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三十章 独自摆平(求月票!)
    苏云转过头来,只见天道院的西席们都是呆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云来到东都之后,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好好先生,只在金銮殿前吃了一只盘羊,又在大秦使节苍九华的宴席上打杀了元朔车郎将之子梅归亭。

    因为是公平对决,车郎将死了儿子想找苏云麻烦,被裘水镜直接压下。

    除此之外,苏云一直都很小心翼翼,即便是平息新学旧学之争,他都尽量收敛,没有弄死人。毕竟他是来给裘水镜分忧的,不是来给裘水镜添乱的。

    但是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苏云从来不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

    相反,他胆大包天,心狠手辣!

    他敢于挑战帝平,敢于冒充上使挑战七大世家,敢于与七大世家的老神仙斗智斗勇,敢于掀翻薛圣人的棋盘,敢于欺骗左松岩。

    死在他手中的七大世家的士子不计其数!

    来到东都之后,他只是耐着性子而已,但是骨子里的野性从未被驯服过!

    “这是灭族的大罪……”温雁峰兴奋得有些发抖。

    东都的第二层虽然而今是天道院的考场,但同时也是名利场,不知多少双目光盯着这里,待到事发,苏云斩京兆尹家的公子高云阳,再杀景南楼,又杀皇族元无计,轰动当场。

    用不着温雁峰吩咐,早有人飞速离开,将这件事通报到东都大大小小的世家和官员的耳中。

    温雁峰愈发兴奋,无缘无故杀害高云阳和景南楼,即便是裘水镜亲自出面也压不住,更何况,连元无计也死了!

    九卿之一的宗正卿,便是负责服务皇族的大官,地位与太常等同!

    而皇族更是天下最大的地主,最大的世阀,各地都有诸侯王,权势熏天!

    即便是皇帝,也畏惧皇族的力量!

    “这件事,谁也摆不平!”温雁峰激动得险些昏死过去。

    很快,只听兵马喧哗,京兆尹高齐楚率先一步,率领诸多东都官员,如左右少尹、东都功曹参军等人气势冲冲而来,另一边掌管天下刑法的廷尉卿也率领一众高手赶来,厉声道:“何人胆敢杀人?”

    温雁峰急忙躬身,兴奋道:“廷尉大人,是天道院西席祭酒苏云苏祭酒杀人!”

    京兆尹高齐楚不等廷尉卿发话,便径自上前,厉声道:“你杀我儿?”

    另一边,九卿之一的宗正卿也飞速赶至,正是元九重,面色阴沉无比,厉声道:“廷尉卢大人,还不将此獠拿下?”

    廷尉卿卢天罡上前一步,沉声道:“贼人苏云,把手中灵兵丢掉!”

    苏云扬手,将清虚剑抛起。

    清虚剑嗡的一声光芒大放,道光氤氲如潮,很快将整个考场填满,一股股原道境界的大圣圣威散发开来,绵绵醇醇,不厚不薄,无形无色。

    卢天罡正欲摘下那口剑,突然脸色微变:“道圣佩剑?”

    他急忙躬身,向清虚剑见礼,沉声道:“弟子卢天罡,参见道圣!作为元朔四大神话之一的道圣,想来明白弟子职责。弟子主掌天下刑法典狱,今遇到恶徒,不得不请道圣收剑……”

    苏云轻轻挥手,只听当的一声钟响,一口铜钟晃晃悠悠,从他灵界中飞出。

    卢天罡话未说完,瞥见这一口铜钟,脸色剧变,额头上冷汗顿时滚滚流出:“另一大神话,圣佛的大圣灵兵雷音钟?他怎么可能身怀两大神话的大圣灵兵?”

    “卢大人要摘下这两件大圣灵兵吗?”

    苏云再度抬手,一根金绳冲天而起,正是神仙索,那神仙索在他的元气催动下,突然嗡的一声舒展开来,显露出真容。

    那金绳笔直立起,猛地膨胀,化作无数金色文字,不知多少篇章,形成一股顶天立地的洪流。

    洪流之中,但听得一阵阵古老的诵念声传来,有如元朔五千年来的古圣各自在念诵各自文章奥义,阐明各自大道!

    整个东都十层,处处都可以看到这金色文字形成的通天彻地的光柱,听到那古圣们的声音!

    “四大神话之中的儒圣灵兵……”

    卢天罡身躯颤抖,向神仙索躬身见礼。

    苏云拿出道圣的大圣灵兵清虚剑,还能说他与道圣的关系好的缘故,但又拿出圣佛的雷音钟,儒圣的神仙索,这就不单单是关系好所能解释了。

    卢天罡毕恭毕敬的向后退了两步,举起右臂,声音无比洪亮,远远传荡开去:“士子景南楼,士子高云阳,士子元无计,学艺不精,在新学旧学论战中,葬身在苏祭酒之手!新学旧学论战,原本是生死无忌,有所死伤,也是天命,概不追究!”

