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六十章 魔神九婴(第三更)
    那是关于天门镇的一段记忆,约有数月的时光。

    在苏云这段解封的记忆中,他看到了许许多多孩童,这些孩童都与他差不多的年纪。

    他们一起生活在天门镇中,到了每月初七,曲伯等人便会各自带领一个孩童进入天门鬼市,

    他们沿着鬼市向里走,速度很快,苏云的记忆里每次都是曲伯带着自己闯鬼市。每次闯鬼市之前,曲伯等人首先要在他们的记忆中设下符文之墙。

    那符文之墙分为两种符文体系,一是神封,一是魔封。

    做好这些布置,他们带着这些孩童闯入鬼市的最深处,不知道走多远,天门鬼市没有了其他颜色,连同他们都是灰蒙蒙的。

    他们在灰雾中寻到巨大的神魔,有的已经变成了化石。

    苏云记得,曲伯会让这些小孩上前,待当孩童走近的时候,石化的神魔便会苏醒,抓起孩童便要吞食。

    每当此时,孩童眉心的封印便会突然爆发,将那些尚未完全苏醒的神魔封印在符文之墙后。

    他还记得,他们返回天门镇后,有的孩童便突然头脑炸开,恐怖的神魔逃出来。

    每当此时,曲伯等人便会激发提前布置好的封印,将这些巨大的神魔捕捉,送入其他孩童的灵界中封印。

    “这已经是第七十六个了,这孩子还能承受得住吗?”

    苏云记忆里浮现出罗大娘的面孔,慈祥的老人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曲伯道:“他性灵纯粹,远胜他人,应该可以撑得住。只要他封印住这些神魔,咱们将这些神魔格一遍,便可以完善天门,得到长生之妙!”

    ……

    苏云只想起这一段记忆,其他记忆渐渐模糊。

    不过,他突然间发现,符文之墙对他来说不再神秘,他突然间便能看懂符文之墙的各种符文变化,各种细节的构造!

    无论神封还是魔封,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因为那时他看着曲伯等人一遍又一遍的施展这种封印,将这些封印一遍又一遍的烙印在他的记忆中!

    随着他记忆的觉醒,这些神封符文和魔封符文,都变成了他记忆的一部分!

    苏云闭上眼睛,脑海中无数符文跃动,让他理解这些神封魔封符文背后蕴藏的知识。

    过了不久,他睁开眼睛,心中有些坦然和从容。

    “我记忆中的那些神魔,你们再也无法侵占我的身体了!”

    他露出笑容,突然心中微动:“对了,还有味道!”

    他的那段解封的记忆涌了上来,苏云清晰的记得鬼市深处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奇怪味道,而且走得越深,这种味道便越浓烈。

    那是一种腐败的味道,他头一次进入朔方地底的劫灰城时,嗅到上个世界天地元气腐败的味道,与鬼市的那种腐败的味道很是相似!

    “是劫灰的气味!”

    “那些神魔石化,应该是由于劫灰的原因!”

    苏云的这段记忆涌上来,陷入思索,鬼市深处的劫灰气味,与劫灰城是否有什么关系?

    应龙这些神魔,为何会选择在那里沉睡?

    “小伙计,不要想太多。”

    应龙出现在他的灵界中,声音滚滚如雷:“天市是接近仙界的地方,在那里我们衰老得更慢一些,并非是由于劫灰的原因。”

    “天市?衰老得更慢?”

    苏云突然醒起一事,询问道:“老哥哥,天市与天市垣有什么关联?”

    “天市垣,你们称之为天上城市的城墙,但是对仙界来说,天市垣是隔绝凡间与仙界的长城。”

    应龙道:“在我们仙界,我们称天市垣为北冕长城。镇守北冕长城的武仙人,实力高绝,他的宝物是一口仙剑。”

    苏云心头剧烈跳动:“武仙人?仙剑?”

    “没错。武仙的剑术可以说是天下无双,任何神魔也休想偷渡他的北冕长城,而且北冕长城实在太长,无穷无尽,想要偷渡过去,几乎没有这个可能。”

    应龙舒展身躯,这条双翼黄龙几乎将灵界塞满,道:“所以我走了半日,便躺下来睡觉,懒得去偷渡。五千年前,有不少家伙想要偷渡回去,我估摸着他们死在路上也无法穿过北冕长城。”

    苏云想了想,试探道:“老哥哥,这武仙人,是一口剑吗?”

    应龙失笑道:“怎么会是一口剑?武仙人当然是仙人!”

    苏云眨眨眼睛,有些迟疑,还是鼓足勇气道:“那么,武仙人会不会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应龙失声笑道:“我死了武仙人都不可能死!他是何等存在?他的北冕长城之下,无数星系,无数世界……等一下,九婴就在附近!这老小子,实力果然恢复了许多!”

