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五十章 应龙之力
    侍女少英等人也是额头布满冷汗,不敢有所动作。

    这应龙先声夺人,直接夺走了镇压元朔气运的圣皇之宝龙凤金环,实力深不可测,而今又做出这种种奇异的姿态,当真是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少英姑娘,拖延得越久,对我们便越是不利。”

    一位士子低声道:“现在皇城内局势诡异莫测,金吾卫对我们下手,看来是皇帝想要找一个替罪羊,杀我们以平民愤!我们留在这里越久便越是危险,不能耽搁了!”

    侍女少英咬牙,压低嗓音道:“我跟随水镜老爷学习多年,曾经看到一本关于龙的古书,上面说遇到龙时不要紧张,不要转身就跑,一定要盯着龙的眼睛,慢慢后退。龙盯着你的时候,你便做出跳舞的动作,龙便不会吃你了。现在,你们听我的,慢慢后退……”

    众人悄悄退去,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苏云扭头看来,众人急忙停下,侍女少英翩翩起舞,其他士子、西席和变法派官员硬着头皮,跟着她做出僵硬的动作。

    苏云纳闷:“他们还不跑,做什么?”

    这时,金吾卫的都护见状,眼睛一亮,低声道:“所有将士听我号令,有样学样。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他模仿侍女少英,盯着苏云,贴着墙角慢慢移动脚步,其他金吾卫也跟着他移动脚步,向少英等人慢慢挪去。

    苏云正在纳闷于少英等人为何突然载歌载舞,听到动静立刻扭头向金吾卫看去。

    金吾卫都护心中凛然,急忙举起双手掐着兰花指,扭动腰肢,摇头晃脑起舞。

    其他金吾卫也跟着起舞,只是他们显然没有学过这些,舞姿扭曲,惨不忍睹。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难道是一种献祭大阵?”

    苏云惊讶不已,这时他感觉视野又是猛地清晰起来。

    他化作应龙形态,视野变得无比清晰,比道门天眼还要神奇。然而现在,清晰度又提升不知多少!

    苏云心中微动,显然,并非是他在看少英、金吾卫等人跳舞,而是那头说是要回镇里睡觉的应龙,被这些人古怪的舞蹈吸引,又偷偷跑回来偷窥。

    “别动,让他们跳!”

    苏云正欲闭上眼睛,应龙的声音传来,饶有趣味道:“这些人类在向我展现他们的愚蠢和笨拙,我很喜欢看他们努力讨好我的样子。”

    苏云试探道:“老哥哥,你又回来了?”

    “我此刻慵懒的侧躺在天门后,用我坚强的右臂撑着下巴,欣赏愚蠢的人们的歌舞。”

    应龙兴致勃勃道:“他们应该吹拉弹唱,用优美的诗歌,赞美我们应龙迷人的身躯和强大的武力。”

    苏云眨眨眼睛:“老哥哥,你应该展示你强大的武力,他们才能写诗赞美你。”

    应龙不为所动。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苏云急忙循声看去,只见五圣皇如同五尊魔神,正在围绕裘水镜厮杀。

    少英见他转头,急忙率众转身便跑。

    金吾卫都护见状,立刻跟上,苏云突然放下一块大石头,龙爪张开,木头盒子浮现,伸出一根龙指头轻轻一拨。

    金吾卫前方,咔嚓咔嚓作响,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楼宇横七竖八生长,给人一种天地倒悬,空间扭曲错乱的感觉。

    金吾卫们在楼宇间穿行,飞驰,各施神通,手段百出,试图冲出阻拦。

    他们负责守护皇宫,保护皇帝安全,自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仅凭楼宇建筑的变化还是很难困住他们。

    尤其是金吾卫中的都护,更是征圣境界的大高手,腾挪变化,甚至让苏云反应不及!

    苏云连连催动木头盒子,尝试着将一个个金吾卫锁住,而那金吾卫都护却在关键时刻出手,将一个个救出。

    应龙的声音传来,诧异道:“你这件宝物很古怪,像是可以把整个城市当成灵兵祭起,既然有这个手段,又何必费心费力的做出这些变化来困住别人?”

    苏云竭尽所能控制木头盒子,改变东都第八层楼宇结构,尝试着尽可能的困住这些金吾卫,飞速道:“东都城当然可以当成灵兵,整个东都,十层,都可以当成一个巨大的灵兵。但是,这世上根本没有人拥有如此滔天的法力,可以将这灵兵祭起!”

    他大皱眉头,这个金吾卫都护的实力,有些强得可怕!

    “你们把皇城炼成了灵兵?”

    应龙兴奋起来:“还是你们会玩儿!从前我便没有想过可以这么玩儿!不过你说没有人拥有如此滔天的法力,这句话我便不爱听了。”

    他话音刚落,苏云突然感受到无边无际的元气涌来,将他淹没,甚至让他感觉到有些呛得慌,有些窒息!

