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破碎的道心
    苏云这段时间屡屡历险,靠的是应龙、饕餮、相柳等神魔的力量才屡次化险为夷,虽然这些神魔各自抱有不同的目的,但都帮助苏云度过了难关。

    现在饕餮被封印,相柳被镇压,习惯性一睡五千年的应龙也睡着了,面对景召这样的隐秘流派的洞主,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击杀!

    “苏阁主,我四处游历,为火云洞选拔弟子,曾经去过朔方。”

    景召听到他的吹嘘,却并未生气,淡淡道:“说起来阁主当初也在我考察之列。苏阁主在雷击谷中大放异彩,我便动了收你为徒的心思。”

    苏云心中微动,看了看鱼青罗,鱼青罗曾经到过朔方的雷击谷,想来那时候景召也在那里。

    景召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看到苏阁主动用通天阁的钥匙之后,便察觉自己迟到一步,你已经被楼阁主捷足先登。”

    苏云不知有自己与火云洞还有这份渊源,道:“苏云何德何能,竟能得到景洞主的垂青?”

    “但几个月不见,你便被通天阁教歪了。”

    景召话锋一转:“苏阁主原本是个谦谦少年,自从成为通天阁主后,便学得与通天阁一般,从皮子到里子,从肉身到性灵,都泛着通天阁的恶臭味儿。”

    苏云被憋个半死。

    莹莹警觉道:“苏士子,我觉得咱们应该遛了!火云洞绝对与咱们通天阁有梁子、有过节,而起过节还不小!”

    “莹莹,你不知道是什么过节吗?”苏云性灵急忙问道。

    “我哪里知道?我只记得滢士子是通天阁的一员,其他的便所知寥寥,滢士子的记忆其实并不完整。”

    莹莹是滢士子的性灵依附书籍上所形成的书怪,她觉醒的滢士子的记忆,只能来自于滢士子的性灵。

    而性灵是高度凝聚的精神,因此只有滢士子印象深刻的事件才会烙印在性灵之中,一些无关紧要的记忆,生活琐事上的细节,则不会出现在性灵中。

    显然,要么滢士子没有听说过通天阁和火云洞的恩怨,要么就是她觉得这件事不重要。

    景召背负双手,从火云中走下,道:“既然苏阁主觉得历代圣皇和圣人的绝学不好,不能胜过新学,那么我也只得向苏阁主请……”

    “教”字还未说出口,景召脸色微变,抬头向天空看去。

    苏云也察觉到异状,急忙向天上看去,只见天空中一口长达十多丈的大剑飞来,来到东海郡的上空。

    “仙剑?不对,不是仙剑!”

    苏云心头一跳,袖筒中一根神仙索笔直飞起,将他带入高空之中。苏云收去神仙索,站在尘幕天空所形成的苍云之上,向那大剑看去,脸色大变。

    景召脚下一朵火云冉冉升起,将他托到半空,与此同时,一根青藤扎根在海驿站外,飞速生长,藤蔓扎入天空。

    鱼青罗站在藤蔓的一片叶子上,伸手扶着藤蔓看去,也不由得脸色剧变。

    只见天空中那口十多丈大剑的后方,是银白色的飞剑群,正在向东海郡这边飞来。

    “看那边!”莹莹从苏云灵界中飞出,指向众人后方。

    苏云急忙回头,心头剧烈跳动,只见另一片剑云正在向这边飞来,为首的也是一口长达十多丈的大剑!

    这两朵剑云,都是来自海上。

    东海郡位于东海边,是一片三面环海的半岛,显然,敌人是从东海郡的南北海上攻击!

    “不是针对东海郡的!”

    东海郡的东海侯是元家的高手,名叫元振,也察觉到异象,急忙飞身而起,立在半空中,见状叫道:“不用惊慌,大家不要惊慌!这是大秦和大夏的海军开战,不是来打我元朔的!”

    诸多东海郡的灵士、大士纷纷催动守城的灵兵,准备应对大秦大夏的海军交锋的余波,显然这种事情并非是头一次。

    东海侯元振远远看到苏云的苍云,心头大震,硬着头皮前来,以平辈见礼,笑道:“原来是苏少史。苏少史还没有离开元朔去海外赴任?”

    苏云还礼:“刚从岭南回来,打算今日便走。”

    东海侯元振松了口气,心道:“今天走?甚好。我须得命人准备好鞭炮,好生庆祝一番……”

    他看向景召与鱼青罗,却不认得,于是没有放在心上。

    火云洞是个极为隐秘的传承,这个传承比通天阁还要隐秘还要古老。

    火云洞一般只与圣人有所往来,但来往也是不多,往往是在圣人暮年之时,火云洞主会亲自前去见圣人,展现历代圣人的神通道法,然后邀请圣人进入三皇火云洞天。

    一般来说,暮年的圣人都会欣然前往,在洞中留下自己的绝学。

    东海侯元振虽然也是地位非凡,但是距离接触火云洞还差得远了,甚至都未曾听过。

    苏云看向天空中飞来的剑云,疑惑道:“侯爷,大秦和大夏开战,为何在元朔打架?”

    东海侯元振笑道:“少史有所不知。这两国都是蛮夷,素来有恩怨,早已经打了几百年了,动不动便杀来杀去。我东海郡也无故遭灾,这不是第一次了……”

    他还未说完,天空中的两拨剑云遭遇!

    “轰!”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无数道剑光在剑云碰撞之时突然见爆发,咻咻咻的剑光四面八方激射!

