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生的阴影
    “回归仙界?”

    苏云有些茫然:“仙界是天门后的世界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随时都可以送你回去……”

    不过应龙的性灵直接占据了他的身体,让他根本来不及询问。

    苏云的思维意识被挤到一旁,只能看应龙如何操控自己的肉身来战斗。

    他的肉身被应龙元气改造成应龙形态,因此应龙驾驭起来没有任何不适。

    不过,他的身体只剩下一条左臂,右臂还未生长出来,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毕竟,他是从洪炉嬗变中学来造化之术,倘若给他时间,他可以让断肢重生,但是不知道应龙的造化之术是否能够做到这一步。

    应龙长吟,迎上杀来的魔神圣皇轩辕和魔神神农:“现在,先用这具身躯的一成战力!”

    苏云惊讶无比,看到“自己”全身上下所有隐藏的符文烙印悉数被调动起来!

    那些符文烙印是应龙体内的天然烙印,蕴藏着奇妙的力量。苏云掌控肉身时,根本不懂如何最大限度的调动自己的力量,但是应龙不同。

    苏云“看到”他体内的符文烙印的威力被催动,不同的符文之间有着奇妙的联系,相互配合,形成一种复杂的网络,各个符文印记间的配合精密无比,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学问!

    “就像我黄钟内用来计时的齿轮一般。”

    苏云心道:“应龙体内的这些天然符文烙印,就像是一个个齿轮,相互扣合,大小不同,转速不同,配合起来极为精巧。”

    他刚刚想到这里,应龙左右出击,同时对抗两大魔神,在空中腾挪,速度快如闪电,几招之间扭断魔神轩辕脖子,轰出他的性灵,羽翼一扇,熊熊神火将他的性灵炼化成灰!

    魔神轩辕一去,魔神神农便独木难支。

    应龙又在两招间格杀魔神神农,速度之快,让苏云目不暇接!

    应龙所动用的肉身,是苏云自己牵引应龙法力增强的肉身,应龙所动用的法力,也是苏云调动而来的法力。

    但是同样的肉身,同样的法力,两人的战斗意识和技巧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更为可怕的是,应龙只有左臂,没有右臂!

    “这还是他说的一成战力,若是十成战力,该是如何强大?”苏云心中暗惊。

    应龙堪称无双战神,眨眼间格杀两大魔神化身,一刻不停,径自直扑帝平,悠然道:“小皇帝很不弱,打小皇帝,须得动用三成战力!”

    苏云震惊莫名:“三成战力,是我身躯的三成战力吗?”

    而在此时,那两大魔神化身瓦解,化作滚滚魔气,向帝平飞去,只是魔气还落在应龙身后,根本追不上他的速度!

    “若是能够格物出应龙体内的天然符文烙印之间的联系,那么我化作应龙形态,必然也可以发挥出应龙战力。”

    苏云心中默默道:“不过,这些天然符文之间的联系极为复杂,想要格物的话,恐怕需要千百人同时记录,估计要几十年才能研究透彻。应龙老哥哥会安静下来让人研究吗?”

    他想到这里,心道:“会。绝对会。他这么懒……”

    此时,裘水镜与帝平一战也到了关键时期!

    裘水镜尽管改进了同天千帆舟,让自己的法力时时刻刻处于巅峰状态,但是他的法力还是无法与帝平抗衡。

    但是,他的神通精妙万方,千镜变化多端,帝平各种神通在顷刻间便被他破去,任何招法,帝平只要用过一次,第二次便肯定被裘水镜破解!

    招式被破,便会陷入危险之中,稍有不慎被对方抓住一个破绽,便有可能被当场格杀!

    裘水镜便是擅长寻找破绽,一击格杀对手的人!

    帝平尽管在法力上远比他雄浑,六御混元功强大绝伦,但是面对补全了同天千帆舟的裘水镜,还是有些吃力。

    他必须保证自己决不能动用重复的神通!

