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天空,云来袭
    “裘水镜!”

    帝平闻言勃然,追出金銮殿,居高临下俯视走向外城的裘水镜。

    “你以为朕需要你,你便可以肆意妄为?”

    帝平举起龙袍擦拭脸上的鲜血,哈哈大笑:“朕已经有了《真龙十六篇》,朕可以延长寿元,继续等下去!这世上不止一个裘水镜,朕可以等到第二个裘水镜诞生,给朕完成长生功法!”

    裘水镜头也不回,径自走向金吾卫和禁卫。

    金吾卫和禁卫诸军将领各自迟疑,纷纷向帝平看来。

    帝平双臂张开,有几个宫女连忙上前,将他身上染血的龙袍脱下,用温热丝巾擦拭他身上的血迹。

    又有宫女躬身跪地,帝平坐下,前方有宫女跪着匍匐上前,趴在地上。

    帝平将一条腿放在那宫女的背上,另一个宫女将他染血的靴子脱下,把皇帝的脚抵在自己胸口,一点点解下缠袜。

    又有宫女跪着挪动上前,双手捧着新缠袜。

    她们换好一只靴子,帝平又放上另一只脚。

    他的身后,还有宫女为他摘下帝冠,擦拭帝冠上的血痕,精心梳理头发。

    一双靴子换完,头发也打理好,帝平站起身来,展开双臂,宫女们为他穿上新的龙袍。

    这时,裘水镜已经来到诸军阵前。

    帝平抬起手,挥了挥。

    金吾卫和禁卫诸军将领如释重负,让出一条道路,让裘水镜通过。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老师,你会回来求朕的。”帝平笑道。

    禁卫打开内城的小宫门,把裘水镜放了出去,随即又紧闭小宫门。

    一些太监灵士慌忙来到金銮殿,用水洗神通冲洗血迹,又细致的擦了几遍,但朝廷中还有血腥味。

    太监灵士们又取来鲜花,绞出汁,洒在金銮殿各处,用香气掩盖血腥。

    帝平召来老狐,道:“温丞相,你主掌内务,查一查死的都有谁,来自哪个世家。再拟定旨意,要两份,发给这些世家。一份说某某谋反作乱,已经被朕亲手诛了,但朕慈悲,不株连家人。另一份旨意,便是封这些世家的二当家,官职与谋反被诛的等同。这些世家的官,朕不收他们的。”

    老狐毕恭毕敬道:“陛下恩威并施,这些世阀必然感恩戴德。只是这次死的高官大员太多,只怕要写很久才能写完这些旨意……”

    “找十几个士子来抄!”

    帝平冷笑道:“这些士子,不会连抄作业也不会吧?”

    老狐称是,道:“那么皇城外城的裘水镜和变法派官员……”

    “由那些乱党攻打,打到他们山穷水尽。裘水镜若是还是不向朕低头,那么便用他们的脑袋来平息众怒。”

    帝平微笑道:“这些变法派官员都是青壮,实力很是不坏,他们与这些世家拼个你死我活,也算是废物利用,帮助朕削一削世家的力量了。”

    老狐微微皱眉,小心翼翼道:“陛下,裘水镜麾下的官员,多是来自天道院。若是死在外面,恐怕天道院也办不下去了……”

    “你以为朕稀罕区区一个天道院?”帝平的目光突然阴冷下来。

    老狐打个冷战,低头不敢说话,他虽然生前是元朔四大神话之一的杂家圣人温关山,但这一世并不是。

    从前,他高高在上,位极人臣,连皇帝都须得听他的,须得给他几分颜面。

    现在,他只是帝平身前的一条狗。

    帝平不需要一个八面玲珑处事不惊的温丞相,不需要一个精通诸子百家近乎无所不能的温圣人,帝平所需要的,只是一条听话的狗。

    “死了这一批天道院士子和西席,天道院便完了?”

    帝平冷笑道:“我元朔有四万万人,少了他们几个便是天塌了?元朔有的是人才,他们死绝了,再从各地选拔便是!朕才是元朔的天!有朕在,这天塌不了!”

