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杰
    远处的天空中,一根细细的绳索平平的铺在天上,苏云坐在绳索上,遥遥看向丞相府别院。

    那里灯火通明。

    诡异的是,别院中只停着一口棺椁,别无他人。

    更加诡异的是,丞相府别院四周,一条条四通八达的街道两旁,阴影之下,到处都是人!

    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他们只支棱起耳朵,留神倾听丞相府别院的动静。

    昨晚已经是极为诡异,但这一夜的诡异还在昨晚之上。

    “薛青府来了。”

    苏云精神一振,低声道:“这个人只能是他。”

    他的肩头衣衫耸动,莹莹从他脖子下钻出来,探出头张望。

    今晚有风,书怪莹莹尽管有翅膀,只可惜是纸做的,因此只能钻到他衣领里躲避。

    “天空中还有人呢!”莹莹低声道。

    苏云四下看去,只见天空中的确有阴影在展翅飞行,应该是神通所化的羽翼。京城中能够看出这一夜凶险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因此都在等着这一战。

    只是薛青府的到来,没有多少人能够预测到。

    “不知道水镜先生是否预料到薛青府会参与到这一战中。”

    苏云向远处看去,又看到远处的楼宇上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阴影,应该也是东都的高手,低声道:“薛青府与温关山两人一损俱损,倘若温关山折损在今夜,那么明天晚上便是薛青府送命之日。因此薛青府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保温关山!”

    莹莹对这些倒不放在心上,道:“我感受到了人魔,还有邪恶扭曲的人性。”

    苏云心中微动,四下搜寻,终于看到了少女梧桐。

    那女子站在一栋楼宇神仙居的上方,站在蛟龙的头顶,手扶着龙角,身后红裳飘扬。

    在这个夜色中,一切都是黑色,只有灯火与她的红裳映照出别样的颜色。

    苏云收回目光,心道:“梧桐愈发强大了。东都简直是魔窟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污秽,不知怎么的,反倒觉得她是这片污秽中唯一干净的。”

    他不禁失笑。

    那是人魔啊,天底下最邪恶最具魔性的可怕生物,所过之处灾难降临,死伤无数,为何自己反倒觉得她才是唯一干净的?

    “难道说我被她蛊惑了?”

    苏云心中凛然,传说中的人魔的确善于蛊惑人心,迷惑众生,历史上一次次造成莫大伤亡的天灾,死伤无数的人祸,尸横遍野的战争,背后都有人魔的踪迹。

    任何地方只要出现人魔,灵士们都紧张万分,第一时间除掉人魔。

    难道是自己的道心不够稳固,在不知不觉中被梧桐这个人魔影响了?

    他看到了人魔梧桐,梧桐也感应到他。

    下一刻,红裳在苏云面前拂过,少女梧桐赤着脚行走在金色的神仙索上,脚趾抓着绳索,免得掉下,迈步向他走来。

    “苏士子,水镜先生此时的魔性极重。”

    梧桐走来:“他已经被东都污染了。魔化的裘水镜,今晚将露出无比可怕的一面!”

    苏云冷哼一声,正欲说话,突然莹莹兴奋道:“水镜先生来了!”

    苏云顾不得与她争辩,向丞相府别院看去。

    在他这个位置观望,几乎将下方一览无余。丞相府别院中又是灯火辉煌,更是历历在目。

    苏云居高临下,只见水镜先生一袭青衣,撑着一把纸伞,另一只手空空,从街道的另一端走来。

    他的脸上没有蒙任何遮挡面目的东西,只有纸伞的阴影笼罩月色,将他的唇部以上遮挡在阴影下。

    但是,任何人都可以从他的行进姿态中,看出他便是当朝的三公之一的裘水镜裘御史!

    街道两旁的黑暗中,一个个高手屏住呼吸,不敢有任何动作。

    他们虽然隐藏在暗处,但是根本瞒不过裘水镜这样的高手,也瞒不过同样隐藏在暗处的其他人。

    诡谲的是,裘水镜仿佛没有看到他们,而黑暗中的其他人也仿佛都看不到彼此,更看不到裘水镜。

    “这就是东都!”

    苏云看着这一幕,突然只觉莫名的恐惧涌来:“一个可怕的地方!在这个充满权欲的大都市里,这不是一场暗地里的刺杀,而是一场光明正大的谋杀!”

    如此荒诞,如此离奇,让他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他曾经是一个瞎子,但心底敞亮,而东都这些高手,这些世家大阀,明明眼睛好得很,但却装作瞎子!

    “水镜先生的变法,真的有用吗?真的可以救这个国家吗?”

    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情绪,这是一种怀疑,怀疑裘水镜是否真的能力挽狂澜,挽大厦于将倾!

    “可是水镜先生说得对,他是元朔这个时代里唯一一个能够拿出章程,来救这个国家的人。左仆射拿不出来,薛圣人也拿不出来,温丞相那一套更是胡闹。”

    苏云定下心神,心中默默道:“倘若水镜先生的变法,无法改变元朔,那么我的道路呢?我的道路是什么?”

