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上古流派
    “通天阁主,很了不起啊。”

    温关山得到苏云平息新旧学之争的消息,已经是两天之后。他正坐在前往东都的烛龙辇上,附近的车厢没有其他人,全部都是他的人,扮成乘客,保护他的安危。

    身为三公之首,温关山早已建立起自己庞大的官僚网络和情报网络,势力更是庞大无比。

    丞相,地位上仅次于皇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担任的。只有元朔屈指可数的大世家的领袖,才有资格担任丞相之职,才有能力和威望驾驭文武百官。

    温关山也的确是这样的人物,薛青府、裘水镜、陆昊等人斗得头破血流,你方唱罢我登场,太尉、御史二公也换了一茬又一茬,惟独他稳坐钓鱼台岿然不动,可见他的手段和势力根基。

    此次,他重创道圣、圣佛、灵岳、左松岩,又与东陵主人、文昌帝君、琴圣、棋圣、书圣、画圣等鬼神大战,接着在薛青府偷袭的情况下,犹自重创薛青府,这等战绩,堪称惊世!

    只是他自己也受创极重,好在他的势力广大,立刻调动名医御医,为自己治疗伤势!

    这烛龙辇的车厢中,单单元朔排名前十的名医便有四位之多,再加上还有两人是来自海外的外邦名医,他的伤势这才能够好的这么快。

    “连《真龙十六篇》也传出去了,这个通天阁主……”

    温关山阅读东都送来的情报,心中雷霆震怒,面色却仅仅是微微一沉。

    苏云作为通天阁的新一代阁主,能够平息新学旧学之争,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在苏云和楼班之前,曾经也有一位少年,代理通天阁主,也是惊才绝艳,令人叹为观止。

    可惜那位少年阁主昙花一现,葬身在抵抗外邦入侵的战争之中。

    通天阁主,都是极具才华之人。

    但苏云居然趁着平息新学旧学论战之际,将《真龙十六篇》传出去,作为天道院大考的题目,这就让温关山既是震惊震怒的同时,又有些佩服了。

    “倘若完整的《真龙十六篇》被帝平所得,被道圣、圣佛所得,被裘水镜、左松岩所得,那么我的优势便没有那么大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低声道:“小小年纪,掀翻了朔北的局,重造一个棋局,现在又要掀翻我在东都营造的棋局吗?这等心术,还是个孩子……”

    “长大还了得?”

    温关山向后靠去,吁了一口气:“幸好不可能长大。不能留了。”

    元朔西都。

    西都原本是元朔的国都,最为古老的皇城,只是时代进步,楼班造朔方城后,各地都在打造新城,原来的西都城已经不堪用。

    哀帝想翻修西都,但怎奈西都世阀林立,利益盘根交错,想要把西都推倒重来,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所以哀帝直接打造东都,把国都搬迁过去,来个釜底抽薪。

    哀帝把国都搬到东都后,皇帝的掣肘也少了很多,来自各大世阀的阻力也小了很多,过了一段颇为安稳的时日,随即便是外邦入侵,元朔大败,哀帝郁郁寡欢,暴毙而亡。

    西都的世阀往往都迁徙到东都,重新瓜分东都的势力,不过在西都还有不少世阀留驻下来。

    其中便有薛家。

    朔方城的圣人居只是祖宅,平日里没什么人,而西都的薛家才是薛氏家族的本部。

    此刻薛青府便在薛家疗伤,元朔排名前十的名医,有小半在给温关山医治,另外一小半则是聚在薛府为他疗伤。

    “那个董医师,倒是比这些名医还厉害几分,若是能够请来,估计要比温关山早半日痊愈。”

    薛青府心中颇为感慨:“可惜,他是董天王,一百五十年前,我帮助神王妖王将他赶下台。他的族人很多都是死在那一战中,只剩下他一人。这么多年过去,他和一百五十年前几乎一模一样……”

    这时,薛府的一个后生送来东都的情报。

    薛青府细细看去,待看到苏云竟然将《真龙十六篇》作为天道院大考的题目,不由面色一沉,面带煞气。

    薛家后生诚惶诚恐,躬身站在那里,低声道:“爹,这个苏士子……”

    “是苏阁主!”

    薛青府挣扎起身,薛家后生急忙上前搀扶,薛青府气喘吁吁道:“苏阁主了不起啊,《真龙十六篇》我守了一百五十多年,他拿到手之后挥挥手便传了出去!你传出去倒是好,可恨我这百年布置!”

    他推开那后生,强行站稳,怒道:“帝平若是得到了《真龙十六篇》,岂能再受我控制,受我摆布?苏阁主,你这样做,长久不了的!”

