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梦中魇魔
    苏云面色微沉,道:“海外通天阁的新阁主,是苍九华吗?”

    苍九华极为厉害,即便是离开了东都,还能留下各种后手,新学旧学之争,温关山截击道圣圣佛,掀起除圣之战,都与他有关。

    甚至后来裘水镜设计除薛青府、温关山,变法维新夭折,东都动乱,都是由他入东都朝圣引起的一连串事件。

    他智慧高绝,苏云也很是钦佩,视为大敌。

    “苍九华并非阁主。”

    梁霜原摇头道:“他是竞争阁主之位的失败者。我海外通天阁与你们元朔不同,你们元朔是历代阁主的性灵点头,便可以继任阁主之位,而我海外则是同台竞技,生死搏击,只有历经挑战,才能成为阁主!”

    苏云松了口气,心道:“海外通天阁的阁主曾经与苍九华竞争阁主之位,苍九华落败,也就是说,这位海外阁主的年纪应该与苍九华仿佛。”

    苍九华很是年轻,比苏云年长几岁,虽然才智过人,但是因为年纪放在那里,他的修为境界不会太高。

    苍九华如此,那么海外的通天阁主也是如此。

    就算此人比苍九华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你可以下去了。”苏云挥手。

    梁霜原看了看尘幕天空,又看了看木头盒子,躬身后退,笑道:“阁下将通天阁圣物亲自送上门,海外通天阁主一定会很开心!”

    苏云微笑。

    梁霜原哈哈大笑,转身的一刹那,身后浮现出绚丽羽翼,从他的后背生长出来。

    这是一种造化之术,极为高明,苏云甚至能够看到他骨骼肌肉筋脉羽毛飞速生长的过程!

    唰——

    一片片锋利的羽毛从苏云眼前滑过,掀起一股狂风,吹动苏云的头发和衣衫。

    那片片羽毛如剑,在苏云面前施展出玄妙的剑招,嗤嗤嗤从苏云身侧各处刺过,却没有伤到苏云分毫。

    苏云一动不动,任由他耀武扬威。

    梁霜原大笑,收敛招式,纵身一跃,振翅而去,追上大秦的将士。

    “……哈哈哈,笑话,都是笑话!火云洞的传承,都是笑话!”

    景召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满头满脸都是血,身上的大大小小伤口绽开,他的目光痴迷,疯疯癫癫,大叫道:“什么圣人学问?什么传承不灭?什么五千年的底蕴?都是笑话!都不堪一击!我这便回火云洞天,将这些所谓的圣人绝学烧得一干二净,免得再来害人!”

    “啪!”苏云转身扬手,给这老者一个嘴巴子。

    景召呆了呆,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

    “苏阁主,你说得对,咱们的学问根本不如人家。”

    景召神智恢复一些,怔怔出神,低声道:“咱们元朔历代圣人的学问,在人家的道法神通前一碰即溃,元朔士子学习了这些神通学问,战场中与外邦灵士交手,就是被敌人屠杀啊……”

    他的心突然绞痛起来。

    学了一辈子的东西,守护了传承了一辈子的东西,到头来发现一文不值,这种落差,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我不能留着这些东西骗后人了……”

    景召突然又迷失了心智,催动火云,向火云洞天闯去:“五千年传承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根本比不上人家。还是毁掉……”

    苏云皱眉,伸手一指,神仙索飞出,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景召乃是原道境界的存在,尽管被大秦大夏的将士打得重伤,但也不是苏云所能擒住。

    不过神仙索这件宝物连岑圣也能吊死,再加上景召神志不清,竟然不知反抗,被苏云拖了回来。

    景召嚎啕大哭,叫道:“都是骗人的!可恨我火云洞,为了这些骗人的玩意儿,守了足足五千年!”

    他泣不成声,突然笑道:“咦,我知道温丞相为何要灭我火云洞天了!他正是看出来是这些圣人绝学,让我元朔如此落后!我知道他为何要杀圣人了,杀的好,杀的好!换做我,我也要灭掉火云洞天!”

    苏云按下云头,返回东海郡,向鱼青罗道:“尊师失心疯了。切不可让他回到火云洞天,否则真的容易出事,有可能火云洞天五千年传承不保。倘若火云洞天中的诸圣绝学被毁掉,那就是千古罪人了。”

    鱼青罗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变故,不由六神无主,而景召还在疯疯癫癫。

    景召是她的老师,又是火云洞的洞主,这次景召愿意来见苏云,也是看在他们师徒的情分。

    通天阁与火云洞之间的恩怨很大,景召主动来见苏云,无形之中算是自降身份,有一种有求于人的感觉。

    即便如此,景召还是来了,不曾想见了苏云之后便疯了。

    “我该如何向师门交代?放了师尊,他必然会把火云洞历代圣皇圣人的绝学烧得一干二净,不放他,我也镇压不住他……”鱼青罗心中一片慌乱。

    “青罗,放下我吧。”

    景召又清醒过来,低声道:“不用担心,我不会破坏火云洞……”

    鱼青罗有些迟疑。

    景召见状,不再说话,也不挣扎。

    鱼青罗低声道:“老师,我在东都遭遇新学旧学的论战,突然对旧圣绝学产生了怀疑,所以去求教苏阁主,请他指点旧学该如何才能流传下去。”

    “他告诉你答案了?”景召问道。

    鱼青罗摇了摇头,道:“苏阁主并没有告诉我答案,老师也没有告诉我答案。我想跟随苏阁主一起去海外看一看,我想自己寻找到答案。但是我不放心老师,老师是否愿意与我一起去海外?”