    他随即感觉到,这并非是应龙的法力涌来,而是应龙向他敞开自己的法力池,或者更应该说是法力海洋!

    苏云的感受便是,自己的体内突然多出一片无边无际的应龙元气海洋,看不到尽头,探不到海底!

    这恐怖的法力,比饕餮,比相柳,都要雄浑!

    “小伙计,我的法力就在这里,你能动用多少,是你的本事。”应龙慵懒的声音传来。

    苏云又惊又喜,尝试着调动这片浩瀚深邃的汪洋大海,突然间他感觉到自己一瞬间调动了东都第八层十个街区的所有建筑!

    这些建筑内部隐藏的符文结构,潜藏的道法神通,悉数被他催动,激发!

    咔嚓,咔嚓!

    东都第八层十个街区的所有建筑,突然疯狂卷动,这些楼宇的一个个房间像是一个个木块,在空中飞舞,组合,顷刻间便化作一口巨大的钟!

    苏云的黄钟!

    而钟口下,赫然便是金吾卫都护等人!

    金吾卫都护等人抬头上望,露出骇然之色。只见那巨大的钟口直径约有里许,钟内有房屋组成的齿轮,精妙无比的相互扣在一起,有的快,有的慢,不断转动。

    东都城第八层居住的人们,往往是各大世家,几乎没有闲杂人等。

    各大世家的家眷众多,此刻都被困在一个个房间中,探头向外张望。

    那些琉璃窗后,是一张张不解的面孔。

    “快走——”

    金吾卫都护醒悟过来,高声厉喝,向外狂奔。

    就在此时,高悬在天上的那口建筑组成的大钟突然一层层旋转起来,大钟的威能被激发!

    “咣!”

    钟声浩浩荡荡,威能从天而降,金吾卫都护露出绝望之色,停下脚步厉声道:“随我一起对抗!”

    所有金吾卫尽可能催动神通,迎着钟声轰去!

    他们的神通迎上钟声,顿时层层破灭,金吾卫都护厉喝一声,变化神通,不断向上轰去,随即被反震力震得眼耳口鼻喷血!

    其他金吾卫也各自拼了性命向天上轰去,一个个被震得大口大口喷血,气息飞速委顿下来。

    “祭性灵!”

    众人性灵腾空,天象森严,齐齐双手向上托去!

    “轰!”

    黄钟的威能落下,大地剧烈震动,他们的性灵被压得飞速缩小,随即黄钟威能压在众人身上,只听所有金吾卫的骨骼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一个个不堪重负相继跪坐在地。

    终于,钟声散去。

    黄钟在空中分解,化作一座座楼宇亭台一道道飞桥落下,东都第八层恢复如常。

    而那些金吾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个个双目无神仰望天空,气若游丝。

    远处,少英等人回头,不由看得呆了。

    “我们快走,撤离东都!”

    少英催促,众人连忙向前赶去,少英回头,看到那应龙振翅而起,心中默默道:“是他吗?是苏士子吗?老爷一直想收他为弟子的,自从在天市垣见到他之后,便一直念念不忘。没想到当初的偶遇结成善缘,苏士子便也一直念念不忘……”

    天凤“果果”的叫着,努力振翅飞来,还未来到苏云所化的应龙身边,便见天空中一片苍云从她身后飞过,赫然是尘幕天空。

    尘幕天空在空中如同流沙般变化,直奔裘水镜与帝平的战场而去!

    而苏云所化的应龙紧随其后!

    天凤连忙努力的调转方向,气喘吁吁的追赶。

    苏云一边冲向帝平,一边调动应龙深邃无边的法力,催动神通,准备营救裘水镜。

    “愚蠢,愚蠢!”

    苏云的脑海中传来应龙的声音,悠然道:“你不需要动用任何神通,因为你是应龙,你的肉身就是最强大的神通!天底下任何龙形神通,都是模仿你!”

    苏云怔了怔,失声道:“我不是应龙!而且我现在的肉身并非是最强肉身,我才蕴灵境界,怎么可能用肉身去与征圣境界的帝平一争高下?”

    “境界是什么东西?”

    应龙在青鱼镇的天门后笑道:“我应圣皇之请,从天而降,帮助他镇压四处作乱的魔神时,恰恰看到圣皇无中生有,开辟出各个境界。你知道圣皇是怎么说的吗?”

    他不等苏云回答,便径自道:“境界,是给后世的蠢材修的路,让这些蠢材在路上行走,不要跑丢了,不要跑回头路。”

    苏云脑中轰鸣:“境界,是这么来的?”

    “小伙计,你若是想着这些境界,你便被限制了。你尽管调动我的法力,充斥你的肉身,你看看那些境界还在吗?”

    ————为应龙求票!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