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宝瓶出银河
    诸多天道院士子闻言,都是面面相觑,不知督外司少史大人为何突然冒出这等无法无天的想法。

    这里是大秦,是大秦的国都云都,天上之城!

    这里遍地都是大秦世阀!

    大秦世阀杀人不眨眼,可以利用宝地坑杀数以百计千计的大秦士子!

    大秦尚武,道法神通强横无比,是新学的起源地,远超旧圣绝学,大秦的军队远渡重洋,把元朔杀得丢盔弃甲,不得不割地赔款,不得不俯首称臣!

    身为督外司少史,在这里做局,坑杀大秦世阀子弟,赚钱补贴督外司,这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闯入阎罗殿,问阎王爷死字有几种写法!

    不过不知为何,他们竟然觉得苏云的这个提议,说不出的诱人,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那三十二岁老者原本打算向新上任的少史大人讨点钱,买张船票返回元朔,闻言不由得眼睛亮了起来。

    他代表元朔的脸面,出使大秦,在大秦被屡屡折辱殴打不说,甚至连元朔也不能按时发给他俸禄。

    就算如此,他也凭借一己之力硬撑下来。

    但说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若是能临走前弄一笔横财,出出怨气,想来回到元朔也不至于太寒酸。

    “若是少史有这个心思和手段的话,邢某倒是知道个好去处。”

    那三十二岁老者名叫邢江暮,迟疑一下,鼓足勇气道:“这个地方叫飞云谷,是荧惑星碎片落在大陆上砸出的谷地。剑阁的圣人观那里气象,说那里必然孕育出不凡灵兵。我曾经去过飞云谷数次……”

    苏云道:“邢老伯……”

    邢江暮一幅行将就木的样子,颤巍巍道:“少史大人还是叫我小邢或者江暮吧,我交割了官印,而今是平民之身,当不得少史大人的尊称。”

    “好的将木。”

    苏云目光闪动,低声道:“这飞云谷的地理你是否熟知?”

    白月楼矜持的凑上前来,眉飞色舞,低声道:“有什么隐秘可以布下杀局的地方?”

    “哪里适合捡漏?”叶落公子上前,悄声道。

    “将木,你是否知道大秦最厉害的毒师是谁?”李竹仙仰头,满脸纯真。

    ……

    更多天道院士子围上来,七嘴八舌,很快制定一场针对世阀子弟的狩猎计划。

    梧桐面带笑容看着苏云,心中暗赞:“苏师弟,你操控人性,把人心中的魔勾引出来,还说你不是半魔?”

    天道院士子都是元朔五十六州一百零八郡中选拔出的天才,制定各种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

    苏云灵界中,莹莹悄声道:“苏士子,咱们好像不缺钱吧?当初士子们离开东都时,水镜先生给了你们很多钱。”

    裘水镜把持朝政时,一力推行天道院士子留学海外,所以才有二十位天道院士子远渡重洋留学大秦。

    他们这行人离开东都时裘水镜拨给他们数以万计的青虹币,裘水镜又有亲笔书信给当年剑阁的同学,请同学帮忙用这些钱财打通剑阁,让这些士子留在大秦剑阁。

    “莹莹,现在水镜先生,已经不在朝廷里了。”苏云轻声道。

    莹莹呆了呆,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皇帝不会再拨钱了?”

    苏云抿了抿嘴唇,悄声道:“水镜先生失势被贬,发配劫灰厂做厂督,元朔朝廷的明争暗斗,他们这批留学海外的天道院士子,肯定没有了后继财源。而帝平估计也把这些士子当成我的嫡系……”

    他沉默下来。

    莹莹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苏云不能拿出更多的钱财的话,他们这二十位天道院士子便会沦落街头,甚至说不定没钱买船票回到元朔!

    “所以,我必须利用大秦宝地的规则,谋取一笔钱财,让这些士子能够继续在大秦求学!”

    苏云面带微笑,言语之中充斥着强大的信念:“我绝不会让他们沦落街头!”

    众人定好计划,苏云直起腰身,环视一周,道:“这件事,出手的人越少越好,越少,越不容易暴露。我和梧桐大师姐出手,大师姐引动大秦世阀子弟的心魔!至于其他人……”

    他环视一周,看着二十位士子,微笑道:“你们是元朔派来求学的,脏活,不需要你们干,你们只需要安安静静读书。”

    白月楼、李牧歌等人抿着嘴唇,不再说话。

    苏云向邢江暮道:“此事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将木兄与我和师姐一起走一遍飞云谷!”