    老狐不再说话,匆匆前去准备。

    裘水镜从小宫门走出,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他的前方,都是镇守外城的官兵,都是他的嫡系年轻官员。

    “先生来了。”裘水镜看到一张年轻还带着稚气的面孔。

    那是来自天道院的士子,是他的学生,眼神中流露着希望。那是对他裘水镜的信心!

    “先生!有援军吗?”裘水镜又看到了天道院的西席先生。

    也有的是受他感召,追随他变法的年轻士子,此刻也向他看来:“先生,有人在人群中蛊惑人心,挑起这次动乱!”

    “水镜先生,此事可以解决,只需要调动禁卫,祭圣宝,诛杀贼首,这群乌合之众便会作鸟兽散!”

    说话的人与他一样,睁开眼看世界,发现元朔的落后与为难,想要力挽大厦于将倾。听到他要变法,便主动来投靠。

    “老爷,没事的。”

    侍女少英来到他身边,低声道:“我们不会离弃老爷的。”

    裘水镜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看着他们带着期盼的眼睛,突然胸口有些堵,喉咙有些哑,无法出声。

    “诛水镜,清君侧!”

    外面是义愤的人们的喊杀声,这些人们要杀到这里来,诛他裘水镜,振兴皇室,振兴元朔。

    已经有不少人冲到前方,抵挡杀入皇城的人们,然而涌来的人们中有着各大世家的强者,他们只能坚持,等待他的好消息。

    但是他们坚持不了多久,越来越多的强者杀入皇城的外城,尝试开门,他们拼死抵抗,但不断有伤亡出现。

    哪怕是天道院士子,天道院西席,也时不时有人葬送在冷箭之下,葬送在对方的神通之下。

    “轰!”

    外面有人催动巨大的灵兵,尝试攻打皇城。

    裘水镜向外看去,那是东都世家司马家的灵兵,盘龙锏。

    金锏外雕琢金龙,盘绕在锏身,一经祭起,金锏变成六棱的金柱,持锏者力大无穷,周身有金龙围绕,可摧山河!

    灵兵这种宝物,根本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拥有的宝物,就算是世家,也需要多代人才能炼成一件,作为镇族之用。

    现在外面的人们居然动用了灵兵攻打皇城,表明东都城中的各大世家已经撕破脸,准备逼宫!

    这时,城外又有灵兵的波动传来。

    那是东都世家曹家的灵兵龙凤双股剑,拔剑之后,两口剑龙凤齐飞,锋利无匹,双剑合璧之后,更是剑芒百丈,无坚不摧!

    又有巨锤飞来,砸入皇城,那是东都世家典家的宝物!

    又有金书飞来,金书展开,铁马兵戈从书中呼啸而出,化作千军万马冲入皇城,将变法派的士子和官员们淹没。

    皇城尽管坚固,但是外面的人们动用的灵兵越来越多,威力也是越来越强,皇城很快便将承受不住!

    那时,人群便会涌入这里。

    他们这些变法派的士子和官员,将会像一排鸡蛋一样被怼在石头上,粉身碎骨。

    “援军……”

    裘水镜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嘴里传出来,很是陌生:“会来的。你们放心,水镜与诸君生同在,死同在。再坚持一下,援军真的会来的。”

    “轰!”

    皇城的大门被灵兵打破,人们像黑压压的浪潮一般涌了进来,无数声音呐喊:“诛水镜,清君侧!诛水镜,清君侧!”

    变法派的士子和官员们拥着裘水镜飞速后退,众人各自施展神通,建立重重壁垒,有人修炼的是土木神通,立刻催动神通化作城墙。

    然而下一刻便被一口口飞来的性灵神兵轰得粉碎!

    涌动的人群中,有一尊尊顶天立地有如鬼神的性灵,手持各种性灵神兵,那是世家中的天象境界的强者!

