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论:如何与鲲产下后代
    “老哥哥,为何九婴说你想献祭他?”苏云站在祭坛上,打量脚下的九婴烙印,询问道。

    先前应龙以苏云的身体迎战九婴,苏云察觉到九婴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手段,只是凭借肉身与“自己”对决,显然他体内的力量所剩不多。

    五千年来,九婴的一身力量被封禁消磨掉不知多少,远非全盛状态。

    就算是有魈婴供养他,有灵士帮助他消磨封印,他也始终处于虚弱状态。

    但是苏云脚下的九婴烙印却极为恐怖,如同酝酿了万千年的大火山,藏着滔滔无尽的恐怖威力。

    苏云站在上面,甚至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烙印中哪怕是泄露一丝力量,都足以将他化作灰烬!

    显然,这五千年来九婴被封印炼化的力量,都集中在这座祭坛之中,尤其是九婴烙印,充斥着澎湃磅礴的九婴元气!

    这种天地元气充斥着水与火的力量,破坏力极强!

    九婴刚才说应龙想献祭他,应该指的是应龙当初布下这封印,就是为了夺取他的力量,献祭出去,达到某种目的!

    献祭,必须要有献祭的目标,也必须要有目的。

    应龙的性灵与苏云性灵剥离,道:“我当年为了重返仙界,于是利用这些被镇压的神魔,制造祭坛,但那时我的力量并没有比这些神魔强大多少,无法直接将他们献祭。所以只好将他门镇压起来,我则沉睡,等待这些家伙被炼化。”

    突然苏云灵界震荡,应龙的性灵回归他的身体,化作一个黄衫少年,站在苏云的性灵神通大黄钟上。

    黄钟旋转,那黄衫少年跟随着黄钟一起荡出苏云的灵界,出现在苏云面前。

    那黄衫少年身后,黄龙盘绕,飞速道:“五千年过去,这些神魔都已经被炼得七七八八,多半要被我的封印炼死。不过有人想搭救九婴,这就奇怪了,难道有人想摘我的桃子?若是这样的话,我与圣皇一起镇压的那些神魔恐怕……”

    他身后黄龙突然探出利爪,将祭坛抓起,黄衫少年破浪而去,声音远远传来:“我去检查其他封印!小伙计,你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等到我确认这些封印无虞,我会来找你!”

    应龙瞬息间消失不见。

    苏云处在海底,原本有应龙的法力支撑海水,应龙一走,海水顿时压下!

    苏云急忙催动洪炉嬗变,灵界释放,七十三洞天排开,所有洞天同时感应大鲲元气,他的身躯和性灵顿时随之而变化,化作一条长达六丈的幼鲲。

    海水碾压而下,砸在幼鲲身上,好在苏云所化的鲲虽是幼鲲,却皮糙肉厚,顶住海水的压力,在海水中遨游。

    苏云越游越是欢畅,忍不住发出长长的鲲鸣。

    这时,他居然听到海洋中有其他鲲的鸣叫声传来,苍凉而寂寞,声音中带着孤独,又有着遇到族人的喜悦!

    “海中还有鲲这种神圣?”

    莹莹又惊又喜,笑道:“大鲲与灵犀一样少见罕有,我还以为鲲早就灭绝了呢!苏士子,你快再发出鲲鸣,引他过来!”

    苏云口中发出鲲鸣,倾听那声音来源,向那大鲲的方位游去。

    这时,另一条大鲲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声音中带着惶恐,苏云急忙迎着那声音游去,速度越来越快。

    突然,海面上出现一艘大船,那楼船极为华丽,船上一道道长矛带着锁链激射而出,咻咻作响,射在一条大鲲身上。

    那大鲲长达百丈左右,也是幼年,疼得在海中翻滚,鲜血染红了海面。

    船上的灵士是色目人,多是元动境界,偶尔有几个修成骊渊的,将骊珠祭起,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国的,手发长矛,射向大鲲。

    诸多灵士一起发力,将大鲲拖出水面,这些灵士的实力很是惊人。

    船上其他灵士大笑,纷纷叫道:“发财了,发财了!”

    “这条大鲲,送到王公贵胄的府上,给他们的士子格物,我们连造灵兵的钱恐怕都有了!”

    “鲲膏也是好东西,乃是无上的灵丹,这条大鲲的肚子里,只怕有十多万斤的鲲膏!”

    那大鲲在水面挣扎,始终无法挣脱长矛和天象强者的禁锢,突然摇身一变,化作一个女子,跪拜下来,祈求道:“诸君,可怜我族已近灭绝,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船上色目人灵士们哈哈大笑。

    突然有人叫道:“水里还有一条鲲,更小一些!”

    那些灵士立刻调转长矛,准备向苏云射去,有人道:“这条鲲太小了,可能只是刚出生不到一月。还是放了吧?”

    “你不知道现在的鲲有多贵!幼鲲更值钱!”

    那些灵士正要向苏云射出长矛,突然只见那幼鲲加速,消失不见,灵士们四下张望,突然船只剧烈晃动,有人在船舱中叫道:“不好了,船底漏水,被什么东西切开一个大洞!”

    众人慌忙去修补船底,就在此时,水中一道剑光闪过,将一条条长矛斩断,色目人灵士捕捉的那条大鲲顿时脱困,坠入海中。

    船上,色目人叫声连连,水性好的灵士纷纷纵身跳入海中,试图捉回大鲲,不料刚刚入海,迎面便见一口藏满齿轮的大钟。

    “咣!”