    景召默然,过了片刻,道:“你担心我会毁掉火云洞天?”

    鱼青罗点头,道:“温师伯屡次对火云洞天下手,又对四大神话下手,为的是彻底铲除旧圣绝学。老师因为这件事,与他有过数次争斗。那时,老师即便屡次败在他手中也毫不气馁,但是现在老师道心崩溃,弟子担心老师会亲手毁掉火云洞天!”

    景召盘膝坐下,心念微动,火云飞出,咻的一声钻入鱼青罗的眉心中,低声道:“青罗,从今日起,你便是火云洞的洞主!”

    鱼青罗呆了呆,正要说话,景召截断她的话,抢先道:“你师兄秋云高等人刚愎自用,比你入门早,修为又高,在火云洞中颇有人脉。你先跟随苏阁主去海外避一避。你走之后,他势必率领其他火云洞高手夺权,自立洞主。他是另一个温关山!”

    他难得神志清醒,道:“我道心衰败,性灵之中心魔入侵,已经不如从前纯粹。我已经很难压制心魔……”

    性灵是无边强大的精神,现在他的精神之中已经藏着对旧圣绝学的怀疑,认为必须毁掉旧圣绝学才能救元朔。

    现在他的理智还可以压制这股心魔,但是随时有可能被心魔反噬。

    景召猛地睁开眼睛,喝道:“离开海内,学成之后再回来,主掌大局!”

    鱼青罗跪地叩拜。

    这时,神仙索松动,景召长身而起,化作一道火光远遁:“早点离开!我控制不住心魔时,会回来杀你!”

    鱼青罗起身,景召已经消失不见。

    神仙索飞入苏云的腰间,化作一根腰带,苏云正与东海侯元振说话,道:“侯爷,东海郡的乡民死伤很多,这些都是侯爷的子民,还请侯爷命人前去救治。”

    他尽管察觉到景召传位于鱼青罗,却没有干预。

    东海侯元振道:“分内之事,小侯早已命人去乡下救人了。少史不要怪我在战乱中没有守护他们,我东海郡的力量,保护郡城已经是极限了,乡下真的守不住。”

    苏云知道他说的是实情。

    元朔的灵士,哪怕是相同境界也比大秦大夏的灵士差了一大截,实力几乎是一个境界的差距。

    元朔的灵器灵兵,差距也是如此。

    东海郡的将士抵抗两军交战的余波已经极为吃力,只能勉强守住东海郡城,无力保护乡下。

    叶落、白月楼等天道院士子也早早的出城救人,直到深夜才回到东海海驿。

    晚上,苏云睡不着,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大秦、大夏灵士的神通,那些神通连他也看不懂。

    他在旧圣绝学上也有不凡造诣,在元朔的新学上也小有成就,他竟然也看不懂,可想而知,海外诸国超越了元朔多少年。

    “全都烧掉!”景召扭曲的脸屡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成为他梦中的魇。

    苏云索性起身,披上衣衫来到外面码头,只见海上一轮明月伴随潮水升起,挂在海洋的另一边。

    月光下,鱼青罗披着衣衫坐在码头上,背对着他。

    码头上几只海鸥独脚站着,把鸟喙插到背上的羽毛中,睡得香甜。

    “温关山是火云洞的前辈,是我师伯,他主张入世,先后师从岑夫子、道圣和圣佛,最终成为四大神话之一。”

    鱼青罗低声道:“三十五年前,元朔战败,哀帝死后,他便性情大变,与我师父景召洞主闹了很大的矛盾。那时候,他便一心想除掉火云洞天,我师父率领弟子门人抵抗,双方交恶。”

    苏云内心平静,道:“那时候的温关山,已经不是温关山了,而是妙笔丹青。他因为元朔战败而心性大变,杀了哀帝和温关山。”

    鱼青罗怔了怔,摇头道:“我并不知道此事。”

    苏云走到她身边,码头上的几只海鸥受惊,纷纷落下藏在羽毛里的第二条腿,挪动脚步让开道路,脑袋却依旧藏在羽毛里。

    等到苏云走过去,它们又挪了回来,继续睡觉。

    “其实,这些都是一个案子,要从一百五十年前的天市垣坠龙讲起。”苏云道。

    不多时,莹莹醒来,从他灵界中飞出,坐在他的肩膀上,被这氛围侵染,听着苏云讲这一百五十年间的恩怨情仇,她也是其中的主角。

    莹莹出奇得安静。

    她打个几个哈欠,靠在苏云的腮边渐渐进入梦乡,一只雪白的灵犀晃头晃脑的跑到她的梦境里,载着小小的书怪在人们的梦乡中奔跑,去见识大千世界。

    这一夜,人们的梦境中多有梦魇,需要灵犀去帮助他们驱散梦中的魔。

    “温关山寻找火云洞天,要将火云洞天斩尽杀绝,于是师父带着火云洞天四处躲避。那一日,我们到了朔方的雷击谷……”

    鱼青罗听他讲完天市垣坠龙案,低声道:“师父对我们说,此子身怀火云洞的传承,将来必成大器。于是便有收你为徒的打算。不过温关山追来,他带着我们躲避。等回来时,你已经是通天阁主了。”

    少女渐渐困乏了,靠在他身边睡着了。

    莹莹骑着灵犀闯入她的梦境中,驱散她梦境中的魇,给她的梦境播撒了许多绚丽的色彩。

    ————昨天少的章节,宅猪会尽量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