    好在皇家掌握天下财富,也掌握着天下的知识,帝平自幼聪慧,学到的神通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连裘水镜都曾经是他的帝师,亲自传授他神通道法!

    帝平自始至终,任何神通都只动用过一次,绝不动用第二次。

    他在积累自己的优势,让自己的优势一点一点的扩大,直到可以压垮裘水镜!

    他便是这样的人,善于给自己寻找机会,善于利用任何能够利用的东西。

    他可以利用裘水镜来克制薛青府,也可以利用薛青府来克制七大世家,还可以利用新学旧学之争,利用道圣、温关山的矛盾,让温关山、道圣、圣佛、薛青府连栽跟头!

    他自幼便学**皇心术,在位这么多年,更是得心应手!

    就在他的优势积累到极点时,突然应龙飞来,帝平已经感应到“苏云”连杀自己三大魔神化身,但他不以为意。

    苏云即便是动用圣皇灵兵,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他的本体,与他的化身,不可同日而语!

    他要彻底击垮裘水镜!

    他要让裘水镜完全臣服于他,完全不能违背他意志!

    他要裘水镜像杂家圣人温关山一样,变成他忠实的狗,全心全意的为他完成大一统功法!

    他无视苏云,招式已出,压向裘水镜!

    裘水镜闷哼一声,千镜齐出,镜中所有裘水镜的镜像纷纷出手,拼尽所能抵抗!

    天外七万七千里处,同天千帆舟在这一刻也运转到极致,千帆竞相闪耀光芒,那幡面明镜甚至被涌来的太阳元气烧得有些火红,有熔化的趋势!

    帝平露出笑容,加大法力:“爱卿,给朕跪下!”

    咔嚓,裘水镜右腿折断,血洒长空,但依旧用自己的左腿站在空中。

    他身后的千面明镜中,一个个裘水镜镜像纷纷破灭,天外,同天千帆舟的帆面也开始燃烧。

    帝平法力疯狂提升,笑道:“爱卿,还不跪下吗?”

    咔嚓。

    裘水镜左腿折断,即将跪下。

    裘水镜咬牙,一面镜面寒光闪过,他生生斩断自己的左右双腿。

    “这样你都不愿意跪下?”

    帝平勃然大怒,裘水镜身后一面面明镜炸开,天外的同天千帆舟完全燃烧。

    就在此时,应龙来到帝平身后,帝平盛怒未消,反手一掌拍去,冷冷道:“苏士子,你这是作死!”

    咔嚓!

    他五指一根接着一根断裂,帝平呆了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应龙已经欺身近前,利爪扣住帝平身躯,拿住他身体各处,帝平顿时只觉自己肉身各窍被擒拿,气血被堵。

    同一时间,龙凤金环套下,将帝平束缚。

    “变化成龙吗?朕也会!”

    帝平临危不乱,长啸一声,身躯陡变,化作一条真龙,从金环中游出。

    应龙无法缠绕,被他逃脱。

    两条龙一前一后,当空厮杀,帝平所化的真龙突然惨叫一声,被应龙扣住后脑,将脑壳抓裂!

    帝平化作人身,避开要害,催动六御混元功,身后五御齐出,结成阵势,六人六魔神,围绕应龙厮杀!

    十招过后,一地狼藉,六御死了五御,只剩下帝平一人。

    帝平浑身是血,披肩散发,面目狰狞,突然脚步一错,化作十二臂神魔。

    应龙顿时感觉到无比强烈的危险气息,惊声道:“这可不妙,须得动用十成战力……不对不对,仅凭你能调动的力量,十成根本扛不住!”

    他的双眼落在帝平的身上,顿时帝平周身的各种符文印记在他眼中浮现出来,疯狂变化跳动。

    应龙心中震惊无比:“不行,须得我真身降临!”

    十二臂神魔,是帝平在大一统功法的加持下,动用仙术的征兆!

