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一毛不拔
    苏云沿着海航图游去,化作幼鲲在海中遨游,比天鹏飞于天上省力一些,但他追到夜间,也未能追上元朔的船队。

    到了夜晚,海上多有巨妖出没,有的住在巨大的蚌壳之中,长着人身金发,手托拳头大小的明珠,有的长着蛇发,人身而多足,像是大章鱼在水上行走。

    还有的身上长着四翅,从水中飞起,搏击长空。还有的则如海中怪车,脑袋上长着巨大的眼睛,在海中绽放光芒,照亮海底。

    海上巨妖千奇百怪,苏云所化的鲲虽然也有六丈长短,但与这些海中巨妖相比还是袖珍了许多。

    “还是我们北海安全!”

    苏云小心翼翼,根本不敢睡觉,强撑着赶路,心道:“我们北海便没有这些妖魔鬼怪!”

    莹莹闻言便拿书敲他的头,气道:“大洋的巨妖在北海的妖魔面前,根本不够看好不好!北海里面的巨妖,是可以与天市垣老无人区分庭抗礼的!”

    苏云笑道:“我自小住在天门镇,经常去北海收地笼抓青虹蟹,每次都平平安安,从未遇到过什么海怪巨妖。北海,安全得很!”

    莹莹气结:“天市垣北面的北海,又叫无尽之海,无穷无尽,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上古时很多魔神都是从那里跑出来的!只有你才觉得很安全!”

    ……

    两人吵吵闹闹,避开海中巨妖。

    鲲擅长水性,速度比海龙还要快许多,待到天亮时,苏云估计自己已经游了两三千里,浮出水面看时,只见元朔的舰船在望。

    他松了口气,从后方两艘货船下游过,猛地跃出海面,化作天鹏振翅飞于空中,追上楼船。

    苏云向下俯冲而去,船上的水师灵士急忙做出防御姿态,苏云所化的天鹏展翅,放缓速度,随即散去天鹏洞天。

    他的身形恢复如初,从空中坠落,抓住一根缆绳滑下,平安落在甲板上。

    “苏少史回来了!”

    甲板上的天道院士子们又惊又喜,围上前来,苏云把自己这一路上的经历大致说了一番,隐去了应龙以及苏云与鲲族女子的约定。

    众人听得目眩神摇,赞叹连连。

    白月楼道:“那岛屿沉没,海难发生时,我们捞上来一个灵士,是大秦国人。”

    苏云心中微动,连忙道:“那人何在?我有话要询问他!”

    李竹仙道:“那大秦灵士实力极高,已经是骊渊境界修成骊珠的存在,被我们救上来后突然暴起,打算杀水衡主事夺船,让我们为他卖命。大师姐唤起他体内的魔性,焦叔趁机把他杀了。”

    她口中的大师姐便是梧桐。

    苏云诧异,向梧桐看去,梧桐的实力尽管高明,但目前还是元动境界,即便她的本事极高,也不可能如此轻易便控制住骊渊境界的强者。

    要知道,大秦骊渊境界的灵士,实力几乎与元朔天象境界的灵士相差不多了!

    “那个大秦灵士心性很差,心魔丛生,不如元朔同等境界的灵士。”

    梧桐似乎看出他的疑惑,道:“他的心智更容易被唤醒魔性,也更容易被我掌控。我的修为若是再强一分,一句话便可以命令他去死。”

    苏云松了口气,笑道:“看来元朔的确有比大秦等国高明的地方,旧圣绝学有独到之处。”

    鱼青罗闻言,精神大振。

    “但并没什么用。”

    梧桐淡淡道:“对我来说,无论你们修炼的是旧圣绝学还是新学,你们的心境都不堪一击。你们的道心一碰即碎。”

    苏云、白月楼等人面色不快,梧桐环视一周,冷笑道:“你们不信?”