    东都城。

    苏云以《真龙十六篇》来考核选拔天道院士子,自然是声势浩大,来到东都第二层参悟的士子络绎不绝。

    这《真龙十六篇》精妙万分,实在是了不起的格物志,参悟个十几日,领悟出的功法神通甚至还要超越某些世家的家传绝学!

    就算是不能考上天道院,得到这个好处也是非同小可了。

    更何况有些出身贫贱之家的士子,只能从学校学宫里学到官学教的东西,《真龙十六篇》也算是开拓他们的眼界。

    就算是那些古老的世家,修炼圣人绝学的神秘传承人,也纷纷赶来。

    等到大考这一日,数百种真龙功法和神通,便被这些士子送到考案上,堆积如山。

    苏云和天道院西席们逐一查看,有些人是用旧圣经典来阐释《真龙十六篇》,领悟出功法,有人则是用新学来创造出不同的功法,别开生面。

    这些士子所开创的各种神通,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各种创意,让人叹为观止。

    苏云、叶落等考官又让这些士子亲自施展他们的功法和神通,诸多考官一起评议,选拔出那些出类拔萃的士子。

    “谁说元朔人不如外邦人聪明?”

    一个天道院西席放下厚厚的卷宗,感慨万千:“他们只是没有这个条件发挥出聪明才智而已!他们只要有这个条件,各种神通法术,能变出花样来!凡是说元朔人比不上外邦人的,不是蠢,就是坏!”

    苏云也是深有同感,他观摩这些士子的功法和神通,也大受启迪。

    他和莹莹一起参悟《真龙十六篇》,进境相比童庆云、薛青府等动辄研究了一百五十年的老怪物来说,已经算是很快了。

    但是这次大考中的士子的功法神通,还是有许许多多是他和莹莹从未想到过的,很多奇思妙想,他们也惊为天人。

    元朔的士子看似比不上外邦的士子有创造力,究其原因,只是教育固化,世家子弟得到最好的资源,但人数毕竟少。绝大多数士子来自底层,得不到完备的教育,学不到最先进的知识,几乎无法改变命运。

    但是得到观摩《真龙十六篇》的机会之后,他们的才智终于得以大放异彩,展现出的创造力令人惊奇。

    “水镜先生和左仆射想要的时代,或许就如眼前吧。”

    苏云看着熙熙攘攘的士子们,心中默默道:“可惜,偌大的元朔,仅此一角如他们所想。”

    李牧歌和李竹仙也参与此次大考,他们兄妹二人一个精通剑法,根基极稳,一个是家传神枪,脑筋灵光,又都得到过裘水镜和苏云的指点,在这次大考的士子排名很高。

    “大师兄,那女子名叫鱼青罗,是西都人,来自神农氏一脉。这个传承已经很少了,不过历代都有,而且很是神秘。除了神农氏一脉之外,还有大庭氏等隐秘流派。”

    叶落公子将一大摞的资料交给苏云,道:“这是我和步秋容师兄搜集来的资料。大师兄,你看,我是否有资格进入通天阁……”

    苏云收下资料,道:“再看。”

    “哎!”叶落欢快离去。

    苏云登上车辇,返回东都贤良院,路上翻阅叶落搜集来的资料,只见神农氏是古代的圣皇留下的流派,大庭氏、大风氏、有桑氏也与那时的圣皇有关。

    那个时期,世界刚从上个世界的毁灭中苏醒过来,万物焕发生机,劫灰劫火被掩埋在地底。

    世界一片蒙昧,有圣人建造了屋舍给人们居住,于是被尊为大庭,有圣人掌握风雨,被称作大风,有圣人纺布织锦,被称作有桑。

    那个时期的圣人也是皇帝,因此又叫圣皇,与而今的海外诸国的圣皇的含义并不一致。

    这些流派在漫长的岁月中也得以传承下来,曾经也辉煌一时。只是这些流派太平时期很少出现,只有在动乱时才会现身。

    “叶落送来的资料中说,这些流派保留了上个世界毁灭后的一些记录,知道一些可怕的真相,但是通天阁向这些流派索取时,他们却从来不给。”

    苏云放下卷宗,微微皱眉:“这些上古的流派,知道的关于上个世界毁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莹莹坐在他的肩头,额头上冒出“好奇”二字,突然眼睛一亮:“想要知道其实很简单!你成为他们的女婿,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就知道了吗?”

    苏云摇头失笑,突然醒悟过来,笑道:“莹莹说得对,加入他们,成为这些流派的宗主,他们多半便会告诉我了。”

    他来到贤良院住所,还未坐下,只听一个女子声音传来:“小女鱼青罗,求见通天阁主。”

    “做女婿!”莹莹握紧拳头,兴冲冲的鼓励苏云。