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丞相归来(求订阅月票!)
    “温关山!”

    苏云急忙上前几步,仔细打量那具尸体,那的确是温关山。

    温关山被尊为四大神话中的杂家圣人,其人容貌伟丽俊美,虽然他仅比其他三位神话小了几十岁,但是相貌却依旧处在年轻时期。

    其人有一种极为独特的魅力,苏云在金銮殿前见过他,温关山给人一种屹立在天地中心,八面岿然,风云席卷而我不动的感觉。

    这样的人,哪怕是满朝文武都极为不凡,甚至皇帝在座,他也是最为引人瞩目的那个人!

    因此,眼前这具尸体,苏云绝不可能认错。

    他就是温关山!

    可是……

    “元朔的丞相,杂家的圣人,四大神话之一的存在,怎么会死在这里?”

    苏云连打几个冷战,他急忙向这间密室的其他地方看去,只见这间密室其实并不大,只有五丈见方,除了温关山之外,墙壁上还有一些文字。

    那些文字极为古怪,苏云细细读去,越来越是惊讶。

    这是一张极为复杂的关系网,从温关山的妻妾孩子的名字,到温关山的亲朋好友,再到他的势力,与各个人物的联系。

    除此之外,还有温关山的生活习惯,习惯用语,以及丞相府其他人的习性等等。

    墙壁上的东西还不止如此,还有温关山的学问体系,其中竟然包括道圣、圣佛的玄功!

    苏云对圣佛的功法了解不多,但道圣的绝学桃源功他却见过多次,他还曾跑到道圣的灵界中,看到被封印镇压的三尸神,以及其他道门神祇。

    而墙壁上竟然也是道圣的桃源功,只是简略版的,但苏云粗略读一遍,脑中不禁嗡嗡轰鸣。

    这简略版的桃源功,几乎将道圣的功法神通的精妙,阐述出八八九九!

    按照墙壁上的桃源功修炼,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成就不会比真正的桃源功小多少!

    “这、这……”

    苏云额头冷汗滚滚,看向另一侧的圣佛功法。

    圣佛功法叫做灵山证果,佛门奇功,苏云粗略的看一遍,这墙上灵山证果的简略版,只怕也能修炼到高深境地!

    “这等才情,这等才情……”

    他突然清醒过来,四下看去:“那个引我来到这里的人,到底是谁?他不可能是野狐先生,野狐先生已死,我亲自安葬的他。但是……”

    密室不大,苏云很快找了一遍,却骇然的发现,这个密室里除了他之外再无他人。

    那个一路引领着他走到这个府邸,又脱下野狐皮囊,走入密室的神秘人,仿佛凭空消失了!

    “是了,他拥有一手极为古怪的神通,可以画出门户。”

    苏云心中默默道:“他一定是在把我引到这里之后,画出一道门户离开此地……等一下!领队学哥秦武陵死后,性灵被送到韩君的笔中,化作了笔怪!”

    他走来走去,笔怪被韩君卖掉,卖给了年轻时的儒圣,也即是岑伯。岑伯为笔怪取名,叫做丹青,收为弟子。

    “难道引领着我来到这里的人是丹青?”

    苏云迟疑,倘若是丹青妙笔,画出门户也就不那么奇怪了,但是如果真的是他,为何那人不愿意见自己?

    这里面是否还有其他隐情?

    “更为关键的是,温丞相为何会死在这个密室中?还有,温丞相死在这里,那么我先前在金銮殿见到的温丞相是谁?”

    “真正的温丞相,到底是何时死的?谁又能杀了他?他可是杂家圣人啊!”

    “还有!”

    苏云停下脚步,看向四周:“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谁的府邸?野狐先生的皮囊,为何会挂在这里?”

    他的面色阴晴不定,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野狐先生是被他亲自安葬的,当时裘水镜也在那里,看着他将野狐下葬。难道是这个府邸的主人挖出野狐先生,把他的皮扒下来?

    他为什么要扒下野狐先生的皮?为何又要收藏起来,挂在书房中?

    他的书房里为何有着那么多旧圣经典?

    那些旧圣经典,苏云统统学过,是野狐先生亲自传授给他,教了他七年时间!

    或许……

    苏云猛烈摇头,被自己的想法吓倒,有一种心灵崩塌的感觉。

    这种心灵崩塌的感觉他曾经体会过一次。

    那是在青鱼镇,他了解到自己并不是被曲伯、罗大娘、乐奶奶宠爱照顾长大的小孩,他只是被父母卖给了曲伯等人,曲伯等人也并没有照顾他,相反在他身上做了许多可怕的试验。

    曲伯等人的性灵之所以照顾他,其实是被吊死在歪脖子柳树下的岑伯所劝诫,曲伯告诫他们,他们亏欠苏云良多,必须要照顾他,直到他能够存活下来。

    苏云直到在青鱼镇才了解到这个真相,心灵崩塌,万念俱灭,几乎要堕落为魔。

    但他还是走了出来。

    这一次,他又体会到那种万念俱灭,几乎要踏入魔道的感觉!

