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来打一场
    温关山的诸多弟子门徒守在书房之外,静静等候。

    作为四大神话之一的杂家大圣,温关山也是弟子满天下,四大神话,圣佛和道圣,是避世的圣人,很少参与到世俗之中。只有儒圣和杂家圣人才是积极入世,推行自己的治世理念。

    儒家弟子众多,是第一大显学,而杂家虽然不如儒家,却也非同小可。

    温关山所学极杂,门下弟子往往遍布各地的官学之中,有的还在官府任职,担任各种职务。

    书房外的弟子,则是他的亲传弟子,修为实力最强。

    位列大师兄之位的乃是京畿都尉闵望海,掌有兵权,精修法、兵、儒、道等各家的学问,修为实力更是达到征圣的境地,被誉为杂家第二人。

    其他门徒,如井湘水、费红锦、曾真松等人,也是名声在外,是州郡上的大国相,地位仅次于侯爷、王爷。

    他们人在外,若非此次温关山受伤,需要有人护法,也不会聚在一起。

    “丞相受伤,这是大事。”

    曾真松迟疑一下,询问道:“大师兄离东都最近,又是最得老师信任,是否知道这里面的原委?”

    其他几人纷纷看来。

    杂家大圣乃是天底下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四大神话中最年轻的人物,这样的存在居然会受伤,不得不调动他们前来保护,不能不让他们好奇。

    温关山一向最信任闵望海,闵望海肯定得到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消息。

    闵望海眉头轻轻扬起,道:“老师对当今圣上很是失望。天变在即,圣上看不清天下大势,一心长生,不顾及民生,不顾及元朔,于是老师想换一朝皇帝。”

    他此言一出,众人心中皆是一惊,却没有多少意外。

    “当年哀帝驾崩之日,托孤于老师,请老师帮助元家照看江山,老师兢兢业业,不能坐视圣上败坏了元朔大好江山,糟践了元朔土地上的芸芸众生。”

    闵望海道:“但是想换一朝皇帝谈何容易?最大的阻力,其实并不在元家,而是在四大神话之中,在朝堂之中。”

    众弟子心头大震,顿时知道温关山因何受伤。

    “圣佛和道圣伤势更重,而薛太尉也受创极重。”

    闵望海道:“老师重创两大神话,道圣和圣佛曾经是老师的老师,却败在他的手中,若非新晋圣人薛太尉阻挠,废帝平,立新帝,便再无阻碍。”

    井湘水、费红锦等人心中既是震惊又是骄傲,他们的老师温关山温圣人,重创三大圣人,这是何等惊人的战绩?

    四大神话,杂圣第一,再无异议!

    “老师这次伤势尚未痊愈便急匆匆回到东都,其实是为了坐镇东都,趁着圣佛、道圣和薛太尉重伤的时机,控制东都,废帝立新!”

    闵望海叹息道:“倘若配合新学旧学论战,皇子元无计乘着论战的势头,公车进宫,老师废帝,便轻而易举。那时,半个东都的官场,都是咱们的人!京兆尹,南北军,名义上听裘御史调动,但他根本调动不了!”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慷慨激昂:“到那时,换一朝大帝,废旧学,立新学,通外国,学外国,请外国人进来做官,做官学,传文化,编教程,帮我们建设元朔,扫除这些顽固派,岂不是美哉?”

    他目光黯然:“新学旧学的大论战,怎么就黄了?”

    他双目失神,井湘水、费红锦等人也是扼腕叹息。

    温关山走的是两步棋,一步去格杀两大神话,一步是新旧学论战,把旧学杀得丢盔弃甲死伤遍地,引起一场东都大思辨,将旧学打得一蹶不振!

    这场论战中,皇子元无计作为新学的领袖,公车上书,请帝平与之论战,为废帝卯足了气势!

    再加上,道圣和圣佛身死,元家支持新帝,帝平便不得不饮恨收场。

    温关山扶持新帝,裘水镜和薛青府算什么东西?不在剧变中身死,便是在剧变后身死。

    “督外司少史,把这件事搅黄了。”

    闵望海叹了口气,道:“圣佛、道圣和儒圣,早就埋伏下后手,将他推出来坏老师大计。不过……”

    他话锋一转,微笑道:“老师的伤已经好了九成,而道圣、圣佛和薛太尉的伤依旧极重,而且老师就在东都,他们却还躲藏起来疗伤!再过两日,老师便会恢复到巅峰状态!”

    井湘水、费红锦等人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闵望海声音铿锵,极富感染力:“两天后,无敌状态下的老师,就算没有元无计,也可以逼宫,换一朝皇帝!”

    “轰!”

    书房轰然炸开,温关山口吐鲜血,在乱石中倒飞而出,四周到处都是飞扬的书籍,漫天书页哗啦啦飞舞!

    闵望海、井湘水等人目光呆滞,仰头看着一颗又一颗如龙如蛇的头颅在空中穿梭飞舞,接二连三轰在温关山的身体上!

