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元朔国体
    苏云遥遥望去,只见大秦的宝地中血煞汇聚,显得极为凶恶,不像是宝地,反倒像是吞人性命的魔窟。

    但士子们仿佛视而不见,趋之若鹜。

    一路上,苏云等人的车辇走走停停,观察大秦风土人情。胡飞羽心中焦急,催促他早日赶到大秦云都,道:“苍九华大人正在剑阁等待阁下。”

    “我们此行,前后已经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既然苍九华已经等了两个多月,那么也不介意多等几日吧?”苏云笑道。

    胡飞羽只得由他。

    两辆车辇只挑乡村的道路走,只见这大秦国的乡村道路交通都极为发达,虽然不如城里繁华,但比元朔的乡下要好了许多倍。

    苏云仔细观察,这些乡民往往都识字,学识颇高,令他颇为钦佩。

    只是古怪的是,每个乡村都有神庙,每天,乡民都要按时去神庙祭拜。

    神庙中供奉的是大秦的神。

    有人求财,有人求婚姻嫁娶,有人求出入平安,也有人因为杀生,求心理慰藉,还有人求来世,他们还要向神献财帛。

    苏云看到,大秦的灵士也进出这些神庙,求神入住自己的灵界。

    苏云仔细观察,这与元朔的祭拜祖先有所不同。

    元朔人祭拜祖先,是寄托思念,缅怀先烈,也有求祖宗保佑,但并非祭祖并不会干涉到现实的生活。

    而大秦的习俗,则让神庙中的神,入侵了现实世界。

    “他们的神是否是性灵?”

    苏云突然想到关键,若是这些性灵被众生所念,铸了金身,岂不是便可以靠众生之念活下来?

    下一个镇子,苏云等人便遇到显圣的西方神祇。

    那神祇从神庙中浮现出来,率领镇子里的村民和灵士,另一个村镇的神祇大战,杀得很是惨烈。

    那二神身躯伟岸,实力强横,竟还吃人,好在苏云等人只是路过,并非是敌对村镇的人,那两尊神祇并未追杀他们。

    他们来到另一个村落时,那里正在闹劫灰病,有人修炼时吸收了劫灰的力量,一不小心化作了劫灰怪,被村落供奉的神祇显灵,将那劫灰怪杀掉。

    “这些神祇是什么来头?”苏云不禁好奇。

    胡飞羽道:“少史,这是我西方天庭诸神。”

    苏云想起苍九华曾经在东都展示天庭神照,竟然开辟出一方天地,有诸神栖息其中,于是问道:“西方天庭诸神,应该都是认识的吧?为何还要大打出手?”

    “苏少史,你们毕竟是外国人,有所不知。”

    胡飞羽笑道:“万神皆是一体,但众生所念不同,因此形成神的不同化身。你看到的天庭诸神,其实是神的化身。真正的神,只有一个!我西方神会满足众生所请,因此化身数以万计,分布在不同的神庙中。”

    叶落等人对西方的风土人情也是一窍不通,纷纷请教,问道:“既然所有的神都是一个人,那么刚才两个村镇供奉的神,为何与自己开战?”

    “神无所不能,只要人们供奉他,他便不会拒绝人们的心愿,人们希望神去征服邻居的村镇,那么神便会率领他们前去征服。”

    胡飞羽道:“刚才那两个村镇的人一定是有仇,所以请神征伐对方。”

    苏云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什么古怪风俗。

    “我倒觉得这个西方神很会玩。”

    李竹仙笑道:“自己打自己,自己没什么损失,信奉他的人反倒死伤惨重,被他吃了不知多少。人们还会因此越来越信他,越来越虔诚……”

    “不了解便闭嘴!”胡飞羽气得发抖,喝道。

    李竹仙吐了吐舌头。

    苏云心中暗道:“这个西方神,到底是什么来头?”

    两日后,他们还是左走走右转转,距离大秦云依旧很远,胡飞羽耐性被耗光,张嘴闭嘴便是“元朔蛮夷”。

    李牧歌等人不忿,向他挑战,被他一一击败,甚至连叶落公子出手,也败在胡飞羽手中。

    胡飞羽也是出身自大秦剑阁,实力非凡,神通精妙远超叶落等人。

    这一番对比,便让天道院的诸多天之骄子感受到了两国神通之间的差距。

    最终,梧桐催动魔功,让胡飞羽魔性大发,自己砍断自己一条手臂,胡飞羽这才安分下来,不再敢放肆。

    这日,苏云遥遥望去,只见远处劫火熊熊,火光焚天,火光中有巨大的城市,于是询问道:“胡大人,那里是劫灰城?”

    胡飞羽只剩下一条左臂,瞥了瞥苏云的右臂,只见苏云的右臂已经渐渐生长出来,毕恭毕敬道:“那里原本是我大秦幽城。城下有劫灰矿,后来劫火洞燃,里面有劫灰神王复生,侵占了幽城。圣皇几次攻打,劫火太危险,没能打下来。后来劫灰病泛滥,很多灵士变成了劫灰怪,便被丢进这些劫灰城中,任由其自生自灭。”

    苏云遥望劫灰城,过了片刻,问道:“胡大人,大秦有多少城市变成了劫灰城?”

    胡飞羽道:“有六个。就在不久前,又有一座城被劫火点燃。”

    苏云目光闪动,道:“我们去云都!”