    因为,野狐先生也是他至亲之人!

    他照顾花狐,照顾青丘月等人,进城努力打拼,奋斗,求生,让花狐、青丘月、狸小凡、狐不平有个可以安稳上学的地方,其实都是为了报答野狐先生的恩情!

    他不想这种真挚的感情也破灭!

    苏云坐了下来,垂下头来,过了良久,他缓缓抬头,目光幽幽,看着墙壁上自己的影子。

    墙壁上,他的影子长出了九颗头,如龙似蟒,无声无息的飞舞,极为诡异。

    但是他的肉身上并未长出这些奇异的头颅。

    “抛弃一切感情因素,便可以看到野狐先生或许并非是真正的野狐先生。”

    苏云盯着自己的影子,目光变得无比冷静:“当年天门镇变故发生之后,左仆射、七大世家的老神仙和薛圣人等人第一时间赶赴天门镇,瓜分那八面朝天阙。

    “有人因为身在东都,迟到一步,没能得到朝天阙,但是他必须要安插一个眼线,可以随时随地的监控天门镇的动静。

    “那时的天门镇因为北海海啸,变成了无人区,妖魔盛行,于是他留在那里最佳的方式,便是成为妖魔。而最让无人区妖怪们尊敬的,便是教妖怪读书的先生。

    “而且,天门镇古古怪怪,居然还有一个活人,一个小孩童。他教这个小孩童,也可以趁机观察天门镇的举动。他教他们旧圣绝学,但是从来不教神通,不教他们如何运用。

    “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机会。从东都来的水镜先生来到了这里,去探寻天门鬼市,探寻天门镇的真相。或许,是他把水镜先生赶出了东都,赶到朔方,让水镜先生这条大鲶鱼去兴风作浪。而且,那些抢夺朝天阙的人也忍耐不住了。”

    苏云目光闪动,看着墙壁上自己脑袋旁边翻腾不休的一个个龙蛇脑袋的影子,低声道:“水镜先生来了,他也可以借死亡来脱身。他所要做的,只是等待。”

    “等朔方这个养蛊般的城市里的厮杀尘埃落定,等获胜者带着八面朝天阙进东都,将朝天阙送到他的面前!他在天门镇所借用的教书先生的身份……”

    苏云脸色黯然,低声道:“便是野狐先生。”

    野狐先生真的死了,或许,从一开始便不存在过。

    “野狐先生背后的那个人,便是这栋宅邸的主人,他的书房里的书,便是他教给我们的旧圣绝学。他教了七年之久,可能是有感情了,所以,他最后取走了野狐先生的皮,挂在书房里作为纪念。”

    苏云闭上眼睛,喃喃道:“这里是丞相府,温关山的府邸。那个神秘人把我引到这里,为的是让我发现温关山的真面目。真正的温关山已死,早已被人以其面目存活在这个世上。一个强大无比,实力比杂家圣人还要可怕的存在!那么……”

    他看起身来,打量四周:“这间密室没有门户,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丞相府中热闹非凡。

    因为今天,丞相温关山终于回东都了。

    温关山遭袭受伤的事情并没有传扬出去,不过家里人还是知道的,毕竟丞相府养着几个名医,都被请了去。

    这次归来,丞相府上下忙碌起来,仆人们鲜花铺道,点燃炮竹驱散邪祟,妻妾上前问安,温雁峰等丞相之子也上前跪拜。

    温关山身边,各路名医相伴,高手众多,多是他的门徒,即便是回到自己家也没有任何松懈。

    宴席过后,温关山吩咐家人,道:“我伤势并未痊愈,要修养调息,不要擅自打扰我。”

    妻妾儿小们纷纷称是,道:“老爷休息。”

    温关山在诸多高手的保护下向书房走去,温关山抬手,一众高手纷纷停步,留在外面。

    温关山治家极为严苛,书房是绝对的禁地,无人胆敢进入其中。

    温关山正欲推开书房的门,突然怔了怔,只见门户是虚掩的。

    他眉间轻轻扬起,推开门走入其中,转身闭上门户。

    密室中,苏云目光渐渐变得妖异起来,看着墙壁上自己身影四周飞舞的一颗颗龙蛇之首,低声道:“……那么,魔神相柳是这个可以斩杀杂家圣人的存在的对手吗?”

    “臭小子!”

    苏云脖子处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一条条粗大的龙蟒之躯疯狂生长出来:“我君临天下,与元朔圣皇争夺帝位的时候,门外那小鬼的祖宗还不知在哪里吃奶!”

    温关山目光闪动,来到挂着野狐皮的墙壁面前,细细打量一番,目露杀机。

    就在此时,他面前的墙壁轰隆一声炸开,滔天魔气疯狂涌出,洪荒魔神的气息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