    海下,钟声震动,那些色目人灵士被震得七荤八素。

    “承受我的神通,还能不死?”苏云心中暗惊。

    他这一手是算到这些灵士会跳下来,因此早早预备好神通,以威力强大的黄钟神通,碾压对方。

    跳入海中的灵士只是元动境界,被苏云偷袭,就算不死也会重伤,却没想到却没有将对方轰杀,只是让他们失神片刻。

    他所化的幼鲲立刻带着那受伤的女子飞速游走,几个色目人灵士清醒过来,立刻各自施展神通,在海中化作恶鲨穿梭,速度极快,嗅着那女子留下的血腥味而去!

    苏云将那女子驮在背上,催动法力,尘幕天空顿时化作无数口飞剑,咻咻咻从天而降,扎入海中。

    飞剑在海中如同剑鱼穿梭,将一条条恶鲨刺穿,恶鲨死亡,肚皮翻起,又变回几个色目人灵士。

    苏云暗道一声惭愧:“这些色目人真的很强,我须得动用楼班摊友的大圣灵兵,才能将他们斩杀。”

    他甩开那艘捕捉大鲲的楼船,越游越远,待到安全时,大鲲鱼尾一跃,飞出海面!

    苏云所化的幼鲲身躯在空中旋转,七十三洞天突然不再感应大鲲元气,而是逆转为天鹏元气,从大鲲洞天直接转化为天鹏洞天!

    七十三天鹏洞天中天鹏元气滚滚而来,一瞬间便让苏云的性灵从大鲲形态转化为天鹏形态!

    他的身体顿时开始飞速变化,一身鱼鳞疯狂向羽毛转变,鱼鳍化作一张张翅膀,共有两对,四张翅膀,金光灿灿。

    他的鱼尾化作尾翼,还有一对鱼鳍,化作两条粗壮的腿脚,生出利爪。

    苏云身躯翻转过来之时,粗壮的双爪踩在海水上,身形险些坠入海中,却在此时他的两对金翅呼的一声展开,翼展十丈有余,猛地拍击海面!

    海面澎湃作响,苏云载着那受伤的少女扶摇而起,羽翼下风雷大作,雷霆交加,羽翼震动一次便见羽翼下乌云滚滚,一道道细小闪电咔嚓咔嚓作响,劈个不停,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苏云飞出百十里,还是没有寻到天道院士子的楼船,身体却愈发疲惫,心中焦急,突然瞥见一座小海岛,道伤多是黄沙,长着一些椰子树,于是俯冲下来,落在海上。

    苏云落地,将那大鲲所化的女子放下,随即身躯一摇,散去七十三座天鹏洞天,身躯渐渐恢复如初。

    那少女惊讶的看着他,露出不解之色。

    苏云细细查看她身上的伤,只见鲲族少女身上有许多断矛,刺破身体,这些长矛应该是一种西洋的灵器,不断破坏她的身体,造成她血流不止。

    苏云仔细回忆池小遥教他的医学知识,以元气封住那鲲族少女的伤口,又以元气模仿血管,连接她伤口断掉的血管,这才猛地发力,将她身上的断矛拔下。

    鲲族少女闷哼一声。

    苏云处理好伤口,打算从灵界中取出一些药材,用自己不成熟的医术为这少女疗伤,却见那鲲族少女身上的伤口自动愈合,速度很快,不由啧啧称奇。

    “如此强大的愈合能力,的确令人羡慕,难怪那些海外灵士会想捕捉她。”苏云心道。

    他敲下几个椰子,敲开喝了下去,补充体力,回忆一下海航图,心道:“按照海航图追赶,应该还能赶得上楼船……”

    他正要跳入海中,突然手掌被那少女抓住。

    苏云回头,却见那少女有些羞涩,扭捏。

    苏云不解道:“大恩不言谢,姑娘你记得就行了……”

    他刚刚说到这里,那鲲族少女大着胆子道:“弟弟,我游了十万里,没有遇到其他鲲,只遇到了你。鲲族,可能只剩下我们俩了,我们应该为种族着想,等你长大了后……去海神宫找我!”

    她面色含羞,把一块玉牌塞到苏云手中,苏云握着玉牌,怔怔出神,突然鬼使神差道:“好,等我长大了,我去海神宫找姐姐!”

    那少女羞涩转身,纵身一跃跳入海中,化作百丈大鲲,飞速游走。

    苏云收下玉牌,将之郑重藏在灵界中,纵身跳入海中,沿着海航图的路线向大秦国方向游去。

    莹莹见他不说话,疑惑道:“苏士子,你为何不告诉她,你并非鲲族的少年?”

    “我如果告诉她真相,她可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苏云想了想,道:“她等着我长大后去找她,便有勇气活下来。说不定,她会在这个过程中寻到另一个男性同族。”

    “可是,如果她找不到另一个男性同族呢?”莹莹问道。

    苏云茫然,过了片刻,少年试探道:“莹莹姐,人和鲲,能生小孩吗?他们生的小孩是人,还是鲲?又或者是人鲲或者鲲人?”

    莹莹也不禁头疼起来,愁容满面,喃喃道:“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没生过,没见过的……对了!生出来不就知道了吗?”

    苏云想了又想,总觉得有些不太靠谱。

    而且,他现在慢慢长大了,虽然对女性有些想法,目光不自觉的被女性的身体所吸引,但是对于如何生孩子,却不甚了了。

    至于不同种族会生出什么来,他就更是两眼一抹黑了。

    “对了,应龙老哥哥说不定会知道能不能生,如何生。”

    苏云有些惋惜:“可惜老哥哥走得太匆忙,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眼中有座天门,说不定可以把他送回仙界,他就不知跑到何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