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魔神
    这场骚乱是从东都城最底层开始,起因只是有心人的几句争吵,一个说:“你敢去皇城锄奸振兴皇室吗?”

    另一个说:“敢去!”

    于是便呼朋唤友,热热闹闹的向皇城而去。——其实这些人多是被人安排的灵士,只为鼓动民意。谁安排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民意被鼓动起来,热血上头,便顾不得那么多了。

    清君侧的洪流冲到东都第四层的时候,便已经势不可挡,以排山倒海的势头直奔皇城而去。

    东都本来便世阀居多,此次裘水镜变法,触动了世阀利益,有许多世阀早已坐捺不住,得此机会自然要暗戳戳的加入其中,壮大声势。

    东都毕竟是元朔的国都,防御森严,原本南军北军都要出动,直接镇压,京兆尹等人也要调动城防,轻易便可以将这次乱象摆平。

    然而,这时候的南军北军之中也有内乱。

    裘水镜为了掌控元朔的南军和北军,安插了许多人手在两军之中。他当初身为太常,掌控天道院,天道院有许多士子都是出自他的门下,视他为老师,对他极为尊重。

    裘水镜手底下有才干的人不在少数,但就在这场剧变爆发时,军中针对这些变法派的暗杀开始!

    有人逃过暗杀,立刻整顿麾下的将士,试图杀出重围。

    一时间,两军内部一片混乱。

    外面的涌动的人潮则趁此机会,不断向玉皇山最顶层的皇城冲去,沿途中支持变法的官员被乱徒冲入府邸,烧杀抢掠。

    那些支持变法的官员多是意识到家国存亡迫在眉睫,倘若不变的话,只会被外国征服,元朔亡国亡种,因此支持裘水镜变法。

    然而他们被愤怒的人们从家中揪出来,当众活活打死。

    这些官员实力强大,只可惜人群中有更为强大的存在,直接控制住他们,让他们没有反抗的余地。

    裘水镜留学海外归来之后,在朝廷任职,积累下不少人脉,此次一下子折损了近半!

    裘水镜身兼二职,御史大夫和天道院太常,这两个官职麾下都有小朝廷般的官员,数量众多。其中太常麾下的太史、太乐、太祝、太宰、太卜、太医等官职,都是直接由天道院的西席先生来担任。

    裘水镜这次得到帝平的支持,便重用自己麾下的官员推行变法。

    当动乱向玉皇山上蔓延时,他麾下幸存下来的官员立刻调动兵马守住要道。

    “保护水镜先生和圣上!”有人叫道。

    但是渐渐地,没有人继续这样喊了,因为他们发现他们无法进入内城,也无法调动禁卫。

    皇城分为内城和外城,此刻禁卫军守着内城,催动四大圣皇的大帝灵兵,镇守内城四门,严禁任何人进入。

    他们这些变法派的官员,此刻被夹在内城外城之间,当愤怒的人们涌来时,他们只怕没有任何退路!

    倘若禁卫军也向他们杀来的话,那就断无任何生机!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

    他们极有可能会被内城中的皇帝及大臣们出卖!

    内城,裘水镜走入金銮殿面圣,此时殿中文武百官赫然在朝,这些文武官员来自各大世家,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幕,早早的来到金銮殿内。

    他们不仅要看裘水镜被处死,还要看皇帝被逼宫,被限制权力,将变法收走的权力还给各大世家!

    裘水镜对众人视而不见,径自来到殿下,躬身拜道:“陛下,天道院的西席负责教导天道院士子,倘若太常麾下的官员完了,那么天道院也完了。”

    帝平坐在金銮殿上,道:“裘爱卿以为该当如何?”

    裘水镜道:“请陛下调动禁卫,祭圣宝,平民乱,再查出此次挑动大乱之人,依法处置。”

    他话音未落,两旁文武百官纷纷出言怒叱,喝道:“裘水镜,你便是挑起这次大乱之人!”

    “你裘御史才是罪魁祸首!”

    “是你逆天而行,非要变祖宗之法,惹得天怒人怨,引起此次动乱!”

    “要处置,也是处置你!”

    “陛下请下旨,立刻处决裘贼,用裘贼之首祭天,可平民乱!”

    ……

    裘水镜面色淡然,任由他们聒噪,只是冷静的看着帝平。宝座上的帝平则是面带笑容,看着下方攻讦裘水镜的文武大臣。

    “陛下一声令下,便可以平息此乱。”

    裘水镜再度躬身道:“请陛下决断。”

    就在这时,执金吾率领诸多金吾卫哗啦啦涌上金銮殿,祭起阵图将殿门锁住,又催动一口口灵兵,打入阵图之中。

    金銮殿中,文武百官有的兴奋的张望,有的则露出疑惑之色,还有的则露出惊惧不安之色,暗暗准备神通。

    “诸位爱卿。”

    金銮殿上传来帝平的声音,清清亮亮,在殿内回荡,将所有人的视线拉回他的身上。

    帝平站起身来,身后浮现出五尊圣皇大帝的景象,五位圣皇大帝岿然而立,巍峨广大,遍体神光,托起五帝灵兵。

    帝平面带笑容,微笑道:“诸位爱卿逼宫,让朕处决可以给朕带来长生的人,真的以为朕昏聩到任由你们拿捏的地步了?”

