钟化作洞天形态,施展出来威力更强,而仙剑神通经过洞天的磨砺与元气加持,威力也自大大提升。

    这些都是他在蕴灵境界的收获和发现。

    元朔的灵士,很少有这种发现,即便有也很少会推广出去。

    苏云修炼至今,蕴灵境界已经难有寸进,因此想趁机突破到元动境界。

    元动境界须得打开灵界中的骊渊。

    那骊渊是一道天渊,不知为何会有这个境界,不过古代的元朔圣皇发现,打开骊渊之后,从洞天中涌来的天地元气,会随之而提升,在骊渊中化作真元。

    天道院典籍的记载中,骊渊可能是玄牝之门,也有可能是连通仙界的天渊,只是这骊渊到底从何而来,便无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答案了。

    毕竟,谁也没有去过仙界,也没有人能够探索到骊渊的源头。

    元动境界需要打开骊渊,把元气修成真元,而骊渊境界则需要把性灵和真元修炼成骊珠。

    苏云灵界中,性灵催动七十二大洞天,组成破破烂烂的第七灵界。

    想要开辟骊渊,须得先计算出骊渊的方位,对于蕴灵境界的灵士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但是对苏云来说,并不这么麻烦。

    其他人因为修炼传统的六大洞天,无法确定第七灵界的准确方位,因此需要利用六大洞天的方位来计算,多次试错。

    每次计算的结果有可能都与灵界中的骊渊相隔甚远,试错之后,便需要重新计算。

    有可能有人计算千百次,才能找寻出骊渊的准确方位,甚至有人用几十年的时间都未必能找到自己灵界的骊渊方位,因此毕生被困在蕴灵境界,郁郁而终。

    而苏云却已经确定了第七灵界的准确方位,七十二洞天作为坐标,计算出骊渊方位轻松无比。

    “筑基境界,修炼的是身体,不修灵界。到了蕴灵境界,修炼的是灵界和性灵。再到元动、骊渊境界,修炼的是元气和性灵。至于天象、征圣和原道,往往都是以性灵为主。这就奇怪了……”

    苏云催动七十二洞天,第七灵界与他的灵界重叠,七十二洞天中狂暴的天地元气涌来,顿时灵界中电闪雷鸣,轰隆隆作响!

    “为什么修炼到蕴灵境界之后,便不再修炼肉身了?”

    苏云性灵持剑,万千道天地元气所化的雷霆劈在他手中的仙剑上。

    苏云一边出神,一边引动天地之力,向灵界斩下!

    “咔嚓!”

    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他的灵界中,一道天渊应剑裂开!

    天渊开处,顿时苏云灵界天地动荡,宛如神话中的天开地辟一般,他的灵界在疯狂膨胀,生长,七十二洞天的天地元气充斥在这道骊渊之中,绵绵醇醇,精纯浑厚,由他调动!

    苏云只觉自己的性灵意识,一瞬间变得深邃无比,直达骊渊的渺渺茫茫深不可测之地!

    那里像是有无边黑暗,有像是纯粹的光明。

    “为什么大家修炼到这个境界,便不修肉身了呢?”

    苏云还在出神:“应龙老哥哥对我说,境界,是圣皇们为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开辟的道路。但是回到这条道路的起点,也就是筑基境界,是否还存在其他道路?”

    骊渊开辟,他灵界还在疯狂扩张,骊渊中传来天地元气涌动的声音,像是神祇们神秘莫测的诵语,又像是魔神们诱人堕落的魔念。

    大大小小的洞天,悬于骊渊之上,苏云的性灵屹立在中央洞天之中,耳畔传来骊渊涌出神语和魔语,性灵时时刻刻处在天人交战神魔争锋之中,可谓是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这便是元动境界的凶险之处。

    “然而或许可以从蕴灵境界开始,开辟肉身境界!”

    苏云眼睛明亮起来:“是了,我研究了应龙老哥哥、饕餮老哥哥和相柳老哥哥的身体,目前的积累还不够,远远不够。想要把肉身境界开辟出来,须得寻到更多的老哥哥……”

    莹莹寻到使节馆的书房,兴高采烈的开始吃书,把一册册藏书塞进嘴里,吞下去,变成自己的知识。

    “好多没有见过的书!”

    小书怪吃得开心,突然只见镇纸的狻猊突然活了过来,惊恐的看着她吃书。

    “镇纸怪!”莹莹吓了一跳。

    那狻猊镇纸撒腿便跑,莹莹拍着翅膀追上,不由分说三拳两脚放倒在地,打得那镇纸口吐白纸,倒地不起。

    “使节馆里怎么会有这种小妖怪?”

    莹莹正在诧异,突然便见衔着香炉的铜鹤眨眨眼睛,惊叫一声,叼着香炉振翅便走!

    “江山如画!”

    莹莹一挥手,只见一片画卷铺开,元朔的青山绿水浮然跃出纸面。

    铜鹤也是一只妖怪,飞到青山绿水中变成画中铜鹤,无法飞出。

    “吃人啦!”

    使节馆的花瓶跳了起来,脑袋上插满了花,瓶底长出腿脚,撒腿便跑,声嘶力竭的叫喊道:“穷胸极饿吃书贼吃人啦!”

    只见使节馆里顿时热闹起来,劫灰灯、屏风、蒲团、笔、书本、枕头、茶杯、脸盆,纷纷跳将起来,向馆外逃窜。

    莹莹抖手,如画江山在空中穿梭如龙游走,将一个个小妖怪收入画中,抓住那花瓶怪一脚踩在地上,恶狠狠道:“穷凶极恶姑奶奶知道是什么意思,穷胸极饿你给姑奶奶解释解释!解释不通,便吃掉你!”

    那花瓶怪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那些小妖怪在画中乱跑,哭天抢地,叫道:“吃人了,吃人了!”

    莹莹呵斥一声:“哪个再跑便吃掉哪个!”

    小妖怪们纷纷停步,齐刷刷跪地,叩首道:“姐姐饶命!”

    这些妖怪与她差不多,都是灵士死后,性灵依附在没有生命的器皿之上化作的精怪。

    莹莹喝道:“你们是什么来头?为何藏在使节馆里?”

    “禀告姐姐,我们是探子!”

    花瓶怪苏醒过来,头顶鲜花乱颤,颤声道:“大秦朝廷把我们安排在使节馆里,让我们来探听情报,搜集使节的小秘密。”

    “不要吃我们!”

    精怪们连连叩首,哭天抢地道:“大秦在每个使节馆都安插了探子,不止我们一家!”

    “姐姐给条生路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