    有这些强者在,再加上各大世家的灵兵,他们根本无法建立起有效的防御工事。

    “会有援军的,会有援军的……”

    裘水镜在众人的拥护下向皇城内城退去,口中喃喃道:“我与你们生同在,死同……”

    后方,便是皇城的内城,铜墙铁壁,禁卫镇守,宫门紧锁。

    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先生,他们是东都里的百姓,我无法下手啊!”那个天道院年轻士子看着潮水般涌来的人们,大哭道。

    一道剑光从潮水般涌动的人群中飞来,那天道院士子的头颅飞了起来,稚嫩的脸上犹自带着茫然之色。

    “我与你们生同在,死同在……”裘水镜口中说道。

    他的目光落在那天道院年轻士子飞起的头颅上,看着那迷茫的神色,突然间,道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咔嚓一声,碎得一干二净。

    “啊——”

    他张口仰天大叫,熊熊元气在他体内燃烧,无边的魔性迅速占领他的道心。

    天空中出现七十二洞天,扭曲了时空,洞天中像是有魔神在嘶吼。

    咔嚓,咔嚓!

    皇城外城的地面不断炸开,不断崩裂,巨大的裂缝是他的骊渊,深渊隔断了涌来的人们,深渊中阴风呼啸,仿佛有巨大魔怪发出凄厉的叫喊声。

    骊珠冉冉升起,化作裘水镜的千丈性灵,那性灵被滚动的魔气侵扰,仰天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啊——”

    那声音仿佛直达天外,距离地面七万七千八百六十里的地方,一艘瑰丽帆船一面面巨大的幡面突然齐齐变化,迎上太阳,聚集阳光。

    一道道光芒从天而降,照耀在裘水镜的性灵上!

    “轰!”

    司马家的盘龙锏与司马家的天象高手直接在裘水镜性灵的神通轰击下炸开,化作齑粉,恐怖的神通爆发开来,四周数以百计的人们直接被蒸发!

    裘水镜仰天大叫,眼神中的黑暗在不断涌来,堵住他眼瞳中最后的神采!

    曹家的龙凤双股剑被他性灵施展的神通熔化,变成铁水在皇城外城的地上肆意奔流,燃起熊熊大火,点燃房子屋舍。躲避不及的人们,纷纷被大火点燃。

    典家的巨锤被他的性灵一拳轰成铁饼,四周的人们手舞足蹈飞上半空。

    皇城内城,帝平站在金銮殿前,看着这一幕哈哈大笑:“老师,你与我一样,你与我一样!”

    东都外,距离东都上有百里之地,黑蛟驮载着红衣少女疾驰。

    少女梧桐抬头,远远看到这一幕,只见巨人在皇城中大杀四方,不由露出笑容:“苏郎啊苏郎,又是妾身赢了!”

    裘水镜大开杀戒,如魔神降临,但是下一刻,数十灵兵飞起,威力爆发,向他和他身后的变法派士子和官员轰去。

    东都那些世家的强者顾不得继续隐藏,开始动用世家的力量了!

    裘水镜竭尽所能抵挡,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的身形倒退,被压得死死贴在皇城内城的墙壁上。

    “保护先生!”他四周的士子们和官员们喊道,向第二波轰来的灵兵们迎去。

    “不要啊……”

    裘水镜吐血,看着飞身而起的士子们,感觉到自己的性灵向无边的黑暗中沉沦。

    就在他即将被黑暗完全吞没时,东都皇城轰然变化,一朵云彩从第九层冉冉升起,像是由无数尘沙组成的云哗啦啦变化,浮现出皇城的地理。

    接着云层更改,内城外城相互替代。

    整个东都皇城顿时所有建筑都在飞速移动,变化,重组,重构!

    有的飞起,有的挪移,有的化作飞沙飞去,有的直接陷入地底,还有的从地底拔地而起!

    下一刻,内城化作外城,而外城变成了内城。

    皇城的禁卫和金吾卫抬头看去,看到了铺天盖地轰来的灵兵和黑压压的人们。

    “清君侧——”人们叫喊道。

    ————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