    应龙的战力实在太强,在法力不如帝平,而且只剩下一条左臂的情况下,杀得帝平不得不动用仙术才能与之抗衡!

    苏云顿时感觉到,符文之墙后狂暴的法力涌来,浩浩荡荡,无边无际。

    那是应龙的力量,应龙显然觉得现在肉身中的力量远不足以对付帝平,因此疯狂提升法力,提升战力!

    “老哥哥,这一战可以让我来吗?”

    苏云的意识虽然被挤到一旁,但是却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没有了双腿的裘水镜。

    “可以让我自己来吗?”

    苏云努力的将自己的意识传到应龙的脑海中,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听见:“让我的法力水准与他一样,我想在水镜先生面前,用人类的身躯,击败帝平。拜托了……”

    应龙感受到了他的意识中莫名震撼的悲哀与伤痛,迟疑道:“借给你如此强大的力量,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们人族在战力上不如我们应龙多变……”

    “拜托了!”苏云道。

    “好吧!”

    应龙性灵退散,苏云掌控着肉身,应龙之身散去,恢复成人身,看着攻来的帝平。

    “呀啊——”

    苏云大吼,英俊的面容扭曲,怒发冲冠,仅存的左臂探手一抓,尘幕天空飞来,在他手中哗啦啦化作一口仙剑。

    苏云腾空,转身,剑光万丈!

    仙剑斩妖龙!

    炫目的剑光与帝平的仙术撞在一起,仙术威力爆发,光芒直冲云霄,洞彻天外!

    两人身躯震动,各自后退,苏云身后浮现出应龙双翼,双翼闪动,风雷大作,下一刻便冲至帝平面前!

    还是仙剑斩妖龙!

    “轰!”

    天空光芒扭曲,旋转,空气可以形成龙卷风,两大仙术碰撞形成的光芒竟然也形成卷动的旋风!

    “轰!”

    两人仙术第三次碰撞。

    “轰!”

    第四次!

    ……

    帝平吐血,短短时间,便连续动用七次仙术,七次仙术碰撞,终于到了他的肉身极限!

    他的身体开始承受不住,性灵也浮现出裂痕!

    苏云再度攻来,还是仙剑斩妖龙!

    帝平硬接这一击,从天空砸到地上,落入东都,砸入皇城。

    他大口大口吐血,站起身来,只听咚的一声,苏云落在他的对面,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帝平无从躲避,身躯向后飞去,嘭的一声飞入金銮殿中,坐在龙椅上。

    苏云探手向空中抓去,尘幕天空飞来,化作仙剑一口。

    苏云面色阴沉,站在金銮殿前,催动仙术!

    剑光乍起,切入金銮殿!

    这时,裘水镜落在他的身后,抓住他的衣襟,声音嘶哑道:“苏士子,不要啊——”

    雪亮的剑光来到帝平的脖子上,止住!

    帝平坐在龙椅上,双手紧紧抓着扶手,双目瞪得滚圆,似乎被吓得傻了。

    他的脖子上一道血痕,鲜血流了下来。

    “不要啊,苏士子。”

    裘水镜已经没了双腿,气若游丝,低声道:“他若是死了,元朔便会陷入大乱,民众更惨。大秦,薛青府,丹青,他们都在等待这个机会……”

    苏云向四周看去,只见“温关山”脚踩一条老狗站在远处,正向这边看来,他的身后跟随着各大世家的人马。

    苏云居高临下,向下方的东都看去,薛青府率领南军北军和京兆尹等官员,打着“勤王”的旗号,杀入东都勤王,也将要赶到这里。

    东都的光怪陆离,让苏云这个乡下少年突然间有些迷茫。

    他闭上眼睛,过了片刻,眼睛睁开,散去手中的剑。

    尘幕天空化作天上的云。

    苏云转过身来,背对金銮殿,侧头道:“帝平,我是你一辈子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