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上诡事(第二更)
    次日清晨,元朔发往大海彼岸异国的楼船起航。

    苏云与天道院士子们登船,只见楼船长达三十余丈,高十多丈,楼船前方锁链哗啦啦抖动,两条巨大的海兽浮出水面,喷出高高的水柱,发出嘹亮的叫声。

    “嘟——”

    水柱从海中升起,在天空中泛着水汽,阳光照耀,楼船上挂着两道彩虹。

    水师灵士们取来牛羊马匹和海鱼,扔到水里,喂食这两条海龙,海龙吃饱之后,掀起巨大的浪花拖动楼船。

    后方还有两艘大船,那是元朔通往大秦的商船,船上是茶叶和香料。

    三艘船组成一支船队,海龙发出嘟嘟的长鸣,迎着日出,向海洋深处驶去。

    浪花中,阳光照耀在海龙的龙鳞上,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海洋中幼年海龙从海龙身边高高跃出海面,欢快的跳来跳去。

    海驿码头上,景召走来,这老者宛如火人,通体都是火焰,看着远去的楼船。

    “烧掉,都该烧掉……不能再骗人了!”他喉咙里发出阵阵嘶吼。

    船行数十里,苏云等人看到了大秦的舰队,长达百丈的楼船,如同海中陆地。

    “听说,大秦国的使节向皇帝索取东海郡,作为大秦的海外飞地。”

    一个天道院士子道:“皇帝若是不答应的话,大秦不知道会不会对元朔开战?”

    叶落公子摇头道:“不会,大秦和大夏正在打得死去活来,暂时没有想元朔动手的余力。大夏的实力,不比大秦弱多少。前几日我和李牧歌跑到大夏的舰队那里,了解到一些两国内幕。这西方,不太平呢,据说正在闹劫灰病,死了很多人。”

    李牧歌道:“大秦趁乱去抢大夏的东西,于是便开打了。”

    梧桐靠在船桅上,笑吟吟的看着西方,悠然道:“西洋的魔性,比东方更加深厚,孕生了大魔神。我在西洋,必定得道!诸君,你们将永远是我师弟,永远成不了师兄!”

    叶落、白月楼等人冷笑不已:“梧桐,听说你跟大师兄打赌输了,而今只得做师妹。”

    “我和他的赌斗尚未见输赢。裘水镜既入魔也未入魔,而今裘水镜内心正在人、魔交战,天人争锋。因此不能算我输,但我也没赢。不过论实力,我还是你们的大师姐!”

    梧桐说到这里,突然心有所感,回头看去,只见数里之外货船上站着一个少年,赫然是龙灵转世的少年。

    “魔龙,你也打算去西洋吸收魔性吗?”

    梧桐收回目光,心道:“你我便在西洋做个了断,彻底的了断!”

    海上风光壮阔,常有巨大的海鸟围绕船队飞来飞去。

    那些海鸟长着山魈的面孔,花花绿绿的脸,让出海的灵士们很是紧张,催动灵器驱赶这些海鸟。

    海鸟被驱赶四下飞去,往往便发出婴儿般咯咯的笑声。

    “那些海鸟名叫魈婴,是吃人的怪物。”

    莹莹张望,打量这些围绕他们的船只飞来飞去的海鸟,道:“这些海鸟数量少的时候不足为虑,但数量一多,便极为恐怖了。”

    正说着,天上婴儿的笑声越来越多,只见又有成片成片的魈婴飞来。

    船上的水师灵士紧张起来,全船跑来跑去,叫道:“打起精神来,撵走这些魈婴!”

    突然,成片成片的魈婴从天而降,落在楼船的桅杆上,侧头盯着船上的人们。

    那一只只魈婴少说也有两三百斤,数千只一起落下来,压在楼船的船桅上,楼船剧烈晃动一下,咯咯吱吱的向一侧倾泻。

    那些魈婴也跟着倾斜,侧着脸诡异的看着甲板上向一侧滑去的众人。

    水师灵士立脚不稳,各自的神通和灵器顿时失去准头,一时间神通、灵器四处乱飞,非但没能击中多少魈婴,反而自己人被伤了很多。

    那些魈婴很是机灵,水师灵士的神通飞来,它们便振翅飞起避开,然后又落在船桅上,目光诡异的注视着众人,因此受伤的魈婴不多。

    而楼船也被他们击中,破损十多处!

    有人叫道:“魈婴数量太多,有些不太对劲!”

    就在这时,天道院的二十位士子纷纷出手,各自神通飞出,化作一条条真龙,满空飞舞,擒拿魈婴。

    这次天道院大考,考的题目便是《真龙十六篇》。

    这些入选的士子虽然入学时间尚短,但是每个人都拥有天道令,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天道院求学。

    因此他们虽然离开了东都,离开了元朔,但学习一天也没有落下。

    他们从《真龙十六篇》中参悟出的东西各不相同,每个人发展方向不同,各有侧重。

    有人强于肉身,便融合造化之术化作真龙与魈婴厮杀,有人则以神通化作真龙,有人强于修炼龙眸,目射金光,削铁如泥,有人的灵器上长出龙鳞,各种手段,各不相同。

    那些魈婴受惊,纷纷从桅杆上飞起,有的躲避不及,被真龙神通撕碎,眨眼间数千只魈婴便跑得一干二净!