    苏云站在苍云上,心念微动,尘幕天空化作一片穹顶,将一道道长达数丈的剑光挡住!

    那剑光中蕴藏的巨大的力量,竟然将尘幕天空所化的穹顶洞穿。

    苏云侧身避开穿过穹顶的剑光,心中暗惊:“大秦和大夏将士开战,剑术神通的造诣,未免太高了吧?”

    这一道道剑光并非是灵兵,也不是灵器,而是从飞剑中迸发出的神通余波,仅仅是余波的威力便如此惊人,可想而知剑云中的飞剑本体威力是何等强大!

    天空中剑光如同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琉璃,有不少剑光向下方射去。

    东海郡中,镇守此地的元朔将士连忙催动灵兵守护郡城,但见那巨型灵兵中一道道涟漪荡出,将数以百计的剑光挡住。

    还有将士站在一栋栋楼宇上,催动神通,挡住漏网之鱼。

    苏云向下看去,只见东海郡防御森严,即便有剑光射入城中,也没有造成多大伤亡。

    他抬头看去,但见东海郡上空,数以千计的飞剑纵横交击,飞剑一动,便是一道道剑光洒出,形成笼罩在东海郡上空的剑光天幕!

    而在远处,隐约可以看到许多外国的灵士飞来,他们修炼的功法与元朔的功法大相径庭,竟然身后长出了肉翅,可以振翅飞行!

    他们的神通在天空中形成一片天庭异象,天门耸立,站着诸神。

    这些外国灵士还未遭遇,便已经催动剑云,先行交锋!

    “侯爷,郡城有防御,那么四周乡村怎么办?”苏云突然问道。

    东海侯元振道:“还能怎么办?自求多福罢了。少史放心,海驿站有外国人经营,他们不会摧毁海驿站的……”

    苏云催动道门天眼,眉心一道竖眼裂开,向远处看去,只见一道道长达数丈的剑光向乡野中落去。

    东海郡的一个小村庄一片祥和,牛羊肥硕,村民男耕女织,一如既往。

    然而下一刻,天空亮起,一道明亮的剑光坠入这个小小的村庄,乡村的房屋在坠落的剑光中被铲起,剑光崩碎,一道道剑光碎片将来不及躲闪的人畜撕得粉碎!

    “咻咻咻!”

    天空中大秦大夏双方将士大战,余波不断向东海郡各地落下,一时间乡野中民众死伤不计其数!

    景召见状,怒不可遏,飞身向上空冲去,喝道:“番邦蛮夷,胆敢如此欺凌我元朔!”

    他的修为通天彻地,境界已经达到原道境界的层次,一身火云洞天的本事来自于历代圣人的传承,施展出旧圣神通,同时攻向大秦大夏的将士。

    苏云心中释然:“景召就算说话再呛人,他也始终是元朔人,他有保家爱国之心。有这样的心,便不是通天阁的敌人……”

    他刚刚想到这里,景召的神通已经交战双方的剑云破去。

    苏云心头大震,景召的本事,几乎不弱于四大神话那样的存在了,他的神通竟然被这大秦大夏数千将士的剑云轻易破去!

    景召在空中连续变换数十种圣人神通,神通屡屡被破,一道道剑光如雨,穿透他的神通,很快在这老者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大秦与大夏的将士振翅飞来,终于正面交锋。

    景召被夹在双方战阵中央,同时硬抗双方攻击,天空中两座天庭诸神林立,一道道神通轰下,景召吐血,再难支撑,犹自嘶吼连连,奋力厮杀。

    苏云急忙催动神仙索,神仙索唰的一声穿入战场,将景召卷住,终于在他即将败亡时,将他救下!

    “元朔蛮子!”天空中传来一个异族将士的笑声。

    苏云收回神仙索,将景召放在尘幕天空所化的苍云上,皱紧眉头。

    他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大秦大夏将士厮杀惨烈,各种神通道法,前所未见,威力强横!

    景召面如死灰,仰面躺在尘幕天空上,全身是血,双目失神,呆呆的看着天空中交战双方的神通和灵兵。

    鱼青罗连忙上前,检查他的伤势。

    景召突然嚎啕大哭,鱼青罗不知所措。

    景召眼泪混着血水流下,就这样躺在那里,哭个不停。

    “苏士子,他的道心好像破碎了。”莹莹有些不忍道。

    苏云仰头望天,看着天空中正在厮杀的道法神通,重重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

    这些神通道法,大部分他都看不懂。

    他能够看懂的,只有苍九华送给元朔的那一部分!

    天空中的战斗很快分出胜负,大夏将士败走,丢下了一具具尸体,后方大秦国将士追赶厮杀,待杀到对方的海面上,便径自停手,折返回来。

    对方的海面上有着一艘艘楼船大舰,上面堆满了灵兵,威力恐怖无比,即便是大秦的强者也不敢接近。

    景召这老者停止了,双目失神。

    天空中大秦国的一个将士从天而降,落在尘幕天空上,上下打量苏云,突然单膝跪下,躬身道:“海外通天阁五雷使,梁霜原,参见元朔通天阁主阁下!”

    苏云虚虚抬手,道:“你是海外通天阁的人?为何会率军攻打元朔?”

    刚才天空中那一战,景召被重创的那一剑,便是出自大秦国将士梁霜原之手。

    “海外通天阁已经远超元朔通天阁,我按照礼节礼敬元朔通天阁主阁下,但我并非是阁下的下属。”

    梁霜原站起身来,笑道:“我海外通天阁已经选出新阁主,新阁主才是正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