    邢江暮凛然,道:“容我易容一番,改头换面……”

    梧桐淡淡道:“有我在,不用。我是人魔。”

    邢江暮惊疑不定,心道:“这一代少史果然是个狠角色,竟然把人魔带在身边,难怪少史大人的魔性如此强烈!”

    就在此时,突然外面一片哗然,大秦人奔走相告,只听街道上有人高声叫道:“飞云谷霞光冲天!飞云谷霞光冲天!飞云谷的宝物,要出世了!”

    使节馆中,苏云等人呆若木鸡,邢江暮醒悟过来,失声道:“少史大人,你何时布置好的?”

    苏云喃喃道:“没有啊,我们还在商议该怎么做,我又不会分身之术,岂能去布置飞云谷?”

    更何况,他是头一次来到这里,根本不知道飞云谷在何处。

    众人涌出使节馆,只见大秦人奔走相告,有不少灵士修炼了造化之术,纷纷催动神通,长出肉翅,飞上空中。

    也有人跳到高楼上,翘首观望。

    苏云心念微动,尘幕天空化作一片苍云,将众人托着冉冉升起,来到高处,向下看去。

    只见下方大地上,山脉如同伏龙,一片谷地中果然有霞光直冲云霄!

    那霞光仿佛喷泉,映照在山谷上方的云气上,珠光宝气,偶尔还可以看到一口口成熟的灵器从那片谷地中冉冉升起,来到半空中便化作一道流光四面八方飞去。

    而那霞光映照,越发清晰,将谷地中的重宝形态投影出来。

    霞光形成一口宝瓶形态,上窄下宽,远远看去,宝瓶不大,但苏云以道门天眼看去,只见谷地中的宝物映照霞光,形成的霞光投影约有七丈多高!

    显然,飞云谷中的那件宝物,绝对不会小,只怕是一口重型灵兵!

    更为奇特的是,从那宝瓶中隐隐喷出一道道星光洪流,围绕瓶口盘旋,有如银河盘绕,极为奇特。

    苏云穷极目力,勉强看去,只见那些喷涌而出的星辰,应该是一件件围绕宝瓶飞行的灵器!

    “做的有模有样……”

    天道院士子们神色呆滞。

    李竹仙喃喃道:“与我们设想的,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还要完美。难道说有人先我们一步,布下了这个局?”

    众人各自皱紧眉头。

    如果是先前遇到这种事情,绝对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个局,但是刚才他们这些人就在设想如何布局,引诱大秦世阀入局。

    苏云露出笑容:“这就有趣了……不过这宝瓶的形态,为何有些眼熟?”

    叶落公子悄声道:“大师兄,你是否觉得这宝瓶像是在哪里见过?”

    白月楼凑过来:“你们也觉得熟悉?”

    “我好像也见过!”李竹仙思索道。

    李牧歌也苦苦思索,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这个宝瓶。苏云询问其他天道院士子,那些士子则没有见过。

    “我们应该没有见过这个宝瓶,而是见到过类似的神通。”

    莹莹突然道:“朔方文昌学宫的左仆射左松岩,他的功法是汲取周天星斗的力量,神通爆发时,会形成周天星斗异象,与那个宝瓶周围的星系有些相似。”

    她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醒悟过来。

    他们的确没有见过宝瓶或者宝瓶类的神通,但是见过左松岩的神通,尤其是苏云。

    苏云确定第七灵界为宇宙中心时,左松岩还向他请教以第七灵界为宇宙中心,如何重新计算周天星斗的方位。

    “功法神通,很难更改,每个人的功法神通都有其独特的烙印。”

    苏云凝望那飞云谷上空的宝瓶异象,心中疑惑:“难道这飞云谷中的局,是左仆射布的局?不过,左仆射应该在朔方吧?他说过,水镜先生变法失败,他便会造反的。难道说,当年左仆射留学海外时,在飞云谷中布置了炼宝的大阵,而今宝物要炼成了?”

    他不禁摇头:“倘若这样的话,岂不是说左仆射现在大秦?不可能,大约是有人也修炼了类似的功法神通罢……”

    云都天街,元朔楼。

    “董医师,联络上各地的香主舵主了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道:“这一次,做一笔大的!”

    池小遥一身银白色衣裙,捧来香茗,送到董医师和一位老者身前。

    “水镜吾友,你的道,不能行于元朔,所以该换我来了!”

    那老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目光穿过幕窗,看着飞云谷,声音洪亮:“多赚些钱,买一些灵兵大船,率领我海万千元朔灵士,造皇帝小儿的反!”

    他放下茶杯,正是朔北的老瓢把子,文昌学宫的左仆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