    此言一出,东都上下哗然。

    新学旧学的论战,早已结束,现在是天道院的大考,廷尉卢天罡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想借论战的名头直接结案,不想再审此案。

    反正新学旧学的大论战,死了不少士子,直接丢在论战的上便是。

    卢天罡挥手,喝道:“结案!收兵!”

    他来到京兆尹高齐楚身边,背对苏云,向呆若木鸡的高齐楚低声道:“苏士子在金銮殿前大出风头,打得苍九华等大秦使节毫无颜面,无法给元朔一个下马威,有人说苏士子是我元朔秘密栽培出来,专门针对外国高手的。我原本有些怀疑……”

    他顿了顿,继续道:“现在看来,这是真的。他拥有四大神话中的三大神话的性灵神兵,足以表明道圣、儒圣和圣佛的态度。高大人,你只是死了一个儿子。”

    高齐楚怒目而视,咬紧牙关,声音嘶哑道:“死了一个儿子?”

    卢天罡点头,向前走去,低声道:“你只是死了一个儿子,不要葬送了整个高家。要怪,只能怪你儿子胡乱站队,一不留神踩空了。”

    高齐楚毛骨悚然,看向那三大大圣灵兵,想动又不敢动。

    “站队越晚,站得越对,站得越稳。”

    卢天罡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老友,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的东都,诡谲着呢……”

    另一边,元九重迟疑,元朔四大神话,苏云占了其三,这时候谁敢动苏云,都有可能被天下儒士、道士、佛门大士围攻!

    儒学、道门和佛门的三位大圣,地位超然,即便是皇室也需要对着三位大圣毕恭毕敬。

    倘若这时候冒着得罪三位大圣的危险,强行拿下苏云,势必会让皇族内部分裂,无法统一起来对抗帝平。

    若是三位大圣倒向帝平,那么任何人想换一任皇帝,都只是笑谈!

    他咬了咬牙,猛地转身离去。

    高齐楚见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猛地拂袖,转身率众离去。

    苏云身后,叶落等一众天道院的西席考官们呆若木鸡,浑然不知是这种结果。

    他们原本以为这次定难善罢甘休,裘水镜也镇压不住,说不定连帝平这位东都大帝也需要亲自出面,甚至未必能兜得住此次的乱子。

    在他们心中,最佳的结果便是苏云丢官,被打入大狱,没有死罪,但难免被关押几年。

    怎料,苏云三宝一出,连裘水镜也无需被惊动,这件事便被苏云自己轻易了结。

    “咱们天道院这位新西席祭酒,来头真大……”

    一位西席先生用肩膀拱了拱叶落,低声道:“叶落公子,你是苏祭酒同乡,你知道他是什么背景吗?”

    叶落满脸茫然:“我也不知道……我原本以为他原本是上使的,后来发现不是,后来又是了,再后来他又不是,然后便是阁主什么的,然后又是……”

    他发现自己越说越理不清,愤愤道:“我觉得我以为的,是他让我以为的,并不是真的我以为的!”

    那位天道院西席先生一脸茫然。

    苏云将三件大圣灵兵收回自己的灵界,却见莹莹面色有些不太好,笑道:“莹莹不用担心,这是小事,已经解决。”

    莹莹眨眨眼睛,想要说话,却不敢说话。

    苏云不以为意,向温雁峰招了招手。

    温雁峰硬着头皮上前,来到他身边。

    苏云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手,他一拳轰杀高云阳时,手上沾到了血痕。

    温雁峰心头震怒,但是却不敢发作。

    他只觉自己面前的少年与城里其他少年不同,这个少年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东西,野性张扬,难以驯化,稍有不慎,便可能让试图驯化他的那人粉身碎骨。

    “我从小是被我父母卖掉的,后来我因此瞎了。”

    苏云面带微笑,认认真真的把手上的血迹在温雁峰的胸前擦得干干净净,语气平静缓和:“苏叶的确是我弟弟,他家里是我父母。你们拿他,拿他们来威胁我,并不会使我投鼠忌器,只会激怒我。”

    他放开温雁峰,正视温雁峰双眸,微笑道:“哪怕你把他们杀了,我也不会就范,我只会把你们统统干掉。我一直努力做个正常人,不想吓到别人,不要逼我。你可以走了。”

    温雁峰身躯僵硬,步子也有些僵硬,转身离去,下台阶时,险些跌落下去。

    苏云的灵界中,莹莹坐立不安,不住地转动眼珠,偷偷瞥向苏云性灵的后脑勺。

    苏云自从把清虚剑、雷音钟和神仙索请出灵界,他的性灵后脑勺处,便多出来一张面孔。

    此刻,这张面孔也在偷偷的转动眼珠,观察书怪莹莹。

    “得、得!”

    莹莹上下牙齿打架,面色苍白:“苏士子,又被魔神寄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