    她魔功爆发,顿时船上众人心魔滋生,白月楼第一个沦陷,哈哈大笑,掐着兰花指拧着脑袋载歌载舞,李竹仙第二个沦陷,接着便是叶落等人。

    李牧歌剑心稳固,纹丝不动,但是梧桐催动魔功,提升法力,李牧歌也哈哈大笑,加入舞蹈的人群中。

    苏云自幼修炼旧圣绝学,死死抵抗,力求性灵纯粹。

    突然梧桐不知何时闯入他的灵界,红纱纤薄,玉足轻撩,露出雪白肌肤。

    苏云已经长到十四岁,情欲渐起,见此情形,道心有了破绽,立刻被梧桐趁虚而入,也乐呵呵的载歌载舞去了。

    梧桐露出笑容,突然脸上的笑容僵住,目光落在鱼青罗身上。

    鱼青罗道心无比稳固,无论她怎么搜寻性灵中的魔性,也找不到半点,不由心中凛然:“这个火云洞的小姑娘,好像圣人心境一般,根本无法侵入!”

    她散去魔功,不把鱼青罗放在心上,鱼青罗的道心虽强,但修为尚弱,而且鱼青罗主修的是旧圣绝学,实力也弱。

    苏云等人清醒过来,心中骇然,即便是苏云也老实了很多,不再言必称大师兄,而是对梧桐客客气气,言必称师姐。

    当然,在叶落等人面前,苏云还是言必称大师兄。

    这几天,苏云将自己参悟七十二洞天所用到的各种星斗术数和洞天陈列之法传授给众人,教授天道院士子如何确定一个个洞天的方位,帮助他们开启七十二洞天。

    开辟七十二洞天,看似简单,实则极为困难。

    每个人的七十二洞天的数据并不一致,因为每个灵士的灵界各不相同,因此需要重新计算。

    但好在他们都是天道院的士子,聪慧过人,基本上不需要苏云的帮助,便可以确定各自的七十二洞天方位。

    就算确定了方位,想要开辟也极为困难,能开辟多少,全看各自的修为。

    士子们各自进入天道院文渊阁,查验书籍,一个士子突然道:“天道院士子,为何只有我们几人?”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感觉到诧异。

    天道院每年都会从元朔全国的士子中选拔出最出色的一二十人,积少成多,天道院里两百位士子还是有的,至于修为更高的,则往往被派往各地为官。

    只是他们这些士子入学以来,却没有看到其他天道院士子,着实是咄咄怪事。

    “少史没有告诉你们吗?裘水镜变法失败,天道院士子追随他变法,死伤过半,剩下的天道院士子都跟随裘水镜去了岭南。”

    梧桐道:“皇帝革了他们的职,戴罪挖劫灰。他们的天道令,也都被收回。你们这二十人,是天道院最后的士子了。”

    李牧歌、白月楼等人心中沉甸甸的,各自向苏云看去。

    苏云抬头,笑道:“看我做什么?这些事情,不用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到海外好好求学,天塌下来,我给你们顶着!”

    海路漫漫,尽管海龙速度很快,他们也在海上行驶了六七天,这才看到陆地。

    水衡主事道:“苏少史,前面便是大秦。”

    苏云等人来到船头,向大秦看去,只见天空中漂浮着一块块巨大的陆地,像是星球的碎片。

    最让人惊骇的是,其中一块巨大的陆地漂浮在大秦国的领土之上!

    那块大陆碎片上,有着壮阔壮丽的城市,比东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在这座浮空的陆地与大陆之间,有着各种瑰丽建筑,那些建筑连接陆地与空中之城,繁华至极。

    苏云远远看去,甚至看到不知多少城镇!