    “水镜先生进去了!”莹莹道。

    苏云收起心思,向下看去,只见裘水镜推开别院门户,转身关上门户。

    他像是来到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一路向停着温关山的棺椁灵堂走去。

    苏云一颗心紧张起来,尽管他知道裘水镜极为强大,但守着温关山棺椁的,毕竟是薛青府薛圣人,毕竟是三圣一体的韩君,葬龙陵案的最终胜利者!

    莹莹尽管告诉他,薛青府也受了重伤,但即便是受了重伤的薛青府,那也是深不可测的原道圣人!

    裘水镜的境界只是征圣,印证圣人绝学,开辟自己绝学的境界,会是薛青府的对手吗?

    “况且,温关山可能还未死!”苏云呼吸有些急促。

    “老师。”裘水镜来到灵堂前,收起纸伞,向薛青府躬身见礼。

    薛青府抬头,莹莹得以看到他的面目,低呼道:“是薛今朝!哀帝时期的太常!”

    苏云微微一怔,向下看去,只见薛青府此刻的面目也并非是薛青府,而是薛家二代圣人薛今朝的面目。

    在天道院中,有薛今朝的雕塑。

    “他不用自己的面目,除了是不想被别人看到薛青府面目之外,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薛青府伤势太重。”

    苏云内心中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戴上薛今朝的面目,他的伤势可能会减轻许多。那面目,应该是他的灵兵,甚至是炼成灵兵一样的身体,灵体!”

    莹莹从帝平和裘水镜的对话中得知,薛青府、温关山、道圣和圣佛都遭到重创,伤势极重,薛青府应该也没有多少力量。

    因此这是一个大好时机,一举扫平所有政敌,推行自己的变法之路!

    但是倘若薛青府的灵兵就是那一张张面具的话,薛青府肉身的伤便会痊愈,只剩下性灵上的伤!

    在这种情况下,薛青府反而是实力最强的那个!

    “好徒弟。”

    薛青府笑道:“不枉我在天道院教导你这么久。从前的你总是有妇人之仁,不舍得痛下杀手,实非大丈夫所为。今晚的你,却让我对你大为改观。你觉得对付我,你有几成胜算?”

    “我曾经对陛下说,对付老师有六成胜算,不过老师第一个前来,那就是九成。”

    裘水镜淡淡道:“老师有所不知,学生将薛家二圣的功法都研究透彻,再加上老师在朔方动手时,暴露一身修为和神通,你的三圣之身,对我来说没有秘密可言。再加上前些日子,老师赖以长寿的《真龙十六篇》被苏少史公诸与众,虽然时间尚短,但这些日子学生还是从中看出许多破绽。”

    薛青府一张脸渐渐沉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再加上老师与温丞相一战受伤极重,就算换脸,也无法换性灵,老师的战力,十成去了六成。因此,学生有九成胜算。”裘水镜下了结论,道。

    薛青府哈哈大笑,缓缓挪动脚步,站在温关山的棺椁前,淡淡道:“不愧是我的好弟子,你已经青出于蓝了。但是就算我实力只剩下六成,但加上温丞相,依旧稳操胜券。”

    他四下扫视,搜寻帝平的下落,悠然道:“陛下也在暗处吧?仅凭你一人,还不足以挑战我和温丞相。这一次,陛下也必然会出手,但是陛下的修为也仅仅是堪堪征圣境界罢了,就算动用仙术,也无法杀我与温丞相!”

    裘水镜摇头道:“老师的预测出错。陛下不在这里,而是在皇宫中。”

    薛青府怔了怔,目光中充满了狐疑:“在宫中?”

    裘水镜点头,道:“我安排陛下,让陛下在宫中等一个人。”

    “等一个人?”

    薛青府声音有些沙哑:“他要等的人是谁?”

    “陛下要等的,是棺椁中的人。”

    裘水镜面色淡然,道:“白天时,我一剑刺入棺椁,便察觉到棺椁中的是个死人。真正的温丞相已经金蝉脱壳。你以为你与他联手,却不知他将你丢在这里,让你送死,而他则直捣黄龙,前去弑帝。而这一切……”

    薛青府脸色大变,突然转身,从棺椁上拔出一口宝剑,一剑劈下,棺椁应剑而裂!

    棺椁中,一具尸体躺在那里,正是温关山的尸体!

    但这具尸体,全然没有生机!

    “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裘水镜的声音传来,带着无尽的冷漠:“老师,我学得已经比你更好了!”

    苏云身边,梧桐赞叹:“裘水镜,人杰也。即便是堕落成魔,也是魔中之杰!”

    ————今天是水镜先生的生日,来起点,点击下方作者的话,就可以给水镜先生投票,嘱咐领勋章,赞助星耀值,为裘水镜迎来起点的末页封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