    杂家圣人,无敌的存在,竟然被打得在空中吐血不止!

    “不好!”

    闵望海等人立刻感觉到无比恐怖的魔气澎湃激荡,向外急剧膨胀,急忙各自腾空而起,向温关山追去。

    “保护老师!”

    丞相府的书房,二度膨胀,一个无比庞大的躯体将书房撑得爆开,传来一阵阵恐怖的音爆声,震耳欲聋,如同晴天霹雳!

    闵望海等人在半空中回头看去,不由骇然,但见丞相府上空,一条条长满逆鳞的巨大龙蛇之躯飞舞,那躯干的顶端是其脑袋,像是蛇脑袋又像是龙首,长着龙角人面,粗大无比!

    那逆鳞锋利无比,围绕着东都一栋楼宇盘绕,顿时将斗拱飞檐,搅得粉碎!

    “相柳魔神?”

    闵望海等人目光呆滞:“相柳魔神早就在几千年的圣皇时代就消失了,怎么可能还有魔神存世?”

    那相柳魔神的九首飞舞,居然比东都的楼宇还要高,而下方则是一个巨大的躯体。

    那躯体赤红,如同吃撑了的魔龙,大腹便便,古怪的是,他的躯体上覆盖的龙鳞有一个个孔洞,孔洞处还有小小的肉片堵着。

    传闻中,每当这魔神杀得兴起时,便会将身上大大小小的孔洞一起打开,向外喷射毒烟!

    温关山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看着腾空而起,站在毒烟之中的魔神相柳,脸上惊讶无比。

    “除了饕餮之外,还有一尊魔神,从哪里来的……”

    闵望海等人还未追到温关山跟前,突然间便见温关山周身佛光大照,身后一座灵山,各种佛陀,宛如圣佛亲临!

    他也有金身!

    他尽管现出金身,但是施展的神通却是兵家的阵法神通,天空中万千剑光布列成阵,阵法千变万化,向相柳压下!

    闵望海等人各自放下心来,温关山先前只是被打个措手不及,现在反应过来,以他们老师的战力,一定可以将那魔神相柳拿下!

    “轰!”

    那相柳蛮横的身躯冲入剑阵之中,横冲直撞,将剑阵生生撞碎!

    闵望海等人看直了眼,就在此时,温关山反手一掌,桃源如画,空中浮现出世外桃源,将相柳收入桃源之中。

    “疾!”

    温关山躬身一拜,祭剑,一道剑光射入桃源,斩向相柳九首。

    “嘻嘻!”

    桃源中传来相柳的笑声:“四千年来,你们的神通道法从没有变过,还是四千年前那一套!”

    温关山抬头,惊骇的看向崩碎中的桃源,脑中如同万雷轰鸣:“他是四千年前,与那时的圣皇争夺帝位的那头相柳魔神!他一直活到现在!”

    相柳突然猛地一缩脖子,层层叠叠的逆鳞堆起来,温关山出自道门的一剑根本无用,无法破开他的躯体。

    相柳冲破桃源,身躯变化,化作四足双臂怪人,脖子上飘着九张面孔,抬起手掌,与温关山的佛门金印硬拼一击。

    温关山闷哼一声,口中吐血,身后灵山之上,万佛一起吐血,佛光黯淡下来。

    相柳屹立在空中,哈哈笑道:“我与禹圣皇争帝时,你们学的就是这些东西,现在还是这些东西,看来,还是由我来做这个圣皇罢!”

    他身形一闪,肉眼根本无法看清他的身影,只听轰隆一声,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东都上空出现一股风暴!

    “轰!”

    温关山中招,急速坠落,相柳压着他,疯狂向下锤去,温关山连挡数招,突然被相柳一头撞在身上,随即防御大开,被相柳九颗脑袋咬在身上,注入毒液。

    温关山砸落在地,地面被砸塌,沉降,整个东都玉皇山都在晃抖不休。

    相柳九颗脑袋依旧死死咬着他的身躯,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被压在下面的温关山突然笑了一下,低声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好弟子,真是好弟子。你认得这个封印吗?”

    相柳愕然,急忙松口,腾空而起,只是已经来不及,一片封印如墙,从温关山手中迸发出来,印在相柳的胸口。

    相柳大叫,身躯忽大忽小,横冲直撞,猛然间现出真身,身躯落在一栋楼宇的神仙居上,其他九首则盘绕在附近的九栋高楼之上,死命催动法力,对抗封印。

    温关山从大坑中起身,身上中毒,腐肉自动脱落,他的身躯冉冉升起,漂浮在相柳对面。

    “当年,曲进曲太常送来三封信,两封交给道圣和圣佛。”

    他抹去嘴角的血,淡淡道:“另一封交给我。”

    相柳努力挣扎,但庞大的体魄已经承受不住,开始缩小。

    就在此时,相柳的脑袋中传来苏云的声音:“老哥哥,听我的,把你的身体和法力交给我,我来跟他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