    “那里就是大秦的国度,云都。”

    水衡主事道:“少史,我元朔在云都有使节馆,少史只需前往使节馆,便会有督外司少史交接。我只能送少史登岸,不能送少史前往云都。大秦流通的是青虹币,但民间用的却不是五铢钱。少史若是买东西,不要用五铢钱会钞。”

    苏云躬身称谢,水衡主事连忙还礼。

    楼船进入大秦海驿,停靠在码头边,苏云回头看去,只见这海驿码头四周的海域,一艘艘楼船大舰穿梭交织,运送货物,繁华无比,比元朔的海驿码头更为繁忙。

    “少史,还有一事!”

    水衡主事站在楼船上,迟疑一下,道:“少史一定要当心某些长着元朔面孔的人。”

    苏云不解,那水衡主事道:“他们皈依了大秦,不祭拜祖宗,只祭拜大秦的神,只恨自己长着元朔人的脸,对待咱们元朔人,比色目人更狠。少史一定要当心他们!色目人可能会给你留活路,但他们抓到机会,便一定会弄死你。”

    苏云记在心里,再度称谢。

    “少史若是有难处,便去找海外元会。”

    水衡主事挥手作别,道:“元会的老瓢把子,势力极大,手眼通天,或许可以帮上你的忙。”

    苏云怔了怔:“元会的老瓢把子?”

    楼船离去。

    苏云率领众人向码头外走去,天道院的一位西席先生已经办好了通关文书,一位大秦海驿官员走来,是个色目人,道:“鄙人胡飞羽,奉苍九华大人之名在此等候使节,由我负责送使节前往云都。使节只有这些人吗?”

    他看向苏云身后,只见苏云身后跟着二十来个少年少女,没有带什么奇珍异宝,车辇也是普普通通。

    苍九华出使元朔,带来了不知多少头盘羊,盘羊背上宛如宫殿一般,华丽无比,又备了各种宝物,珠光宝气,直冲云霄。

    而苏云这一行人,只有天凤和叶落的肥龙各自背着一座小木楼。

    肥龙是大蟒修炼成蛟龙,大腹便便,被叶落喂得脑满肠肥,而天凤显然还是只雏鸟,毛都没长齐。

    天凤很是不忿,展开自己毛茸茸的小翅膀,认认真真的向胡飞羽展示自己翅膀上的长出了第一根羽毛。

    胡飞羽硬着头皮跟随苏云登上凤辇,凤辇向外驶去。

    胡飞羽向苏云介绍大秦的风土人情,以及沿途的风景。

    这大秦国的文字语言都是开荒时期元朔的灵士带过去的,文化典籍,也都是那些灵士传到元朔,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苏云一边聆听,一边向窗外看去,观察大秦的风土人情,只见大秦的建筑与元朔有些相似之处,但又发展出不同的形态,有着异域的风情。

    大秦的学堂也是极多,乡下学堂光鲜靓丽,少年士子出入学堂,人数众多。

    苏云停下车观望,只见许许多多士子们向一个地方跑去,很是热闹喧哗。

    “胡大人,他们是在做什么?”苏云问道。

    胡飞羽下车打探,道:“这些是乡下士子,听闻有宝地孕育了天材地宝,将要出世,于是前去碰碰运气。”

    苏云心头一跳,不由想起朔方雷击谷的遭遇,沉声道:“大秦国也有十里余一吗?”

    “十里余一?”

    胡飞羽笑道:“怎么可能?我大秦的宝地,都是无主之物,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

    苏云看向梧桐,梧桐轻轻点头,低声道:“他说的是真话。”

    胡飞羽话锋一转,笑道:“不过这些乡下士子都是穷哈哈,哪里能抢得过世家大阀?他们跑过去,就是给出世的天材地宝血祭的养料罢了。真正摘桃子的,往往都是世阀家的人。”

    苏云怔住。

    胡飞羽继续道:“我从未听说过,哪个穷人家的孩子能够得到宝物的。”

    “那么为何这些士子还要去抢?”李竹仙不解,问道。

    “因为没有主人啊。”胡飞羽理所当然道。

    众人心头发凉。

    “这比十里余一,狠多了。这是一毛不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