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帝平与狐(求订阅)
    “左仆射!”“老瓢把子!”

    苏云和莹莹同时惊呼,那个绣花香帕蒙着“脸”的老汉,可不就是文昌学宫的左仆射左松岩?

    “他何时到东都的?”

    苏云气恼道:“到了东都之后,居然没有来找我!”

    不过左松岩扛走裘水镜,他的速度又快,其他人根本反应不及。待到他们醒悟过来,立刻追赶,左松岩已经逃得很远。

    东都城地理极广,想要在这里找出两人,难如登天。

    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东都人习惯捡漏,倘若能够捡得这个漏,除掉裘水镜这个一心变法的人物,那么天下便太平了。

    东都城中变得极为诡异,这些东都城各大世阀的首脑、掌控者,元朔的高官大员,一个个默不作声,闷头追赶左松岩与裘水镜,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所过之处,一盏盏劫灰灯熄灭,很快东都城便黑暗了一大片。

    这还是这座城市建成以来,第一次发生这种事!

    “不能让裘水镜活到明天!”

    有人在黑暗中传达消息:“趁着今晚将他除掉,到了明天,他便是裘御史,三公之中,一家独大!除非另立皇帝,否则无人能与之抗衡!”

    东都遍地世家,此刻几乎所有世家都径自出动,参与这场围猎。

    苏云站在天空中的神仙索上,看向下方,突然取出木头盒子,更改了东都的几条街道,在左松岩后方追赶的人们顿时少了许多。

    但是前来围猎的人们越来越多,很快又有人寻到两人,在黑暗中传达消息,呼朋唤友。

    苏云皱眉,突然莹莹道:“梧桐不见了!”

    苏云心头一惊,急忙看去,果然神仙索上没有了梧桐的踪影,而远处的焦叔傲也消失不见。

    “梧桐是去寻薛青府了!”

    苏云心道:“薛青府也即是一百五十年前的格龙士子韩君,他向梧桐发过誓言,离开葬龙陵后便释放梧桐,但是他并未兑现诺言。梧桐被困在葬龙陵一百五十多年,而今开始她的报复了。”

    就在这时,东都城第十层皇城之地,突然一股恐怖的神通波动爆发!

    正在追赶左松岩裘水镜的人们纷纷停步,抬头向皇城看去,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皇城是何等尊贵之地?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敢在这里动武?

    苏云也自向皇城方向看去,心中暗道:“温丞相不在这里,难道真的入宫去刺杀帝平了?”

    他迟疑一下,最终决定还是借用木头盒子控制东都城的建筑,来救左松岩和裘水镜。

    皇城,禁卫军团团守护金銮殿,一片肃杀。

    “轰!”

    突然一座大殿炸开,几具尸体滚了出来,接着温关山浑身是血,缓缓从大殿的破洞中走出。

    他一路杀来,此刻已经来到金銮殿前。

    裘水镜薛青府一战,吸引了东都大多数世阀的目光,但是温关山打穿皇宫高手森严壁垒,一路杀到金銮殿前,却没有引起多少注意。

    温关山抬头看去,只见金銮殿中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帝平端坐在金銮殿上,身穿黄袍,一动不动。

    温关山微微皱眉。

    “起阵!”

    一声令喝传来,禁卫军顿时阵法启动,但见一个巨大的龙凤圆环从大阵中升腾而起,散发出滔天的帝威!

    这圆环,赫然是元朔历史上五御大帝中的大帝灵兵,龙凤金环,元朔第一位圣皇大帝曾经用此宝斩杀无数强敌!

    金环咔嚓一声分裂,分成一龙一凤,在大阵上空飞舞。

    这支禁卫军负责的便是五御灵兵的龙凤金环,此刻金环启动,龙吟凤鸣,仿佛又回到上古的岁月。

    温关山身躯疲惫,但是看着这阵法和大帝灵兵,却露出不屑之色,笑道:“龙凤金环,已经是几千年前的宝物了,对抗不了而今的道法神通。”

    他正要前行,这时金銮殿的左侧脚步声传来,兵马涌动,又有一宝冲天而起,被那一支禁卫军列阵催动。

    这件异宝乃是九口大鼎,这九鼎也是大帝灵兵,锻造九鼎的圣皇便是与相柳魔神大战,最终流放相柳的禹皇!

    温关山脸色微变,这时金銮殿右侧也有脚步声传来,又有一支禁军奔来,列阵。

    但见阵法中日月当空,冉冉升起,相互绕动,赫然是五御中的第三圣皇大帝的日月灵兵!

    温关山脸色再变,背后又有脚步声传来,另一支禁卫涌来,列阵,阵中央是一根木桩,木桩上青龙盘绕,一经催动,顿时变得顶天立地,青龙龙吟浩荡!

    这件宝物,是五御中的第四圣皇的大帝灵兵!

    温关山被四大阵法和四大大帝灵兵围困在中央,可以说插翅难飞!

    “裘水镜算计到这一步吗?”

    温关山哈哈笑道:“御史乃是给丞相打下手的,负责监察百官公卿,但是他倒好,居然开始算计丞相,算计太尉。他这个御史,便是这么做的吗?陛下,老臣有本要奏,状告裘水镜弄权!”

    “丞相错了。”

    对面金銮殿上,帝平露出玩味笑容,起身,向殿外走去,悠然道:“裘御史尽管算计你和薛太尉,但主导者并不是他。他只是一口刀而已,操刀者另有其人。”

    温关山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呵呵笑道:“陛下该不会说自己便是这个操刀者吧?”