    “应龙老哥哥一直没说,仙界为何会有劫灰的味道?”苏云压下心头疑惑。

    他站在船头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海面上出现一片岛屿,岛屿中央是一座大火山,冒着滚滚浓烟,浓烟中时而有火光闪动,仿佛有什么魔怪在火山中转动身形。

    “咯咯,咯咯!”

    天空中传来婴孩般的笑声,船上的人们抬头看去,只见数以千计的魈婴飞来,魈婴的利爪下抓着一个个溺死的人们。

    那些魈婴向那火山飞去,就在此时,突然一股海风吹散了海岛上的浓烟,但见那火山口中出现一尊无比高大的身影,那是一尊魔神,一具身体长有九个上半身。

    他下半身沉没在火山中,上半身九头十八臂,面如童子,蛇发飞舞,有的眼耳口鼻中喷出火焰,有的喷出水流,水火遭遇,便浓烟滚滚!

    苏云看得仔细,那火山也并非是真正的火山,而是九婴身上流下的火焰将山石烧得熔化,远远看去如同火山口!

    数以千计的魈婴飞来,来到九婴这等恐怖魔神的身边,丢下一具具尸体。

    九婴十八只大手四处乱抓,将这些尸体接住,往嘴里送去,嘴里嘤嘤的叫着,声如婴孩。

    他抓向这些尸体时,苏云顿时看到他的身上缠绕着一条条锁链。

    “原来是供养魔!”

    应龙道:“魈婴只是这尊魔神创造出的生物,专门用来供养自己的!他掀起海难,杀死来往船只上的人们,便是让这些供养魔来喂养他!从前,你们这些灵士很难渡海,他根本抓不到人吃。现在商船往来频繁,他吃掉这么多人,吸收这些人的性灵,实力恐怕大大提升了。”

    水衡主事也早早发现前方的异象,急忙转向,楼船绕行。

    苏云催动天眼看去,突然看到那火山岛上居然还有屋舍,有人在岛上!

    “奇怪,怎么会有人住在那里?”

    应龙也是不解,道:“岛上这些人在消磨我的封印,九婴应该便是他们唤醒的,否则九婴现在应该被我炼的七七八八……这家伙乃是天生控制水火的魔神,倘若脱困,便可以掀起天火与大水。怎么会有人想要释放这种魔神?”

    突然,九婴发现了他们,扬起手臂,顿时天空中巨大的火山石带着滚滚浓烟向这边砸来!

    幸好楼船转向得较早,没有被火山石砸中,只是那火山石落下之时,蕴藏的恐怖热量让海水炸开,掀起一阵海啸,将他们这艘楼船脱到半空中。

    两只海龙发出哀鸣,显然在这一波攻击中受了伤。

    那座海岛竟然在慢慢移动,渐渐加速,向楼船追去。

    显然,海岛没有在地底扎根,而是像九婴的裙子一样漂浮在海面上,让海岛在移动的,正是九婴魔神!

    那九婴不断扬手,一块块巨大如山的火山石带着浓烟不断砸下,苏云等人所在的楼船像是海中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海啸拍得粉碎!

    “老伙计发现我了!”

    应龙兴奋道:“这老小子记仇!咱们杀过去!”

    苏云吓了一跳,下一刻已经身不由己,从楼船上飞出,迎着魔神九婴杀了过去!

    “我要死了!”

    苏云看着九婴那越来越大的拳头,迎着自己砸来,心中万念俱灰,就在此时,苏云感觉到自己在抬起胳膊,迎着九婴那山头般的拳头挥去!

    “让这老伙计,看看咱们发达的胸大肌吧!”应龙兴奋道。

    “轰!”

    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炸开,九婴周身浓烟滚滚,站在火山口中仰面向后倒去,他背面的几具上半身纷纷伸出手,撑住海岛,其他拳头呼啸,纷纷砸来!

    苏云左右开弓,不断挥拳,将魔神九婴打得动摇西晃,无法稳住身形!

    应龙兴奋无比,性灵与苏云的性灵合体,挥拳硬撼九婴,叫道:“老伙计,五千年了,你死不死,死不死?”

    魔神九婴被打得身躯越来越小,海岛也渐渐向下沉去,岛上有不少异族的灵士,见状肝胆俱裂,纷纷跳上船只逃遁,不料海岛沉入海底,掀起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将这些船只统统吞噬。

    那些船上的异族灵士纷纷逃遁,只是有不少人还是被漩涡吞噬,葬身海底。

    海底仿佛有巨兽相争,打得大海惊涛骇浪一波接着一波。

    过了片刻,一切归于平静。

    苏云脚下,海岛被砸得裂开,露出本来面目,那是一座巨大祭坛,而九婴魔神此刻高达丈六,被锁链锁在祭坛的中央,恶狠狠的盯着苏云。

    “应龙,你想献祭我?”

    那九婴刚刚说出一句话,便见一片龙鳞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落在九婴头顶,向下一照,顿时九婴被压得扁平,化作祭坛上的一个巨大的九婴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