    “轰!”

    他脚下一动,雷鸣般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大殿轰隆震响,帝平出现在光禄卿身前,一击之下,光禄卿身躯炸开,血肉模糊!

    “嘭!”

    帝平神通爆发,身后五圣皇催动帝兵形态的神通,大开杀戒!

    “陛下,你这是作何?”骑郎将刚刚说出这话,便被九鼎神通压成齑粉。

    “陛下失心疯了!”卫尉丞被神龙抓起,当场撕开!

    殿内文武百官都是高手,不乏有征圣强者,此刻各自爆发,一座座洞天高悬,大渊排布,天象林立,神通在金銮殿中纵横交错!

    然而一声声惨叫传来,九卿中太仆、廷尉、大鸿胪等人相继被帝平格杀。

    “朕自登基以来,便饱受你们的左右,没有一日掌控权力!”

    帝平满脸是血,咔嚓一声扭断左扶风的脖子,眼中露出兴奋嗜血的光芒:“三公要限制我,温丞相,薛青府,还有你裘水镜,都对我指指点点!”

    右扶风躲在金銮殿几人合抱的铜柱后方,面色如土,正欲转过身来催动神通,不料神通还未爆发,但见头顶日月当空旋转。

    右扶风惨叫一声,顷刻间被炼化了性灵,一身气血滚滚涌出,流入那日月之中。

    “就连哀帝,也要搞一个托孤!”

    帝平哈哈大笑:“他这个废物,也配托孤?”

    他一拳轰碎将作少府的脑袋,抬起一脚将武库丞踩爆,恶狠狠道:“朕自从继任以来,便不得一日自由!但天可怜见,朕终于得到了机会!”

    他探手抓住少府丞后背脊梁骨,用力一抖,将其脊梁骨抽出。

    少府丞倒地,死于非命!

    他的身躯和性灵很快分解,被帝平身后的五圣皇虚影吸收。

    那五圣皇身躯越来越真实,得到了诸多文武大臣的血肉和性灵,竟然长出了一身血肉!

    只是,与真正的五位圣皇大帝不同,帝平身后的五圣皇宛如魔神!

    他们没有长出肌肤,只是血肉覆盖在骨骼上,甚至连头皮也没有半点!

    其他官员大恐,向金銮殿门户冲去,然而那里被执金吾等金吾卫封锁,根本无法逃出。

    “薛青府要称圣,温关山要抛弃祖宗基业搞新学,裘水镜要变法。”

    帝平一步步向他们走去,露出残忍笑容:“幸好,他们露出了破绽。终于,冒牌温关山死了,薛青府疯了,真正的温关山给朕做狗!而裘水镜,也在这一刻被你们逼到了山穷水尽,不得不来求朕。这一刻……”

    他的身后,高大无比的五圣皇纷纷探出没有皮肤的手掌,将一个个声嘶力竭的文官武将抓住。

    “水镜先生,救命!”他们叫道。

    然而裘水镜自始至终都站在原地,漠然不动,没有出手。

    文臣武将惨叫,一身血肉飞速流逝,被帝平身后的五圣皇吸收。

    五圣皇的气势愈发强大,魔气滚滚,他们的帝兵虚影也似乎被炼成了实质,仿佛连天地也能压塌!

    金銮殿中,只剩下帝平、裘水镜和宗正元重山。

    元重山面色如土,跪伏在地,不敢动弹。

    帝平转过身来,对他视而不见,向裘水镜笑道:“老师,朕杀光了这些世家的主人,朕反手之间,便可以下令让这些世家的二当家成为这些世家的主人,他们必须对朕感恩戴德。而你……”

    金銮殿的门户开启。

    帝平踩在元重山的脑袋上,一点一点发力,冷冷道:“老师,你可以留在这里,留在这里,给朕完成大一统功法。也可以出去,和你的变法派同党一起送死!”

    咔嚓!

    元重山的头颅被他一脚踩爆!

    金銮殿中,到处都是尸骸,都是血浆,柱子上,龙椅上,处处泛着血花,如同朵朵红梅。

    裘水镜转过身来,看了看帝平。

    自己西渡重洋,奔赴海外求学,学成归来将自己一身本领传授给这位年轻的皇帝,便是希望他能振兴元朔。

    “我不是一个好老师,没能好好教导你。”

    裘水镜从帝平身边走过,向外走去:“今日给你上一课: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他走出金銮殿,迎着金吾卫和禁卫走去:“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