    “天道院这一代灵士,要比上一代强大数倍!”随行的一位天道院西席见状,心中很是宽慰。

    “情况有些不对!”

    镇守此船的水衡主事匆匆寻到苏云,道:“少史,魈婴数量有些太多了,这些东西是吃尸体的,把人淹死了之后再吃,很少会吃活人。这么魈婴聚集在一起,只能说明有海难!”

    他刚刚说到这里,只听前方有人叫道:“前方有好多出事的船!”

    众人急忙涌上船头,向前方看去,只见海面上漂浮着一艘艘被打得残破不堪的楼船大舰,到处都是桅杆、甲板、木桶!

    还有没有被打碎的楼船,多达上百艘,静静地漂浮在那里,上面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说不出的诡异。

    这些楼船,与其他船只的碎片形成了一片海上陆地。

    水衡主事脸色大变,高声道:“右满舵!右满舵——”

    楼船向左倾斜,船桅几乎是贴着海面呼啸而行!

    船头上,苏云等人各自施展手段,免得被甩飞出去。

    他们的船只差点撞上这片海上陆地,终于在最后关头绕到左侧,楼船速度放慢下来,有水师灵士登上桅杆,催动神通,神通化作旗帜飘扬在半空中,向后方的货船传达信息。

    后方两艘货船立刻转向减速。

    楼船上,苏云看着右侧的废船大陆,心中暗惊,这些楼船大舰比元朔的船要大很多倍,从炼器手段上来看,也要比元朔高明很多。

    但是这些船只的破损程度也极为惊人,有些船像是被蛮力直接撕成两半!

    就算是元朔的四大神话,也未必有这个实力直接将百丈大舰从中间直接掰成两半!

    “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这场海难?”

    有灵士跳到这片废船大陆上检查一番,叫道:“是红毛人的舰队!”

    苏云不解:“红毛人?”

    “红毛人是住在海上的种族。”

    莹莹站在苏云肩头,道:“这个种族据说一辈子都生活在船上,有人从未登上过陆地。他们是海盗种族,也擅长海上经商,有时候经商有时候抢劫。因为他们长着红头发,皮肤上的毛发也都是红色,因此叫做红毛人。”

    莹莹打量这些破碎的楼船,喃喃道:“这恐怕是红毛人的一个大部落,居然就这样死得一干二净。到底是什么东西摧毁了他们?还有,他们的尸体哪里去了?”

    她打了个冷战,低声道:“几千只魈婴,可吃不掉这几十万红毛人……”

    “几十万红毛人?”

    苏云也不禁打个冷战,看向废船形成的大陆,一个几十万人的大部落,就这样悄然无息的消失在海上。

    “苏少史,这里应该便是魔神海,传说海底镇压着上古魔神。”

    水衡主事上前,告禀道:“传闻说这片魔神海是活动的,是一座海底的活火山,那火山中锁着一尊魔神。火山在海底移动,魔神也神出鬼没。魔神所过的地方,便叫做魔神海。红毛人应该是遭遇了魔神海。一个月前,也有消息传来,说海上有魔神出没,估计便是魔神海。”

    苏云皱眉,询问道:“继续前行是否安全?”

    水衡主事道:“几十万红毛人成了魔神的祭品,魔神吃饱之后,我们应该安全。最近十多天已经有不少船出海,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海难。”

    这时,苏云脑海中传来应龙的声音,悠然道:“我感觉到老伙计的气息。”

    “应龙老哥哥,你醒了?”

    苏云心中微动:“老伙计?老哥哥,你说的是什么老伙计?”

    “当然是当年我和圣皇一起镇压的老伙计。”

    应龙道:“我原本以为镇压他五千年,应该将他炼化成灰了,没想到你们这些年发展得这么快,造了很多船,甚至连海上种族都有了。只差一两百年,我便能将他炼死,现在他吃了你们这么多人,恐怕快要恢复过来了。”

    苏云心头一突。

    “更让我担心的是,除了海底这个老伙计之外,其他地方也被我们镇压了许多老伙计。”

    应龙沉声道:“这个老伙计,叫做九婴!看来我不能再睡觉了,否则这些老伙计跑出来……”

    苏云突然听到自己的灵界中传来咔嚓咔嚓的破裂声。

    突然间,一段童年的记忆涌上他的心头,伴随着童年记忆一起涌来的,是一头长达数百丈的金翅巨龙!

    应龙破开曲伯等人的封印,这封印被破开的一刹那,苏云也寻回了自己那段童年回忆。

    ————晚上有第三更,不过应该要到九点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