    帝平微微一笑,有侍卫搬来龙椅。

    他落座在龙椅上,居高临下,俯视温关山。

    温关山正欲说话,突然瞳孔骤缩,只见一只老狐慢吞吞的从墙角走来,缓缓来到帝平脚下,张口打了个哈欠,目光向他瞥来。

    温关山眼角抖了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只老狐狸!

    他认识这狐狸,认识这一身皮毛!

    温关山看了看帝平,又看了看那只老狐,失声道:“原来是你!”

    “自然是我。”

    那只老狐狸坐在后腿上,两条前腿落地,蹬得笔直,坐姿极为端正,宛如朝中位极人臣的大员!

    “我来报复你了。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你露出破绽的机会。你不动,则没有破绽,只要你一动,便会露出破绽。而八面朝天阙来到东都,便是你动手之时。”

    这只狐狸的脸上露出讥笑,像是在讽刺温关山:“薛青府、裘水镜到了东都,你果然开始动手了。道圣和圣佛受伤,让你忍耐不住。这时候,你便有了破绽。”

    那老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突然张嘴哈哈大笑:“你想不到吧?我也到了东都!我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注视着你,盯着你,看着你一步一步犯错,我甚至还引来你意想不到的人来暗算你,让你伤上加伤,让你不得不反!”

    温关山脸色越来越沉,却笑道:“我只是没想到,我的敌人是你。若是想到了,你便无计可施。不过现在也不晚。”

    那老狐坐立不动,悠然道:“请陛下下旨,诛杀乱贼。”

    帝平抬手,淡然道:“诛。”

    四座大阵爆发,将温关山吞没!

    这一夜,风波动荡,皇城中杀伐四起,城中也多出起了杀伐,各大世阀高手尽出,围猎裘水镜与左松岩,屡次爆发大战。

    左松岩个头虽然矮小,但是战力却是最顶尖的存在,在东都城中搏杀,连斩数位征圣境界的老怪物,令人惊惧。

    但他也受伤极重,裘水镜伤势很重,也出手帮忙,两人伤势越来越重。

    左松岩的爆发力却在裘水镜之上,强行催动玄功,让自己的肉身恢复年轻,依旧背着裘水镜四处奔逃。

    苏云行走在天空中,不断催动木头盒子,为他指引道路,带着两人躲避。

    终于,苏云保护二人,一路引领着他们来到东都第七层,进入清虚观。

    两人闯入清虚观中,左松岩还有些惊疑不定,不知是谁在悄然改变东都地理。

    但他顾不得许多,急忙叫道:“老董,快出来救命!”

    董医师急忙冲出来,道:“老瓢把子受伤了?”

    “先救他!”

    左松岩忍住伤痛,一指裘水镜,飞速道:“我从小比他壮,能撑得住!”

    董医师急忙为裘水镜诊治。

    “不过,道圣老头根本保护不了我们。”

    左松岩大皱眉头:“道圣的伤很重,只好了四五成!”

    这时,天空中一口清虚剑破空飞来,飞入道圣养病的病房中。

    道圣也是惊疑不定,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抬头向外看去,心中暗暗焦急:“这口剑,是老道士给苏阁主用来镇压他记忆中的神魔的,怎么被他送回来了?但好在还有老秃驴的雷音钟,估计能镇住一段时间……”

    正想着,只听清虚观外人声鼎沸,有人叫道:“贼人跑到清虚观中了!进去搜!”

    道圣心中一沉,拄着剑一瘸一拐的走出,向裘水镜道:“有人暗中使坏,知道我也受了重伤,想要趁机送老道仙游。”

    裘水镜喘了口粗气,道:“我知道是何人想要除掉圣人。”

    道圣顿时醒悟,黯然道:“他本是一个好少年的……”

    就在这时,天空中当的一声钟响,几人抬头看去,但见雷音钟飞出,飘飘荡荡,向雷音阁飞去。

    而那佛门圣地雷音阁,居然长出了一条条腿脚,像是大蜘蛛一般拔地而起,轰隆隆的向清虚观奔来!

    圣佛正在养伤,此刻也是惊疑不定:“谁把我家雷音阁,炼成灵兵了?”

    这几日李竹仙和李牧歌在雷音阁中求学,等候天道院录取的消息,兄妹二人也被惊动,纷纷张望。

    “果儿?”大鸟天凤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只见雷音阁正在撒腿狂奔,不由好奇道。

    雷音阁来到清虚观旁边,一条条钢铁腿脚往地上一扎,稳稳坐下,蹭了蹭屁股,像是要坐得结实一些。

    围困清虚观的诸多世家高手见状,不敢硬闯,只能守在外面。

    等到天亮时分,众人这才悄悄退去。

    “过了这一夜,便安全了。”

    左松岩松了口气,嘿嘿笑道:“老同学,有人在暗中保护你!何不把这位前辈请出来?”

    裘水镜毕竟年轻,伤势减轻了许多,道:“不是前辈,而是你们文昌学宫格物院的苏士子。”

    左松岩呆了呆,只听裘水镜道:“自从我到了东都之后,他便屡次在暗中保护我。”

    左松岩张大嘴巴,瞪圆眼睛,吃吃道:“他保护你?他怎么保护你……”

    道圣和圣佛一个看着自己的剑,一个看着自己的钟,各自皱紧眉头。

    他们年纪太大,尽管有董医师尽心尽力医治,但伤势恢复速度还是远不如左松岩和裘水镜。“不妙,大不妙啊!”

    两位老圣人齐齐叹了口气,心道:“我们的大圣灵兵尚在他灵界的话,还可以镇住神魔,现在被他送回来,只怕那东西已经跑出来了!但愿不要惹出什么乱子……”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