    胡飞羽云里雾里,不过苏云终于要去云都,还是让他长舒了口气。

    次日午前,凤辇和龙辇驶上通往空中之城云都的长街,这道长街一端在地面,另一端连接空中大陆,整条街道长达数十里。

    街道如同飘带,挂在空中。

    街道两旁建筑林立,一座座高楼大厦挺立云霄,可谓是玉宇琼楼。

    街道之间云桥交织,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繁华至极,占据了大秦国小半的人口!

    苏云看到这一幕,突然想起楼班楼圣人在临走前向他展现的建筑神通、土木神通,楼班的神通,所展现的瑰丽景象,便是眼前这条大秦天街!

    “元朔,的确比大秦落后许多,不过并非不能追上。”

    凤辇和龙辇载着众人一路向天街尽头的云都行驶,这云都是建立在高空的陆地之上,那块陆地,是天外星球的碎片。

    “天外有异星,名叫荧惑,不知什么缘故破碎了。”

    胡飞羽指着天外,道:“云都是建立在离地面最近的一块陆地上,其他地方还有大大小小的陆地。”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那荧惑星的碎片漂浮在大地上空,隐约间还可以看出是一颗星球。

    古怪的是,那些破碎的荧惑星碎片上居然还绿意盎然,上面居然还有山水空气,甚至可以看到白云漂浮!

    “胡大人,上面有人吗?”李竹仙问道。

    胡飞羽道:“这就不知道了,我并未去过。不过剑阁这些年在研究如何去那里,准备派遣一些士子前往那里探险历练。你们留学来的,多半是在剑阁求学,说不定会有这个机会。”

    “胡大人,荧惑星怎么会破碎?”苏云肩头,莹莹好奇的问道。

    胡飞羽瞥她一眼,道:“我也不知。不过剑阁中有人猜测说,荧惑多半是被天市垣落下时砸碎的,只是谁也不知真假。还有人有其他猜测,说是上古神魔大战,将之打碎。”

    凤辇和龙辇来到云都城门,苏云不由多打量几眼,只见那城门极高,竟然与天门镇的天门有些相似。

    苏云心中疑惑,让车辇停下,细细打量。

    只见云都天门上的图案也是应龙、饕餮的图案,从雕琢来看,应该极为古老。

    突然,他看到这座门户上居然还有木头盒子的菱形图案,不由心中微动:“这座门户,是通天阁建造的!”

    那菱形图案,正是通天阁的标志!

    城门下站着两只羊首人身的巨人,高达数十丈,手握杖矛,矛头有一个圆环,像是权杖。

    这两个羊首人面的巨人额头生着巨大的弯角,身上有着奇特的纹理。

    “好像盘羊……奇怪,盘羊也能修炼成人吗?”

    苏云脸色微变,自己好像吃过一只盘羊。

    胡飞羽指路,引领着他们来到使节馆,道:“诸君先歇息,我去告知苍大人。”

    剑阁中,胡飞羽向苍九华讲述苏云这一路上的经历,道:“此人极其婆妈,什么东西都要看,什么风俗都要问,拖延了四天时间才来到云都。”

    苍九华一直聆听,没有插话,闻言面色凝重,道:“见微知著,这位苏少史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

    胡飞羽惊讶道:“大人,他看出什么端倪?”

    “他看出的东西是,我大秦目前无力对元朔用兵。”

    苍九华叹了口气,道:“所谓格物,可以格世间万物,也可以格一国。他之所以要在路上耽搁这么久,是打算格我大秦国风国运。”

    胡飞羽求教道:“请大人指教。”

    “民风即国风,见民风俗,可知民风。而国运,他看得是我大秦如何应对劫灰怪。”

    苍九华摇了摇头,道:“你告诉他又有一城燃烧劫火,变成劫灰城,他便知我大秦至今无法应对劫灰病,大秦有内忧。而大秦因为劫灰病与大夏争斗,又有外患,因此他看到了我大秦国运,知道我大秦无法对元朔用兵。”

    胡飞羽失声道:“短短几日,能看出这么多东西?”

    苍九华淡淡道:“我从元朔东海郡登陆,几日之后到元朔东都,路上看元朔风土人情,知道元朔虚弱。元朔的通天阁主,自然也有这等手段。通天阁该是分出谁才是正统了……”

    他抬起头来,沉声道:“通知阁主,元朔伪通天阁主已经来到大秦,请阁主决断!”

    大秦使节馆。

    原来的元朔督外司少史是一个白发老者,早已经收拾好行装,只等苏云前来交接。

    苏云检查账本,只见元朔督外司穷得叮当响,账上居然没有任何余钱,而且还有许多欠条,多达千余青虹币!

    更离谱的是,元朔外事凋敝,已经有三年没有发督外司的俸禄了,督外司的少史们已经跑得只剩下这白发老者一人!

    “我今年三十二岁!”

    那白发老者竖起三根指头,满嘴漏风,颤巍巍道:“我二十二岁奉命来大秦做少史,被人殴打,辱骂,几年便变成这个样子!苏大人,你也是在东都得罪了人,被发落到这里的?”

    苏云想了想,道:“也算是得罪了人。”

    那三十二岁老者好奇道:“你得罪了谁?”

    “元朔皇帝。”

    苏云合上账本,向叶落等人道:“我们身上虽然有些钱,但不能坐吃山空。这样,我身上有一件大圣灵兵……”

    叶落大惊失色:“大师兄,万万不至于卖大圣灵兵啊!”

    “我疯了才会卖。”

    苏云笑道:“我是说,你们寻找个宝地,把大圣灵兵埋起来,弄出点异象,等那些世阀子弟来寻宝,咱们干掉他们,从大秦世阀身上赚些钱,补贴督外司,还上欠账,不能丢了元朔的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